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一川(?-1639年10月至11月或1640年11月至12月),一說名聞人訓[1],自號掃地王,籍貫不詳,明朝崇禎年間農民起事領袖,後降明,被張獻忠所殺,清朝乾隆年間追諡烈愍[2]

張一川
國家 明朝
一川
掃地王
族裔 漢族
籍貫 不詳
其他名號 聞人訓
出生 不詳
不詳
逝世 崇禎十二年十月

崇禎十三年十月
1639年10月至11月

1640年11月至12月
四川梓潼縣
諡號 烈愍

生平编辑

起事编辑

並無任何文獻記載張一川起事之前的履歷,而起事、投降的日子記錄也多有矛盾之處。一說根據計六奇所著的《明季北略》表示,流賊不外乎叛卒、逃卒、驛卒、響馬、饑民、難民六種。崇禎元年(1628年),陝西西安府長安縣富林村發生了一起富戶持勢欺壓事件,當地富戶錢文俊放高利貸給予駐軍,算定發放俸祿的日子,派惡僕追債,毆打欠債者,搶去錢糧。欠債的士兵們憤怒,聚集反擊,幾乎將惡僕打死。錢文俊賄賂縣官,對涉事士兵於以重罰,軍隊長官介入無效。士兵有感縣官不公,乾脆刧獄,將錢文俊一家滅族,大肆殺掠。雖然亂兵不過數百人,但大量流民依附其中,漸漸成萬人之數,眾人推有勇才之人為首領,包括高迎祥張獻忠等,張一川亦為被推舉之人,自號「掃地王」,依附張獻忠,舉農民軍山東起事[1][3]

另一說為谷應泰所著的《明史紀事本末》記載,崇禎四年六月一日(1631年6月29日),曹文詔陽城斬殺王嘉胤,餘黨另選出領袖王自用,黨人紛紛自取名號,張一川為其中一人,自號「掃地王」,是為三十六營農民起義軍之一[4]

進軍编辑

崇禎六年(1633年),高迎祥大軍攻楚地,都督鄧祖禹固守應城,「掃地王」張一川、「混天王」張應金等將九將圍攻,被擒,農民軍勸降,鄧祖禹怒罵不屈,剖心剜肝而死[5]。崇禎七年十月十日(1634年11月30日),一說九年一月廿九日(1635年3月17日),張一川進攻長江以北地區,將兵力分成兩股,自英山霍山而出,掠過潛山太湖宿松,攻陷陳州靈寶,潛山知縣趙士彥重傷死,太湖知縣金應元、訓導扈永寧遇害。由於這些地區多山,獵戶猶多,往往身備弓弩,結寨攻殺,農民軍不敵,被山民驅逐,於是向西圍麻城,抵達漢口[6][7]。崇禎八年一月十五日(1635年3月3日),張一川一隊隨張獻忠入颍州,進攻鳳陽,鳳陽無城牆,官軍不戰而逃。燒明皇陵,焚松三十萬株,殺守陵太監六十餘人,釋放高牆罪宗百餘人,張一川全都有份。其後張一川和太平王入鳳陽府衙釋放囚犯,知府顏容暄身穿囚服假扮囚犯,被識破,於是張一川等張鼓升起公堂,將顏容暄杖殺[8]。同年率萬人攻杞縣,城牆土垣多處崩塌,杞縣知縣申佳胤招募死士死守,擊潰張一川[9]

崇禎九年正月(1636年2月),張一川、王自用舊部會合李自成等二十四營進攻徐州失敗,遂往西攻陷虞城,入河南。「一字王」劉小山、「曹操」羅汝才、「掃地王」張一川等五營軍馬由歸德迫近開封,至石家樓一月廿五日(1636年3月2日),明將祖大樂潛入歸德,分設伏兵,以少量兵數引誘農民軍來攻。誘兵在雪園遇農民軍,詐敗往歸德,農民軍中計來追,祖大樂鳴鼓舉麾,東西兩翼突出明軍,三面包抄,農民軍大敗,斬首一千四百餘級,農民軍一分為二,一往均州,一入四川[10]

降明编辑

張一川何時降明,如何降明均語焉不詳,甚至有未降明前已被左良玉陳永福趙國柱等在郟豫所殺的說法[11]。《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表示崇禎十二年(1639年),《明季北略》表示崇禎十三年(1640年),張一川依附過天星惠登相,惠登相與張獻忠有過節,前往新寧向農民軍諸將表示:「做流寇非我本意。」農民軍諸將大譁,群起攻之,惠登相狼狽東走,決心歸入建制,於是向左良玉投降。楊嗣昌令降將張一川、李靖王隸監軍大理右評事萬元吉所屬。十月(1639年10月至11月或1640年11月至12月),張一川於梓潼迎擊張獻忠,戰敗被擒,張獻忠恨其背叛,將之凌遲。張一川死後,萬元吉將他的妻子恩卹於夷陵[12][13]

