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輔(1375年-1449年9月1日),字文弼,諡忠烈河南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开封府祥符縣(今河南省開封市祥符縣)人。明成祖時大將張玉之子,襲封英國公

張輔
張輔 (英國公)

张辅像,取自明王圻辑《三才图会》


大明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掌中軍都督府事
爵位 英國公
追封定興王
籍貫 河南等處行中書省汴梁路祥符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文弼
諡號 忠烈
出生 洪武七年(1374年)
河南等處行中書省汴梁路祥符縣
逝世 正統十四年(1449年9月1日)
北直隸土木堡
親屬 張天佑(祖父)、張玉(父)
張輗張軏(弟)、張信(從兄)
昭懿貴妃(妹)
李氏、吳氏(妻妾)
張忠張懋(子)
張妙華、张敬妃(女)
張瑾張瑄張斌(姪)
張傑張銘(孫)
張崙(曾孫)、張溶(玄孫)
張元功張元德(六世孫)
張維賢(七世孫)、張之極(八世孫)
張世澤(九世孫)
著作

張輔早年隨父參加靖難之役,后進攻并佔領安南,改其為交阯,此後四次平定叛亂。宣德年間,率軍平定高煦之亂正統年間,隨明英宗北征,在土木堡之變陣亡,享年七十五岁。

目录

生平编辑

建文、永樂年間编辑

張輔的父亲为燕王軍大将張玉,靖难之役时,跟隨父親参战,任指挥同知。次年,張玉在东昌之战中战死,張輔繼承父職,任都指挥同知。之後在夾河、槁城、彰德、靈璧屢建奇功。建文四年(1402年),朱棣封他為封信安伯,祿千石,予世券。其妹為帝妃昭懿貴妃邱福朱能均稱張輔父子軍功皆高,不可以因為私親而輕其賞賜。於是,永樂三年(1405年),張輔進封新城侯,加祿三百石[1]

當時,安南陳朝的權臣胡季犛(黎季犛)弒君篡位,建立胡朝,不久自稱太上皇,立子胡漢蒼(黎蒼)為帝[2]。其故主之孫陳添平(陳天平)從老撾歸來,胡季犛假裝請其歸國。明成祖派都督黃中以五千部隊護送,前大理寺薛悤輔助。胡季犛在芹站設伏,殺死陳天平,薛悤亦戰死。明成祖大怒,命成國公朱能為征夷將軍,張輔為右副將軍,率豐城侯李彬等十八將軍,共八十萬部隊,會同左副將軍西平侯沐晟分兵討伐兵部尚書劉俊贊軍事,刑部尚書黃福大理寺卿陳洽供給饋餉[3]

永樂四年(1406年)十月,朱能在軍中去世,張輔代理率領部隊進攻[4]。大軍自憑祥進師,經過坡壘關,望祭安南境內山川,檄胡季犛二十罪。之後攻破隘留、雞陵二關,抵達新福。沐晟部隊自雲南進入,于白鶴結寨。安南有東、西二都,依宣江洮江沲江富良江為險,緣個江南北岸立柵木,并聚舟其中,築城多於邦隘,城柵橋艦相連九百餘里,兵眾達七百萬,欲據險以拖累明軍[5]。張輔自新福移軍三帶州,以造船圖進取。恰逢當時成祖得知朱能去世,下敕張輔為將軍,并以李文忠代開平王常遇春為比進行鼓勵,且稱趁冬天瘴癘之害未興,宜速戰速決。十二月,張輔部隊抵達富良江北,派遣驃騎將軍朱榮在嘉林江大敗安南軍,并與沐晟合軍進攻多邦城。張輔以畫獅蒙馬進行衝鋒,并以神機火器進行攻擊。斬殺其兩名將軍,并追至傘圓山。之後攻破傘圓山,招撫降附,攻佔東都昇龍(今河內市)。并派遣李彬陳旭進攻西都清華(今清化市)。胡季犛焚燒宮殿后逃入海上,三江州縣紛紛投降[6]

