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廣九直通車(又稱九廣直通車省港直通車穗港直通車港穗直通車)是來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東省省會廣州市廣州東站香港特別行政區紅磡站直通客運列車服務,现由广州局集团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广九客运段广九车队[2]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担当。

廣九直通車
Z817 information board 201609.jpg
广铁集团的广九直通车车体上的电子车次显示屏
列车信息
开行 1911年10月5日
(九廣鐵路全綫通車)
1946年
(二戰日軍投降後恢复)
1979年4月4日
(以直通車形式再次恢复)
承运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承运商 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有限公司
廣深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广九客运段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列车等级 直達特快列車
曾用车次 91/92次,91-98次,Z1-10次,G1/2、Z3-10次,T801-T828次
目前车次 Z801-Z820(廣鐵派車)、Z823-Z828(港鐵派車)[1]
运行区间 香港紅磡站廣州東站/佛山站
途经线路 广茂铁路廣深鐵路港鐵東鐵綫
主要站点 常平站
全程时间 廣州東←→香港紅磡:
約2小時
香港紅磡→佛山(Z804/5):
約3小時
佛山→香港紅磡(Z806/3):
約3小時20分鐘
使用车体 25T型客車九廣通

目录

概况编辑

廣九直通車及其前身之城際列車自1911年開始提供服務,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兩度中斷服務,其行走的路段是九廣鐵路(即現在港鐵東鐵綫及廣深鐵路的前身)歷史最悠久的列車運行區間之一。目前廣九直通車每日共开行12對(24班)列车(單數車次往紅磡,雙數車次往廣州東),其中10對中途停靠東莞市常平站,其中1對列車的粵境內到發站经由广茂鐵路延长至佛山站(2017年4月16日前為肇慶站到发)。現時紅磡至廣州東之間單程約需2小時,紅磡至佛山之間單程約需3小時。

列车在香港段與港鐵東鐵綫共用路軌,而在深圳廣州之間經由廣深鐵路Ⅲ、Ⅳ线(普速线)运行。

歷史编辑

通車初期编辑

1898年,中英銀公司獲特許權,興建香港至廣州的鐵路,這鐵路被稱為九廣铁路(香港命名)或广九铁路(粵境命名)。當時,香港與廣州(廣東)雖然分治,並穿越中港邊境,但實際上兩地間並不設邊境檢查;而九廣鐵路本來的設計,就已經是一條計劃在九龍至廣州之間作整體運行的城際鐵路,因此亦未有現時跨境「直通車」的概念。

1906年,位於英屬香港境內的九廣鐵路英段動工,位於中國境內(時為清朝政府統治)的廣九鐵路華段亦隨後於1907年動工,以连接香港廣東省城(廣州)。[3]1910年10月1日,九廣鐵路英段率先通車,香港境內的列車同日開行。及至1911年10月5日,華段正式投入服務,行走整條九廣鐵路、來往香港與廣州間的列車(即九廣直通車前身)也於同日開行,按1911年時間表,九龍至廣州間單程約需5小時。

廣九鐵路廣州的終點站最初設在大沙頭,经吉山石龍常平樟木頭深圳粉嶺大埔墟沙田油麻地等地到達位於尖沙咀的九龍總站,全长178.55公里[4]。通車初期,每天開出兩對列車,座位分為頭等及二等,票價分別為5.4銀元及2.7銀元。1936年至1937年间,香港九广鐵路局更提供豪华列車服务,改装了两辆柴联车,分别命名为广州淑女(Canton Belle)和大埔淑女(Taipo Belle),设有酒吧区和观景厢。1936年10月14日,「大埔淑女」更創下九龍至廣州間2小時15分不停站的最快車程記錄[5]

1937年,抗日戰爭期間,廣九鐵路華段經常受日軍空襲,只能維持有限度服務。1938年10月,日军進攻廣州,同月華段在香港以北15英里處被日軍截斷,廣九兩地間的列車服務即告中斷。1941年12月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香港沦陷,九广铁路全线被日军佔領及转为军用。戰後,九廣鐵路於1946年遂步恢復運作。

然而,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10月1日成立,中國人民解放军南下於1949年10月14日進佔廣州和石龍,政治環境轉變令到省港兩地間的列車服務再告中斷,此後停運30年。九廣鐵路英段及華段以羅湖橋為界,兩地政府於此設立邊境,一般客運列車互不相通,乘客到達邊界必須下車自行過境。自此英段及華段鐵路由兩地政府各自經營及提昇,標準各異,加上兩地政治分歧與邊境檢查問題,相對於兩地轄境內各自運行的列車,跨境「直通車」概念因而萌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编辑

外部圖片链接
  1979年麦理浩在红磡迎接首班重开的广九直通车,当时的车底为第一代24型客车
  1979年前后的24型客车(软座车和行李发电车)和G12型55号柴油机车
 
