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彦章

彭彦章(9世纪-919年5月10日),庐陵人,唐朝天祐初年袁州刺史吉州刺史彭玕是他的叔父(一作兄、弟)。唐朝灭亡后,二彭效力于割据抚州的刺史危全讽

天祐六年(909年)六月,危全讽自称镇南军节度使,得弟信州刺史危仔倡与彭氏叔侄起兵响应,率抚、信、袁、吉四州兵,号称十万,攻弘农国镇南节度使治所洪州。镇南节度使刘威的守军只有一千人,刘威秘密向弘农郡王杨隆演告急,假装无所谓,每日饮宴。危全讽闻讯犹豫了,停留于象牙潭,求助于马殷。马殷派指挥使苑玫会合彭彦章,围攻弘农治下的高安,以助危全讽。弘农任周本为西南面行营招讨应援使,七月,周本于象牙潭大败并生擒危全讽,乘胜攻克袁州,擒彭彦章而回。彭玕奔楚,危仔倡奔吴越。危全讽势力被弘农所并。彭彦章被杨隆演署为百胜军使。

后来杨隆演称吴王,故弘农国又称吴国。

十六年(919年)三月,后梁诏吴越王钱镠大举讨吴。钱镠以儿子节度副大使钱传瓘为诸军都指挥使,率大小龙形战舰五百艘,从东洲攻吴。吴遣时任百胜军使、舒州刺史的彭彦章及裨将陈汾拒之。四月,钱传瓘与彭彦章相遇,命每船都载灰、豆及沙,战于狼山江。吴船乘风而进,钱传瓘的船避开他们,等吴船过去后,从后相随,吴军回船与之交战,钱传瓘令顺风扬灰,吴军无法睁眼;等双方船舷接触,钱传瓘命在自己的船散沙,而在吴船散豆,战血浸湿了豆,吴军踩到豆都摔倒在地。钱传瓘于是纵火焚烧吴船,吴军大败。彭彦章奋力作战,兵器用完了就用木头继续作战,身上受伤数十处,陈汾却按兵不救。彭彦章知道自己难以幸免,就自杀了。钱传瓘俘获吴裨将七十人,斩首千余级,生擒士卒千余人,焚战舰四百艘。从江到岸数千里都被血染成殷红色。杨隆演诛杀陈汾,籍没其家产,将一半赐给彭彦章家,奉养彭彦章妻儿终身。

吴国因遭遇此败,通好吴越,钱传瓘也以功被奏授镇海军节度副使、检校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