次年春,張輔派遣清遠伯王友等渡自注江,接連攻破籌江、困枚、萬劫、普賴,斬首三萬七千余人。安南軍胡杜聚舟盤于灘江,張輔派降將陳封襲擊,并盡獲其船隻。之後攻破東潮、諒江諸府州。此後擊敗黎季犛水軍,斬殺萬人,并追至膠水縣入海口。此後在鹹子關築城,令都督柳升守衛[7]。之後,安南軍從富良江進攻,張輔與沐晟夾擊迎戰,柳升以舟師橫擊,明軍大獲全勝,斬殺數萬人以至於江水都被染紅。五月,攻至奇羅海口,活捉胡季犛及其子胡漢蒼,以及其各諸王將相大臣等,押送到京師。越南的胡朝自此滅亡。明軍佔領府州四十八個,縣一百八十個,戶三百十二萬[8]。明朝派人尋找陳氏王族的後人,不久後宣稱未能找到,便以陳朝王室被胡季犛殺盡為由,在安南交阯承宣布政使司,對其直接進行統治。自唐朝滅亡之后,越南獨立長達四百餘年之久,至此再次進入中國版圖。明成祖下詔告天下,諸王百官奉表稱賀[9]

永樂六年(1408年)夏,張輔還師至京師。成祖賜宴于奉天殿,并為之賦《平安南歌》,進封英國公,歲祿三千石,予世券[10]。當年冬天,陳氏子孫簡定王陳頠(簡定帝)以恢復陳朝為名,再次起兵反明。成祖命沐晟討伐,但明軍在生厥江被打敗。次年春,再命張輔佩征虜將軍印,帥師討伐[11]。當時陳頠為越上皇,另立陳季擴(重光帝)為皇帝,勢力很大。張輔招攬諒江江北諸避寇者復業,并進軍至慈廉州,破喝門江,克廣威州孔目柵,至追至至太平海口,并大破阮景異的三百艘水師[12]。於是,陳季擴自稱是陳氏後人,遣使請求紹封。張輔稱:“以前我們遍訪搜尋陳王後人時,陳季擴沒有回應,現在肯定是詐計。我奉命討伐賊寇,不知道其他事。”於是遣朱榮蔡福等以步騎先進,張輔帥舟師后進,并在清化會師,於美良山逮捕簡定及其黨羽,送抵京師。永樂八年(1410年)正月,繼續追討餘黨,但并未捕到陳季擴。之後成祖命沐晟留下繼續討伐,而召張輔班師,改命練兵于宣府萬全,督運北征[13]

當時,陳季擴雖請降,實為緩兵之計。他趁張輔班師時,再次進犯如故,沐晟無法抑制。當時越南人苦於受中國約束,又屢次受到吏卒侵擾,於是常支持起義軍,時服時叛。永樂九年(1411年)正月,明成祖命張輔與沐晟協力進討。張輔抵達后,申明軍令,當時都督黃中向來驕橫,屢次違背節度,張輔指責其不遜,於是斬首以示大軍。同年七月,明軍攻破安南軍阮景異於月常江,獲船百余,生擒元帥鄧宗稷等。后因軍中瘴病息兵[14]。次年八月,明軍進攻神投海,張輔率部血戰并大破。永樂十一年(1413年)冬,他與沐晟在順州會師,在愛子江大戰,并追至愛母江。次年正月,攻至政平州,并俘獲阮景異鄧容等人[15]。陳季擴逃至老撾,張輔遣指揮師祐率兵要人,并攻破其三關。老撾隨後縛陳季擴等人給明軍,張輔於是押送至京,并以新獲得的佔領地,設升州、華州、思州、義州共四處,增設衛所,并招其降人為官,留下軍隊守衛。十三年春,張輔抵達京師。之後,成祖命其為交阯總兵官,悉數平定陳月湖等叛亂。永樂十四年(1416年),召還[16]。張輔一共四次出征交阯,“前後建置郡邑及增設驛傳遞運,規畫甚備”。安南人所畏懼的人唯有張輔[17]。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明成祖北徵,命張輔隨行。七月,至榆木川,明成祖病危,召張輔接受遺命,命軍隊事務都由張輔統領[18]