一列港穗直通車駛經港鐵大學站,圖為東風11型柴油機車牵引25Z型客車
 
「新时速」直通車
 
港铁担当之九廣通直通車(KTT)
 
Z817次列车停在广州东站口岸隔离限定区(3站台)内
 
SS8 0156牵引Z809次駛經港鐵沙田站
 
担当广九直通车的RZ25T型客车停在红磡站内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国大陸曾与香港政府几次商议恢复直通车服务,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來曾於1950年代初提出希望兩地恢復運行直通火車,但因政治运动等多种因素,一直无法达成协议。

随着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七十年代末开始实行改革开放,1979年1月初,中華人民共和國开始派人与香港政府接触,商讨恢复直通车,然后九广鐵路局也主动向广州铁路局(今广州铁路集团)提出此问题,广州铁路局上报铁道部,及后在1月25日,鐵道部向国务院申报了《关于开行广州—九龙直通旅客列车问题的请示》,很快国务院批准了“积极进行直通客车的筹备工作,力争尽快开行”,并获邓小平直接批示,接着广州铁路局开始进行准备,包括扩建广州站(当时广州火车站已迁至流花桥的新客站),兴建大型联检房和候车厅,并在3月16日完成试运行[6]。同年3月20日,广州铁路局和九广铁路局的代表正式签订通车协议。因时任香港总督麦理浩在三月下旬访问北京时表示,希望返回香港时能乘坐首班省港直通车,所以通车日期最终定於4月4日。首列港穗直通車的開行儀式在廣州火車站舉行,广东省和广州市主要官員、香港总督麦理浩和夫人,以及香港各界人士应邀出席。上午8时20分,铁道部副部长耿振林为首发91次广九直通旅客特别快车剪彩。上午8時半,中斷了30年後恢復通車的首班省港直通車从廣州開出[7],由东风3型0149号内燃机车牵引四方厂製24型空调客车,列车进入香港境内的罗湖站后由港方的带道司机指引进入香港路段,约3小时后到达香港九龙紅磡站,其中港段运行时间约55分钟。

当时每日开行广九直通旅客特别快车一对,广州开往九龙的91次列车,开车时间是上午8时30分;由九龙开往广州的92次列车,下午1时开车。列车单程行车时间2小时54分。东风3型内燃机车牵引由10辆空调软座车、1辆发电车、1辆餐车、1辆行李车组成的列车车底,当时单程票价为应合港币53.5元/人民币16元(当时汇率约合每百港元兑换人民币30元)[8]。旅客可以在广州办理出境手续后,直接乘坐火车从广州到达九龙站(红磡站),然后办理入境手续,免去了携带行李徒步走罗湖桥的过程。每班列车載客限額640人,全年客流僅容许30多萬人次[9]。而负责列车乘务工作的列车员,由原广深二组所担任(后来改称广九客运段广九二组,20世纪末改名为广九车队[2])。第一批48名直通车列车员,不仅是从广州铁路局3000多名列车员中挑选出来的,而且条件非常严格,并要通过政治检查[10],且每位乘务员不得有收小费红包的行为。列车开行初期,乘务员实行“八个一”服务法(问一声你好、扶一把旅客、做一件好事、说一声再见、拿一拿行李、一项特色服务、一个微笑、旅客不满一声道歉);现时乘务员实行4S服务法(smile微笑、safe安全、silent安静、sweet亲切),这一服务法也延伸到广州局集团担当的高铁列车上[11][12]。广九车队先后获得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岗全国三八红旗先进集体全国新长征突击队、全国青年文明号等荣誉等荣誉[2]

1979年4月15日,广州举办第45届广交会,大多数采购商的第一交通选择便是乘坐广九直通车。随着客流增长,1980年1月11日,第二对广九直通车开行;1984年7月1日又开行了第三对,1986年增至每日4对,春节时再开加班车,同時列車總載客量增至840人,直至准高速列車在1995年投入服務後才減至624人。即使如此当时车票仍供不应求[13]。直至1994年廣深高速公路开通后,客流增長受大巴竞争而放缓。

从1984年开始,广九直通车开行夜晚到达九龙的列车,为解决列车乘务员在香港的住宿问题,位于尖沙咀的乘务员公寓应运而生。该公寓位于漆咸道南39—43号「铁路大厦[14]」。按照规定,乘务员从红磡站出来,就由专车送到公寓,次日早上再乘专车返回红磡站上车;平日任何人都不准以任何理由请假外出,也不得在公寓会客和接待亲友,基本與香港邊檢禁區無異。此等规定并一直沿用至今[15]

廣九直通車對中國对外开放的改革歷程有相當重要的意義。據統計,由1979年4月到1980年年底,已有25个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及外交大臣在到中國进行国事访问时,乘坐廣九直通车出入境。包括前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遜美国副总统華特·蒙代尔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6],經香港到深圳前往北京。

