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澤尊王

閩南及臺灣民間信仰神祇

廣澤尊王閩南語:Kóng-ti̍k-tsun-ông),又稱保安廣澤尊王閩南語:Pó-an-kóng-ti̍k-tsun-ông)、郭聖王閩南語:Kueh-sìng-ông)、翘腳仔神聖王公,是中國民間信仰中的一位神明,具有翘右腿、垂左腿的獨特形象。廣澤尊王生前是五代時期福建南安的一位牧童,蜕化成神,之後屢屢顯靈,成為南安當地的鄉土守護神,其信仰更從南安擴及整個閩南,又随著移民遷徙而傳播到台湾香港東南亞等地,颇具影響力。清代光緒年間編撰的《鳳山寺志略》和《郭山廟志》對廣澤尊王進行了詳細的記載。

廣澤尊王信仰(南安)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西羅王.JPG
申报地区或单位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
分类 民俗
序号 4-46
登录 2011年

生平编辑

 
盤右腳、垂左腿的廣澤尊王。中國閩台緣博物館

廣澤尊王本名郭忠福福建泉州南安人,生于後唐同光年間,誕辰為二月廿二,全家世代居住於郭山脚下。[1]郭忠福從小就十分孝順。他在清溪(今泉州安溪)為楊家放羊,會突然思念雙親,便跑回南安家中侍奉父母。父親去世後,因為家中貧困,没錢買地安葬,所以郭忠福放羊時總是非常傷心。一位堪舆師覺得他很孝順,便向他指出一塊吉地。郭忠福便向楊家老人求告,將父親安葬在那裡,之後就回到老家,專心侍奉母親。[2]

又有民間傳說,郭忠福父親早逝後,母親在楊家當佣人,郭忠福則為楊家放羊。楊家請堪舆師(一說名為崔芸)來選擇墓地位置,卻不小心怠慢了堪舆師。而郭忠福母親對待堪舆師十分恭敬,於是堪舆師問她,丈夫是否已經安葬,得知還没有後,又問她,想要後代做“一朝天子”,還是享受“萬代封候”,母親選擇了後者。堪舆師便告訴她:羊圈底下就是風水絕佳的葬處(羊棚蜈蚣穴),你把丈夫的遺骨碾碎,明天早上給我送早飯时,我裝作嫌食物髒,打你巴掌,你趁機把骨灰撒到羊圈裡,然後帶著兒子離開,看到有和尚戴着做的斗笠騎著人,就停下來。郭忠福與母親離開楊家後,路遇大雨,看到有僧侶用銅鈸放在頭上擋雨,有牧童躲在牛肚子底下避雨,便選在那裡居住。[3]

到十六歲時,有一天,郭忠福突然带着、牽着牛,登上郭山山頂,坐在古蜕化升天,酒只剩下酒罈,牛只剩下骨頭。母親趕来時,伸手拉他的左腿,因此後來塑像的人都將他的形象塑造為右腿盤起、左腿下垂的樣子。[4][5]

有一說法是聖誕在八月廿二、成道在二月廿二

顯靈和敕封编辑

郭忠福死後,便時常在夢中顯靈,於是鄉人就在郭山上為他建立了將軍[6]

宋代建炎四年,有湯姓土匪率眾四處劫掠,逼近鄉里。一天下大雨,河水上漲,郭將軍顯靈,身穿白衣、騎白馬,誘導匪賊渡河,結果許多人溺死,鄉里因此得以保全。紹興年間,有鄉人到行都臨安去,随身携帶著供奉郭將軍的。恰逢皇宫失火,郭將軍顯靈,揮動白色的旗幟,將火熄滅。因此,南宋官方對其進行敕封。[7]

宋代時,郭將軍獲敕封三次,有三份敕書留傳,但都在明代亂入侵中毁於火災[8][9]有準確紀錄的是《宋會要輯稿》中所收錄的,紹興年間,先獲賜廟額“威鎮”,後獲封忠應侯[10]根据史料和宋代敕封典制,三次敕封後的封号较可能为忠应孚惠广泽侯[a],而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很可能是民间的私諡。[12]:12-13

