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光帝

南明第1位皇帝

弘光帝朱由崧(1607年9月5日-1646年7月1日),為南明首位皇帝,原為福王。朱由崧是明神宗朱翊钧之孙,福忠王朱常洵之子。他是明熹宗朱由校、崇禎帝朱由檢的堂兄弟。思宗殉国後,朱由崧在南京即位,改元弘光,在位僅一年。弘光元年清军南攻,朱由崧被俘,押往北京,翌年被處決。南明永历帝为其上庙号「安宗」,諡号奉天遵道宽和静穆修文布武溫恭仁孝簡皇帝

弘光帝
弘光帝.jpg
南明皇帝
統治1644年6月19日-1645年6月15日
前任崇禎帝(明朝)
繼任隆武帝
出生(1607-09-05)1607年9月5日
·万历三十五年七月乙巳日)
明朝順天府
逝世1646年7月1日(1646歲-07-01)(38歲) 處決
·顺治三年五月甲子日)
清朝順天府菜市口
安葬
河南孟津县东山头村
全名
朱由崧
年號
弘光
尊号
聖安皇帝(隆武帝遙尊)
谥号
奉天遵道宽和静穆修文布武溫恭仁孝簡皇帝永曆帝谥)
庙号
安宗(永曆帝尊上庙号)
政权南明
父親恭宗孝皇帝朱常洵(追尊)
母親孝誠恭皇后姚氏(追尊)

生平编辑

身世编辑

朱由崧小字福八,明神宗孙,福忠王朱常洵嫡长子。万历三十五年七月乙巳生于福王府邸,生母姚氏。万历四十二年随福王朱常洵就藩于洛阳。万历四十八年七月甲辰封「德昌王」,后进封「福王世子」。

崇祯十四年正月,流賊李自成陷洛阳,福王常洵缒城出,藏匿于迎恩寺,后被搜出,遇害。朱由崧缒城逃脱,前往怀庆避难,崇祯十六年五月袭封福王。崇祯帝手择宫中玉带,遣内使赐之。

崇祯十七年正月,怀庆闻警,朱由崧逃亡卫辉,投奔潞王朱常淓。三月初四卫辉闻警,朱由崧随潞王逃往淮安,与南逃的周王、崇王一同寓居于湖嘴舟中。三月十一日周王朱恭枵薨于舟上,三月十八日福王上岸,住在杜光绍园中。三月十九日李自成陷北京,崇禎帝自縊,是為甲申之變。廿九日,消息传至淮安。

四月崇祯帝自盡的消息,传至南京,北京沦陷後,南京以及南方各省仍在明朝的控制之下。南京诸臣皆認為國不可一日無君,议立新帝。但對大寶誰屬,則有一番論戰。

从血统上来说,崇祯帝殉国,其子太子朱慈烺及永王朱慈炤、定王朱慈炯陷入清军之手,而崇禎帝已無在世兄弟,而崇禎兄長天啟帝無子,其他兄弟皆在未成年之前已死而無後,而故应从崇禎帝父親明光宗诸弟中选择。福王朱常洵为光宗諸弟中居长,雖於崇禎十四年被李自成殺害,但朱由崧为朱常洵长子,因此在崇祯太子及定、永二王无法至南京继位的情况下,福王本为第一順位。然而東林黨人卻持相反意見,他們恐朱由崧即位后追究昔日“三案”及國本之爭攻讦郑贵妃(朱由崧祖母)之事,主张立明神宗之侄潞王朱常淓史可法并称福王“在藩不忠不孝,恐难主天下”[1]。四月二十六日,张慎言、高弘图、姜曰广、李沾、郭维经、诚意伯刘孔昭、司礼太监韩赞周等在朝中会议,李沾、刘孔昭、韩赞周议立福王,议遂定以福王继统,告并修武英殿[1]鳳陽總督馬士英與江北四鎮黃得功高傑劉良佐劉澤清等人前往淮安迎接朱由崧。四月二十七日甲申,南京礼部率百司迎福王于儀真

