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彦(9世纪-915年),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后梁魏博军效节军校。

生平编辑

魏博兵变编辑

乾化五年(915年)闰二月,后梁末帝魏博节度使杨师厚去世,将魏博军治下分割出相、澶、卫三州设立昭德军,遣刘鄩率兵六万屯河朔。三月,魏博军不满,张彦趁机煽动军众作乱:“朝廷以我军府强盛,设法残破之。况我六州旧为籓府,未尝远出河门,一旦离开亲戚乡里,生不如死。”乱军攻牙城,杀新任节度使贺德伦亲军五百余人,囚禁贺德伦。张彦最为粗暴,胆气伏人,率无赖数百以白刃制止乱军剽掠。当日, 魏州士庶被屠戮者不可胜计,魏博副使李嗣业遇害。末帝闻之,遣使赍诏安抚,四月,遣供奉官扈异抚谕魏军,答应除授张彦刺史、予以厚赐,将士优赏。张彦等不逊,投诏于地,侮骂诏使,迫使贺德伦奏请仍以相州、卫州隶属魏博军,抽退刘鄩军。扈异回报称张彦狂蹶不足畏,宜促刘鄩军击之,可以传张彦首级。末帝于是遣使告谕:“制置已定,不可改易。”如是者三。张彦等奋臂南向而骂曰:“佣保儿敢如此!”复迫贺德伦列其事。张彦命判官王正言草奏,王正言素不能文,不能下笔,张彦怒骂:“钝汉乃辱我!”推他下榻,又问谁能草奏。馆驿巡官文吏司空颋很有笔才,被推荐,张彦召见,让他“再起草一状,言辞务必冒犯,如末帝再不从,就渡河俘虏他”。于是奏道:“臣累拜封章,上闻天听,在军众无非共切,何朝廷皆以为闲。半月三军切切,而戈予未息;一城生聚皇皇,而控告无门。惟希俯鉴丹衷,苟从众欲,须垂圣允,断在不疑。如或四向取谋,但虑六州俱失。言非意外,事在目前。”张彦很满意,就以司空颋为判官。末帝下诏同意召回刘鄩,并诫张彦勿为朝廷生事。张彦又以杨师厚先前兼招讨使,请朝廷依例授之,于是又逼贺德伦奏求招讨之权。末帝下诏拒绝。张彦将诏书撕裂扔在地上,持戟南向骂末帝,对贺德伦说:“梁主不达时机,听人穿鼻(任人摆布),城中扰攘,未有所依。我甲兵虽多,需要援助,河东晋王李存勖统兵十万,匡复唐朝,世与大梁为仇。若与我同力,事无不济,请相公改图,以求多福。”贺德伦不得已而从之,遣牙将曹廷隐奉书求援于河东治所太原表示归顺。张彦让贺德伦告谕军城:“可依河东称天祐十二年,此后如有人将文字于河南往来,便仰所在处置。”

乱平被杀编辑

李存勖命马步副总管李存审赵州率师屯临清,自己从黄泽岭东下与李存审会合,到临清时,担心有诈,按兵不进。五月,贺德伦遣时任从事司空颋密启李存勖,诉以张彦凌辱之事,建议李存勖剪除张彦,以免以后后悔。于是李存勖进军永济,张彦谒见,率银枪效节五百人,都披甲持兵器以自卫。李存勖登楼谕之:“汝等在城,胁迫主帅,滥杀平人,夺其妻女,数日以来,迎诉者多达一百余人。我今举兵而来,以安百姓,非贪人土地。汝虽有功于我,不得不斩汝等以谢邺(魏博军治所)人。”斩张彦等八人,军士吓得腿发抖。李存勖亲自慰抚他们说除八人外不会问罪他人,他们都伏地喊万岁。次日,李存勖轻裘缓策而进,令张彦部下五百军士披甲持兵器,环马跟随,命为自己帐前的银枪都,众心大服。

影响编辑

六月,李存勖入魏博。贺德伦请李存勖兼领魏博,李存勖不受,贺德伦说自己的心腹都为张彦杀光了,无法抚军。李存勖才接受。

贝州刺史张源德没有随魏博军归晋,与沧州德州及刘鄩结连。李存勖认为贝州城坚兵多,没有攻取,而是攻取德州,断绝了沧州和贝州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