清朝乾隆年間,鑑於張一川歸入建制,迎擊農民軍,死狀慘烈,故追諡烈愍,成為極少數農民軍將領被封建政府肯定的例子[2]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明季北略》卷23 計六奇著:「李自成結九十八寨,響馬內有二十四人,為首各有混名。第一名老回回孫昂、第二名洪太太洪用光、第三名翻江龍呂佐、第四名曹操王林漢、第五名八大王張獻忠、第六名一條龍張立、第七名格子眼盛永正、第八名沖天鵬方也仙、第九名梅鐵塊梅遇春、第十名水底龍劉伯清、第十一雙珠豹史定、第十二潑皮風陸鋼、第十三一枝花王千子、第十四雨裏金剛王命、第十五五閻王丘正文、第十六掃地王聞人訓、第十七河天飛沙來鳳、第十八善隱身蔡本雄、第十九混天龍馬元龍、第二十穿山猾金庭漢、第二十一不粘泥趙勝、二十二混十萬姜廉、二十三滿天星周清、二十四一鬥粟鄭日仁。群賊共推自成為大元帥,稱闖王。自成既得眾,謀劫郡縣。張獻忠曰:欲圖大舉,先資糧餉。聞人訓曰:張公言善。自成於是命孫昂、史定往山西,呂佐、林漢往陝西,聞人訓、方也仙往山東,洪用光、鄭曰仁往南直,安慶,馬元龍、王命往滁和,俱率眾數萬。」
  2. ^ 2.0 2.1 《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卷五 舒赫德于敏中彭元珫編修:「降將張一川即掃地王,籍貫未詳;後歸命,隸監軍萬元吉部中。崇禎十二年,與獻賊戰開縣,陷陣死。……雖其生平事實無甚表見,然或身攖鋒鏑、或命畢疆場、或遭際艱難、或慷慨引決,節烈堪矜,均通諡烈愍。」
  3. ^ 《明季北略》卷04 計六奇著:「流賊所由起,大約有六,叛卒、逃卒、驛卒、饑民、響馬、難民是也。天下形勢,莫強於秦。秦地山高土厚,其民多膂力,好勇敢鬥,故六者之亂,亦始於此。而卒以亡天下。崇禎初,陝西西安府長安縣富林村,有富室錢之驥子文俟,用賄入庠,險惡營利,僮仆恣橫,通邑恨之。時,鎮守省城總兵官王國興,招家丁五百人,內有吳榮、賈奇、李興、張文等,素無賴,貸文俊銀九兩,已償利八兩,止負本銀,文俊屢索,吳等竟無償。頃之,聞絕戎發糧,遣七人覓吳、賈等,詈而毆之,擁之行府前,諸兵俱忿,追奪而還。錢仆被毆垂斃,文俊自於王國興曰:吳榮四人,貸銀四十七兩,本利不償,擊僮將斃,乞總臺明斷。國興曰:家丁甚貧,兄何慨借多金,此言無據,本府修書學院,公斷方明。文俊恐,賄以三千金,國興拘四人庭訊。吳榮等曰:止負九兩,寧有四十七兩乎。文俊持前說,國興各笞三十,擬徒下獄追比。眾兵怒,已而錢仆死者三人,文俊馳院控理,兵眾嘩擁署前,兵憲詢所由,兵竟不白,直前欲殺文俊。邢大怒曰:有理當辯,奈何聚眾哄公庭,即擒數十人笞之。悉下之獄。眾兵將劫獄,入白國興。國興止之,進見邢,備言軍心欲變,請貰其罪。時,重文輕武,總戎秩雖高,自文臣視之,猶藐如也。邢謂國興曰:汝縱家丁反,予將奏汝,此罪非輕。國興懼而謝曰:下官瀆犯,辭出,諸兵皆憤,入獄劫吳榮四人去,遂殺文俊全家,毀掠室廬,復入察院獄中,劫出眾家丁。邢知事急,出諭招撫,諸兵見而毀之,遂肆殺掠,各官逃匿。時兵僅數百人,而饑民及無賴附之者,即有萬計,出城結營東山,推才勇十人為頭目。第一 闖王 高迎祥、第二 混天王 張應金、第三 掃地王 張一川、第四整世王、第五塌天王劉國能、第六 混世王 武自強、第七 過天星 惠登相( 張五 )、第八 滿天星 張大受、第九 曹操 羅汝才、第十 老回回 馬守應,焚殺淫掠,殆無虛月。所至之地,人物一空,此為流賊之始。」