1982年12月28日起,广州铁路局与香港九广铁路决定调整直通车的票价和行李、包裹运费,约分别提高47%和30%[8]。1984年,在改革开放浪潮下,为了迎合港澳台旅客较为“西方”的观念,担当广九直通车乘务的广九客运段要求乘务员化淡妆,穿西服,打领带,穿皮鞋,开创了全国铁路服务的先河。[16]1985年,91/92次直通车首次挂上豪华餐车,以及在101/102和107/108次直通车的餐车上实行自助餐模式,成为中国铁路第一个提供自助餐服务的列车。后来,广九直通车更成为全路首列推行无干扰服务的列车,还是第一个开展免税商品销售服务的列车,更是第一个列车员实现普通话英语粤语服务的车队[2][17]

延長路線编辑

1993年1月,开行广东省佛山—香港的直通車,当时车次为191/194(往九龙)、192/193(往佛山),更在1995年3月28日延伸至肇慶,当时的车次是101/104(往九龙)、102/103(往肇慶)。

1994年,廣深鐵路完成准高速改造,1995年3月27日,港穗直通車开始使用25Z型准高速客车,最高時速提升至160公里,运行时间缩短到1小時45分,并使用当时代表准高速列车的“Z(准)”字头车次,每日4对准高速列车。同年10月8日起,港穗直通車開始在東莞市常平鎮常平站停靠[18](常平站於1997年12月23日升格並更名為東莞站,後於2013年6月20日復名為常平站),为来往香港与东莞的旅客提供更大的方便,至今大部份港穗直通車的班次仍均會停靠常平站

1996年港穗直通車的北面終点遷往位於天河區廣州東站。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时广九直通车每日开行六对[19],年载客量148万。

高速化编辑

1998年6月1日,廣深鐵路電氣化工程完成,港穗直通車开始使用最高時速達200公里的「新時速摆式高速列車运行当时代表高速列车的“G(高)”字头车次,运行时间縮短至最短90分鐘;在開通首兩年,新時速列車的大修均安排於列車抵港後,進入九鐵何東樓維修中心進行。[20]至1998年8月28日,九廣鐵路公司購入的九廣通列車正式投入服務,此前港穗直通車只是由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单方面担当营运的车辆。九廣通初期每日來回各開出1班,現時九廣通每日則有來回3班。

1999年6月28日,广九直通车先后开行了第5、6、7对。2001年6月13日,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与香港九廣铁路公司联合开行东莞至九龙的“假日直通车”,逢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开行,车次为T823/818次,服务项目、服务标准与其他廣九直通车一致[21]。从2002年12月25日起,假日直通列车由周末开行改为每周二至周日开行,每周开行6日。随着《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的实施,在2003年6月28日和10月20日分别增开了第8对和第9、10对广九直通车,而来往东莞和九龙的直通车也于2003年6月30日被取代。截至2004年4月,恢复运行25年来,广九直通车已运送旅客4500万人次[22]。2004年4月18日起,广九直通车新增开2对,开行总数增至12对,平均每隔一个小时开行一趟,并将直通车车票预售期延长为60日。

2001年,廣鐵打算將「藍箭」高速列車引入廣九直通車服務,並於同年安排此型車輛到香港進行動態界限及動態測試,但最後因未能通過測試而未有引入。

2006年10月16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在乘坐T801次广九直通车时写下题词:“感谢你们的专业服务。”[23]

普速化及完全電氣化编辑

2008年12月21日起,根據港鐵最新公佈的廣九直通車時刻表,所有廣九直通車(包括九廣通)均會改為行走廣深線中的第三線及第四線(即普速線),所以列車時速會由160km/h降至140km/h,行車時間有所增加。2008年年運送旅客增加到的304.3萬人次。

2010年10月22日,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乘坐广州东开往九龙红磡的T815次广九直通车时,有感于列车的优质服务,特意题词“我欲乘风归去,只有广铁称心”,并主动和乘务员合影留念[24]。截至2010年10月,广九直通车自1979年4月恢复运行以来载客量已逾6250万人次。据广铁集团统计,30年以来广九直通车客流类型也有很大改变,恢复运行初期客流大多为外宾、海外华侨和港澳台旅客,而今则以出境内地游客及商务客为主,其中内地客普遍占到五成以上[25]