洪熙、宣德年間编辑

明仁宗即位后,張輔掌管中軍都督府事,進升為太師[19],享受兩個俸祿。當時百官都從南京領取俸祿,而仁宗獨命其太師俸祿由北京倉支給[20]。當時成祖剛駕崩,仁宗服制二十七日期滿,大臣呂震上疏請穿吉服。楊士奇則稱不可,呂震隨即高聲厲叱楊士奇,蹇義見此兼顧兩人觀點進言。次日,朱高熾仍然戴素冠穿麻衣上朝,而廷臣中只有楊士奇與張輔仍然服制如初[21]。明仁宗嘆道:“張輔是武臣,但知禮節勝過六卿啊。”[22]之後,命其掌管,監制《明太宗實錄》[23]

宣德元年(1426年),漢王朱高煦謀反,引誘各功臣為內應,偷偷派枚青夜間抵達張輔住處。張輔逮捕该人并掌握所有反狀,因此請求派兵討伐[24]明宣宗決定御駕親征,并命張輔隨行。平定高煦之亂后,加祿三百石。張輔因此威名益盛,而久握兵。宣德四年,都御史顧佐請保全功臣,於是宣宗下詔解除張輔兵權,命其朝夕專侍宣宗,謀劃軍國重事,后進階光祿大夫左柱國[25]。而在南方的交阯之地,張輔被徵召回朝一年之後,當地豪族黎利就開始起兵反明。在接下來的十年時間裡,明朝多次派兵討伐,都無功而返。宣德二年,柳升率部進攻時中伏身亡,王通被迫與黎利結盟。朝议放棄交阯,張輔雖力爭仍不得[26]。最終,明朝廢棄交阯承宣布政使司這一行政區劃,冊封黎利為安南國王,安南再次成為中國藩屬[27]。宣德四年(1429年)三月,明廷加張輔為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28]

