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杜牧手迹《张好好诗》局部

张好好诗》是唐朝诗人杜牧的书法作品,此卷書體為行書,紙本,長28.2公分,總寬162公分。

張好好,江西洪州乐籍,是唐朝官伎。色藝双全,十三歲流落風塵,以善歌舞来乐藉中,为官吏所倾倒。大和三年(829年)杜牧在南昌沈传师的江西观察使幕府任职时與張好好相识。杜牧對她的不幸寄以無限同情。大和九年(835年),杜牧被朝廷徵為监察御史,赴长安任职。年八月在东都洛阳上任。在这里他遇到了宣州市的故人张好好,写下了著名的《张好好诗》,诗中描述她在“吴娃”的扶引下羞怯登场,“盼盼乍垂袖,一声雏凤呼”。

宣和书谱》评杜牧书法:“气格雄健,与文章相表里”[1]。《张好好诗》是杜牧唯一的传世墨迹,卷前有宋徽宗书签“唐杜牧张好好诗”,南宋賈似道、明人項元汴張孝思、清人梁清標等人均曾收藏。乾隆年间入内府。1924年,逊帝溥仪将此卷携出宫外,靳伯声之弟得到此卷,持往上海,再由马保山尋得。最後由张伯驹以5000多元購得。1956年,张捐赠《张好好诗》予故宫博物院,因年代久遠,残缺“洒尽满”、“一书”五字。現由故宮博物院館藏[2],為中國國家一級文物,禁止出國展覽的列管文物之一。

目录

詩文编辑

張好好詩 並序 杜牧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來樂籍中。
後一歲,公移鎮宣城,復置好好於宣城籍中。後二歲,為沈著作以雙鬟納之。
後二歲,於洛陽東城重睹好好,感舊傷懷,故題詩贈之。
君為豫章姝,十三才有餘。翠茁鳳生尾,丹葉蓮含跗。
高閣倚天半,章江聯碧虚。此地試君唱,特使華筵舖。
主公顧四座,始訝來踟躕。吳娃起引贊,低回映長裾。
雙鬟可高下,纔過青羅襦。盼盼乍垂袖,一聲雛鳳呼。
繁弦迸關紐,塞管裂圓蘆。衆音不能逐,裊裊穿雲衢。
主公再三嘆,謂言天下殊。贈之天馬錦,副以水犀梳。
龍沙看秋浪,明月游東湖。自此每相見,三日已為疏。
玉質隨月滿,艷態逐春舒。絳唇漸輕巧,雲步轉虛徐。
旌旆忽東下,笙歌隨舳艫。霜凋謝樓樹,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塵土,樽前極歡娛。飄然集仙客,諷賦欺相如。
聘之碧瑤佩,載以紫雲車。洞閉水聲遠,月高蟾影孤。
爾來未幾歲,散盡高陽徒。洛城重相見,婥婥為當壚。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須。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無?
門館慟哭後,水雲秋景初。斜日掛衰柳,涼風生座隅。
灑盡滿襟涙,短歌聊(下殘)[3][4]

歷代評論编辑

  • 明代的胡震亨說:「杜牧之門第既高,神穎複雋,感慨時事,條畫率中機宜,居然具宰相作略。」
  • 明代董其昌在《容台集》說:「牧之書張好好詩,深得六朝人善度,余所見顏、柳以後,若溫飛卿與牧之皆名家也。」謂其書,豪邁逸致,洋洋灑灑,十分珍貴,「大有六朝風韻」。
  • 清代的葉奕苞讚到:「牧之書瀟灑流逸,深得六朝人風韻。」
  • 清代包世臣在《藝舟雙楫》中說:「用筆之法,見於畫之兩端,而古人雄厚恣肆,令人斷不可企及者,則在畫之中截。蓋兩端出入操縱之故,尚有跡象可尋,其中截之所以豐而不怯,實而不空者,非骨勢洞達不能幸致。更有以兩端雄肆,而彌使中截空怯者,試取古帖橫直畫,蒙其兩端,而玩其中截,則人人共見矣。中實之妙,武德以後遂難言之。近人鄧石如書中截無不員滿遒麗,其次劉文清中截近左處亦能潔淨充足,此外則並未夢見在也。古今書訣,俱未及此,惟思白有筆畫中須直,不得輕易偏軟之說,雖非道出真際,知識固自不同。其跋杜牧之《張好好詩》云「大有六朝風韻」者,蓋亦賞其中截有豐實處在也。」
  • 清代包世臣在《藝舟雙楫》又說:「戲鴻堂摘句《蘭亭詩》《張好好詩》,結法率易,格致散亂,而不瀾漫者,氣滿也。氣滿由於中實,中實由於指勁,此詣甚難至,然不可不知也。」[5]
  • 清代的劉熙載說:「其詩『雄姿英發』。細讀杜牧,人如其詩,個性張揚,如鶴舞長空,俊朗飄逸。」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江吟 著,《碑帖導臨:杜牧張好好詩帖》,西泠印社出版社,2014,ISBN 9787550808270
  • 浙江古籍出版社 編,《杜牧《張好好詩》最美的字》,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ISBN 9787554005910
  • 许晓俊、袁卫民、中国书法家协会 編,《杜牧张好好诗并序》,大众文艺出版社,2014,ISBN 9787517200109
  • 孫寶文 著,《杜牧書張好好詩》,吉林出版集團,2014,ISBN 9787553458588
  • 吉林文史出版社 編著,《天下墨寶:杜牧‧張好好詩》,吉林文史出版社,2014,ISBN 9787547220177
  • 上海書畫出版社 編,《唐杜牧張好好詩卷》,上海書畫出版社,2003,ISBN 7806724745

注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