2012年7月16日起,由於紅磡貨場永久停用,所有在港過夜廣九直通車,均改於港鐵何東樓車廠北廠近馬場站泊位停泊。

2012年12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实行新运行图,此前由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担当的直通车告别开行了18年的25Z型车,以全新的25T型车面世,並全面改用韶山8型電力機車推動(與此同時,港鐵正式實施完全電氣化,包括直通車在內載客列車一律以電力推動);而最後一班採25Z車底的廣九直通車為同日開出的T812次,順便將車底回送廣州。但因线路设计原因,列车最高速度仍然为140km/h,同时,广九直通车上的乘务员也换上新装,以全新的面貌与姿态迎接广大旅客[26]。 在2013年,廣九直通車接送了430萬人次客流,2014年2月1日(年初二),創下單日14600人次客流的最高紀錄。2014年10月下旬,因應12月10日調整全國新運行圖,12月出發的廣九直通車車票暫停發售,並於11月上旬正式發售。

2017年4月16日起,因肇庆站改造,肇庆铁路客运口岸暂停服务,肇慶至紅磡的直通車的始發終到站由肇慶站改至佛山站[27][28]

2019年4月1日起,中國鐵路總公司把「九龍站」更名為「香港紅磡站」,城際直通車車票上的列印名稱由「紅磡(九龍)」改為「香港紅磡」。

停靠車站编辑

  • ●:全列車停車
  • -:通過
班次数量\車站 佛山 广州东 常平 香港紅磡 备注
下行9班/上行9班 上下行各3班由九广通列车担当
下行2班/上行2班
下行1班/上行1班

车票编辑

现行於香港發出之廣九直通車車票式樣
现行於中國內地發出之廣九直通車車票式樣,現時票面已全面改印不時按匯率浮動之人民幣票價

车票预售期30天,开车前20分钟在车站窗口停止售/取票。电话/网上购票必须在香港取票,每张车票收取手续费港币12元(大小同价)[29]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要求,2017年5月1日起,旅客在廣州東、佛山、肇慶、常平站购买廣九直通車车票,均按人民幣核收相關費用,不再收取港幣。同時,為方便港澳市民購票,廣州東、佛山、肇慶、常平站增加銀行卡購票業務(只限银联卡[30]

旅客亦可於港鐵直通車官方網站預訂車票,惟所有經香港系統預訂的車票只可於香港境內以及广州的指定取票點取票,並需要收取網上訂票的行政費用[31]

票价编辑

單程 由/至红磡 成人 小童
常平 $155 $78
广州东 $210

(特等$250)

$105

(特等$125)

佛山 $230 $115
  • 上表所示票價皆為港幣。廣九直通車票價以港幣為基準,於中國內地購票車費將按購票當日內地鐵路當局訂定之匯率換算為人民幣收取,並不時依匯率浮動。
  • 5-9岁的乘客可购小童票,年滿十歲的乘客則須購買成人票。持成人票乘客每人可陪同一位不满5岁且不占座的小童免费乘车。[32]

使用车辆编辑

 
韶山8型0181号电力机车牵引往紅磡站方向Z809次列车通过筍岗站
 
Re 465型电力机车(TLN 001号机车白面)牵引Z823次往紅磡站方向九广通列车通过罗湖区桂园街道一带
 
DF11G牵引红磡-佛山Z805次列车通过广州珠江大桥西桥
 
Re 465型電力機車(TLN 001號機車紅面)于紅磡站
年代 廣九直通車使用车辆
1949年10月前
1979年-1984年
1984年-1994年
1995年-2007年4月
2007年4月-2012年12月
2012年12月-

机车交路编辑

指定十輛韶山8型电力机车已作广九段使用机车,可以2部机车重联进入香港或内地段(如有临时受恶劣天气影响/红磡站已有1部机车已在整备中);而在港鐵Re465機車發生故障時,亦會採用SS8作補機

车站区段 香港红磡 ↔ 广州东 广州东 ↔ 佛山
担当机车和配属 韶山8型电力机车/Re465型电力机车
广铁广段/港铁何東樓車廠
广州司机,一正一或二副(香港红磡 ↔ 罗湖由港鐵監察員带道,不操作列车[34])/港鐵司机(九广通司机,單司機值乘)
东风11G型柴油机车
广铁广段
广州司机,單司機值乘,完全由广州司机操作

牵引机车:

  • 廣州東-紅磡:SS8 0141、SS8 0148、SS8 0156、SS8 0163、SS8 0166「新世紀金龍號」、SS8 0173、SS8 0181、SS8 0186、SS8 0191、SS8 0192(任何一輛的I端或II端)
  • 肇慶/佛山-廣州東:DF11G 0101-0102/0109-0110/0147-0148/0149-0150/0157-0158/0159-0160/0161-0162/0165-0166/0167-0168/0169-0170/0171-0172/0185-0186/0187-0188/0189-0190/0199-0200(任何一輛的單數端或雙數端,亦有時僅用一端或改為推拉式,即俗稱「拆豬」方式行駛)