清代,廣澤尊王開始更加頻繁地顯靈。。咸豐三年,廈門同安等地有小刀會起事,波及南安,當地官紳受廣澤尊王託夢傳授機宜,順利平事。同年,林俊領導紅線會起事,攻入永春州城,這時城北山上忽然出现大量兵士和郭姓軍旗,城内官兵見到後士氣高漲,很快收復城池。同治七年,謝險在永春德化交界一带準備起事,地方官員始終捉不到人,於是上郭山禱告,很快就將其逮捕。同治九年,廣澤尊王因以上“御災捍患”事例,加封“保安”二字,全稱威鎮忠應孚惠威武英烈保安廣澤尊王[13]

家庭编辑

妙應仙妃 编辑

據說,郭忠福生前,有一位黄姓女子許嫁给他。郭忠福去世後,一天,女子走進郭將軍廟中,忽然仙逝。鄉民於是為她塑像祭祀,後獲封為妙應仙妃。[14][15]

十三太保编辑

十三太保在台灣的說法是保安廣澤尊王與妙應仙妃的十三個兒子,或是尊王的分身。

  • 神儲說:據傳廣澤尊王與妙應仙妃結婚後,每當夜裡傳出嬰兒哭泣聲,隔天就會看見地上的鋪石如婦人懷胎般的隆起,於是廟祝採石塑像,稱為太保,造形採取廣澤尊王之形貌,在《鳳山寺志略》與《郭山廟志》[b]中均有記載:「鄉人夜間,每聞廟中呱泣聲,比明入視,得泥堆,遂塑像為神之儲,至今凡十三太子,散處崇祀,威鎮廟所奉為長男,自宋己然。」[16]
  • 分身說:中國泉州南安祖廟的說法則傾向於太保應為廣澤尊王的分靈,如第一個分靈出去的,稱為大太保,以此類推至十三保,分鎮於南安各地。

綜上所述,廣澤尊王十三太保在台灣的信仰非常廣泛,太保基本上等同廣澤尊王,而外型亦與郭聖王如出一轍。

侍從编辑

廣澤尊王的部將有崇德尊侯、顯佑尊侯、黄太尉、陳欽差。 [17][18]

廟宇编辑

廣澤尊王的祖廟南安鳳山寺,又稱郭山廟,位於福建泉州南安市詩山鎮坊前村,建於廣澤尊王坐化之地。因為郭山(詩山)地形像鳳凰展翅,故又稱鳳山。各地分靈出去尊奉廣澤尊王的廟宇,許多也都稱為鳳山寺[19]。1966年,南安鳳山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夷為廢墟。1979年,在新加坡菲律賓台灣等地信眾捐助下,鳳山寺得以重建。[20]

除南安鳳山寺外,還有兩座地位重要的廟宇:龍山宫,位於詩山鎮詩山腳下,建於廣澤尊王世居之地;威震廟,位於泉州安溪縣金谷鎮尚芸村、河美村交界,建於廣澤尊王父母安葬地,廟内有清光緒十五年(1889年)所立石碑,為福建省文物保護單位[21]。這兩座廟宇,與鳳山寺周圍十里内的其他十一座廣澤尊王分廟,和稱十三行祠。民間將其中供奉的廣澤尊王分靈稱為十三太保。[22][23][24][12]:26

廟宇列表编辑

中國大陸编辑

福建省编辑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鳳山寺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詩山公園龍山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紅星村鼇峰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鵬峰村溪頭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紅星村殿阪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聲東村溪東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前山村坑柄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吾峰村駐龍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吾峰村行祠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詩山鎮社二村永安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碼頭鎮大庭村壽山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碼頭鎮宮占村澳頭宮
  • 福建省泉州南安市碼頭鎮仙都村銘鏡宮
  • 福建省泉州安溪縣廣澤尊王祖祠(德安堂)
  • 福建省泉州安溪縣金穀鎮威鎮廟
  • 福建省泉州豐澤區廣利尊王廟
  • 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威靈殿