即位编辑

崇祯十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乙酉,朱由崧至浦口,魏国公徐弘基等渡江迎接。翌日舟泊观音门燕子矶。四月三十日丁亥,南京百官迎见朱由崧于龙江关舟中,请其為監國。朱由崧身穿角巾葛衣,坐于卧榻之上,推说自己未携宫眷一人,准备避难浙东。众臣力劝,朱由崧乃同意。

五月初一戊子,朱由崧骑马自三山门环城而东,拜谒孝陵懿文太子陵,随后经朝阳门东华门,谒奉先殿,出西华门,以南京内守备府为行宫。五月初二群臣至行宫劝进,朱由崧以太子及定王、永王不知下落,且瑞王、惠王、桂王均为叔父行,应择贤迎立。诸臣再三劝进,乃依明代宗故事监国。五月初三庚寅自大明门入大内,至武英殿行监国礼。是日吴三桂引清摄政王多尔衮入北京。

崇祯十七年五月十五日壬寅,朱由崧即皇帝位于武英殿,以次年为弘光元年。其国号依旧为“大明”,史称“南明”。

朱由崧即位后,于六月戊午追封祖母郑贵妃为孝宁太皇太后,父福忠王朱常洵为贞纯肃哲圣敬仁毅恭皇帝(后改谥孝皇帝),立庙于南京,墓园称熙陵。[2]上嫡母邹氏尊号为恪贞仁寿皇太后,生母姚氏为孝诚端惠慈顺贞穆皇太后。追封洛阳城陷时遇害的胞弟颍上王朱由榘为颍王,谥曰冲。六月辛酉上崇祯帝庙号为思宗,谥号烈皇帝。七月己丑追复懿文太子帝号,追崇建文帝、景泰帝庙号谥号[3]

政治编辑

东林党人编撰的史书说朱由崧生性暗弱,不忠不孝,荒淫无耻,政事则悉委于马士英阮大铖。马、阮二人日以卖官鬻爵、报撼私仇为事,导致南明政事萎靡,不断发生内讧;而名臣李清则力为弘光辩冤,说这些记载都是谣言[4],又说弘光帝很少接近女色[5]。在外以史可法督师江北,设四镇,以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高杰为总兵统领,南明出现军阀化的趋势。前線將領不但因爭權而互相攻擊,也有掠奪平民的行為。[6]

朱由崧即位后,下令选淑女入宫,派宦官于南京城中四出搜巷,凡是有女之家,必以黄纸贴额,持之而去,南京城中骚动。朱由崧又下令修西宫西一路为慈禧殿,以安置继母邹太后。当年八月邹太后自河南至南京,八月十四日谕户、兵、工三部“太后光临,限三日内搜括万金,以备赏赐”。八月十六日御用监又令造龙凤床座、床顶架、宫殿陈设金玉等项,越数十万两[7]。造皇后冠,命内臣采购猫眼石祖母绿及大重一钱以上者百余颗[8]。崇祯十七年除夕,弘光帝独坐兴宁宫中,愀然不乐。太监韩赞周问道:“宫殿新落成,皇上应当欢喜,而闷闷不乐,是思念皇兄吗?”弘光帝不应,继而回答说:“梨园殊少佳者”[8]弘光元年(1645年)正月,弘光帝又下令修南京奉先殿、午门及左右掖门,并派太监田成至杭州、嘉兴二府选淑女。

崇祯十七年九月初三,弘光帝下令为北京殉难诸臣上谥号,计文臣二十一人、勋臣二人、戚臣一人。随后又给郢国公冯国用、宋国公冯胜、济国公丁德兴、德庆侯廖永忠、长兴侯耿炳文等开国功臣追上谥号;给方孝孺齐泰黄子澄陈迪景清卓敬练子宁等建文朝死难诸臣,蒋钦陆震等正德朝死谏诸臣,左光斗周朝瑞周宗建袁化中顾大章周起元等天启朝死閹黨诸臣上谥号。

