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彭清靠(1890年5月4日-1955年),臺灣醫師政治人物,1946年4月獲選為第一屆高雄市參議會議長。[1]曾參與調處二二八事件高雄大屠殺,此後對中國與中國國民黨政權深惡痛絕。其子為前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主任與臺灣獨立運動先驅彭明敏[2]

彭清靠
Phenn Chheng-kho.jpg
高雄市參議會議長
任期
1946年4月13日-1951年1月10日
继任 林仁和(高雄市議會議長)
高雄市參議會議員
任期
1946年4月13日-1951年1月10日
个人资料
出生 1890年5月4日
 大清臺灣省臺南府鳳山縣阿猴
逝世 1955年(64-65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高雄市
国籍  中華民國
配偶 陳金嬰(又作金英)
专业 醫師、長老
宗教信仰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學歷
經歷

目录

家族编辑

彭清靠的父親彭士藏出身臺灣鳳山縣縣城(今日高雄市鳳山區),是基督教傳道,受道於臺南巴克禮牧師。長男夭折;次男彭清標畢業於台南神學院,亦任傳道;三男彭清約、四男彭清靠、五男彭清良、六男彭清泉均為醫師。彭清約曾任新興區區長,其子彭明聰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教授與中央研究院院士[3]

彭清靠娶雙連教會陳兩故長老的長女,陳溪圳牧師之妹陳金嬰(又作金英)為妻,生有一女(彭淑媛,曾任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校長)三男(彭明哲、彭明輝、彭明敏)。

被譽為臺灣血液之母的學者林媽利對彭明敏進行抽血篩檢的DNA遺傳學解碼顯示彭清靠具有平埔族血統。[4][5]

學經歷编辑

彭清靠在1890年5月4日出生於臺灣鳳山縣阿猴(今屏東市),[6]1907年18歲時入臺灣總督府醫學校,1912年23歲畢業即取得醫師資格,是馬偕醫院的第一批醫師。1914年在臺中大甲開設德仁醫院,不久在苑裡設分院。1933年舉家前往日本東京帝國大學附屬泉橋慈善病院進修研習婦產科兩年,1935年返臺後在高雄開設「彭產婦人科病院」。

1946年4月,彭清靠由市民代表會間接選舉為第一屆高雄市參議會參議員(共31名),獲選為議長至1951年1月。

二二八事件编辑

1947年二二八事件臺北市爆發,反抗情緒延燒至高雄,高雄第一中學(今高雄中學)的學生組成自衛隊,並有雄工雄商等學校的學生加入,據說原高雄市政府日產清查室主任凃光明曾參與在高雄中學招集群眾,成立武裝隊伍。高雄女中學生則提供食物。

3月4日下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下令派出巡邏隊,傳言見聚會民眾便開槍射殺,引起市民恐慌。3月5日,高雄要塞軍隊開始以八門七五砲對市區展開砲擊,並向鼓山一路一帶進行掃射、封鎖。

身為市參議會議長的彭清靠參加了高雄市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3月5日下午14:00左右,高雄市長黃仲圖、彭清靠以及醫師范滄榕、凃光明、及有軍方淵源的曾豐明等同行前往壽山上的要塞司令部找司令彭孟緝談判未果,而是另約隔日再會面。3月6日上午9:00時,除原有人士外,同行者又增加了苓雅區林界台灣電力公司高雄辦事處主任李佛續等共七人,代表市民、攜帶決議《和平條款九條》。他們被安排在會客室與彭孟緝見面,但市長黃仲圖所提的要求彭約束其巡邏隊禁止繼續射殺高雄市民遭到拒絕。談判破裂後,彭孟緝要求官兵對代表一一搜身,並逮捕范滄榕、曾豐明與凃光明三人,其餘人士則於監視下待於原處。[7][8][9][10]

