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養蒙(?-1602年),字叔亨,號見冲山西澤州人,明朝政治人物。萬曆丁丑進士,由庶吉士授禮科給事中,多有建言。官至戶部侍郎。

張養蒙

大明戶部右侍郎
籍貫 山西澤州直隸州匠籍
字號 字泰亨,號見冲
諡號 毅敏
出生 生年不详
逝世 萬曆三十年(1602年)
出身
  • 萬曆五年丁丑科同進士出身

目录

生平编辑

山西鄉試第三名,萬曆五年(1577年)登丁丑科進士[1][2]。改翰林院庶吉士[3],历官通政使司吏科左给事中工科都給事中河南布政使司右參政太僕寺少卿左副都御史等職務。官至戶部右侍郎。萬曆三十年(1602年)三月初二日,神宗以“今帑藏空虛,邊餉告急,戶部堂官互相嫌疑推委,借詞告病,不肯代君分憂,誤軍國大事”為由,勒命养蒙與户部尚书陳蕖同时致仕。卒于家。《明史》有传[4]

著作编辑

張養蒙與孫丕揚交好,撰《五德之运考》。有《張毅敏集》。

家族编辑

曾祖父張擴;祖父張穩;父張四維,儒官。母薛氏[5]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张朝瑞. 《皇明贡举考》卷五. 《续修四库全书》史部第828册. 
  2. ^ 鲁小俊,江俊伟著. 贡举志五种 上.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7-07043-1. 
  3. ^ 《明神宗顯皇帝實錄·卷之六十二》:萬歷五年五月壬寅 先是,大學士張居正等請考選庶吉士日期,命定期十五日。至是,取沈自邠、顧紹芳、楊起元、敖文禎、姚岳祥、楊德政、萬象春、張鼎思、莊履豐、馮琦、費尚伊、何雒書、史繼宸、甘雨、陸可教、李植、張志、馬象乾、林休徵、張養蒙、高尚忠、馮夢禎、汪言臣、張文熙、余繼登、曹一鵬、王國、吳堯弼卷進呈,命俱改庶吉士,與一甲進士沈懋學等俱送翰林院讀書。
  4. ^ 《明史·卷235》:張養蒙,字泰亨,澤州人。萬曆五年進士。選庶吉士,歷吏科左給事中。少負才名,明習天下事。居言職,慷慨好建白。以南北多水旱,條上治奸民、恤流民、愛富民三事,帝嘉納之。錦衣都指揮羅秀營僉書,兵部尚書王遴格不行,失歡權要而去,秀竟夤緣得之。養蒙疏發其狀,事具遴傳。御史高維崧等言事被謫,養蒙偕同官論救,復特疏訟之,忤旨,奪俸。尋遷工科都給事中。都御史潘季馴奏報河工,養蒙上言曰:「二十年來,河幾告患矣。當其決,隨議塞,當其淤,隨議濬,事竣輒論功。夫淤決則委之天災而不任其咎,濬塞則歸之人事而共蒙其賞。及報成未久,懼有後虞,急求謝事,而繼者復告患矣。其故皆由不久任也。夫官不久任,其弊有三:後先異時也,人己異見也,功罪難執也。請倣邊臣例,增秩久任,斯職守專而可責成功。」帝深然之。有詔潞安進綢二千四百匹。未幾,復命增五千。養蒙率同官力爭,且曰:「從來傳奉織造,具題者內臣,擬旨者閣臣,抄發者科臣。今徑下部,非祖制。」不從。出為河南右參政。尋召為太僕少卿,四遷左副都御史。二十四年極諫時政闕失,言:邇來殿廷希御,上下不交。或疑外臣不可盡信,或疑外事未可盡從。