  4.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六月癸卯,曹文詔擊斬王嘉胤運於陽城,其黨復推王自用為首,號曰紫金梁。其黨自相名目,有 老回回 馬守應八金剛 闖王 高迎祥闖將 李自成 八大王 張獻忠 掃地王 張一川 闖塌天 劉國能破甲錐 邢闖王 邢紅狼亂世王 混天王 張應金 顯道神 高嘉計鄉里人活地草等,分為三十六營。」
  5. ^ 《明季北略》卷09 計六奇著:「高迎祥距楚九十裏安營,楚都督鄧祖禹率總戎……賊營混天王掃地王等九人圍之,搏戰良久,賊眾突進,八將被擒,迎祥親釋祖禹縛,羅拜曰:『誤犯尊顏,望乞恕罪。願將軍為總主,萬勿過辭』。祖禹辭曰:『吾赤心報國忠臣,豈負聖主投賊乎?』迎祥再三諭之。祖禹罵不絕口。迎祥大怒,叱左右縛之。且曰:『取他心來看,果赤否?』祖禹出嘆曰:『妻子已矣,所恨老母不得見耳。然自古忠臣為國忘家,莫不如此,予亦何憾。』須臾,剖心獻上,迎祥見之,亦嘆曰:『真忠臣也。』命痊之。」
  6.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癸巳,河南盜掃地王等趨江北,自英、霍分掠潛山、太湖、宿松,別部陷陳州、靈寶。」
  7. ^ 《流寇志》卷一 戴笠著:「庚辰廿九,江北賊滿天星張大受,攻桐城,不克。賊首乘輿繞城呼降,守將游擊潘可大,將皖兵三百人偕知縣陳爾銘設守。遣兵射中其腰,夜走去,張大受掃地王破天王十餘萬分掠潛山太湖霍山宿松諸縣。潛山知縣趙士彥重傷死,太湖知縣金應元,訓導扈永寧遇害。諸邑多山氓,習獵射虎豹,藥弩窩弓俱備,所在結寨殺賊。賊入山,每為所敗,遂西向圍麻城,抵漢口。」
  8.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丙寅,賊陷鳳陽,鳳陽無城郭,賊大至,官軍無一人迎敵者,遂潰。賊焚皇陵,樓殿為燼,燔松三十萬株,殺守陵太監六十餘人,縱高牆罪宗百餘人。留守朱國巷戰,斬賊二十七人,力竭死。渠掃地王太平王入府治,知府顏容暄囚服匿獄中,賊縱囚,獲之,賊渠張蓋鼓吹坐堂上,杖容暄於堂下,殺之。推官萬文英等六人,武官四十一人俱殺。士民被殺者數萬,剖孕婦,注嬰兒於槊,燔公私邸舍二萬二千六百五十餘間,光燭百里。賊渠列幟自稱古元真龍皇帝,恣掠三日。」
  9. ^ 《明史》卷266 張廷玉等著:「八年,賊掃地王率萬人來攻,城土垣多圮。佳允募死士擊走賊,因甓其城。」
  10.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正月闖王掃地王紫金梁等二十四營攻徐州,不克,遂西陷虞城,入河南。一字王、曹操、掃地王五營由歸德趨開封,至石家樓。辛未,祖大樂潛師歸德截其前,分兵設伏,而以輕兵誘之,遇賊於雪園。既戰,官軍佯敗,賊爭先馳逐,大樂鳴鼓舉麾,東西兩翼突出攻賊,賊驚大亂,官兵三面奮擊,斬首一千四百餘級。鄖、襄賊分為二:一往均州,一入四川。」
  11. ^ 《明季北略》卷11 計六奇著:「左良玉、陳永福、趙國柱等,斬興世王於郟縣、闖世王於白沙、整齊王於宜陽、掃地王於郟豫。」
  12.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過天星素與獻忠有郄,前在新寧,諸將招之,過天星對常安國曰:「作賊非本懷。」諸將驟攻之,狼狽東走。聞羅、張既合,益懷不並立之勢,決計歸命。左良玉乘勝移師擊之。過天星惠登相乞降,嗣昌令良玉撫其眾七千人,簡其精銳隸良玉軍中,安其老弱於鄖西,以降將掃地王、李靖王隸監軍元吉。登相,清澗人。」
  13. ^ 《明史紀事本末》卷75 谷應泰著:「降將掃地王張一川擊獻賊於梓潼,陷陣被擒,賊咼之。監軍元吉命䘏其妻子於夷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