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汤

(重定向自張湯

張湯前155年前115年),西漢杜县(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東南)人,是留侯張良同宗遠親。汉武帝时期著名酷吏。曾任長安吏、内史掾和茂陵尉。

張湯
西汉政治家
姓名張湯
族裔汉族
出生約前155年
杜县(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東南)
逝世前115年
京師
  • 年份不詳 任栘中廄監
  • 天漢元年(前100年)任中郎将
  • 始元六年(前81年)任典属国
  • 元平元年(前74年)任右曹典属国
苏武李陵诗集

生平编辑

張湯幼時貪玩,他的父親出外,叫張湯看家。父親回來發現家中的肉被老鼠偷吃,父親大怒、鞭笞張湯。張湯掘開老鼠洞,抓住老鼠,找到了吃剩下的肉,立案審訊老鼠,“傳爰書,訊鞫論報”,文辭如老獄吏。讓父親感到驚訝。父親死後,張湯繼承父職。為長安吏。

張湯年輕時喜歡研讀法律,後來任長安吏和茂陵尉,在審理陳皇后巫蠱案和淮南王衡山王江都王等謀反事件中辦事得力,受到武帝器重。他和趙禹編定《越宮律》、《朝律》和“見知故縱”等法律。還參與了幣制改革、鹽鐵官營、算緡、告緡等事務。當時有“天下事皆決湯”的說法。權勢一時威震朝野。

但是,張湯在執行法律的時候過於嚴酷,甚至發明了“腹誹罪”。漢武帝與張湯研商發行「白鹿皮幣」,變相勒索王公貴族。武帝徵求大農令顏異意見,顏異提出異議:“今王侯朝賀以蒼璧,直數千,而其皮薦反四十萬,本末不相稱。”武帝大不高興。張湯本與顏異有仇隙,後來有人告發顏異,於是武帝命令張湯審理顏異一案。據《史記·平準書》載“(顏)異與客語,客語初令下有不便者,異不應,微反脣。湯奏當異九卿見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誹,論死。自是之後,有腹誹之法,而公卿大夫多諂諛取容矣。”

武帝元鼎二年,有人盗走了孝文帝陵园的下葬钱,武帝下令张汤徹查,张汤打算將丞相莊青翟治罪。莊青翟聯合長史朱買臣王朝邊通等人誣陷張湯和商人田信暗地來往,謀取暴利。武帝将信将疑。后另一酷吏减宣又誣告張湯和御史魯謁居合谋害死御史中丞李文。武帝派御史中丞趙禹审讯,趙禹向張湯嚴厲詰責:“君何不知分也。君所治夷滅者几何人矣?”。張湯被迫自殺,並留下遺書說是丞相府的三位長史陷害他。張湯死後,抄沒的財產只五百金,大多來自俸祿和賞賜。张汤的兄弟子侄想要厚葬他,他母亲说:“张汤身为天子重臣,竟然被污言秽语中伤而死,何必要厚葬呢!”于是将张汤放在牛车上运到墓地,只有一口棺材,没有外椁。漢武帝知道後,說:“非此母不生此子”(沒有這樣的母親,不能生下這樣的兒子),因此將三位長史朱買臣等人誅殺。不久丞相莊青翟在獄中自殺。

家族编辑

编辑

  • 张贺:卫太子刘据门客,为太子家令。巫蛊之祸起,太子宾客皆被处死。弟张安世为之求情才得已免死。不过却被处以宫刑。后来出任掖庭令。汉宣帝出狱后归掖庭抚养,张贺感于卫太子死的冤枉,而他的孙子又孤苦无依,因此对汉宣帝照顾地无微不至。汉宣帝长大后,张贺亲自教他识字,学习《詩經》、《尚書》。张贺曾在弟弟张安世面前称道时为皇曾孙的汉宣帝。张安世认为现在的皇帝年轻有为不宜称道皇曾孙。汉宣帝成年,张贺为其聘部下许广汉之女许平君为妻,聘礼全部是由张贺自掏腰包。张贺去世于汉昭帝时期。张贺有一子,早死,仅有一个孙子,叫张霸。汉宣帝当上皇帝后,曾对张安世说:“掖廷令平生称我,将军止之,是也。”,并追念张贺对他的恩情,赐张安世的小儿子张彭祖为关内侯以承继张贺,后进封为阳都侯,追谥张贺为阳都哀侯。张彭祖年龄与汉宣帝相当,曾与汉宣帝是同窗。张贺的孙子张霸赐爵为关内侯,拜为散骑、中郎将。

世系图编辑

过继
张汤
阳都哀侯
张贺
富平敬侯
张安世
张卬
富平爱侯
张延寿
张千秋阳都侯
张彭祖
关内侯
张霸
富平缪侯
张勃
富平共侯
张临
富平思侯
张放
武始节侯
张纯
张根武始侯
张奋
张升
武始侯
张甫
武始侯
张吉

墓葬编辑

2002年,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发现张汤墓。出土物中有2枚印,印文分别为“张汤臣汤”、“张君信印”[1][2]

參考書目编辑

  1. ^ 朱剑 陈卓珂. 当校园遇见古迹 西安校园考古调查. 陕西日报 (中国社会科学院 考古研究所). 2017-08-16 [2020-03-31]. 
  2. ^ 翁晓磊. 西北政法大学西汉御史大夫张汤墓遗址陈列馆启动仪式圆满举行. 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 2012-04-09 [2018-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2). 
  • 《史記》卷一二二
前任:
李蔡
西汉御史大夫
第二十四任
前120年—前115年
繼任:
石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