君臣相猜,政事積廢。致市猾得以揣意旨,左右得以播威權。惟利是聞,禍將胡底。謹以三輕二重之弊為陛下陳之。一、部院之體漸輕。或虛其位而不補,或用其人而不任。如冬官一曹,亞卿專署,已為異事,乃冢宰何官,數月虛位。法司議劉世延罪,竟爾留中,主事劉冠南疏入即發。何小臣聽而大臣不聽,單疏下而公疏不下哉!以至戶曹三疏諫開礦,臣院九疏催行取,皆置不報。議大事則十疏而九不行,遇廷推則十人而九不用。夫大臣師表百僚,奈何輕之至此。一、科道之職漸輕。五科都給事中久虛不補,御史曹學程一繫不釋,考選臺諫,屢請屢格,乃至服闋補任,亦皆廢閣。是不欲言路之充也。夫政無缺失,何憚人言。徒使唯諾風成,謇諤意絕,國是將何定乎?一、撫按之任漸輕。如開礦一事,撫按有言,咸蒙切責。於是鄭一麟以千戶而妄劾李盛春。夫閽人、武弁得以制巡撫之命,紀綱不倒置乎?一璫得志,諸璫效尤,撫按斂手,何有於監司?從此陛下之赤子將無人拊循矣。一、進獻之途漸重。下僚捐俸,儒士獻資,名為助工,實懷覬幸。甚者百戶王守仁以謀復世爵,妄搆楚府,而使陛下恩薄於懿親;主簿張以述以求復舊秩,妄獻白鹿,而使陛下德損於玩物。部臣糾之不聽,言官糾之不聽,業已明示好惡,大開受獻之門。將見媚子宵人投袂競起,今日獻靈瑞,明日貢珍奇,究使敗節文官、僨軍武帥,憑藉錢神,邀求故物,不至如嘉靖末年之濁亂不止也。一、內差之勢漸重。中使紛然四出,乞請之章無日不上,批答之旨無言不溫。左右藉武弁以營差,武弁藉左右以網利,共搆狂言,誑惑天聽。陛下方厭外臣沮撓,謂欲辦家事,必賴家奴,於是有言無不立聽。豈武弁皆急君,而朝紳盡誤國乎?今奸宄實繁有徒。採礦不已,必及採珠;皇店不止,漸及皇莊。繼而營市舶,繼而復鎮守,內可以謀坐營,外可以謀監軍。正德敝風,其鑒不遠。凡此三輕二重,勢每相因,德與財不並立,中與外不兩勝,惟陛下早見而速圖之。不報。又明年六月,兩宮三殿繼災。養蒙復上疏曰:「近日之災,前古未有。自非君臣交儆,痛革敝風,恐虛文相謾,大禍必至。臣請陛下躬謁郊廟,以謝嚴譴;立御便殿,以通物情;早建國本,以繫人心;停銀礦、皇店之役,杜四海亂階;減宦官宮妾之刑,弭蕭牆隱禍。然此皆應天實事,猶非應天實心也。罪己不如正己,格事不如格心。陛下平日成心有四。一曰好逸。朝享倦於躬臨,章奏倦於省覽。古帝王乾健不息,似不如此。一曰好疑。疑及近侍,則左右莫必其生;疑及外庭,則僚寀不安於位。究且謀以疑敗,奸以疑容。古帝王至誠馭物,似不如此。一曰好勝。奮厲威嚴以震羣工,喜諂諛而惡鯁直,厭封駁而樂順從。古帝王予違汝弼,似不如此。一曰好貨。以聚斂為奉公,以投獻為盡節。古帝王四海為家,似不如此。願陛下戒此四者,亟圖更張,庶天意可回,國祚可保。」帝亦不省。尋遷戶部右侍郎。時再用師朝鮮,命養蒙督餉。事寧,予一子官。三十年,尚書陳蕖稱疾乞罷。詔養蒙署事。會養蒙亦有疾在告,固辭。給事中夏子陽劾其托疾,遂罷歸。卒於家。天啟初,賜諡毅敏。
  5.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萬曆五年丁丑科登科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