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奂(104年-181年),字然明东汉名将,敦煌郡渊泉人。与段熲皇甫规并称“凉州三明” .

生平编辑

少年到三辅的求学,学识超群,拜为议郎。

155年,任安定属国都尉,讨伐南匈奴叛乱,担任护匈奴中郎將。再平定屠各、乌桓之乱。

158年,领南匈奴攻打鲜卑,第二年,梁冀被杀,张奂因为是梁冀的故吏,被免官。后来为武威郡太守

161年,为度辽将军。

166年,为大司农。鲜卑、匈奴听说张奂离职,再入边,张奂再次担任护匈奴中郎將,安定北方边境。

167年,平定东羌、先零羌,朝廷的赏赐张奂都拒绝,只希望能将户籍迁往弘农郡华阴县。朝廷允许[1]

168年,张奂回到朝廷,因為剛剛回來,并不知曹节圖謀殺死大将军窦武,被曹节所骗,曹节下令张奂帶兵围窦太后大将军窦武府,窦武自杀。窦太后失势被幽禁。张奂为少府、大司农,封侯。张奂痛恨被曹节利用,坚辞不受。多次试图释放窦太后不果。张奂上书汉灵帝举荐李膺,被曹节下狱。之后,回乡,闭门授徒[2]

评价编辑

  • 范晔后汉书》:“自鄛乡之封,中官世盛,暴恣数十年间,四海之内,莫不切齿愤盈,愿投兵于其族。陈蕃、窦武奋义草谋,征会天下,名士有识所共闻也,而张奂见欺竖子,扬戈以断忠烈。虽恨毒在心,辞爵谢咎。《诗》云:‘啜其泣矣,何嗟及矣!’”“山西多猛,三明俪踪。戎骖纠结,尘斥河、潼。规、奂审策,亟遏嚣凶。文会志比,更相为容。段追两狄,束马县锋,纷纭腾突,谷静山空。”
  • 张预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奂使羌不得交通而败薁鞬。又曰:‘廉洁可辱。’奂正身洁己,而先零不能以货动。又曰:‘军扰者,将不重也。’奂坐帷讲诵而众心安是也。”
  • 归有光:“张奂,北州之豪士,犹不能使之相信,而为羣阉所卖,吁,亦可悲矣!”
  • 王世贞:“余读凉州三明传,若威明、然明皆廉节好让,有将帅材,着绩中外而皆不免为名使,威明尤好之甚。至自疏为党人,而上不之问,夫明哲保身者,固若是乎。大将军武、太傅蕃之有朝望,志除宦官,谁不忧之,岂有所征,而不知本谋者。然明亦不过于生死是非之际,一时不能决择耳,既成而始悔,辞爵不拜,追理武蕃之冤,末荐李膺王畅,以与阉宦伉。虽曰晚矣犹知有不远复者,纪明真将材也,当西羗之为梗。”
  • 袁可立:“舍命豹袖之下,即独行安之,如张然明、皇甫义真(皇甫嵩)其人矣。张然明破诸羌,静幽并,耻为王曹所卖,发愤申陈窦之冤,卒不得为三公。皇甫义真荡黄巾,破梁州贼,征赴城门,赖其子坚寿以免,虽卒为三公,亦不大竟其志。”
  • 王夫之读通鉴论》:“张奂却羌豪之金马,而羌人畏服。为将者,能不受贼饵以受毙于贼者,鲜矣。岂特中国之盗贼哉?敌国之相攻,疆夷之相逼,而未尝不荐贿以饵边将。故或以孤军悬处危地而磐固自安,朝廷夸其坚悍有制寇之劳,乃不知香火之誓,馈问之往还,日相酬酢,而人莫之觉也。其事甚秘,其文饰甚密,迨其后知受其饵,欲求自拔而莫之能免。夫为将者,类非洁清自好独行之士,其能如奂之卓立以建大功者无几也,而朝廷何以制之哉?中枢不受贿以论功,司农不后时以吝饟,天子不吝赏以酬劳,庶有瘥乎!”“汉之末造,必亡之势也,而兵疆天下。张奂、皇甫规、段颎皆奋起自命为虎臣,北虏、西羌斩馘至百万级,穷山搜谷,殄灭几无遗种,疆莫尚矣。”
  • 蔡东藩后汉演义》:“张奂为北州豪杰,甘作阉党爪牙,罪无可恕;至妖异迭见,乃请改葬蕃武,朝谒太后,欲盖已往之愆,宁可得耶?”

家族成员编辑

父親编辑

  • 张惇,曾任汉阳太守。

子嗣编辑

  • 長子張芝,字伯英,漢末書法家,曹魏书法家韦诞称他为“草圣”。
  • 次子張昶,字文舒,為黃門侍郎。
  • 三子張猛,字叔威,後亦為武威太守。

注释编辑

  • 后汉书》卷六十五 皇甫张段列传第五十五
  • ^ 《後漢書》卷65:永康元年春,东羌、先零五六千骑寇关中,围祋祤,掠云阳。夏,复攻没两营,杀千余人。冬,羌岸尾、摩蟞等蟞音必薛反。胁同种复钞三辅。奂遣司马尹端、董卓并击,大破之,斩其酋豪,首虏万余人,三州清定。论功当封,奂不事宦官,故赏遂不行,唯赐钱二十万,除家一人为郎。并辞不受,而愿徙属弘农华阴。旧制边人不得内移,唯奂因功特听,故始为弘农人焉。
  • ^ 《後漢書》卷65:建宁元年,振旅而还。时窦太后临朝,大将军窦武与太傅陈蕃谋诛宦官,事泄,中常侍曹节等于中作乱,以奂新征,不知本谋,矫制使奂与少府周靖率五营士围武。武自杀,蕃因见害。奂迁少府,又拜大司农,以功封侯。奂深病为节所卖,上书固让,封还印绶,卒不肯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