列车编组编辑

  • 广州局集團25T-111系(九龍(紅磡)方向;往廣州東/肇慶/佛山時車卡編號由10至1排列;此等客車編號除餐車外均以111起首,而在暑假或广州交易会时有11节车厢,在10号和9号车厢的中间排列)
车厢编号 1 2-4 5 6 7-9 11 10
车型 RZXL25T[35]
行李软座合造车[35]
RZ25T[36]
软座车[36]
CA25T[37]
餐车[37]
RZ25T[38]
软座车[38]
RZ25T[36]
软座车[36]
RZ25T[36][39]
软座车[36][39]
RZ25T[40]
软座车[40]
配属 广铁广段(牌)/ 广铁广段 / 广铁沙段
  • 港铁Ktt九广通(廣州東站方向;往紅磡編號由10至1排列)
车厢编号 1-3 4 5 6-10
车型 TLN 001/TLS 002
牵引机车(任何一輛的紅或白藍端,而且不必有後方機車亦可行走)
T2A/T2B
一等座车
T1C 001
特等座车,维修时为一等座车
T1D 002
特等座车,维修时为一等座车
T2A/T2B
一等座车
TLN 001/TLS 002
牵引机车(任何一輛的紅或白藍端,而且不必有後方機車亦可行走)
配属 港鐵何東樓車廠

車次交路编辑

  • Z801-Z804/5-Z806/3-Z802(25T客車在廣州過夜)
  • Z807-Z808-Z809-Z810-Z811(25T客車在香港何東樓車廠北廠或紅磡站過境限制區月台過夜,列车乘务至九龍塘廣鐵司機宿舍过夜)-次日Z820
  • Z820-Z817-Z818-Z819(25T客車在香港過夜,同上)-次日Z812
  • Z812-Z813-Z814-Z815-Z816(25T客車在廣州過夜)
  • Z824-Z823-Z826-Z825-Z828-Z827(九廣通列車,在香港回廠過夜)

服务差別编辑

 
广州局集团担当之列车车上所提供刊物、小册
 
广州局集团担当列车提供的卤水鸡髀
港鐵Ktt九廣通 廣州局集團25T
車廂組合 10节日本製雙層車廂:8节一等座+2节特等座(其中2节一等座为行李合造车) 10节中国南车四方製25T單層車廂(廣九專用111系):9节2+2座位软座车(全为一等座,其中一节为行李软座合造车)+1节餐车
客流高峰期間(如春節、暑假)可加掛第11節一等軟座車
座位安排 可以隨選座位(改簽除外) 當旅客由購買車票至上車後要對號入座,不能隨選座位
Wi-Fi服務 有,免費提供服務 有,透過車箱接收中國聯通4G訊號轉為Wi-Fi訊號,免費提供服務,只限內地路段。
贈飲/可購買小食 美心快餐餐盒、星巴克饮品和兩款小食,包括蛋撻及獨立包裝的食品[註 2],附送紙巾(只限特等座) 出售盒饭(便當)、哈根达斯雪糕和卤水鸡髀,餐车提供即製小菜
售卖商品 售賣免税品、旅遊產品及港鐵紀念品 售賣免税品、香港电话卡
洗手間 一卡車廂有兩個洗手間,分中式和西式(正逐步翻新為兩個西式) 一卡車廂有兩個洗手間,分中式和西式,第一卡有一個中式洗手間
餐車
可供乘客使用的電源 提供充電器借用服務 中國三腳電源插座
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及具急救資格之乘務員
車廂廣播 由乘務員讀出粵語、普通話、英語三語廣播 以语音合成报站提供普、粤、英三語廣播
水牌信息/車站名稱 車外電子水牌显示显示前往的终点站信息,并以繁体中文/英文交替顯示。而頭尾兩站標記為「廣州東」/「紅磡」及「回廠」。英文分别使用「GZ Dong(原Guangzhou)」/「Hung Hom」和「Depot」。 車外電子水牌显示车次以及始发站→终点站信息,以简体中文顯示。而頭尾兩站標記為「广州东」/「肇庆/佛山」及「香港红磡」。在行駛途中,電子水牌或會被關掉。
座位附設的餐桌 座位前設有可摺疊的餐桌。一等及特等車廂部份座位設有可摺疊的四人餐桌,特等車廂部份座位設有可摺疊的二人餐桌。 每個座位前設有可前後摺疊的餐桌。
提供刊物
提供免費車上刊物《直通車》,以繁体中文印刷,由港鐵公司及廣深鐵路股份授權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附屬公司出版。
座椅方向 部分座椅无法调向 与行驶方向保持一致,到达终点站后由工作人员调向
中途站下车车厢 常平站為6号車廂 Z804/5次常平站為3及4号車廂,佛山站為9及10号車廂
其他車次常平站為1、2、3号車廂