弘光元年三月初一甲申,有自称崇祯太子朱慈烺者至南京,朱由崧命令将其关入兵马司监狱,后命百官审北来太子于午门外,终裁断为伪太子王之明,是為崇禎太子案。三月庚申,宁南侯左良玉乃举兵于武昌,以“救太子、诛士英”为名顺流而下,黄得功、阮大铖率兵御之,南明发生内讧。正值此时,清军在豫王多铎率领下大举南下,攻陷归德颍州太和泗州等地。

弘光元年四月辛未,清军围攻江北重镇扬州。督師江北的兵部尚書史可法率城中百姓抵御清军,清军围困百日,损失惨重。史可法急忙向朝廷求援,但卻因為鎮將們個個擁兵自重、意圖觀望,最終揚州在被围五天后沦陷。清军攻破扬州之後进行了十天屠杀,史称“扬州十日”。四月甲子,弘光帝在南京贡院选淑女,七十人中选中一人,即阮大铖的侄女。四月壬戌,杭州送来淑女五十人,弘光帝选中周姓一人,王姓一人[9]

弘光元年五月初八己丑,清军自瓜洲渡江,镇江巡抚杨文骢逃奔苏州,靖虏伯郑鸿逵逃入東海,总兵蒋云台投降。南京闭城门。五月初十辛卯,朱由崧传旨放归所选淑女,当天午夜尤召梨园入宫演剧。翌日凌晨二漏时,朱由崧率内官四五十人骑马出通济门,莫知所踪。天亮后百官入朝,见宫女、内臣、优伶杂沓逃奔西华门外,方知弘光帝已出逃。南京城内大哗,马士英携邹太后出奔,市民救北来太子出狱,扶其入宫,在武英殿即位[9]。五月十二日癸巳,朱由崧至太平府,以按察院为行宫,寻即移驾芜湖,投奔靖国公黄得功军营。五月十五日丙申,清军入南京,魏国公徐胤爵、保国公朱国弼、灵璧侯汤国祚、定远侯邓文郁,及尚书钱谦益、大学士王铎、都御史唐世济等人剃髮降清。

清军攻克南京后,多铎命降将刘良佐带清兵追击弘光帝。五月二十二日癸卯,总兵田雄马得功丘钺张杰黄名陈献策冲上御舟,劫持弘光帝,将其献给清军。豫王多铎命去锁链,以红绳捆绑。五月二十五日丙午,朱由崧乘无幔小轿入南京聚宝门,头蒙缁素帕,身衣蓝布袍,以油扇掩面,两妃乘驴随后,夹路百姓唾骂,有投瓦砾者。多铎在灵璧侯府设宴,命朱由崧居于北来太子之下[10]。宴罢,拘弘光帝于江宁县署。

被害编辑

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闰六月,唐王朱聿鍵即位于福州,改元隆武,遥上朱由崧尊号为「圣安皇帝」。同年九月甲寅,朱由崧与皇太后邹氏、潞王朱常淓等人被押送至北京,由清朝太医院安置居住,日时馈宴,朱由崧酣饮极乐。

顺治三年(1646年)四月九日,有人向清摄政王多尔衮告发,称居住北京的前明衡王、荆王欲谋反。同年五月甲子,弘光帝与秦王朱存極、晋王朱審烜、潞王朱常淓、荆王朱慈煃、徳王朱由栎、衡王朱由棷等十七人被斬首菜市口(一说弘光帝以弓弦絞死)。

陵墓编辑

朱由崧王妃黄氏之弟黄調鼎购得棺木,与黄妃合葬于河南孟津县东山头村。

追谥编辑

弘光帝凶讯南传后,监国魯王朱以海上谥号为赧皇帝,不久又上庙谥为质宗安皇帝[11][12]永曆帝立,于永历十一年四月改弘光帝廟號曰安宗,谥号奉天遵道宽和静穆修文布武溫恭仁孝簡皇帝[13]

