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宗昌(1881年2月13日-1932年9月3日),效坤山東省掖縣人。中华民國北京政府時期军事将领,奉系要人。20年代前期奉系軍閥用於作戰重型鐵甲列車為張宗昌建立,為中華民國史上建立時間最早、規模最大、戰績突出的部隊,有中國裝甲列車之父之稱。[1][2][3]

張宗昌
Zhang Chongchan.jpg
性别
出生 光緒七年(1881年)1月15日
 大清山东省莱州府掖縣
逝世 1932年9月3日(1932-09-03)(51歲)
 中華民國山東省濟南
国籍  中華民國
教育程度
职业 政治人物、軍人
活跃时期 20世纪
Zhang Zongchang5.jpg

生平编辑

在奉系的崛起编辑

張宗昌在青少年时期闯关东,当过伐木工铁路工人,还在俄罗斯打过杂工,后组织工友,成为土匪。1911年辛亥革命时,率绿林兄弟投靠山東革命军都督胡瑛,後随军轉到上海,成為沪军都督府都督陳其美手下的光复军團長。1913年(民国2年)任江苏陆军第三师师长。同年,二次革命时,張宗昌奉命赴徐州抵御袁世凯北洋军的进攻,在阵前倒戈,成为北洋军馮国璋手下。1916年(民国5年)春,陳其美上海起义,張宗昌派手下营長暗杀了陳其美。因此功績,張宗昌获馮国璋提拔。同年11月,馮国璋就任副总統,張宗昌被任命为侍从武官長。[2][3]

護法战争爆发后,1918年(民国7年),張宗昌被任命为蘇軍(江蘇軍)第6混成旅旅長,随张怀芝赴湖南参加同南方政府軍的作战,大败而归。1921年(民国10年),張宗昌所部在江西吉安被江西督軍陳光遠解散。張宗昌只身逃回北方。[2][3]

此後,直系领导人曹锟希望任用張宗昌,但因吴佩孚的反对而失敗。張宗昌遂投靠奉系張作霖。1922年(民国11年),張宗昌击败了反叛張作霖的軍队,将叛军残部收拢成为自己的军队。同年冬,張宗昌又吸收了从俄国逃到中国国内的俄国白軍。由此,張宗昌成为奉系的重要将领。1922年5月,張宗昌任绥宁镇守使,吉林省防军第三旅旅长。[2][3]

统治山东及青岛编辑

 
1924年5月10日《东方杂志:直奉战争》中刊登的张宗昌照片

1924年(民国13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張宗昌被任命为鎮威軍第2軍副軍長,立下軍功。战後,段祺瑞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張宗昌被任命为宣撫軍第1軍軍長,驻扎上海。1925年(民国14年)2月,張宗昌被任命为蘇皖魯三省剿匪总司令,驻扎徐州。随后,在張作霖的支持下,同年4月張宗昌被任命为山東軍務督办;同年7月张宗昌置中央政府命令于不顾,擅自将“胶澳商埠督办公署”改为“胶澳商埠局”,并任命其掖县同乡赵琪为“总办”,将青岛置于山东督办公署管辖之下。由此,張宗昌支配山東省及青岛市。

張宗昌任内因苛酷残忍、对民众处以刑罚,以及爱打牌九(当时称为“吃狗肉”),而被民众呼为「狗肉将軍」。在他生活的時代,甚或更早之前,北方黑話把以「牌九」,戲稱作「吃狗肉」。張宗昌酷愛「牌九」,經常率眾賭博取樂,且輸贏數額很大,因此獲稱「狗肉將軍」,跟他飲食方面吃不吃狗肉,並無關係。

張宗昌和奉系的其他将领一样,都以日本为後盾。1925年(民国14年)5月,張宗昌镇压了青島的日本纱厂工人大罢工,酿成了“青岛惨案”。在统治山东及青岛期间,張宗昌积聚了大量私財,存入大連的日資銀行内。[2][3][4]

同年10月,浙江軍務督办孫传芳馮玉祥国民軍开始携手挑战奉系,張宗昌迎擊(浙魯战争)。随後,第二次直奉战争后一度势弱的直系吴佩孚参战,形成了国民軍对直系、奉系联盟的局面。12月,張宗昌自任直魯聯軍总司令,开始攻击北京的国民軍。1926年(民国15年)4月,張宗昌从国民軍手中夺取北京。因为自己学问少,故張宗昌对旧学十分倾慕,入北京城之際,張宗昌强制命令華北各学校恢复孔子教育。[2][3]

敗北、暗殺编辑

 
张宗昌着西装照

1926年(民国十五年)7月,蔣介石率領国民革命军,開始北伐,擊败吴佩孚孫传芳。1926年8月,张宗昌获授将军府义威上将军。12月,張宗昌同孫传芳拥張作霖就任安国軍总司令。張宗昌任安国軍副总司令兼直魯聯軍总司令[2][3][4]

