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弘曕

弘曕(音:yàn/ㄧㄢˋ,1733年5月9日-1765年4月27日),愛新覺羅氏,清朝雍正帝第六子。弘曕有較高文學素養,清史稿有载「善诗词,雅好藏書,與怡府名善堂埒。」

生平编辑

雍正十一年(1733年)三月廿六日亥時出生,生母谦妃刘氏時為貴人,劉氏不僅在次年冊封為謙嬪,娘家族人七十餘丁甚至獲世宗批准設一佐領由族人內承襲。因幼時常住圓明園,又名「圓明園阿哥」。

雍正帝在弘曕三歲時便過世,教養弘曕之責由弘歷承擔起來。弘曕身邊隨侍之人稍有失職,必被嚴懲。隨侍太監王自立未曾好生引導弘曕知道請安之禮,崇慶皇太后鈕祜祿氏向高宗抱怨稱圓明園阿哥向她请安時,竟然聽到他稱呼高宗为汗阿哥[1]。乾隆帝恐怕他會倚恃崇慶皇太后照看他,性情會自然驕縱,故而降諭內務府總管太監等重責王自立四十大板,以示懲戒,並且令弘曕明年進宫居住,改由謝成照管,與高宗的兩位兒子永璜永璉同住齋宮。高宗恐怕兩位兒子會自恃當朝皇帝兒子的身份而令弘曕卑禮相見,提醒他們必按長幼禮節[2]

乾隆三年(1738年)二月初二日,弘曕的叔父果亲王允礼病死,高宗同意王大臣奏請將時年六歲的弘曕過繼給和碩果毅親王允禮為嗣之事,以承襲果親王爵位。乾隆十一年(1746年)十二月二十日,時年十四歲的果親王弘曕出宮建府,參照和碩誠親王及和碩和親王出府之例,請派內務府大臣一員帶領內務府官員往送。乾隆十五年,高宗命弘曕管理武英殿、圓明園八旗護軍營、以及御書處與藥房。乾隆十九年(1754)十一月,管理造辦處事務。乾隆十八年,任正白旗蒙古都統[3]。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暂署镶白旗蒙古都统印务,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署理镶蓝旗汉军都统。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五月十三日,弘曕因欠鹽商商人江起鐠的債務而託高恆賣人參之事,以及開煤窯時強佔民產等事敗露,乾隆帝開罪弘曕,从宽降封為贝勒,解退弘曕所任职掌,並且永远停俸,令其反思自省;更深入的原因是避免皇子效仿弘曕的不法行为,防止康雍夺嫡局面再次出现。乾隆三十年(1765年)二月二十八日,因病重而进封為郡王,又寄谕弘曕加意调养病体,盼望弘曕能够尽快康复;同年闰二月十五日,再一次寄谕果郡王弘曕垂问病情有无好转,同年三月初八日申時弘曕病死,享年33岁,谥号。乾隆帝令一切葬礼事宜皆依照亲王之例办理,又怕郡王府中無得力辦事之人,為避免府中下人欺壓幼主及乘機竊取什物,乾隆帝寄諭副都統和爾精額,要他與英廉辦理王府家務[4]

果郡王嫡福晋呈文奏请:「我夫多罗果郡王弘曕于本年三月初八日薨逝,今百日期满,祭葬礼毕,我所生第一子永瑹年十四岁,第二子永璨年十三岁,我夫庶福晋刘氏所生第三子年四岁,未有名,此外并无别子,恳乞衙门照例办理[5]」。长子永瑹得以承袭果郡王爵位。

罪狀编辑

第一,開設煤窯,估奪民產。第二,高宗命弘曕赴盛京恭送玉牒時,弘曕不親自護送玉牒北上盛京,竟謾奏先赴行圍等候。第三,弘曕私托高恆,售賣人參,並令各處織造關差等買辦繡緞什器等物,卻不給予足額銀兩。第四,弘曕曾私下請託兵部尚書阿里袞,意圖令阿里袞在朝廷選官之時安插其門下之人。第五,弘曕生母謙妃五十千秋時,皇太后曾降諭弘曕,令將預備祝壽的禮物。弘曕抗旨不遵,並以乾隆帝未額外加賜稱祝為由,聲稱不敢自行鋪張。第六,圓明園中失火時,諸王皆第一時間覲見乾隆帝,關切詢問高宗是否安好,而弘曕在圓明園中的居所距離皇帝最近,卻在諸王到達後才到來,並且嬉笑如常,毫不關念高宗之安危。第七,弘曕到崇慶皇太后宮中請安時,竟直接膝席跪坐在皇太后寶座之旁,佔據了乾隆帝原本請安跪坐之地[6]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 嫡福晉范佳氏,鑲黃漢軍旗范宜謙牛錄下監察御史范鴻賓之女。乾隆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被指婚,乾隆十四年十月完婚。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清高宗实录》卷五,雍正十三年十月癸未条。
  2. ^ 韓曉梅.乾隆帝革去弘瞻親王爵位始末探析.吉林師範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P21-27
  3. ^ 丁利娜.河北易縣嶺東村果恭郡王弘瞻園寢寶頂主人考.中國河北省石家莊市:文物春秋.2013年.第2期
  4.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乾隆朝满文寄信档译编.长沙:岳麓书社,2011年.
  5.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阁汉文题本》,档号:02-01-03-06057-001,“署理宗人府事务允祕题为已故多罗果恭郡王弘曕亲子永瑹等承袭事”,乾隆三十年六月二十九日。
  6.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日,第1条,盒号592,册号2。
弘曕
果親王世系
出生于:5月9日1733年逝世於:4月27日1765年
王室頭銜
前任:
養父果毅親王 允禮
果郡王
任職期間:1738年-1765年
繼任:
長子果簡郡王 永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