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派

二战北朝鲜劳动党内的一个派系

延安派是指朝鲜劳动党成立初期,在其內部存在的一個派系。延安派的成員是大多曾在1930年代在中國共產黨的根據地延安參與革命的朝鮮人,他们先后组建过朝鲜独立同盟朝鲜新民党[1]。中共原想支持延安派成员武亭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但斯大林強烈支持金日成,最终苏共获胜。

延安派
諺文 연안파
汉字 延安派
文观部式 Yeonanpa
马-赖式 Yŏnanp'a

延安派在1950年代遭到金日成為首的游擊隊派的清洗,幾乎所有延安派成員也在八月宗派事件中被打倒。包括朴一禹金枓奉金雄崔昌益朴勋一方虎山张平山朴孝三金汉中李益成徐辉尹公钦金刚李弼奎全宇金元鳳

掃除延安派及黨內其他派系後,金日成掌握了朝鮮最高權力,提出主体思想反对事大主义

后续编辑

文革”中还有一件事闹得比较厉害,就是造反派到处抓朝鲜特务,主要是针对中国朝鲜族干部。因为把朝鲜认作是修正主义,自然对朝鲜族干部就不再信任。不仅工作安排受到影响,甚至遭到造反派的揪斗、关押和审讯[2][3][4]。很多朝侨和朝鲜族边民也被当作朝鲜特务受到迫害[5]。这种情况在朝鲜族集中居住地延边尤其严重。在1968年4月开始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仅司法系统就有175名朝鲜族干82名干警致残[6]。1967年8月至1970年10月,延边地部被打成外国特务,其中12名干警被迫害致死,区因“朝修特务”案被捕者达上万人[7][8][9]

朝鲜外交官1967年初散布谣言,说中国企图利用1956年逃亡干部反对朝鲜[10]。这无疑反映了朝鲜领导人的担心和恐慌。在此之前,据苏联外交部的情报,朝鲜罢免了在中国参加抗日斗争而后来忠心追随金日成的一批干部,如劳动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金昌满、候补委员河仰天,因为“这些人是中国思想对劳动党影响的主要传播者”[11]1968年11月劳动党中央全会再次出现人事变动,一批具有亲华倾向的领导干部如民族保卫相金昌凤民族保卫副相吴白龙人民军总参谋长崔光以及一批师级军官被清洗[12]。而实际上,中国在这方面的做法十分克制。“文革”初期,随着中朝关系紧张,逃亡中国朝鲜劳动党干部的情况逐步得到改善。他们离开了流放和劳改场所,被分别安排在北京上海青岛太原西安等城市,生活条件也有所提高[13]。但是,对于徐辉等人提出的“组织力量进入朝鲜进行斗争”的要求,中联部的答复是:不准他们相互串联,继续分散在各地学习,可以组织他们研究朝鲜问题[14]。这些人的存在当然是金日成的心病,但中国领导人似乎并无意加以利用,只是对过去把朝鲜逃亡干部当作敌人的做法感到有些愧疚,现在对他们表示安抚而已。[15]

參見编辑

  1. ^ 北朝鲜共产党分国内派、苏联派与延安派
  2. ^ 赵凤彬. 我的人生自述:一个朝鲜族家族变迁史录.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10年: 第221—222页. 
  3. ^ 李在德. 松山风雪情:李在德回忆录.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13年: 第227页. 
  4. ^ 崔敬希. 崔敬希交代材料 - 个人收藏. 1968年11月24日. 
  5. ^ 林永海. 笔者采访林永海记录. 河北省档案馆. : 第1—4页. ISBN 1057—2—8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6. ^ 郑判龙. 《延边的“文化大革命”》、《风浪》. : 第191—201页. 
  7. ^ 文兴福; 载延边文史资料委员会. 《难忘的岁月:上海儿女在延边<延边平反四大冤案>》. 沈阳: 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7年: 第207—208页. 
  8. ^ 林永海. 笔者采访林永海记录. 河北省档案馆. ISBN 1057—2—8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9. ^ 张琏瑰. 笔者采访张琏瑰记录. 北京. 2011年11月16日. 
  10. ^ Schaefer. North Korean ‘Adventurism’ and China’ s Long Shadow (No. 44) (PDF). CWIHP Working Paper. : p.7. 
  11. ^ АВПРФ. АВПРФ,ф. 0102,оп. 23,п. 112,д. 24, л. 5-12.. 
  12. ^ AMVRB. 保加利亚驻朝使馆代办的报告 delo 17,No. 289. 1969年5月20日: Opis 20p. 
  13. ^ 金忠植. 笔者采访金忠植记录. 陕西省档案馆. : 68–72,87,140–141. ISBN 196—1—340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14. ^ 金忠植. 笔者采访金忠植记录. 陕西省档案馆. : 88–93,24–25. ISBN 196—1—340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15. ^ 沈志华. 破镜重圆:1965—1969年的中朝关系 (PDF).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 2002-04-01: 6–8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