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古典音樂

(重定向自廿一世紀古典音樂

廿一世紀古典音樂是自2000年以來,在當代古典音樂的傳統下的藝術音樂英语Art Music

有部份音樂元素從上世紀保留下來,包括後現代主義英语Postmodern music多元風格主義英语Polystylism折衷主義英语Eclecticism in music,它們試圖融合所有音樂風格的元素,不管這些元素是否「古典」——這些努力代表著各種音樂類型之間鬆散的區分。重要的影響包括搖滾樂流行音樂爵士樂和與之相關的舞蹈傳統。21世紀中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改變,是古典音樂與多媒體的結合;其中互聯網和相關技術是這方面的重要資源。另一方面,社會對女性作曲家英语List of female composers by birth date的觀點亦續漸改變。

廿一世紀的音樂编辑

就如二十世紀古典音樂一樣,「廿一世紀古典音樂」完全是由曆法來定義的,它並非指音樂史上的歷史風格時期(巴洛克浪漫主義音樂就是這樣定義的),而是指自2000年以來寫成的所有藝術音樂。音樂學家普遍認為現時正處於當代音樂時期,涵蓋了1945年[1](另有1975年一說[2],取決於歷史學家的觀點)之後的作品。

歷史编辑

在20世紀時,作曲家們開始尋找更廣泛的靈感來源,並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技巧。德布西迷上了一個越南戲劇團英语Theatre of Vietnam和一個爪哇甘美蘭樂團的音樂,作曲家受到其他文化音樂的影響亦越來越多。荀白克第二維也納樂派發明了十二音技法序列音樂華夏斯史托克豪森澤納基斯幫助開創了電子音樂爵士樂和西方流行音樂不論對藝術音樂的影響,還是在各自的流派都變得越來越重要。拉蒙特·揚行為藝術進行了嘗試;約翰·凱吉將《易經》應用到他的音樂中;而斯蒂夫·莱奇菲利普·格拉斯則發展出極簡主義。隨著時間的推移,音樂的風格亦變得越來越多樣化[3]

這種趨勢一直持續到21世紀:2009年,BBC音樂雜誌英语BBC Music Magazine採訪了10位作曲家,其中大部分是英國人(包括約翰·亞當斯朱利安·安德森英语Julian Anderson亨利·杜替耶布萊恩·芬尼豪赫喬納森·哈維英语Jonathan Harvey (composer)詹姆斯·麥克米蘭英语James MacMillan迈克尔·尼曼羅克珊娜·帕努夫尼克英语Roxanna Panufnik埃诺约哈尼·劳塔瓦拉約翰·塔文納)。對於西方古典音樂的最新趨勢[4],大家共識上皆認為不應偏向任何一個特定的風格,反而應鼓勵發展自我的獨特音樂風格。這些作曲家的作品代表了這個世紀音樂的不同方面,但是他們都得出了相同的基本結論:音樂太過多樣化以至於無法分類或限制。杜替耶在接受雜誌採訪時,他認為「音樂只有好與壞之分,不管是嚴肅的還是流行的」。21世紀的音樂大多是後現代主義的,吸收了許多不同的風格英语Polystylism,且對折衷主義英语Eclecticism in music開放[4]。然而,鼓勵公眾聆聽當代音樂仍然是一項艱鉅的任務[5];事實上,印度古典音樂亦面對著同樣情況[6]

音樂風格和影響编辑

後現代主義繼續影響著21世紀的作曲家[7]。20世紀發展起來的風格包括:極簡主義(菲利普·格拉斯、迈克尔·尼曼和斯蒂夫·莱奇) 、後極簡主義英语Postminimalism路易斯·安德里森加文·布萊爾斯英语Gavin Bryars約翰·麥圭爾英语John McGuire (composer)寶琳·奧利維洛英语Pauline Oliveros朱莉婭·沃爾夫英语Julia Wolfe)、新複雜主義英语New Complexity詹姆斯· 狄龍英语James Dillon (composer)、布莱恩·芬尼豪赫)和新簡單主義英语New Simplicity沃尔夫冈·里姆)。