評價爭議编辑

根据初笔记记载,朱由崧是个十分昏庸腐朽的君主,整日只知吃喝玩乐,沉湎于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崇禎十七年(1644年)除夕,當清軍南下之際,朱由崧卻在群臣面前感嘆“后宮寥落,旦新春南都無新聲”,下令廣選美女。由於縱欲無度,還命人替他捉蛤蟆配制春藥金陵的百姓叫他“蛤蟆天子”。

在其即位之前,史可法曾寫信給馬士英說明「福王七不可立」──貪、淫、酗酒、不孝、虐下、無知和專橫。由史可法、張慎言高弘圖等17人簽名送與馬士英。後人称其为明朝南明最昏庸的帝王,唯知享樂,不問政事,沉湎酒色,荒淫透頂。然而細檢史籍可知竟傳聞難據,推其緣由多為東林黨人因國本之爭福王藩一系的成見所致。而其本來的經歷顯現的是並非昏庸且頗有個性的政治家形象。如曾任弘光朝給事中李清三垣筆記》、《南渡錄》及《甲申日記》對荒淫縱欲之事,且加辯誣[14]。此外,朱由崧為靖難之變殉難的明惠帝一系君臣平反,並貶抑事發當時擴大迫害的陳瑛及轉投迎附的胡廣,還對深受明太祖忌憚影響的對象追補開國名臣贈諡,同時亦彙整明朝各代的能臣以作補諡[15]。因此其政治得失尚有爭議。

钱海岳南明史》评价弘光帝“北京颠覆,上膺鼎籙,丰芑奠磐,徵用俊耆。卷阿翙羽,相得益彰。故初政有客观者。性素宽厚,欲以《三朝要典》起大狱,屡请不允。观其谕解良玉,委任继咸,词婉处当;拒纳银赎罪之议,禁武臣罔利之非,皆非昏騃之比。顾少读书,章奏未能亲裁,政事一出士英,不从中制,坐是狐鸣虎噬,咆哮恣睢,纪纲倒持。及大铖得志,众正去朝,罗罻高张,党祸益烈。上燕居神功,辄顿足谓士英误我,而太阿旁落,无可如何,遂日饮火酒,亲伶官优人为乐,卒至触蛮之争,收渔利。时未一朞,柱折维缺。故虽遗爱足以感其遗民,而卒不能保社稷云。”

家庭编辑

后妃编辑

皇后编辑

编辑

  • 金貴妃,洛陽人,本為鄒太后侍女,弘光帝即位後入宮;其後弘光帝被清军拘拿在江宁县,邹太后与金妃同居一室,之後被清军驱赶北渡[16],渡淮河时,乘间隙投水而死。
  • 童妃,存疑,見童妃案
  • 陳妃,淮陽妓女,被清军拘拿[17]
  • 汪妃,淮陽妓女,被清军拘拿[17]
  • 淑女黃氏[17]
  • 淑女郭氏[17]
  • 選侍某,南京失陷後出家,法名真修[18]
  • 張宮人,南京失陷後投水自殺[19]
  • 王宮人,南京失陷後出家[20]
  • 葉子眉[21]
  • 宮人徐淑秀,南京失陷後再嫁邵某,號「昭陽遺子」[22]

兄弟编辑

  1. 潁冲王 朱由榘,原封潁上郡王
  2. 德懷王 朱由樺

子女编辑

编辑

無子

编辑

  1. (夭折)