英宗年間编辑

明英宗即位后,加號翊連佐理,負責經筵、監修《明宣宗實錄》[29]。張輔雄毅方嚴,治軍整肅,屹如山嶽。其歷任四朝元老,且小心敬慎,與蹇義夏元吉三楊均同心輔政[30]。一日,太皇太后在便殿而坐,明英宗面朝西而立,召見張輔及杨士奇杨榮杨溥胡濙等人進入。她對眾人說:“你們都是老臣。現在嗣君年幼,希望你們同心共安社稷。”太皇太后隨後對英宗說:“此五臣,三朝簡任,俾輔後人。皇帝萬幾,宜與五臣共計”[31]。此後,太皇太后以及三楊陸續辭世,太監王振擅權。文武大臣望塵頓首,而只有張輔敢於當庭抗禮[32]正統十四年(1449年),瓦剌也先入犯,王振誘導英宗親征,命張輔隨行,但不參與軍政。張輔年老,默不敢言。大軍抵達土木堡后,入伏被滅,張輔死於軍中,后追封定興王,謚忠烈[33]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卷154):“張輔,字文弼,河間王玉長子也。燕師起,從父力戰,為指揮同知。玉歿東昌,輔嗣職。從戰夾河、槁城、彰德、靈璧,皆有功。從入京師,封信安伯,祿千石,予世券。妹為帝妃。邱福、朱能言輔父子功俱高,不可以私親故薄其賞。永樂三年進封新城侯,加祿三百石。”
  2. ^ 国朝献徵录》(卷5):“永樂三年,交趾國王陳日焜為具臣黎季犛所弒。季犛詭姓名為胡一元,子蒼為胡大?,互矯稱陳氏絕嗣。大?互其甥請署國事,上不逆其詐,從之。未幾,求襲王爵,又許之。踰年陳氏孫天平始從老撾潛至京,奏愬。季犛聞之,懼,上表請迎天平,還以國。四年春,遣使者送天平歸,至其境,季犛伏兵殺之及其使者。又僭稱尊號,改國曰大虞,改年曰元聖。”
  3. ^ 明史》(卷154):“是時安南黎季犛弒其主,自稱太上皇,立子蒼為帝。其故王之孫陳天平自老撾來奔,季犛佯請歸國。帝遣都督黃中以兵五千送之,前大理卿薛悤為輔。季犛伏兵芹站,殺天平,悤亦死。帝大怒,命成國公朱能為征夷將軍,輔為右副將軍,帥豐城侯李彬等十八將軍,兵八十萬,會左副將軍西平侯沐晟,分道進討。兵部尚書劉俊贊軍事,刑部尚書黃福、大理寺卿陳洽給饋餉。”
  4. ^ 國朝獻徵錄》(卷5):“九月壬申,師次龍州,大將軍遘疾,以師授右副將軍。十月戊子,大將軍薨,輔代總其眾,以進遣使馳奏。”
  5. ^ 明史》(卷154):“四年十月,能卒於軍,輔代領其眾。自憑祥進師,度坡壘關,望祭安南境內山川,檄季犛二十罪。進破隘留、雞陵二關,道芹站,走其伏兵,抵新福。晟軍亦自雲南至,營於白鶴。安南有東、西二都,依宣、洮、沲、富良四江為險,賊緣江南北岸立柵,聚舟其中,築城於多邦隘,城柵橋艦相連九百餘里,兵眾七百萬,欲據險以老輔師。”
  6. ^ 明史》(卷154):“輔自新福移軍三帶州,造船圖進取。會帝聞朱能卒,敕拜輔為將軍,制詞以李文忠代開平王常遇春為比,且言乘冬月瘴癘未興,宜及時滅賊。十二月,輔軍次富良江北,遣驃騎將軍朱榮破賊嘉林江,遂與晟合軍進攻多邦城。佯欲他攻以懈賊,令都督黃中等將死士,人持炬火銅角,夜四鼓,越重濠,雲梯傅其城。都指揮蔡福先登,士蟻附而上,角鳴,萬炬齊舉,城下兵鼓噪繼進,遂入城。賊驅象迎戰。輔以畫獅蒙馬沖之,翼以神機火器。象皆反走,賊大潰。斬其帥二人,追至傘圓山,盡焚緣江木柵,俘斬無算。進克東都,輯吏民,撫降附,來歸者日以萬計。遣別將李彬、陳旭取西都,又分軍破賊援兵。季犛焚宮室倉庫逃入海,三江州縣皆望風降。”
  7. ^ 明史》(卷154):“明年春,輔遣清遠伯王友等濟自註江,悉破籌江、困枚、萬劫、普賴諸寨,斬首三萬七千餘級。賊將胡杜聚舟盤灘江。輔使降將陳封襲走之,盡得其舟。遂定東潮、諒江諸府州。尋擊破季犛舟師於木丸江,斬首萬級,擒其將校百餘人,溺死者無算。追至膠水縣悶海口,還軍。築城鹹子關,令都督柳升守之。”