多元風格主義英语Polystylism音樂折衷主義英语Eclecticism in music是21世紀的發展趨勢[4]。它們結合了不同音樂體裁的元素和作曲技巧,通常與作曲家自身的文化背景不同,形成一個統一和連貫的作品體系。作曲家通常是從一個流派開始他們的音樂生涯,後來慢慢接納或轉變至其他流派,同時亦保留先前流派中的重要元素。在某些情況下,現時被稱為「古典」的作曲家可能是從另一個流派開始的。舉個例子,約翰·佐恩英语John Zorn的音樂很難被介定為一個特定的音樂流派:他從一個行為藝術家出發,經歷了各種流派,包括爵士、硬核朋克電影音樂和古典音樂,且經常帶有猶太音樂的元素。這些不同的風格都出現在他的作品中[8]朱利安·安德森英语Julian Anderson的作品融合了多種不同音樂流派的元素和手法。現代主義元素、光譜音樂英语Spectral music電子音樂與東歐民間音樂元素相結合,產生的作品亦往往受到印度拉格斯形態的影響[9]。他的大型作品《時時刻刻》(Book of Hours)於2005年首次上映,該作品收錄了20名演奏家和現場電子音樂的首演。坦西·戴維斯英语Tansy Davies的音樂也融合了流行音樂和古典音樂的元素,王子伊阿尼斯對其音樂有著重要影響[10]卡蒂·艾格英语Kati Agócs於2015年為合唱團和管弦樂團創作的作品《德布勒森的激情》圍繞著Szilárd Borbély英语Szilárd Borbély的詩歌背景[11],充滿了中世紀拉丁語、匈牙利語和喬治亞語的神秘文本,以及一段卡巴拉祈禱文[12]

作曲家受到世界各地的影響。2002年,拉蒙特·揚、瑪麗安·扎澤拉與其弟子Jung Hee Choi英语Jung Hee Choi一同創立了Just Alap Raga樂團英语Just Alap Raga Ensemble,演奏印度的基拉那英语Kirana gharana古典音樂,並融合了西方和印度古典音樂的傳統,拉蒙特將自己的創作方法運用到傳統的Raga表演、形式和技巧中[13]

其他作曲家亦汲取了不同文化和宗教的影響。如约翰·塔文纳東方神秘主義東正教音樂中汲取靈感[14],而詹姆斯·麥克米蘭英语James MacMillan亦受到蘇格蘭音樂英语Music of Scotland和他自己的羅馬天主教信仰的雙重影響[15]。至於更為抽象的形式來說,作為虔誠東正教信徒的古拜杜麗娜,其作品中亦表現了一些宗教和神秘的聯想,電子音樂、命理學、不常見的樂器和即興技巧對他的影響也十分明顯[16]。而在康拉德·博默英语Konrad Boehmer的許多作品中,馬克思主義歌曲是其作品的基本素材[17]羅馬·圖洛夫斯基-薩夫丘克英语Roman Turovsky-Savchuk深受其烏克蘭傳統和巴洛克音樂的影響。他為魯特琴奧瑪里昂英语Orpharion托邦英语Torban作曲,是音樂歷史主義英语Musical historicism的倡導者,也曾與漢斯·科克曼斯英语Hans Kockelmans和由朱利安·基蒂斯蒂特英语Julian Kytasty所領導的紐約班杜拉樂團英语New York Bandura Ensemble合作[18]譚盾則知名於其在電影《臥虎藏龍》和《英雄》中的配樂,他試圖在他的作品中將佛教、基督教和其他文化聯繫起來。他的作品亦經常包含視聽英语Audiovisual元素[19]