研究使用车种编辑

广铁曾考虑将广九直通车列入动车组计划中,但由于线路历史遗留问题和购买新型客车而导致计划搁置。

  • DJJ1型动车组:有鉴于SJ2000列车在广九直通车服务上的成功经验,广深铁路曾打算於2001年引入衍生型「蓝箭」动车组至直通车车队,並於同年到港进行动态测试,最后因无法通过测试而搁置。
  • CRH1A型「和谐号动车组:随著中国铁路於2007年4月18日進行第六次大提速,广州铁路集团研究亦在广深铁路开行CRH1A型和谐号」动车组,原定会於2007年年底起,在广九直通车加入动车组车次[41](当时预留了D701—D730作为直通车车次,运行时间约96分钟,较原有准高速列车缩短约20分钟),然而由於在港方動態測試(由SP1900列車加上相應厚度的發泡膠,以模擬CRH1行駛)中,證實其车身宽度3328mm不可以安全通过香港路段东铁线部分路段(尤以大学站弯位为主要问题所在)[42],因此计划搁置。
  • CRH5A型「和谐号动车组CRH5A动车组车身宽度3200mm可以安全通过香港东铁线所有路段,但由於列车早期属北部寒冷地區使用的车型,要待南部地區的武汉铁路局购置的10列CRH5A动车组在当地实际的运行成果后,广州铁路集团才会考虑引入此款动车组担当广九线列车,但广州铁路集团其后改为向中国南车四方股份公司购买25T列车取代25Z列车,引入动车组的计划也随之搁置。有人指列车经过大学站時刮底而搁置。[谁?]

未来使用车种编辑

问题与事故编辑

污物排放問題编辑

在直通車於1979年4月4日復辦以來,由於當時中國提供的客車中,大多數的洗手間均不設集便裝置,乘客如廁期間,污物會直接排放在路軌上。隨著九廣鐵路英段範圍於1980年代進行電氣化,九鐵方面也禁止無集便裝置的直通車在香港段範圍內排放污物,因此列車由中國大陸進入港段期間及列車通過石龙橋期間,乘務員會把列車洗手間鎖上[43]。按照《香港鐵路附例》(香港法例第556B章)第6條,無集便裝置客車在港段排放污物會觸犯有關法律。

直通車首款裝有集便裝置的客车,為中韓合製的25C型客車,曾於2000年至2007年間行走肇港直通車。另外中國從瑞典購買的「新時速」X2000型、九鐵從日本購買的「九廣通」KTT客車车厢及目前运行沪九直通车京九直通车25T型客車以及广铁集团于2012年12月21日在广九直通车投入营运的25T型客车亦有集便装置。[44]

2011年2月10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乘坐广九直通车由香港返回大陸,当想如厕时却被告知在香港境内列车厕所不开放,被拒如厕[45]。事后刘纪鹏除了在列车上的意见本反映有关意见,并于其腾讯微博指“高铁都能造得出来,难道列车的排放问题就解决不了?”[46][47]。这条信息迅速引起了多方关注,在发布当天就被转播超过800次,而《南方都市报》、凤凰卫视等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对于厕所引发的“纠纷”,广铁集团广九客运段于翌日(2月11日)作出了回应,表示“直通车厕所改造问题已在计划中,并且也将因为此事件的发生而提速”,并表示进行厕所系统改造后的列车将于當年4月投入服务[48][49],但当时的编组中仅4号车厢和7号车厢加装了集便器。

事故编辑

1948年9月3日,当日天气十分恶劣,一趟开往香港的7次特别快车于下午1時55分由广州东站开出,下午5時30分当运行至李朗站布吉站之间,在近布吉东面松原坡之斜坡上列车突然脱轨,颠覆客车7辆,包括头等车两辆、二等车两辆、三等车两辆及餐车一辆,机车沿山坡跌入水田,200多条枕木及道轨全部损坏。由于列车满载乘客,事故造成严重死伤,死者70余,伤者约百人。由于布吉接近深圳和香港,故伤员都被连夜送往九龙医院救治。事后成立“广九路覆车调查团”,调查结果认为,事故发生路段铁轨多处弯曲,轨道夾板、螺栓被拆,同时由于当日列车晚点,故超速运行,导致事故的发生[50]

1979年广九直通车恢复运行后,列车在香港境内运行时时常受到虚假举报电话影响而晚点。这些电话声称轨道上有石头、树干甚至是炸弹等障碍物,使得列车不得不临时停车,待线路检查完毕后才能继续行驶。但事实上,九广铁路香港段线路从未出现过真正的障碍物或炸弹[34]

2009年3月19日,一列由廣州駛往香港的T801班次直通車,過境後駛進羅湖站時被發現車頂躺有一名男子。列車其後駛入馬場站接受調查,消防員從車頂救下一名已全無知覺的內地男子,經送院證實死亡,而其身體有遭電擊傷痕。此列車共有11卡,18日早上8時19分從廣州東站開出,載有250名乘客經東莞到香港,原預計早上10時12分抵達紅磡站。警方調查相信有人於列車在廣州東站開車前,即架空電纜尚未通電之時,趁機爬上車頂準備偷渡來港,豈料在列車啓動不久,便遭電壓高達25,000伏特的電纜電死。[51]

