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登桂

越南阮朝大臣、詩人

張登桂越南语Trương Đăng Quế張登桂,1793年-1865年),字延芳越南语Diên Phương延芳),號端齋越南语Đoan Trai端齋),別號廣溪越南语Quảng Khê廣溪),越南阮朝大臣、詩人。他歷仕明命紹治嗣德三朝,為紹治帝、從善王阮福綿審和綏理王阮福綿寊的老師。

身世编辑

張登桂祖籍河靜省河清府石河縣後黎朝永祚五年(1623年),遠祖張登長遷居阮主控制下的廣義府平山縣。從張登長開始,子孫多在阮主政權中任職。西山起義爆發後,廣義府成為西山朝領土。張登桂的父親張登樸受西山朝中親友舉薦,先後擔任慕華知縣和和義知府。嘉隆元年(1802年),阮福映復國後,張登樸繼續擔任廣義知府。

生平编辑

西山景盛元年(1793年),張登桂出生。嘉隆十八年(1819年),張登桂參加鄉試,考中直隸場舉人[1],是廣義歷史上第一個舉人。

明命元年(1820年),張登桂初授禮部行走,從此踏上仕途。後升任編修。因為學識淵博,被任命為皇子直學,不久又擢升侍讀,教導明命帝的年長皇子阮福綿宗阮福綿定阮福綿宜阮福綿宏阮福綿安等人。後升任尚寶少卿,管理文書房事務。明命十一年(1830年),任工部侍郎,充辦閣務。又改禮部,充任各省教職主考。明命十二年(1831年),擢戶部參知,兼管武庫,不久升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印篆,充機密院大臣。

明命十四年(1833年),黎文𠐤南圻藩安省發動叛亂,農文雲則在北圻高平省發動叛亂。張登桂為鎮壓叛亂,日夜籌畫。明命十六年(1835年),叛亂被撲滅,張登桂因功加太子少保銜,並成為會試的主考。明命十六年(1835年),任南圻經略大臣,整頓田土,修繕各省地簿,並大力鎮壓各地盜賊。張登桂回朝復命時,明命帝賜張登桂一對金魚形,寓意兩人君臣和諧,猶如魚水相得。不久,張登桂擢升協辦大學士,仍領兵部尚書充機密院大臣。

明命十七年(1836年),清華省有土匪滋擾地方,張登桂任经略大臣前往鎮壓土匪。匪患平息後,張登桂又建議在當地增設常春州,改定區劃,方便管治。明命十九年(1838年),張登桂兼管國子監,充會試場主考,又充殿前讀卷。明命二十年(1839年),因擔任南圻經略大臣期間勘察田地,增設關津,朝廷增加了三倍財稅收入為由,晉封綏盛男越南语Tuy Thạnh Nam綏盛男),並兼管禮部印篆。

明命二十一年(1840年),張登桂董理孝山萬年吉局,與裴公宣一起,負責設計明命帝陵寢孝陵。十二月,明命帝逝世時,令張登桂為輔政大臣,輔佐紹治帝。紹治帝繼位後,升張登桂為署文明殿大學士,加太保銜,領兵部尚書,充機密院大臣。紹治元年(1841年),紹治帝和張登桂討論鎮西城存廢,張登桂認為一旦棄守鎮西城,就不能保全河僊省,所以不能棄守。如今停止在鎮西城用兵是一件難事,只能慢慢料理,不能操之過急。同年(1841年)大計,紹治帝准張登桂實授文明殿大學士,並兼充國史館總裁,負責編纂《大南實錄》。

紹治二年(1842年),紹治帝北上河內,接受清朝冊封。張登桂充御前大臣。紹治帝回到順化後,晉封張登桂為綏盛子越南语Tuy Thạnh Tử綏盛子),同時賞賜一枚垂纓攀龍附鳳一項金錢、三十兩銀子和一個御用大金剛玉幫指。紹治四年(1844年),張登桂因病請假,紹治帝每天遣使者前往張登桂住處慰問,並賞賜藥方藥材。同年(1844年)八月,蔭授張登桂長子張登柱為翰林院承旨,張登桂上疏請辭蔭授,紹治帝不許。張登桂於是請求錄用河仙鎮都督鄚天賜後代,彰顯鄚氏開闢河仙的功勞。這一建議被紹治帝採納。

紹治六年(1846年),張登桂再次生病,紹治帝派黃濟美前往探問,要張登桂在家安心養病,不要勉強自己辦理公務。不久又以張登桂長子張登柱尚皇四女安美公主。紹治七年(1847年)六月,張登桂晉封綏盛伯越南语Tuy Thạnh Bá綏盛伯),並獲賜“顧命良臣”玉牌一塊。不久又充任總裁,編纂欽修《紹治文規》。同年(1847年)九月,紹治帝去世,遺詔命福綏公阮福洪任繼位,以張登桂、武文解阮知方林維浹等人充輔政大臣

嗣德元年(1848年),嗣德帝擢升張登桂為勤政殿大學士,晉封綏盛郡公越南语Tuy Thạnh Quận công綏盛郡公)。同年(1848年)八月,西洋商船運來價值161267盾銀子的貨物,張登桂連同六部尚書上疏反對朝廷出資購買該批物資。他認為,“今以有限之農功,易無窮之遠貨,歲歲不知幾萬”,將使百姓陷入饑寒交迫的地步。嗣德帝對此大為讚賞,賞賜張登桂一枚大項飛龍金錢。嗣德三年(1850年)大計,嗣德帝嘉賞張登桂一面“三朝碩輔”金磬。不久,張登桂上疏乞休,嗣德帝慰留不許。嗣德五年(1852年),張登桂與武文解等人上疏請求解除輔政大臣一職,嗣德帝不許。同年冬天,張登桂等人再次請求解除輔政大臣一職,方獲准許。

嗣德八年(1855年),張登桂再次以年老請求致事嗣德帝再次不許。不久張登桂再上疏,請求解除兵部尚書和兼管欽天監兩個職務,只留國史館總裁,負責欽修《大南實錄》,並充經筵講官和機密院大臣,給當嗣德帝老師和顧問。嗣德帝也不許。嗣德十三年(1860年)九月,張登桂再請求致事,認為法國入侵南圻三年,自己身為兵部尚書,對擊退侵略者一籌莫展,不能再在朝中任職。嗣德帝要求張登桂繼續留任,但普通事務不再由張登桂處理,重大事務則必須先報告給張登桂,詢問張登桂的意見。嗣德十五年(1862年),張登桂再請致事,嗣德帝依然慰留,但准許解除兵部職責。張登桂再次上疏,請求將自己降為尚書銜,褫奪郡公爵位,仍以伯爵身份留在京中擔任顧問。嗣德帝不許。張登桂又請求只領一半俸祿,嗣德帝勉強答應。同年(1862年)十一月,張登桂七十大壽,嗣德帝賞賜御製詩一首,同時賞賜大量器物。

嗣德十八年(1865年)二月,張登桂病逝,壽七十二歲。嗣德帝輟朝三日,追贈他為太師,賜諡文良。嗣德二十八年(1875年),附祀於世廟第七案。

著作编辑

張登桂有《廣溪文集》傳世。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張登桂有二妻四妾:[2]

子女编辑

張登桂共有十二子九女:[2]

注釋编辑

  1. ^ 《國朝鄉科錄》
  2. ^ 2.0 2.1 資料來自保大元年版的《張族世譜》。

參考資料编辑

  • 大南實錄》正編列傳二集 卷二十一、二十二 張登桂傳(上、下)
  • 《張族世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