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玉(1343年-1401年),字世美,諡號忠武河南祥符人(今河南省開封市),明朝軍事人物,靖難之役著名將領。

張玉

大明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荣国公
爵位 榮國公,後加封河間王
籍貫 河南祥符
族裔 汉族
字號 世美
諡號 忠顯,後改諡忠武
出生 至正三年(1343年)
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汴梁路祥符縣
逝世 建文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401年1月9日)
山东承宣布政使司東昌府
親屬 張天佑(父)
王慧明(妻)
張輔(子)、張信(從子)
昭懿貴妃(女)
張忠張懋張瑾(孫)
张敬妃(孫女)
張瑄張斌(姪孫)
張傑張銘(曾孫)
張崙(玄孫)、張溶(六世孫)
張元功張元德(七世孫)
張維賢(八世孫)、張之極(九世孫)
張世澤(十世孫)
經歷
  • 元樞密知院(?- 洪武十八年)
  • 济南卫副千户、明威将军安庆卫指挥佥事(洪武二十一年 - 洪武二十四年)
  • 燕山左护卫(洪武二十四年 - 洪武二十六年)
  • 都指挥同知(洪武二十七年 - 建文二年)
  • 追封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榮國公(洪武三十五年)
  • 追封河間王(洪熙元年)

張玉隨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役,其中多立有戰功,後於東昌之戰中戰死。朱棣稱帝後,以為靖難第一功臣,追贈為榮國公,謚忠顯。明仁宗加封為河間王,改謚忠武,與朱能王真姚廣孝等靖難功臣同享成祖廟廷。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張玉曾於元朝做官,任樞密知院,元朝滅亡後,隨元廷逃往漠北。洪武十八年(1385年)投降明朝。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於捕魚兒海之戰中立有戰功,因功授濟南衛副千戶,遷安慶衛指揮僉事。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张玉随蓝玉征讨远顺、散毛诸洞。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张玉驱逐犯境元军,一直追击到鸦寒山,調燕山左護衛。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隨從燕王朱棣出塞漠北,征黑松林。因作戰驍勇及擅長出謀畫策而為朱棣所親信[1][2]

靖難之役编辑

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燕王朱棣靖難為題,起兵造反,張玉率兵奪取燕京九門,三天內控制北平城[3]。燕军南下时,朱棣又采用张玉的计策,命朱能东攻蓟州,杀死守将马宣,又迫降遵化。后来,张玉夺取永平密云,将所获精锐充实军中,升任都指挥佥事。八月,擔任燕軍前鋒,領兵於半夜襲擊雄縣,時值中秋節,南軍部隊因過節而城防鬆懈,遂破雄縣城。张玉又在月漾桥设伏,生擒前来援救的潘忠杨松,夺取鄚州[4]

不久,张玉亲率轻骑窥探耿炳文的军营,返回后对朱棣道:“敌军纪律涣散,应当迅速进击。”朱棣遂率军西进。到达无极后,众将都认为南军兵强,建议驻军新乐。张玉说:“他们兵马虽多,但都是新兵。我军乘胜直趋真定,一定能攻克它。”朱棣喜道:“我倚仗张玉便足以成就大事。”次日,朱棣率军抵达真定,与张玉、谭渊夹击南军,大破耿炳文,生擒左副将军李坚、右副将军宁忠、都督顾成,斩首三万级[5]。不久,张玉又击败安陆侯吴杰,燕军军威大振。九月初,江陰侯吳高率辽东军攻打永平,曹国公李景隆也率军攻打北平。朱棣与张玉定计,先援救永平。这时,吴高已撤军而走。张玉便随朱棣前往大宁,并在两个时辰之内攻破大宁,斩杀都指挥朱鉴,生擒都指挥房宽[6]。十月十九日,朱棣於會州整編軍隊,分立五軍(中前左右後),張玉將領中軍,為五軍之首[7]。此时,李景隆率部围困北平。朱棣便班师返回,在郑村坝大破李景隆,趁胜抵达北平城下。北平守军也鼓噪杀出,内外夹攻,南军溃败[8][9]

建文二年(1400年),张玉随朱棣攻破广昌蔚州大同。这时,李景隆收集败军,再次来攻。张玉道:“兵贵神速,请让我屯军白沟河,以逸待劳。”他驻扎在河上三日,并以精骑出击,再次大败李景隆。五月,张玉夺取德州,追击南军至济南。但是围城三个月,仍旧不能破城,只得撤军而回。十月,张玉攻破沧州,生擒徐凯[10]。十二月,燕军攻东昌,与盛庸相遇[11]。当时,盛庸背城列阵。朱棣冲击南军左翼,后又冲其中坚,结果被盛庸重重包围。张玉、朱能分别率兵相救,朱棣与朱能会合,乘机突围而出。张玉不知朱棣已被救出,仍在阵中冲杀,最终力竭而死,时年五十八岁[12][13]