作曲家亦從其他來源獲得靈感。約翰·路德·亞當斯英语John Luther Adams(阿拉斯加環保人士英语Environmentalist,與本文其他的約翰· 亞當斯沒有任何關係)的音樂靈感來自大自然,尤其是他家鄉阿拉斯加的大自然。他獲得普立茲獎的交響曲《成為海洋英语Become Ocean》靈感來自於氣候變化[20]安德魯·諾曼英语Andrew Norman (composer)的《法蘭克的房子》試圖喚起人們對法蘭克·蓋瑞在聖塔莫尼卡房子建築風格的聯想[21]

厄特沃什·彼得在他的音樂中使用了各種音色和聲音世界。諸如過壓弓弦的延伸技巧與抒情民歌和合成聲音共存[22]

作曲家甚至創造了混搭音樂,這在流行音樂中更常見。傑里米·薩姆斯英语Jeremy Sams的《魔法島英语The Enchanted Island (2011 opera)》就是一個例子: 他借鑒了韓德爾維瓦爾第拉莫和其他巴洛克作曲家的作品,創造了一種拼貼英语Pasticcio與音樂拼貼相結合的風格,也在舞台和服裝幾方面融合了巴洛克和現代的元素。根據《西方音樂史》,「它質疑作者和原創思想,使它成為一個徹底的後現代作品」[23]

歌利亞夫英语Osvaldo Golijov的音樂經常將古典、現代和流行的傳統融合在一件作品中,同時兼有對比鮮明的風格—這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音樂的一個重要趨勢[23]

歌劇编辑

約翰·亞當斯喬治·本傑明英语George Benjamin (composer)奧斯瓦爾多·歌利亞夫英语Osvaldo Golijov克里斯特巴爾·哈爾夫特英语Cristóbal Halffter詹姆斯·麥克米蘭英语James MacMillan埃諾約哈尼·勞塔瓦拉(卒於2016年)、卡伊娅·萨里阿霍、卡爾海因茨·施托克豪森·威爾(卒於2007年),以及朱迪斯·威爾英语Judith Weir都在這個領域作出重要的貢獻。

室內歌劇是二十世紀中葉發展起來的一種重要的歌劇形式。相比起傳統歌劇使用較小的聲音。21世紀的例子包括托賓·斯托克斯英语Tobin Stokes的《寶琳》(劇本由瑪格麗特·愛特伍所著)、哈里森·伯特威斯尔的《走廊》、湯姆斯·馬可英语Tomás Marco的《極地之旅》和菲利普·格拉斯的《聲音》。

歌曲及合唱音樂编辑

亞當斯的《靈魂的輪迴英语On the Transmigration of Souls》(2002年)是紀念2001年九一一襲擊事件[23]受害者的合唱作品(他因此在2003年贏得了普立茲音樂獎英语Pulitzer Prize for Music[26]羅克珊娜·帕努夫尼克英语Roxanna Panufnik最近的作品包括《名字之歌》和《一切都會好起來》。

歌利亞夫的《聖馬可受難曲》、古拜杜麗娜的《聖約翰受難曲》、譚盾的《水之受難曲》和沃爾夫岡·里姆的《神之受難曲》都是為史特加國際巴哈學院英语Internationale Bachakademie Stuttgart的「受難2000」項目而創作的,以紀念巴赫逝世250週年。作為猶太人和拉丁美洲人的歌利亞夫對受難有另類的見解:他所創作的作品借鑒了頗受非洲影響的古巴和巴西傳統、佛朗明哥舞和巴洛克音樂,通過聲音、舞蹈和動作將故事演繹成一種儀式。[23]

亨利·杜替耶(卒於2013年)最後的作品包括《通信》和《時間與鐘英语Le temps l'horloge》,兩者皆是聲樂套曲

管弦樂作品编辑

阿福·佩爾特第四交響曲《洛杉磯》是他第一部1976年後寫成的交響曲,也是他第一部專注於大規模樂器鐘鳴作曲法英语Tintinnabuli的作品[27]