  8. ^ 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9):“明人計所獲府州四十八,縣一百六十八,户三百一十二萬九千七百,象一百一十二,馬四百二十,牛三萬五千七百五十,船八千八百六十五。”
  9. ^ 明史》(卷154):“已,賊由富良江入。輔與晟夾岸迎戰。升等以舟師橫擊,大破之,馘斬數萬,江水為赤,乘勝窮追。時天旱水淺,賊棄舟陸走。官軍至,忽大雨水漲,遂畢渡。五月至奇羅海口,獲季犛及其子蒼,並偽太子諸王將相大臣等,檻送京師。安南平。得府州四十八,縣一百八十,戶三百十二萬。求陳氏後不得,遂設交阯布政司,以其地內屬。自唐之亡,交阯淪於蠻服者四百餘年,至是復入版圖。帝為詔告天下,諸王百官奉表稱賀。”
  10. ^ 國朝獻徵錄》(卷5):“秋七月,策功行賞。進封輔英國公,晟黔國公,友清遠侯,升安遠伯,餘皆陞賞有差。賜輔誥券、玉帶、金綺,子孫世襲,加祿三千石。上賜宴親,製《平安南歌》,以示褒異。”
  11. ^ 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9):“會總兵張輔以英國公掛征夷將軍印來援,明人復振。”
  12. ^ 明史》(卷154):“六年夏,輔振旅還京師。再賜宴奉天殿,帝為賦《平安南歌》,進封英國公,歲祿三千石,予世券。其年冬,陳氏故臣簡定復叛。命沐晟討之,敗績於生厥江。明年春,復命輔佩征虜將軍印,帥師往討。時簡定已僣稱越上皇,別立陳季擴為皇,勢張甚。輔就叱覽山伐木造舟,招諒江北諸避寇者復業。遂進至慈廉州,破喝門江,克廣威州孔目柵。遇賊鹹子關。賊舟六百餘,保江東南岸。輔帥陳旭等以劃船戰,乘風縱火,擒賊帥二百餘人,盡得其舟。追至太平海口。賊將阮景異以三百艘迎敵,復大破之”
  13. ^ 明史》(卷154):“於是季擴自言陳氏後,遣使求紹封。輔曰:“向者遍索陳王後不應,今詐也。吾奉命討賊,不知其他。”遂遣朱榮、蔡福等以步騎先進,輔帥舟師繼之。自黃江至神投海,會師清化,分道入磊江,獲簡定於美良山中,及其黨送京帥。八年正月進擊賊餘黨,斬數千人,築京觀,惟季擴未獲。帝留沐晟討之,召輔班師。謁帝於興和,命練兵宣府、萬全,督運北征。”
  14. ^ 明史》(卷154):“時陳季擴雖請降,實無悛心。乘輔歸,攻剽如故,晟不能制。交人苦中國約束,又數為吏卒侵擾,往往起附賊,乍服乍叛,將帥益玩寇。九年正月,仍命輔與沐晟協力進討。輔至,申軍令。都督黃中素驕,違節度。詰之不遜,斬以徇。將士惕息,無敢不用命者。其年七月破賊帥阮景異於月常江,獲船百餘,生擒偽元帥鄧宗稷等,又捕斬別部賊首數人。以瘴癘息兵。”
  15. ^ 明史》(卷154):“明年八月擊賊於神投海。賊舟四百餘,分三隊,銳甚。輔沖其中堅,賊卻,左右隊叠進,官軍與相鉤連,殊死戰。自卯至巳,大破賊,擒渠帥七十五人。進軍乂安府,賊將降者相繼。十一年冬,與晟會順州,戰愛子江。賊驅象前行。輔戒士卒,一矢落象奴,二矢射象鼻。象奔還,自蹂其眾。裨將楊鴻、韓廣、薛聚等乘勢繼進,矢落如雨,賊大敗。擒其帥五十六人。追至愛母江,盡降其眾。明年正月進至政平州。聞賊屯暹蠻、昆蒲諸柵,遂引兵往。懸崖側徑,騎不得進。輔與將校徒步行山箐中。夜四鼓抵其巢,悉擒阮景異、鄧容等。”
  16. ^ 明史》(卷154):“季擴走老撾,遣指揮師祐以兵索之,破其三關。遂縛季擴及其孥送京師。賊平。承制,以賊所取占城地,設升、華、思、義四州,增置衛所,官其降人,留軍守之而還。十三年春至京。旋命為交阯總兵官往鎮。而餘寇陳月湖等復作亂,輔悉討平之。十四年冬召還。”
  17. ^ 明史》(卷154):“輔凡四至交阯,前後建置郡邑及增設驛傳遞運,規畫甚備。交人所畏惟輔。”
