打开主菜单

层面 (语言学)

(重定向自平面 (语言学)

语法研究的层面,也称平面语言学上指语法研究的几种视角, 包括句法层面、形态层面、语义层面和语用层面。 语法层面的方法论受到了查尔斯·莫里斯符号学的影响。1981年,胡裕树在其主编的高校教材《现代汉语》里提出了“三个平面”思路,即句法、语义和语用层面[1],之后胡裕树、范晓又在《试论语法研究的三个平面》中比较详细的讨论了这一思想并举例分析。[2]“三个平面”研究思路的确认,是80年代中国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大发展时期最重要的理论建树之一,确立了现代汉语语法立体研究的观念。[3]

汉语以外,也有相似层面论提出,如角田太作在探讨日语和英语当中主語的定义时,主张应当从“语法分析的四个层面”(文法分析の四つのレベル)去分解主语,即动作者(施事)、主格、主题、主语,对应语义层面、形态层面、语用层面和句法层面。[4]对比“三个平面”,角田的“四个层面”还囊括了汉语语法研究所没有的形态变化的视角。

句法层面编辑

句法层面要求对句子进行句法分析,就是对词语和词语(符号与符号)按照一定方式组合构成的句法结构进行分析。使用的术语如句子成分主语谓语宾语短语类型如偏正词组并列词组等,方法如句子成分分析、层次分析。句法分析是偏重于结构和范式的。[2][4]

形态层面编辑

句法层面要求对句子进行形态分析,就是对词语的形态作分析,这些形态往往与句法和语义都有联系。使用的术语如语法格主格宾格斜格,以及配列上的主宾格作通格、中立型等。[4]

语义层面编辑

语义层面要求对句子进行语义分析,就是对词语和词语所指的客观内容(符号与内容)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使用的术语如语义角色施事受事配价一价动词二价动词等,方法如语义特征分析、配价结构分析。[2][3][4]

语用层面编辑

语用层面要求对句子进行语用分析,就是对词语与使用者(符号与内容)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也就是分析人怎样运用词语和句子进行交际。使用的术语如话题述题表达重点焦点等。语用分析是侧重于动态的。[2][4]

分析举例编辑

a. 我读过《红楼梦》了。
b. 《红楼梦》我读过了。

例句 a.当中:

  • 句法层面:“我”是主语。“读过《红楼梦》”是谓语。“《红楼梦》”是宾语。
  • 形态层面:形态上没有变化,故不分格。
  • 语义层面:“我”是动作“读”的施事。“《红楼梦》”是受事。
  • 语用层面:“我”是话题。“读过《红楼梦》”是述题。强调旧信息“我”。

例句 b.当中:

  • 句法层面:“《红楼梦》”是主语。“我读过”是谓语,“读”是谓语动词。
  • 形态层面:形态上没有变化,故不分格。
  • 语义层面:“我”是动作“读”的施事。“《红楼梦》”是受事。与(1)相同。
  • 语用层面:“读过《红楼梦》”是话题。“我”是述题。强调旧信息“《红楼梦》”。

[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胡, 裕树. 现代汉语:增订本.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1. 
  2. ^ 2.0 2.1 2.2 2.3 2.4 胡裕树. 范晓. 试论语法研究的三个平面.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6, (02). 
  3. ^ 3.0 3.1 陆, 俭明; 沈, 阳. 汉语和汉语研究十五讲.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4: 36. ISBN 7301061064. 
  4. ^ 4.0 4.1 4.2 4.3 4.4 角田太作. 世界の言語と日本語 言語類型論から見た日本語 改訂版. くろしお出版. 2009: 117–239 (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