2015年2月3日,一輛由紅磡站開往廣州東站的Z826次[52]九廣通(Ktt)列車,中午準備駛入東鐵大埔墟站之際,牽引列車的Re465型電力機車TLN 001號的制動系統懷疑發生故障导致车辆停止运作,逾三百名乘客被困車廂約兩個半小時,其間列車一度停電,乘客在無冷氣車廂內呆等,有人直言「冇冷氣搞到就嚟缺氧!」港鐵向受影響乘客致歉,並提供餐飲券作補償。[53]

2015年5月23日,受內地惡劣天氣影響,一列紅磡站開往廣州東站的Z808次[54]廣九直通車中午駛至大埔墟站時,收到內地通知深圳一段鐵路出現水浸情況,須暫停站內等候,車內數百名乘客及職員被困逾兩小時。受事故影響,多班直通車班次均受延誤或取消,紅磡站大堂逼滿乘客,東鐵服務未受影響。[55]

2016年5月14日9時01分,由廣州東站開往紅磡站方向去的Z801次列車在接近常平站時,由於機車SS8 0192突然斷電,停靠在了常平站上行咽喉區,無法進入常平站。為防止偷渡及非法出入境事件等發生和維護旅客安全,中國邊檢東莞邊防檢查站常平分站「處突尖刀分隊」在列車車頭、車廂兩側、車尾都守衛警力,開展監護工作。故障於11時32分排除,Z801次列車順利駛向香港。期間沒有香港居民及內地旅客私自上下車,亦沒有發生安全事故。[56]

2017年9月2日,城際直通車一班原定於晚上6時44分,由紅磡開往廣州東的內地列車,疑因為機頭故障運作不暢順,未能如期開出。其間港鐵緊急調動原定於8時01分開出的列車機頭,接載乘客繼續行程,以致8時01分的班次需取消,最後直通車於晚上8時52分開出。[57]

2017年12月8日,晚上10時許,港鐵東鐵綫大圍與沙田路段,由於有正牽引廣九直通車往港鐵何東樓車廠北廠過夜的ER20型柴油機車(8002號)出現設備故障,東鐵綫來往紅磡站及羅湖站的行車時間預計需要額外10至15分鐘。紅磡站往來羅湖站一度每20分鐘一班。至晚上10時30分,故障的直通車及港鐵機車已被移離行車綫,東鐵列車服務逐步回復正常。[58][59]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廣州東/常平至紅磡車次為Z803;佛山至紅磡車次為Z806。
  2. ^ 如法式杏仁餅、杏仁酥、蝴蝶酥、迷你合桃酥或迷你老婆餅

