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昌蒲(199年-257年),太原郡茲氏县(今山西省汾阳市)人,鍾繇之妾、鍾會生母。家族世代均為俸祿兩千石以上的官吏。[1]

張昌蒲
張姓
昌蒲
出生 199年
逝世 257年
洛陽
親屬
鍾繇
鍾會

目录

生平编辑

昌蒲慎言编辑

張昌蒲是鍾繇的妾。張昌蒲年少時父母便去世了,她溫柔嫻淑,又有才學,受鍾家上下所喜愛。鍾繇的正妻孫氏有辨博智巧、言論足以飾非成過卻無法害到張昌蒲,後來張昌蒲懷孕後,對張昌蒲更加嫉恨,於是在她的飯食裡下毒。張昌蒲起先吃了一口,察覺有異,便將食物吐出來。可是受了毒的影響,頭暈目眩了幾天。有人勸張昌蒲將此事告知鍾繇。張昌蒲回答說:『嫡庶相害、破家危國、古今都引以為誡。倘若我說了,丈夫相信了我,他人也只會認為是自己與正房夫人鬥爭成功而已,是非曲直就不明了。何況孫氏一定認為我會告訴丈夫。她必先發制人跑去胡亂告狀,她只會敗得更快。』,於是稱病不出。孫氏果然對鍾繇說:『我想讓夫人生一個男孩。所以暗地裡下了藥。現在她反而說我用毒藥去害她!』鍾繇認為『把藥暗地裡放在食物裡面。這不是人之常情。』詢問一番了解情況後就把孫氏休了,[2]鍾繇問昌蒲為何不說,昌蒲說明原因,鍾繇大驚、對此表示很是讚賞。[1]

黄初六年(公元225年),昌蒲生鍾會、恩寵愈隆。孫氏已被休,鍾繇本想立昌蒲為正妻,但卞太后曹丕下詔書讓鍾繇復妻,鍾繇不願意,甚至鬧自殺,曹丕才停詔,[3]最後改納賈氏為正妻。[1]

英才教育编辑

張昌蒲教育方面頗為嚴厲。鍾會雖年幼,四歲時便已教他《孝經》,七歲誦讀《論語》,八歲誦《》,十歲誦《尚書》,十一歲誦《》,十二歲誦《春秋左氏傳》、《國語》,十三歲誦《周禮》、《禮記》,十四歲讀其父鍾繇所撰寫的《易記》,十五歲就讓他進太學進行深造。[4]並教導鍾會「學猥則倦,倦則意怠。」的道理。

正始八年(公元247年),鍾會被任命為尚書郎,張昌蒲諄諄教誨說:「汝弱冠見敘,人情不能不自足,則損在其中矣,勉思其戒!」[5]

大將軍曹爽專朝政,日縱酒沈醉,鍾毓告訴張昌蒲其事,昌蒲告誡鍾會和鍾毓「曹爽可以取得暫時的安樂,但未必能夠長久」。

嘉平元年(公元249年),時任中書侍郎的鍾會與其他部分朝臣正在曹爽營中,司馬懿趁曹爽陪曹芳離開洛陽至高平陵掃墓,發動政變(高平陵之變),眾人恐懼,只有昌蒲鎮定自若。中書令劉放侍郎衛瓘夏侯和等人問昌蒲鍾會在危難之中為什麼還會如此的鎮靜,昌蒲說:「曹爽奢僭無度,我以前就非常懷疑他是否能掌控朝局。如今司馬懿政變,目的並不是要危害國家,而是針對曹爽一黨。而且聽說司馬懿這次出兵,軍隊並沒有許多輜重等物資,說明戰事不長。更何況我兒整天都在皇帝的身邊聽候差遣,有什麼可擔憂的?」後來果然如同昌蒲所言。[6]

甘露二年(公元257年)二月,昌蒲於五十九歲病逝。[7]曹髦下詔書命司馬昭厚加撫卹,喪事無巨細。公卿列侯的夫人是為外命婦,典禮、稱謂、殯葬等都有相關制度規定,有人認為喪禮的規格依《春秋》成風定姒之義,這已不算是的喪禮,於是曹髦下詔稱昌蒲是成侯命婦。[8]