東昌之戰,燕軍大敗,眾將叩頭請罪,朱棣說:「勝負常事,不足計,恨失玉耳。艱難之際,失吾良輔。」說完痛哭失聲,不能自己。眾將皆泣[14]。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朱棣在金陵稱帝追贈張玉為都指揮同知。九月,追贈榮國公,謚號忠顯。洪熙元年三月,明仁宗加封河間王,改謚忠武,並得與東平王朱能、金鄉侯王真、榮國公姚广孝並侑享成祖廟廷[15]

家庭编辑

编辑

  • 長子張輔,字文弼,封英國公,追封定兴王。於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變中陣亡,享年七十五歲,諡號忠烈。
  • 次子,封文安伯,天順六年(1462年)死,諡號忠僖[16]
  • 三子,封太平侯,天順二年(1458年)死,追贈裕國公,謚號勇襄[17]
  • 從子張信,世襲錦衣衛指揮同知。

编辑

  • 張氏,即昭懿貴妃。永樂七年(1409年)二月,被冊封為明成祖朱棣之貴妃。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卷145):“张玉,字世美,祥符人。仕元为枢密知院。元亡,从走漠北。洪武十八年来归。从大军出塞,至捕鱼儿海,以功授济南卫副千户,迁安庆卫指挥佥事。又从征远顺、散毛诸洞。北逐元人之扰边者,至鸦寒山还,调燕山左护卫。从燕王出塞,至黑松林。又从征野人诸部。以骁果善谋画为王所亲任。”
  2. ^ 杨士奇《河间忠武王张公神道碑铭》:“王初仕元为枢密知院,已而灼知天命。洪武乙丑,自拔来 归我太祖高皇帝,礼遇甚厚,王感奋思效。戊辰,从征捕鱼海子、喀尔喀之地,以功授济南卫副千户,又从富勒呼特穆尔至延安 延川还,升明威将军安庆卫指挥佥事。庚午,从征永顺散毛诸 洞。辛未,逐北部之侵边者,至雅哈山而还,调燕山左护卫。癸酉,追奔至黑松林。甲戌,征野人等处,升都指挥同知。”
  3. ^ 明太宗實錄》(卷2):“是夜,玉等攻九門,黎明已克其八,惟西直門未下。上令指揮唐雲解甲騎馬,導從如平時,過西直門,見闘者,呵之曰:「汝眾喧閧,欲何為者?誰令爾為此不義,是自取殺身耳。」眾聞雲言,皆散,乃盡克九門,遂下令安集城中,人民安堵,諸司官吏視事如故。北平都指揮使俞填走居庸關,馬瑄走薊州,宋忠率兵至居庸關,知事不齊,退保懷來,留俞填守居庸。”
  4. ^ 明史》(卷145):“建文元年,成祖起兵。玉帅众夺北平九门,抚谕城内外,三日而定。师将南,玉献计,遣朱能东攻蓟州,杀马宣,降遵化。分兵下永平、密云,皆致其精甲以益师。擢都指挥佥事。是时朝廷遣大兵讨燕:都督徐凯军河间;潘忠、杨松军鄚州;长兴侯耿炳文以三十万众军真定。玉进说曰:“潘、杨勇而无谋,可袭而俘也。”成祖命玉将亲兵为前锋,抵楼桑。值中秋,南军方宴会。夜半,疾驰破雄县。忠、松来援,邀击于月漾桥,生擒之。遂克鄚州。”
  5. ^ 国朝献徵录》(卷5):“玉自請往覘,還言:“軍無紀律,不足慮也。若逕趨彼,雖眾新集,我軍乘其未備,一鼓可破也。”上曰:“然。”明日,遂抵?定接戰。炳文大敗,俘其左副將軍李堅、右副將軍甯忠及都督顧成等,斬首三萬餘級。”
  6. ^ 明史》(卷145):“自以轻骑觇炳文军。还言:“军无纪律,其上有败气,宜急击。”成祖遂引兵西,至无极,顾诸将谋所向。诸将以南军盛,请屯新乐。玉曰:“彼虽众,皆新集。我军乘胜径趋真定,破之必矣。”成祖喜曰:“吾倚玉足济大事!”明日抵真定,大破炳文军,获副将李坚、宁忠,都督顾成等,斩首三万。复败安陆侯吴杰军。燕兵由是大振。江阴侯吴高以辽东兵围永平。曹国公李景隆引数十万众将攻北平。成祖与玉谋,先援永平。至则高遁走,玉追斩甚众。遂从间道袭大宁,拔其众而还,次会州。”