  18. ^ 國朝獻徵錄》(卷5):“二十二年夏,從上北征。七月庚寅,至榆木川,上不豫;明日大漸,召輔受遺命,凡軍務悉屬輔統之。”
  19. ^ 國朝獻徵錄》(卷5):“是年八月,昭皇即位,進輔太師,掌中軍都督府。”
  20. ^ 明史》(卷154):“仁宗即位,掌中軍都督府事,進太師,並支二俸。尋命輔所受太師俸於北京倉支給。時百官俸米皆給於南京,此蓋特恩云。”
  21. ^ 明史》(卷148):“服制二十七日期滿,呂震請即吉。士奇不可。震厲聲叱之。蹇義兼取二說進。明日,帝素冠麻衣絰而視朝。廷臣惟士奇及英國公張輔服如之。”
  22. ^ 國朝獻徵錄》(卷5):“九月,禮部尚書呂震言於上,曰:“喪服巳踰二十七日,請倣漢制,釋衰易吉。”大學士楊士奇謂震曰:“不可,仁孝皇后崩,文皇衰服後猶數月,白衣冠絰帶矧上於皇考乃遽即吉乎。”尚書蹇義兼取二說以聞詰。旦,上素冠麻衣絰帶視朝,惟輔與二三學士如上所服朝。退召士奇及蹇夏等,諭曰:“昨震請易服云,皆與卿等議定。然後奏時,吾巳疑其非。及聞士奇有言,始知震妄因。”嘆曰:“張輔知禮,六卿乃有不及。””
  23. ^ 明史》(卷154):“成祖喪滿二十七日,帝素冠麻衣以朝。而群臣皆已從吉,惟輔與學士楊士奇服如帝。帝嘆曰:“輔,武臣也,而知禮過六卿。”益見親重。尋命知經筵事,監修《實錄》。”
  24. ^ 國朝獻徵錄》(卷5):“宣德初,高煦欲圖不軌,遣素親信人枚青入,約舊功臣?。應青至輔所,輔即縶其人以獻,上鞫之,悉得其情。頃之,山東亦來告高煦反,上遂親督六師伐之。”
  25. ^ 明史》(卷154):“宣德元年,漢王高煦謀反,誘諸功臣為內應,潛遣人夜至輔所。輔執之以聞,盡得其反狀,因請將兵擊之。帝決策親征,命輔扈行。事平,加祿三百石。輔威名益盛,而久握兵。四年,都御史顧佐請保全功臣。詔輔解府務,朝夕侍左右,謀畫軍國重事,進階光祿大夫左柱國,朝朔望。”
  26. ^ 明史》(卷154):“輔還一年而黎利反,累遣將討之,無功。至宣德時,柳升敗沒,王通與賊盟,倉卒引還。廷議棄交阯,輔爭之不能得也。”
  27. ^ 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10):“明將王通等回至龍川。明帝先以料王通等困窘,事已若此,無可奈何。既遣羅汝敬等賫書,封陳暠爲安南國王,罷征南,命通等北回還,我安南地方朝貢復依洪武舊制,許通史徃來。”
  28. ^ 國朝獻徵錄》(卷5):“三月戊申,加輔為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甲寅,免其朝參,但朔望入侍。”
  29. ^ 明史》(卷154):“英宗即位,加號翊連佐理,知經筵、監修《實錄》如故。”
  30. ^ 明史》(卷154):“輔雄毅方嚴,治軍整肅,屹如山岳。三定交南,威名聞海外。歷事四朝,連姻帝室,而小心敬慎,與蹇、夏、三楊,同心輔政。二十餘年,海內宴然,輔有力焉。”
  31. ^ 明史》(卷148):“英宗初立,與士奇、榮請開經筵。豫擇講官,必得學識平正、言行端謹、老成達大體者數人供職。且請慎選宮中朝夕侍從內臣。太后大喜。一日,太后坐便殿,帝西向立,召英國公張輔及士奇、榮、溥、尚書胡濙入。諭曰:「卿等老臣,嗣君幼,幸同心共安社稷。」太后復顧帝曰:「此五臣,三朝簡任,俾輔後人。皇帝萬幾,宜與五臣共計。」”
  32. ^ 明史》(卷154):“王振擅權,文武大臣望塵頓首,惟輔與抗禮。”
  33. ^ 明史》(卷154):“也先入犯,振導英宗親征,輔從行,不使預軍政。輔老矣,默默不敢言。至土木,死於難,年七十五。追封定興王,謚忠烈。”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