廣東省编辑

  • 廣東省深圳鳳山寺

香港和澳門编辑

  • 香港鳳山寺
  • 香港開元禪寺
  • 澳門鳳山寺

台灣编辑

基隆市编辑

  • 基隆市仁愛區天澤宮

新北市编辑

桃園市编辑

新竹縣市编辑

苗栗縣编辑

臺中市编辑

彰化縣编辑

南投縣编辑

雲林縣编辑

嘉義縣市编辑

臺南市编辑

高雄市编辑

屏東縣编辑

宜蘭縣编辑

金門縣编辑

新加坡 编辑

  • 新加坡水廊頭鳳山寺

馬來西亞 编辑

汶萊 编辑

  • 汶萊騰雲殿

越南 编辑

澳大利亞 编辑

傳播编辑

 
新加坡水廊頭鳳山寺
 
香港廣澤尊王王慈善會在舉辦活動

廣澤尊王信仰始於福建泉州南安。2011年,南安“廣澤尊王信俗”進入福建省第四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5]

清代,由於廣澤尊王在泉州禳除瘟疫鼠疫,其信仰逐漸擴大到閩南各地。[26]而随著南安閩南各地移民旅居海外,廣澤尊王信仰也随之風行,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泰國越南緬甸美國荷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都有供奉广泽尊王的庙宇。[27]

台灣與福建淵源深厚,閩南移民眾多,廣澤尊王信仰相當興盛,尤其集中在泉州籍移民較多的地區,知名廟宇有臺南五條港南勢街西羅殿臺南六合境柱仔行全臺開基永華宮鹿港德興街鳳山寺高雄蚵仔寮通安宮等,其中台南市为全台广泽尊王信仰最密集的地区。[28]:28-29新加坡凤山寺英语Hong San See始建于道光丙申年(1836年),1907年迁至现址,为新加坡国家纪念古迹英语List of national monuments of Singapore保留建筑物,其规制完全模仿南安诗山凤山寺。[29][30]香港北角的開元禪寺供奉廣澤尊王,每年農曆二月廿二舉辦神誕活動,並以“廣澤尊王誕”之名入選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31]

廣澤尊王信仰在移民社會中起到了團結社會網絡和連結海内外華人社區的作用。廣澤尊王廟不僅是宗教場所,也是福利中心,為泉州南安移民和其他華人群體提供經濟援助、喪葬費用、醫療甚至教育服務。中國大陸與海外華人社區通過廣澤尊王信仰網絡進行跨地區的交流,在謁祖進香的同時,知識、財富等資源也一同流動,移民和故土之間的感情由此得以維系。如新加坡水廊頭鳳山寺曾是當地南安裔華人唯一的公共機關,行使著會館的作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則成為當地南安裔華人“抗日愛國”募捐活動的基地。[32][20][27]

參見编辑

备注编辑

  1.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三·志乘, 八閩通志云……紹興間賜今額,累封廣澤孚惠忠應侯。閩書云……其後累加威鎮忠應孚惠廣澤八字。 宋代敕封典制[11],每次只增加两字在后,《八闽通志》所记顺序不合,《闽书》误加庙额“威镇”于爵号上。
  2. ^ 清光緒丁酉秋刊《郭山廟志》版藏詩山書院記載:考王之分廟始於龍山宮及安溪威鎮廟:一為發祥建,一為瞻塋建。關係非輕,故詳著於廟宇。其餘諸廟雖非若二廟之重,然香火所萃,即靈應所證,不可無以紀之。因就所聞,謹錄如左:一在本邑十一都巨門鄉鰲峰宮距郭廟三里許;一在本邑十一都溪頭鄉溪頭宮距郭廟三里許;一在本邑十一都殿坂鄉景福社距郭廟三里許;一在本邑十一都大廷鄉壽山宮距郭廟八里許;一在本邑十一都宮下鄉澳頭宮距郭廟十里許;一在本邑十一都溪東鄉溪東宮距郭廟八里許;一在本邑十二都山兜鄉銘鏡堂距郭廟六里許;一在本邑十二都坑柄鄉坑柄宮距郭廟四里許;一在本邑十二都羅埔鄉駐龍宮距郭廟九里許;一在本邑十二都古宅鄉行祠宮距郭廟十里許;一在本邑十三都仙境鄉永安堂距郭廟七里許;以上諸廟與龍山宮、河內廟世所稱為十三行祠也。