1927年初,張宗昌率直魯聯軍南下,援助孙传芳。但是,1927年北伐軍在安徽省及上海等地接连获胜。張宗昌曾在上海屠杀工人及学生,但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中被挫败。張宗昌率残部逃回山東省。6月,張宗昌派員來談歸順國民革命軍[5]:14

1928年4月,北伐再度开始,張宗昌遭到國民黨軍攻擊,虽然受到日軍支援,但也无济于事。4月底,張宗昌率部逃出济南,撤往德州天津,来到冀东。6月4日,皇姑屯事件发生,張作霖遇難,由其子張学良繼位,張宗昌希望从山東省逃回山海关外(東三省),但未得到張学良的许可。9月,張宗昌部遭到國民黨白崇禧追擊,全軍覆滅,残部5万人被白崇禧收编,張宗昌只身逃往日本占领下的大連,以求日本的保护[2][3]

此後,張宗昌图谋在山東东山再起。1929年,在日本支援下,張宗昌率鲁东餘部在烟台登陸,失败后逃往日本。後来,1932年,張宗昌标榜「抗日」回到山東省,企图再起[2][3]

 
张宗昌遗体

但是,当時的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榘对其不放心[6]:181。同年9月3日,被張宗昌杀害的国民軍軍長鄭金声的侄子鄭繼成根据韓復榘的指示,在济南站刺杀了張宗昌。鄭金声当年正是在济南被张宗昌杀害的。张宗昌享年52岁(满51歲)[2][3]

妻妾编辑

  • 原配张贾氏(1884-1916)。包办婚姻,由邻村嫁来。
  • 填房夫人袁书娥(1889-1944年)。沈阳人。张宗昌闯关东时成亲。育有三男三女。长子早夭;次子张济乐,三子张宁乐。长女春娇,因婚变服毒自杀;次女春亭,三女张纯。
  • 如夫人袁中娥(1895-?)。袁书娥胞妹。
  • 四姨太吕雅仙。妓女出身。1928年,就地蒸发,远嫁他乡。
  • 老五安淑义(1902-?)。朝鲜人。安重根侄女。1922年,安氏为张生有一女,名张春绥。
  • 六姨太富贵儿。原杂耍艺人,擅长耍花轱辘棒。未有子女。
  • 七姨太欢欢、八姨太圆圆、九姨太柔柔。此三人也是妓女出身,为张机缘购来从良。后来分别赏赐给部下。
  • 十姨太祁氏。河北霸县人,从小家境贫寒,被卖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张宗昌出巨资赎其从良。生下一子盛乐。
  • 十一姨太长相甚丑,满嘴暴牙,张见其为有名老处女,乃收侧室。十二姨太是一艺人,姿色迷人,张在一次散步期间抢为己有。十二、十三姨太难耐寂寞,后另嫁他人。十四姨太1931年在铁狮子胡同因患肺病而死。
  • 十五、十六姨太没有子嗣,张死后匆忙嫁人。十七姨太生有一女,名叫春张霄。十八姨太是上海人,大家称之为“上海太太”。张死后,她避居上海,从未告知子女其父为张宗昌,也再未与张家人走动。十九姨太为韩复榘赠送,故未同过房,后不知所终。
  • 二十姨太卢辅义。为部下献姬,此女貌若天仙。于1929年生有一子,名昭乐。
  • 二十一姨太朱宝霞。评剧演员,与张无子。
  • 二十二姨太山口美子(1910-?),日本人。1931年张宗昌在日本纳之为妾。夫妻生活只有15天便不了了之。
  • 二十三姨太伊藤顺子(1909-?),日本人。春风一度,赠给军阀石友三
  • 二十四姨太李艳红(1922-?),人称“大辫子”,梨花大鼓女艺人。嫁给张不足一年即守寡。无子,后下落不明。
  • 二十五姨太张一鸣(1921-?),张家侍女,本无名无姓,其名为张所送。有一女春绣。后不知所踪。

参考文献编辑

  1. 坦克裝甲車輛 2013年7期 民國時期的鐵甲列車(上)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黄徳昭「張宗昌」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民国人物传 第1卷. 中華書局. 1978.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田子渝, 刘德军,中国近代军阀史词典,北京:档案出版社,1989年,第300页
  4. 4.0 4.1 劉寿林等編. 民国職官年表. 中華書局. 1995. ISBN 7-101-01320-1. 
  5.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6.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 《張學良口述歷史》 初版. 台北: 遠流出版. 2009-03-01. 那個時候石友三在山東,他(張宗昌)就想溝通石友三,要在山東搞名堂,被韓復榘給殺了。 

延伸閱讀编辑

  • David Bonavia. China's Warlords. Hong Kong: OUP, 1995. (英文)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
前任:
鄭士琦
山東督办
1925年4月 - 1928年
繼任:
(废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