奧利佛·克努森平夏斯·祖克曼創作的小提琴協奏曲Op.30於2003年首演[28]

詹妮弗·希格登英语Jennifer Higdon的《藍色大教堂英语blue cathedral》於2000年首演,是一首單樂章管弦樂交響詩,現為其中一首演奏次數最多的21世紀初作品。這首歌是為了紀念她的弟弟而寫的,長笛(她的樂器)和單簧管(弟弟的樂器)在高音區中對話。這部作品喚起了比德布西更接近現代主義形式的作品:弦樂器和銅管樂器的平行三和弦;音高集英语Set (music)的變化劃分出如樂句般等音樂單元,並提供和諧進行的感覺;配搭著德布西獨特的管弦樂色彩[23]

塞繆爾·阿德勒英语Samuel Adler (composer)在本世紀創作的管弦樂作品包括:《通往理解之橋》(2008年)、《大自然合奏》(2009年)、《漂流在風與洋流》(2010年)和《在巴赫的精神中》(2014年)[29]

喬納森·哈維英语Jonathan Harvey (composer)的《全身曼陀羅》(2006年)和《說話》(2008年)[30]安娜·克萊恩英语Anna Clyne的《夜渡英语Night Ferry (composition)》、艾略特·卡特的《管弦樂三幻象》,克里斯托弗·蒂奧法尼迪斯英语Christopher Theofanidis的《虹光身英语Rainbow Body》、彼德·麥士維·戴維斯第八交響曲英语Symphony No. 8 (Davies)(2001年),第九交響曲英语Symphony No. 9 (Davies)(2012年)和第十交響曲英语Symphony No. 10 (Davies)(2013年)、以及珀尔·纳尔戈尔的第七交響曲(2006年)和第八交響曲(2011年)也是這個世紀中其他一些重要的管弦樂作品。

室內音樂及器樂编辑

艾略特·卡特(卒於2012年)自2000年以來為室內樂團和獨奏家寫了大量的音樂作品。這些作品包括為《鐘鳴打擊樂六重奏》、為小號、長號、打擊樂、鋼琴、小提琴和大提琴而寫的弦樂三重奏:《雙重三重奏》、為兩支單簧管而寫的《肥沃》,以及幾首為獨奏者而寫的《追溯》、《虛構》系列和鋼琴獨奏:《兩個想法》。他的鋼琴獨奏作品《懸鏈線》(2006年)喚起了蕭邦的降B小調奏鳴曲和20世紀序列主義的質感[23]

史托克豪森的最後一個大型作品《英语Klang (Stockhausen)》,是由當時未完成的聲樂套曲,一共二十四個作品組合而成,主要亦是由室內音樂作品組成。

自2000年以來,較為值得一題的弦樂四重奏包括:

戴維斯生前留有一份未完成的弦樂四重奏Op.338,其中只有第一樂章已經完成。

德國作曲家沃爾夫岡·里姆亦不斷創作出一個又一個的弦樂四重奏,首先是第12號四重奏(2001年)、《名存實亡2》(2002年)、《四重奏研究》(2003-04年),又訂正第11號四重奏(2010年)和創作出第13號四重奏(2011年),以及另一個小型作品《束縛之中》(2014年)。奧地利的格奧爾格·弗雷德里克·哈斯創作了自己第三(《三個星期。點頭》,2003年)和第四弦樂四重奏(2003年),匈牙利作曲家库塔格·捷尔吉也擴展了他的四重奏系列(但未有為其編號),包括《六个瞬間音樂會》(1999-2005年),《向雅各布・奥布里奇致敬》(2004-2005年),又和小格奧爾格·弗雷德里克·哈斯合作推出《對話》電子音樂弦樂四重奏(1999-2006年)。