参考来源编辑

  1.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二·保安廣澤尊王傳, 王,閩之南安人,郭其姓,忠福其名。……王世居泉之南邑十二都郭山下,山以姓得名。祖父多隱德。母感異夢而娠,誕辰八月二十二日。 
  2.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二·保安廣澤尊王傳, 王生有孝德,氣度異人,嘗牧於清溪楊長者家,晨昏之思,忽起馳歸,侍奉依依如也。父薨,艱於葬地,王憂心惸惸,雖就牧,猶潸然淚下。一形家鑒其孝,指長者山而告曰,穵此大吉。王然之,稽顙謝籲。求長者而塋之,竣迺歸郭山下而奉母以終身焉。 
  3.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一·附錄, 世傳神母傭食楊長者家,神隨之,為牧羊(或云牧牛)。長者延地師擇吉穴,家人誤以墜廁之羊具饌,師恚其不潔,母伺師盥漱甚虔,日為澣衣。師問母曰,而夫得佳城否,答以餬口不遑,安能及此,然時以為憂。師曰,爾欲一朝天子耶,抑萬代血食耶,母願其次。遂指以若見所牧之羊圈下(或曰牛圈)即正穴。爾碾夫骸,明晨雜沫湯進,予佯怒其汙,摑以掌,爾大哭,傾骸灰於圈地,速挈兒遁,予亦從此逝。爾母子逃數武,遇僧戴銅笠,牛倒騎兒,是即故居,可駐足焉。值大雨,一僧以銅鈸覆首,有牧童避淋於牛腹,母曰,是吾居也。 
  4.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三·志乘, 閩書云,郭山有威鎮廟,神姓郭,世居山下……年十歲時,忽取甕酒牽牛登山,明日坐絕頂古藤上,垂足而逝,酒盡於器,牛存其骨。 
  5.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二·保安廣澤尊王傳, 後晉天福間,王年十六,忽牽牛登山,翼日坐古藤上而逝。母至,攀其左足,塑像者因塑其左足下垂。 
  6.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一·附錄, 偽閩通文中,見夢於鄉,為立廟曰將軍廟。 
  7.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二·保安廣澤尊王傳, 宋建炎四年,湯寇勍逼近境,民欲遁,卜於王,弗許。一日大雨溪漲,寇不能渡,王衣白衣,乘白馬,誘之淺涉,黠者多溺死,邑賴以全。紹興間,里人吳惪奉王香火入京,值宋宮火,王麾以白旗,火遽熄。故有侯爵廟額之錫。 
  8.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二·傳略, 累加徽號,敕凡三軸……明嘉靖辛壬之歲,島倭擾及詩山……火其廟……三敕亦裂棄無存。 
  9.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三·附歷代封爵考, 總之,碻有三錫之典,鄉先正所謂勅凡三也……明季,東倭蹂躪,焫王廟,劫居民,三勅遂蝕於兵燹。 
  10. ^ 宋会要辑稿·第二十册·礼二十·诸神祠, 郭將軍祠。在泉州府南安縣。紹興六年十一月,賜廟額威鎮。十三年十二月,封忠應侯。 
  11. ^ 宋史·志第五十八·礼八, 自今诸神祠无爵号者赐庙额,已赐额者加封爵,初封侯,再封公,次封王,生有爵位者从其本封。……其封号者初二字,再加四字。 
  12. ^ 12.0 12.1 陈蓉. 广泽尊王信仰研究 (宗教学硕士论文). 福建师范大学. 2008. 
  13. ^ 翁學本, 鳳山寺志略·卷三·藝文上·奏請加封記, 咸豐三年,廈門同安等處,會匪滋事,蔓延南安,官紳夢神,指授機宜,集勇會合官軍勦捕,賊遂以平。是年四月,土匪林俊,糾黨由德化竄入永春州城,危急之際,忽見城北大鵬山上,兵甲林立,內有郭姓旗幟,士卒見之,奮勇攻擊,斬馘無數,賊逆敗遁,收復城池。同治六年,土匪謝險,復潛至永春德化交界處所,勾結匪類,復圖起事,地方官搜捕未獲,禱於郭山,謝險旋即在省城南臺地方,就擒正法……於同治九年四月十四日奏,奉旨依議。欽此,禮部鈔錄原奏,移文會內閣典籍廳,撰擬封號字樣,奉旨加封保安。 
  14.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二·保安廣澤尊王傳, 尊妃氏黃,號懿德……或曰妃少字於王。王薨後,妃一旦入廟而逝,里人因塑像並祀之。或曰妃在宋紹興間曾勅封妙應仙妃,年代既湮,勅書亦燬,姑弗深考。 