影視形象编辑

電影编辑

年份 地區 作品 演員
1988年 中國 傳國密詔 黃達亮

電視劇编辑

年份 地區 作品 演員
2001年 中國 魂断秦淮 李甫春
2008年 中國 秦淮悲歌 徐敏
2014年 中國 金玉良緣 張天陽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明季南略》卷一:南京诸臣议立福藩
  2. ^ 永历帝即位后,加上朱常洵庙号恭宗,谥号慕天敷道贞纯肃哲修文显武圣敬仁毅孝皇帝
  3. ^ 追复懿文太子之庙号兴宗,谥号孝康皇帝,妃吕氏孝康皇后。追上建文帝庙号惠宗,谥号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建文后马氏为孝愍温贞哲睿肃烈襄天弼圣让皇后。追上景泰帝庙号代宗,谥号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孝景皇帝,景泰后汪氏为孝渊肃懿贞惠安和辅天恭圣景皇后。
  4. ^ 《南渡录》卷5:“谓娈童季女,死者接踵,内外喧谤罔辨也。及国亡,宫女皆奔入民家,历历吐状,始得其实。”
  5. ^ 《南渡录》卷5:“燕居深宫,每徘徊诧叹,谓诸臣无肯为我用者,于声色罕近也。
  6. ^ "明史新編 第十二章 第二節 南明政權的曇花一現" by 楊國楨, 傅衣凌, and 陳支平
  7. ^ 《明季南略》卷一:太后至自河南
  8. ^ 8.0 8.1 吴伟业《鹿樵纪闻》“福王”·上
  9. ^ 9.0 9.1 吴伟业《鹿樵纪闻》“福王”·下
  10. ^ 陆圻《纤言》记载了朱由崧被俘入金陵的情况:“丙午,帝乘无幔小轝入城,首蒙缁素帕,身衣蓝布袍,以油箑掩面,两妃乘驴随后,夹路百姓唾骂,有投瓦砾者。……帝嘻笑自若,但问马士英奸臣何处尔。”
  11. ^ 钱海岳.《南明史·本纪第一》:“鲁王监国,上谥曰赧皇帝。及幸舟山,上庙谥曰质宗安皇帝。”
  12. ^ 《明季南略·卷之一·南都甲乙纪》:浙东鲁藩监国,谥为赧皇帝;及闽中唐王立,遥上尊号为圣安皇帝;永明王立,谥为安宗简皇帝。而我朝则削其年号,止称福藩而已。
  13. ^ 钱海岳《南明史·本纪第一》中华书局 2006版,ISBN 7-101-04429-8
  14. ^ 南明弘光帝「失德」駁議,張玉興《文化學刊》
  15. ^ 黃宗羲弘光實錄鈔》卷2、李天根爝火錄》卷6
  16.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金妃,雒陽人。鄒太后侍女,姿容端麗。上即位後入宮,從狩蕪湖。
  17. ^ 17.0 17.1 17.2 17.3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陳、汪二妃.不知何許人。本淮陽妓。上初幸淮上,納之。及即位,又選淑女黃、郭入宮。及蒙塵,二妃從之。清日給醇酒二十斤、餚核二十品,以竹筒納上臂,二妃進食,然酒餚皆為清兵所掠,僅空器而已。後不知所終。
  18.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又宮嬪某,本選侍。南京亡,執至清江,會病棄去,隨中官徐小九至蘇州,為尼淡齋庵,名真修。時為人古言南京北來太子事。
  19.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張宮人,江都人。弘光初入宮。南京亡,被執。過崇德,題詩壁上,投水死。
  20.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王宮人,南京亡,流落為尼。
  21.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葉子眉,江都人。南京亡被執,經靈壁虞姬墓,題詩。
  22.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二十五·列傳第一》:宮人徐淑秀,南京亡後,嫁泰州邵甲,自號昭陽遺子。詩抑塞哀憤,讀者多為泣下。

参见编辑

弘光帝
前任:
明朝崇禎帝
南明皇帝
1644年6月19日-1645年6月15日
繼任:
隆武帝
前任:
父亲福忠王朱常洵
明朝福王
1643年-1644年
繼承大統,福藩併入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