家庭编辑

编辑

  • 鍾繇,曹魏重臣、著名書法家,官至太傅,逝世後諡曰成侯。

编辑

民間藝術编辑

漫畫编辑

遊戲编辑

  • 《真·三國無雙 Blast》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三國志·鍾會傳》裴註引《會為其母傳》:“夫人张氏,字昌蒲,太原兹氏人,太傅定陵成侯之命妇也。世长吏二千石。夫人少丧父母,充成侯家,修身正行,非礼不动,为上下所称述。贵妾孙氏,摄嫡专家,心害其贤,数谗毁无所不至。孙氏辨博有智巧,言足以饰非成过,然竟不能伤也。及妊娠,愈更嫉妒,乃置药食中,夫人中食,觉而吐之,瞑眩者数日。或曰:‘何不向公言之?’答曰:‘嫡庶相害,破家危国,古今以为鉴诫。假如公信我,众谁能明其事?彼以心度我,谓我必言,固将先我;事由彼发,顾不快耶!’遂称疾不见。孙氏果谓成侯曰:‘妾欲其得男,故饮以得男之药,反谓毒之!’成侯曰:‘得男药佳事,暗于食中与人,非人情也。’遂讯侍者具服,孙氏由是得罪出。成侯问夫人何能不言,夫人言其故,成侯大惊,益以此贤之。黄初六年,生会,恩宠愈隆。成侯既出孙氏,更纳正嫡贾氏。”臣松之按:锺繇于时老矣,而方纳正室。盖礼所云宗子虽七十无无主妇之义也。魏氏春秋曰:会母见宠于繇,繇为之出其夫人。卞太后以为言,文帝诏繇复之。繇恚愤,将引鸩,弗获,餐椒致噤,帝乃止。
  2. ^ 《中華德育故事「女德信篇」》:妊會時。妾孫氏妬甚。置毒食中。張覺而吐食。瞑眩數日。或勸訴之。張曰。嫡庶相害。破家危國。儻不見信。誰能明之。彼謂我必訴。固將先我。事由彼發。顧不快耶。遂稱疾。孫果謂會父曰。妾欲其得男。故飲以藥。反謂毒之。會父曰。暗置食中。非人情也。訊侍者具服。遂出孫氏。
  3. ^ 《魏氏春秋》:會母見寵於繇,繇為之出其夫人。卞太后以為言,文帝詔繇復之。繇恚憤,將引鴆,弗獲,餐椒致噤,帝乃止。
  4. ^ 全三國文·鍾會·母夫人張氏傳》:夫人性矜嚴,明於教訓。會雖童稚,勤見規誨。年四歲授《孝經》,七歲誦《論語》,八歲誦《詩》,十歲誦《尚書》,十一誦《易》,十二誦《春秋左氏傳》、《國語》,十三誦《周禮》、《禮記》,十四誦成侯《易記》,十五使入太學,問四方奇文異訓。
  5. ^ 山西通志·鍾會母傳》:正始八年,會為尚書郎,夫人執會手而誨之曰:「汝弱冠見敘,人情不能不自足,則損在其中矣,勉思其戒!」
  6. ^ 《三國志·鍾會傳》裴註引《會為其母傳》:是時大將軍曹爽專朝政,日縱酒沈醉,會兄侍中毓宴還,言其事。夫人曰:「樂則樂矣,然難久也。居上不驕,制節謹度,然後乃無危溢之患。今奢僭若此,非長守富貴之道。」嘉平元年,車駕朝高平陵,會為中書郎,從行。相國宣文侯始舉兵,眾人恐懼,而夫人自若。中書令劉放、侍郎衛瓘、夏侯和等家皆怪問:『夫人一子在危難之中,何能無憂?』答曰:『大將軍奢僭無度,吾常疑其不安。太傅義不危國,必為大將軍舉耳。吾兒在帝側何憂?聞且出兵無他重器,其勢必不久戰。』果如其言,一時稱明。
  7. ^ 《成侯命婦傳》:年五十有九,甘露二年二月暴疾薨。
  8. ^ 《三國志·鍾會傳》裴註引《會為其母傳》:天子有手詔,命大將軍高都侯厚加賵贈,喪事無巨細,一皆供給。議者以為公侯有夫人,有世婦,有妻有妾,所謂外命婦也。依《春秋》成風定姒之義,宜崇典禮,不得總稱妾名。於是稱成侯命婦。殯葬之事,有取於古制,禮也。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