參考文献编辑

  1. ^ 廣東綫行車時間表
  2. ^ 2.0 2.1 2.2 2.3 人民铁道报. 永不褪色的广九直通车:用服务连接广州和香港. [2018-11-21]. 
  3. ^ 九廣鐵路公司 - 歷史
  4. ^ 《广铁集团志》
  5. ^ 九廣鐵路(英段)車隊介紹
  6. ^ 6.0 6.1 广九直通车与改革开放同行:写在广九直通车开行30周年之际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5-28.,《人民铁道》
  7. ^ 去日留痕-香港中旅社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4-16.
  8. ^ 8.0 8.1 闵保华. 注重经济效益争收更多外汇——对广九直通联运客车车底使用费计费调整的建议. 铁道运输与经济 (铁道部科学研究院运输所). 1983年8月, 8. 
  9. ^ 廣九直通車: 粵港「親情線」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3-12.
  10. ^ 广九直通列车穿行穗港间27年见证广交会变迁
  11. ^ 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广九客运段. 中国网. 2015-07-28 [2018-11-21]. 
  12. ^ 粤港两地首道“窗口” 广九铁路直通车运营35载. 法制日报. 2014-06-10 [2018-11-21]. 
  13. ^ 老城纪事:广九风雨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4-17.
  14. ^ 中國鐵路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數層業權[1]
  15. ^ 粤港集体回忆交通变迁. 羊城晚报. 2008-12-09 [2010-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5). 
  16. ^ 百年广九铁路运送旅客过亿. 羊城晚报. 2014-04-15 [2014-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6). 
  17. ^ 乘广九直通车像坐飞机 广九姑娘个个似空姐. 南方都市报. 2002-06-30 [2015-01-20]. 
  18. ^ 廣東省一類口岸. 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 [2010-11-25]. [永久失效連結]
  19. ^ 铁道部运输局. 全国铁路旅客列车时刻表97-98. 北京: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7: 7. ISBN 7-113-02580-3. 
  20. ^ 铁道部运输局. 全国铁路旅客列车时刻表98-99.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8: 140. ISBN 7-113-03112-9. 
  21. ^ 广东东莞(常平)至九龙假日直通列车将开行. 东方网. 2001-06-13 [2010-11-25]. 
  22. ^ “黄金通道”系粤港,广九直通车25年载客4500万
  23. ^ 百届广交会与铁路[永久失效連結]
  24. ^ 李敖赞扬广九直通车服务[永久失效連結]
  25. ^ 广九直通车百年载客近亿 成香港与内地"亲情线". 中国新闻网. 2010-10-18 [2010-11-05]. 
  26. ^ 广九直通车换新装服务更人性 时速提至160km/h(图). 新浪新闻中心. 2012-12-25 [2012-12-25]. 
  27. ^ 广铁集团公司关于肇庆铁路客运口岸暂停运行有关事项的公告. 12306. 2017-03-18. 
  28. ^ 廣東綫直通車行車時間表 (PDF). 港铁城际直通车. 2017-03-20 [2017-03-26]. 
  29. ^ 港铁公司. 乘客須知. [2015-07-12]. 
  30. ^ 香港苹果日报. 內地買票 直通車停收港幣. [2017-05-02]. 
  31. ^ 港鐵城際直通車網上購票服務 - 乘客須知
  32. ^ 港铁公司. 七月十五日實施廣東綫直通車新票價 (PDF). 2015-05-29 [2015-07-12]. 
  33. ^ 昨天的廣九直通車,減少使用SS8牽引hkitalk,2009年5月15日
  34. ^ 34.0 34.1 广九线开通初期曾收到“诈弹”警报. 南都网. 2014-04-17. 
  35. ^ 35.0 35.1 因列车必须有机车连接,加上本车包行李车,故车厢号码尾三位數字为209-213,可是车体标记为RZ25T而非RZXL25T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车厢号码尾三位數字为180-208
  37. ^ 37.0 37.1 车厢号码六位數字編號为894297-301
  38. ^ 38.0 38.1 可使用轮椅,因此车厢号码尾三位數字为169-174
  39. ^ 39.0 39.1 去佛山的列车不会有此车厢。
  40. ^ 40.0 40.1 因列车必须有机车连接,故车厢号码尾三位數字为175-179。同时,列车的设施全部反向。
  41. ^ 根据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於2005年9月15日发予股东有关《须予披露交易》文件中,曾提及订购的20列CRH1A型「和谐号」动车组会「用於广深高速车和香港直通车的营运」,但直至兩铁合併后,该动车组仍未有来港的消息
  42. ^ KTT內地訊號系統一問
  43. ^ 蘋果日報:舊直通車不開廁所招怨
  44. ^ 广九直通车香港境内可上厕所了. 南方都市報. 2012-12-17 [2014-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20). 
  45. ^ 教授直通車如廁被阻惹爭議. 星岛日报. 2011-02-13 [2011-02-14]. 
  46. ^ 刘纪鹏的腾讯微博. 2011-02-11 [2011-02-14]. 
  47. ^ 领略中国高铁插上凤凰翅膀的提速--一泡屎引发地域歧视的思考. 刘纪鹏博客. 2011-02-12 [2011-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8. ^ 刘纪鹏微博质疑广铁列车不人性 获广铁回应. 腾讯新闻. 2011-02-12 [2011-02-14]. [失效連結]
  49. ^ 奇闻:粤港列车为何进入内地才能上厕所. 中新網. 2011-02-16 [2014-01-24]. 
  50. ^ 香港年鑑第二回. 香港: 香港華僑日報. 1949. 
  51. ^ 廣州直通車車頂運屍抵港 內地漢疑偷渡 遭架空高壓電電死. 香港蘋果日報. 2009年3月19日 [2017年10月20日]. 
  52. ^ 港鐵車次為P713
  53. ^ 廣九直通車滯大埔墟兩小時. 香港蘋果日報. 2015年2月4日 [2017年11月8日]. 
  54. ^ 港鐵車次為P709,機車為SS8 0186
  55. ^ 廣九直通車滯大埔墟兩小時. 香港蘋果日報. 2015年5月24日 [2017年11月8日]. 
  56. ^ 出境列车断电迫停 "尖刀分队"守卫乘客安全. 南方日报. 2016-05-14. 
  57. ^ 往廣州直通車晚上故障 450客獲退票. 香港蘋果日報. [2017年12月9日]. 
  58. ^ 直通車故障 東鐵綫服務一度受阻. on.cc東網. [2017年12月8日]. 
  59. ^ 直通車沙田站故障 東鐵列車一度受阻. 香港蘋果日報. [2017年12月8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