3月6日下午,彭孟緝派遣軍隊下山對高雄市區展開鎮壓,分別以吉普車架機槍及持步槍士兵,兵分三路欲攻佔高雄市政府高雄火車站高雄第一中學,沿路掃射行人並入屋劫掠商家。高雄要塞守備大隊陳國儒部攻擊高雄市政府時,包括副議長林建論等許多市參議員及地方人士正集結開會,等待來自山上的談判消息,軍隊丟入手榴彈並見人就開槍,議員黃賜許秋粽王石定、律師陳金能等五、六十人喪命市政府。前高雄市長王玉雲回憶其在市政府地下室中救出其弟,室內積血逾五公分。[11]

直到7日攻擊行動結束後,才釋放黃仲圖、彭清靠與李佛續,其餘談判人士均陸續被殺,其中林界於1947年3月21日遭槍殺於高雄要塞司令部。[10][8]

彭明敏的回憶编辑

本人也曾經歷二二八事件的彭明敏在其自傳《自由的滋味》中描述事件對父親的重大影響:

委員會決定要求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禁止他的士兵再繼續射擊市民或威脅委員會。他的巡邏隊每看到台灣人集合在一起,便隨意射殺。父親率領的代表團是要前往要求彭孟緝撤退那些巡邏隊,而在地方領導者應陳儀要求而集會討論改革建議期間,將軍隊暫留駐軍營內,不准外出。

高雄要塞司令部設立在一個能俯視全市和港口的山上。當我的父親和其他代表一進入司令部營地,他們立即被逮捕,並以繩索捆綁。其中一個代表凃光明,是一個衝動的人,他是由大陸回來台灣,曾一度在蔣介石死對頭汪精衛之下做過事。此時,凃忽然破口大罵蔣介石和他所任命的陳儀。他便被帶離代表團,以鐵絲取代繩索捆綁起來,鐵絲並以老虎鉗旋緊,直到凃痛極慘叫。經過一夜苦刑之後,凃被槍殺了。

父親和其他代表隨後又被繩索捆綁,在頸後打結,士兵不停地用刺刀指向胸部。他們也等待著隨時被槍殺。但是,在隔天父親忽然被釋放回家。這是因為彭孟緝出面干預,表示仁慈說:我們知道彭先生這個人是好人,我們沒有理由傷害他。

父親精疲力竭地回到了家裡。他有二天沒有吃東西,心情粉碎,徹底幻滅了。從此,他再也不參與中國的政治,或理會中國的公共事務了。他所嚐到的是一個被出賣的理想主義者的悲痛。到了這個地步,他甚至揚言為身上的華人血統感到可恥,希望子孫與外國人通婚,直到後代再也不能宣稱自己是華人。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高雄市議會沿革, 高雄市議會
  2. 彭明輝, 彭清靠小傳, 焚而不燬信仰資源,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3. 彭明輝家族贈書 長大圖書館受惠, 台灣教會公報, 2012-05-04
  4. 閩客族群 85%有原住民血統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0-14., 自由時報, 2007年11月18日
  5. 台灣血液之母 林媽利一滴血幫你找祖先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23., 聯合新聞網, 2011.11.15
  6. 臺灣人士鑑. 臺灣新民報社. 1937. 
  7. 張炎憲主編. 《二二八事件辭典·凃光明》. 國史館. 2008年2月: 325、326頁. ISBN 978-986-01-3291-5. 
  8. 8.0 8.1 林界(1910-1947).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2011-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4). 
  9. 杜劍鋒. 苓雅寮煙雲. 高雄市文獻委員會. 2005. ISBN 9860034699. 
  10. 10.0 10.1 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 時報文化. 1994. ISBN 9571309060. 
  11. 高雄市[永久失效連結], 轉型正義:二二八事件60周年特別報導, 中央通訊社

參見條目编辑

高雄市議會
前任:
'
高雄市參議會議長
第一屆
1946年4月13日 - 1951年1月10日
林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