  7. ^ 明太宗實錄》(卷4):“乙卯,我軍至會州,命張玉將中軍,鄭亨、何壽充中軍左、右副將;朱能將左軍,朱榮、李浚充左軍左、右副將;李彬將右軍,徐理、孟善充右軍左、右副將;徐忠將前軍,陳文、吳達充前軍左、右副將;房寬將後軍,和允中、毛整充後軍左、右副將;以大寧歸附之眾分隸各軍。丁巳,師入松亭關。”
  8. ^ 明史》(卷145):“初立五军,以玉将中军。时李景隆已围北平,成祖旋师,大战于郑村坝,景隆败。成祖乘胜抵城下。城中兵鼓噪出,内外夹攻,南军大溃。”
  9. ^ 《河间忠武王张公神道碑铭》:“永平驰报,江阴侯吴高等以辽东兵攻围城急,又谍报曹国公李景隆引兵数十万将攻北平城。上与王谋,先拔永平,既至,高等望风弃辎重遁,王从上追之,斩获甚众。王言:“大宁去此不远,请移军袭之,可免后顾。”从之。王言大宁去此不远,请移兵袭之,可免后顾之忧。从之,遂从大宁,自辰至午,城破,斩其都指挥朱鉴,执都指挥房宽,下令安抚城中,顷刻而定。”
  10. ^ 国朝献徵录》(卷5):“無何,景隆收潰散卒,號百萬,且復至。玉曰:“兵貴神速,先事者勝,請往駐白溝河以待。”後三日,景隆果至。玉擊之,斬馘無筭,景隆退保濟南。玉乘勝追躡,圍其城,既而解圍,攻滄州,獲其大將徐凱。”
  11. ^ 明史》(卷145):“明年从攻广昌、蔚州、大同。谍报景隆收溃卒,号百万,且复至。玉曰:“兵贵神速,请先据白沟河,以逸待劳。”驻河上三日,景隆至。以精骑驰击,复大败之。进拔德州,追奔至济南,围其城三月,解围还。寻再出,破沧州,擒徐凯。进攻东昌,与盛庸军遇。”
  12. ^ 明史》(卷145):“成祖以数十骑绕出其后。庸围之数重,成祖奋击得出。玉不知成祖所在,突入阵中力战,格杀数十人,被创死。年五十八。”
  13. ^ 明通鑑》(卷12):“燕王直前薄庸軍左翼,不動;復衝中堅,庸開陣縱王入,圍之數重。燕將朱能率番騎來救,王乘間突圍出。而燕軍為火器所傷甚眾,大將張玉死於陣。會平安至,與庸合兵。丙辰,又戰,復大敗之,前後斬馘數萬人。燕師遂北奔,庸等趣兵追之,復擊殺無算。”
  14. ^ 明史》(卷145):“燕兵起,转斗三年,锋锐甚。至是失大将,一军夺气。师还北平,诸将叩头请罪。成祖曰:“胜负常事,不足计,恨失玉耳。艰难之际,失吾良辅。”因泣下不能止,诸将皆泣。其后谭渊没于夹河,王真没于淝河,虽悼惜,不如玉也。”
  15. ^ 明史》(卷145):“建文四年六月,成祖称帝,赠玉都指挥同知。九月甲申,追赠荣国公,谥忠显。洪熙元年三月,加封河间王,改谥忠武,与东平王朱能、金乡侯王真、荣国公姚广孝并侑享成祖庙廷。
  16. ^ 明史》(卷145):“,以功臣子為神策衛指揮使。正統五年,英國公輔訴毆守墳者,斥及先臣,詞多悖慢。帝命錦衣衛鞫實,錮之,尋釋。三遷至中府右都督,領宿衛。景泰三年加太子太保。英宗復位,以迎立功,並封文安伯,食祿千二百石。天順六年卒。贈侯,謚忠僖。子斌嗣,坐詛咒,奪爵。”
  17. ^ 明史》(卷145):“,永樂中入宿衛,為錦衣衛指揮僉事。從宣宗征高煦,又從成國公朱勇出塞至氈帽山。正統十三年,以副總兵征麓川。還,討貴州叛苗。積功為前府右都督,總京營兵。景泰二年,坐驕淫不道下獄,尋釋。景帝不豫,與石亨、曹吉祥迎上皇於南城。封太平侯,食祿二千石。于謙、王文、範廣之死,有力焉。納賄亂政,亞於亨。天順二年卒,贈裕國公,謚勇襄。子瑾嗣。成化元年,革「奪門」功,奪侯,授指揮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