電子音樂编辑

電子音樂電聲音樂英语Electroacoustic music計算機音樂英语Computer music是20世紀音樂的先驅,且在21世紀中繼續發展。卡爾海因茲·史托克豪森是早期電子音樂發展的主要人物之一,他在2005至2007年期間創作了自己最後一部電子音樂作品—《宇宙脈衝》和由此衍生出來的8個作品—並以之作為其聲樂套曲《聲》的第13至21個作品。

馬里奧·大衛朵夫斯基擴展了他《同步》系列,並在現場表演中融合了聲學樂器和用磁帶播放的電聲音樂。其他作曲家包括梅森·貝茨英语Mason Bates尚‧克勞德‧艾洛瓦英语Jean-Claude Éloy魯爾夫·吉哈爾英语Rolf Gehlhaar喬恩·哈塞爾英语Jon Hassell約克·霍勒英语York Höller漢斯比特·凱布爾茲英语Hanspeter Kyburz梅西亞斯·邁瓜斯卡英语Mesías Maiguashca菲利普·馬諾里英语Philippe Manoury杰拉德·佩普英语Gérard Pape都活躍於這個領域。貝茨的《B面英语The B-Sides (composition)》由五個樂章組成,並以Electronica管弦樂隊演奏的交響曲,而哈塞爾的音樂亦利用了不同尋常的電子小號聲音。

多媒體與音樂编辑

古典音樂作曲家亦繼續創作電影音樂,其中比較著名的有菲利普·格拉斯(此時·此刻戰爭生活英语Naqoyqatsi、以及醜聞筆記英语Notes on a Scandal (soundtrack))、米高·尼曼(Everyday英语Everyday (film))、約翰·威廉士哈利波特電影系列、奪寶奇兵之水晶骷髏國,以及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除了電影作曲家和上面提到的朱迪斯·威爾之外,其他作曲家已經擁抱了21世紀日益增長的技術進步。

托马斯·阿德斯的作品《七天英语In Seven Days》(2008年)是為鋼琴、管弦樂隊和六塊顯示屏而作。視頻片段由阿德斯的民事伴侶合夥人塔爾•羅斯納英语Tal Rosner製作[31]。2011年,為管弦樂團和五個視頻屏幕而創作的《北極星》發布[32]

2008年,譚盾(知名於《臥虎藏龍》的配樂)受Google委託創作第1號互聯網交響曲——《英雄》 ,由Youtube交響樂團協作演出。這部作品利用互聯網招募樂團成員,最終被編制成混搭視頻,在YouTube上全球首演[19]

另一位21世紀音樂的著名作曲家鲁多维科·伊諾第融合了古典音樂、民謠音樂、流行音樂搖滾音樂世界音樂多元風格主義英语Polystylism音樂折衷主義英语Eclecticism in music是其作品的核心。1996年,他憑藉鋼琴專輯《遠大前程》一舉成名,至今在英國和意大利仍廣受歡迎。他的最新作品是為鋼琴、電子學和管弦樂隊創作的《元素》(2014年) ,他還為《這就是英格蘭》(2006年)及其續集(2010年、2011年和2015年)創作電影音樂,為《黑天鵝》(2010年)創作預告片音樂,並為古典專輯《烏娜·瑪蒂娜英语Una Mattina》(2004年)創作專輯。他的專輯《時光流逝英语In a Time Lapse》於2013年1月21日發行,在美國和加拿大巡迴演出[33]

作曲家编辑

重要作曲家包括尼科·穆利埃里克·惠塔克英语Eric Whitacre邁克爾·芬尼西英语Michael Finnissy保羅·科斯塔·利馬英语Paulo Costa Lima馬格努斯·林德伯格英语Magnus Lindberg米歇爾·范德亞英语Michel van der Aa

女性作曲家编辑

羅克珊娜·帕努夫尼克英语Roxanna Panufnik前面提及的 BBC 採訪中表示:

在過去的幾十年來,社會對女作曲家的態度開始轉變。 即使女性開始從事職業生涯之後,她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作曲家的工作,但最終我們達到那裡,這得益於朱迪思·威爾英语Judith Weir尼古拉·雷法勞英语Nicola Lefanu[sic]和西婭·馬斯格雷夫英语Thea Musgrave等人作榜樣。 像彼德·戴維斯艾米莉霍爾英语Emily Hall這樣的年輕人將在未來十年對新音樂界產生巨大影響。[34]

其他本文未曾提及的重要21世纪女性作曲家包括:查雅・策諾文英语Chaya Czernowin陳銀淑加布里埃拉・萊娜・弗蘭克英语Gabriela Lena Frank麗莎・林英语Liza Lim梅瑞狄斯・蒙克英语Meredith Monk奧努特・納布泰特英语Onutė Narbutaitė奧爾加・紐沃思英语Olga Neuwirth麗貝卡・桑德斯英语Rebecca Saunders琳達・卡特林・史密斯英语Linda Catlin Smith瓊・陶爾英语Joan Tower阿嘎塔・祖貝爾英语Agata Zubel

已逝世重要作曲家编辑

幾位活躍於20世紀的重要作曲家在21世紀初去世。已經提及過的包括:杜替耶、麥士維·戴維斯、勞塔瓦拉、史托克豪森和塔弗納。此外,還有瑪麗揚安娜·阿馬徹英语Maryanne Amacher,一位裝置藝術家和實驗作曲家;米尔顿·巴比特,其最終作品是在2004年一個為管弦樂團寫的歌曲、室內樂和協奏曲;汉斯·维尔纳·亨策的歌劇《戴勝和孝順愛的勝利英语L'Upupa und der Triumph der Sohnesliebe》於2003年首演,隨後於2003年為大型管弦樂隊寫了《塞巴斯蒂安的夢想英语Sebastian im Traum》和2007年的歌劇菲德拉英语Phaedra (opera)彼得·利伯森英语Peter Lieberson為打擊樂器和管弦樂隊而寫的Shing Kham(2010-11年)在他去世後由奧利佛·克努森德揚·巴登賈爾英语Dejan Badnjar完成;約翰·麥凱布英语John McCabe (composer)的最終作品包括第七交響曲《迷宮》和室內樂;伊曼紐爾·努涅斯英语Emmanuel Nunes的中提琴作品《黑手》(2006-07年)取材自自己的歌劇《童話故事》;而彼得·斯克爾索普的鋼琴曲《家中想法》原是打算在澳紐軍團日(2015年)演出的加里波利交響曲的一部分。

其他重要的廿一世紀作曲家编辑

有些活躍但未曾提及的作曲家包括:

廿一世樂音樂的演奏编辑

在20世紀早期,通常新音樂只會為小圈子的音樂家而寫和演奏:荀白克創立了的私人音樂表演學會英语Society for Private Musical Performances只限會員參與,排除了一些只為「尋求感覺」的大眾,或是其他組織的成員參與,例如是瓦雷澤所創辦、卡尔·拉格尔斯所倡導的國際作曲家協會英语International Composers' Guild的,同樣地被視為精英[35]。在20世紀下半葉,隨著作曲家們再次開始接受更廣泛的公眾,這種情況開始改變。

在21世紀,有許多希望促進新音樂的音樂家和團體出現:

參考資料编辑

  1. ^ Du Noyer, Paul. Contemporary. The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 of Music. Flame Tree. 2003: 272. ISBN 1-904041-70-1. 
  2. ^ Botstein, Leon. Modernism (Subscription required). Grove Music Online. ed. L. Macy. [2016-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0-10-13). 
  3. ^ Ross, Alex. The Rest Is Noise. London: Fourth Estate. 2008: passim. ISBN 978-1-84115-475-6. 
  4. ^ 4.0 4.1 4.2 Shave, Nick. The Shape of Sounds to Come. BBC Music Magazine (Andrew Davies). October 2009, 18 (1): 26–32. 
  5. ^ Coghlan, Alexandra. Does anyone like modern classical music?. The Independent. 2012-10-01 [2016-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6. ^ Classical music has moved away from common man: Srikumar. Times of India. 2016-11-07 [2016-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1). 
  7. ^ Gagné, Nicole V.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Classical Music. UK: Scarecrow Press. 2012: 1. ISBN 978-0-8108-6765-9 –通过Google Books [1]. 
  8. ^ Service, Tom. Shuffle and cut. The Guardian. 2003-03-07 [2009-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27). 
  9. ^ Julian Anderson. Faber Music. [2016-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4). 
  10. ^ Service, Tom. She's got the funk. The Guardian. 2001-06-18 [2009-1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11. ^ Kjellberg, Samuel. A Tribute to Borbély, a Poet of Our Time. The Boston Musical Intelligencer. 2015-01-21 [2016-11-15]. 
  12. ^ Agócs draws on Hungarian poetry for BMOP premiere - The Boston Globe. BostonGlobe.com. [2016-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5). 
  13. ^ Young, L., & Zazeela, M. (2015). "The Just Alap Raga Ensemble, Pandit Pran Nath 97th Birthday Memorial Tribute, Three Evening Concerts of Raga Darbari". MELA Foundation, New York.
  14. ^ Anon. Music for a New Millennium. World Service: Education: BBC News. 1999-12-27 [2009-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2). 
  15. ^ James MacMillan: Biography. boosey.com. [2016-11-15]. 
  16. ^ Jeffries, Stuart. Sofia Gubaidulina: unchained melodies. The Guardian. 2013-10-31 [2016-11-15]. ISSN 0261-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2) (英国英语). 
  17. ^ Sabbe, Herman. Boehmer, Konrad. Sadie, Stanley; Tyrrell, John (编).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vol. 2 second. London: Macmillan Publishers. 2001. 
  18. ^ Roman Turovsky-Savchuk. deliansociety.org. [2016-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19. ^ 19.0 19.1 Tan Dun's YouTube Internet Symphony. gbtimes.com. [2016-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5). 
  20. ^ ADVOCACY: Wilderness campaigner's obsession with 'place' led to symphony about climate change. eenews.net. [2016-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6). 
  21. ^ Boehm, Mike. Composer Andrew Norman tries to evoke Gehry home in 'Frank's House'. latimes.com. [2016-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7). 
  22. ^ Peter Eotvos (Composer, Conductor) - Short Biography. bach-cantatas.com. [2016-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0).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Burkholder, J. Peter; Grout, Donald Jay; Palisca, Claude V.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 New York; London: W.W. Norton & Company. 2014: 993–1009. ISBN 978-0-393-93711-4. 
  24. ^ Jeffries, Stuart. Desert bloom. The Guardian. 2005-12-01 [2009-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25. ^ Thorpe, Vanessa. I'm Blacklisted, Says Opera Maestro. The Observer. 2008-10-19 [2009-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26. ^ John Adams' Memory Space: 'On The Transmigration Of Souls'. NPR.org. [2016-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3). 
  27. ^ Review, Cd. Arvo Pärt’s Fourth Symphony. The New York Times. 2010-10-08 [2016-11-24].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28. ^ Violin Concerto, Op. 30. www.kennedy-center.org. [2016-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0). 
  29. ^ Samuel Adler - Works for Orchstra on samuelhadler.com. [2018-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2). 
  30. ^ Faber Music Ltd. Jonathan Harvey—Composer. [2009-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5-05). 
  31. ^ San Francisco Symphony—ADÈS: In Seven Days. sfsymphony.org. [2016-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9). 
  32. ^ Fleshler, David. The New World Symphony opens its new multimedia home. theclassicalreview.com. [2016-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33. ^ Release Info | AllMusic. AllMusic. [2017-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34. ^ Panufnik quoted in Shave 2009, p. 32.
  35. ^ Tommasini, Anthony. Just Why Does New Music Need Champions?. New York Times. 2016-11-04 [2016-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8).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