  15.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二·傳略, 神配曰黃氏,號懿德……幼即具仙骨,及長入廟坐化,因塑像祀之。宋封妙應仙妃,俗稱聖妃。 
  16. ^ 廣澤尊王十三太保 是兒子還是分身
  17.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八·崇德尊侯顯祐尊侯考、黃太尉陳將軍考 
  18.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二·侍從, 黃太尉……陳將軍……崇德尊侯,顯佑尊侯……按四神,凡禦災捍患,均相從之。 
  19.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八·尊王分廟紀聞, 一在臺南府西門外,廟亦名鳳山寺……一在𡁃叻新嘉坡,廟亦名鳳山寺。一在梹榔嶼,廟亦名鳳山寺。 
  20. ^ 20.0 20.1 李玉昆. 广泽尊王信仰及其传播. 世界宗教研究. 1997, (3): 126–131. 
  21. ^ 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及保护范围. 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2013-03-05. [永久失效連結]
  22. ^ 杨浚, 鳳山寺志略·卷一·寺庙, 鳳山寺,在南安之郭山,即神蛻化處……門外兩山垂翼,如飛鳳落田之象。龍山宮,在山頭城,俗呼曰庵,即神之故居……威鎮廟,在安溪界囉內里,又名囉內廟。 
  23.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八·尊王分廟紀聞, 考王之分廟,始於龍山宮及安溪威鎮廟,一為發祥建,一位瞻塋建。……以上諸廟,與龍山宮、河內廟,世所稱為十三行祠也。 
  24. ^ 宗教场所基本信息. 国家宗教事务局. 
  25. ^ 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通知. 福建省人民政府. [2018-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6). 
  26. ^ 戴凤仪, 郭山庙志·卷八·尊王近事紀聞, 光緒三年丁丑,泉郡大疫,紳民甚恐,迎王到開元寺薦磬。王乩示禳疫文,不數日而疫止。郡人德之,迺塑王像於開元寺東偏,以永其崇奉。……光緒二十二年丙申,四月,泉郡鼠疫流行,染者逾時斃命。紳民惶駭,禱神罔應,亟迎王到天后宮禳之。初至,疫漸退。逾旬悉平。已而傳染郭外諸鄉,王靈旗所到,穢瘴胥空。郡人感再造之恩,故獻聯匾,有疾病呼如父母句云。 
  27. ^ 27.0 27.1 李天锡. 广泽尊王信仰在华侨华人中的传播和影响.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 (3): 78–83. 
  28. ^ 陳梅卿. 說聖王·道信仰:透視台灣廣澤尊王. 台灣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 2000. ISBN 9789573088004. 
  29. ^ 凤山寺复原史话. 新加坡南安会馆. 
  30. ^ 卓克華. 鹿港鳳山寺-牧童化成神, 信仰遍台閩. 新世紀宗教研究. 2003, 2 (2): 231–272. 
  31. ^ 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 (PDF). 香港文化博物館. [2018-10-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5). 
  32. ^ Chia Meng Tat. Sacred Ties across the Seas: The Cult of Guangze Zunwang and its Religious Network in the Chinese Diaspora, 19th Century -2009. (M.A.论文). NUS. 2009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