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尚(生卒年不詳),是廣陵郡(今江蘇省揚州市)人,為張紘之孫、吳國南郡太守張玄之子,在孫皓時擔任侍郎,《江表傳》稱他有俊才。因為詞辯敏捷而聞名,被拔擢升為侍中中書令

有一次孫皓請張尚彈琴,張尚回答:「我不懂得彈琴。」於是孫皓下詔命令他學琴。後來張尚講到琴學的精妙,因此提到一個故事:「在春秋時代晉平公要琴師師曠替他為彈一曲《清角》,師曠回答說我王德行淺簿,還不夠以聽我彈《清角》。」孫皓認為張尚是在比喻自己德行不夠,不太高興。之後孫皓問張尚:「《詩經》說『汎彼柏舟』(飄浮在河面上的柏木船),那麼只有『柏木』才能拿來造舟嗎?」張尚回答說:「《詩經》有句『檜楫松舟』,所以『松木』也能拿來造舟。」孫皓又問:「鳥類中大者只有,小者只有嗎?」張尚回答:「大者還有禿鶖,小者還有鷦鷯。」孫皓的個性一向討厭有人勝過自己,但是張尚的言論每每又勝過孫皓,孫皓便愈發怨恨張尚。後來孫皓又問張尚:「朕喝酒像誰?」張尚回答說:「陛下有百觚之量。」孫皓發怒說:「你知道孔丘不是帝王,卻以朕和他相比!」以此為藉口將張尚監收在獄中。這時尚書岑昏率領吳國公卿以下百餘人叩頭求饒,張尚因此得以免死,被送往建安郡(今福建省)去造船。過了一段日子,張尚還是被孫皓給殺害。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