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彭羕(2世紀-210年代),字永年益州廣漢人。東漢蜀漢官員。

生平编辑

彭羕起初在益州書佐,但後來其他人向益州牧劉璋誹謗他,劉璋於是以「髠鉗」(剃去頭髮和鬍鬚,並戴上刑具)處罰他,並且貶為奴隸[1]

此時劉備入蜀,彭羕想投靠劉備,於是去見龐統。龐統當時未見過彭羕,正好有客招待,彭羕直接上龐統的床對龐統說:「等客人走了再和您談。」之後和他共處,先吃飯後一起聊天,就這樣過夜好幾天,受到龐統欣賞,而法正亦很清楚彭羕,於是二人共同向劉備推薦彭羕[2]

劉備多次命令彭羕傳遞軍情和指示給諸將,表現都十分滿意,日漸被賞識。劉備入主益州,領益州牧後就任命他為治州從事。[3]

彭羕見此,藉著地位提升又變得囂張自矜,諸葛亮對他禮待但心中並不喜歡他,多次密告劉備,說彭羕「心大志廣,難可保安」。劉備見諸葛亮這樣說,決定疏遠彭羕,又觀察他行事,於是貶他為江陽太守[4]

彭羕見將被派往外地,心感不悅,與馬超見面時,馬超問:「您有過人的才華,主公對你厚待,還說您可以和孔明(諸葛亮)、孝直(法正)並駕齊驅,怎麼會讓你在小郡當官,令大家失望呢?」彭羕回應:「這老兵(劉備)這麼荒唐,我還說什麼!」、「你在外攻戰,我做內應,天下怎不會平定?」馬超常擔心自身降將依勢的身份,聽後大驚無言,在彭羕走後告發他說的話,於是彭羕被收監下獄[5],最後彭羕被殺,死前書信給諸葛亮,享年三十七歲。

三國演義情節编辑

永言[6][7]。初次在第六十二回登場,正益州之戰之時,彭羕和龐統、法正會面,法正急著將彭羕推薦劉備,彭羕提醒劉備要注意洪水,於是黃忠魏延把準備決江的冷苞活捉斬了。

於第七十九回,劉備準備對付孟達,彭羕給孟達送信,被馬超巡視軍截獲,馬超於是去試探彭羕,並與其共飲,之後彭羕酒醉說了大逆不道的話,被收監,問話跟正史大致上相同,在諸葛亮建議之下被劉備處死[8]。《三國志》中則沒有提及彭羕和孟達有交情。

軼事编辑

性格编辑

  • 《三國志》載他「身長八尺,容貌甚偉」[9]
  • 《三國志》亦載他「姿性驕傲,多所輕忌」,以往只敬重向許靖推薦自己的秦宓[10];在往後被諸葛亮不喜以及和馬超對話中失言等事蹟都表現他這種性格,並為他帶來禍害。

評價编辑

  • 陈寿:“彭羕、廖立以才拔进……览其举措,迹其规矩,招祸取咎,无不自己也。”

參考資料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羕仕州,不過書佐,後又為眾人所謗毀於州牧劉璋,璋髡鉗羕為徒隸。」
  2.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會先主入蜀,溯流北行。羕欲納說先主,乃往見龐統。統與羕非故人,又適有賓客,羕徑上統床臥,謂統曰:「須客罷當與卿善談。」統客既罷,往就羕坐,羕又先責統食,然後共語,因留信宿,至於經日。統大善之,而法正宿自知羕,遂並致之先主。」
  3.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先主亦以為奇,數令羕宣傳軍事,指授諸將,奉使稱意,識遇日加。成都既定,先主領益州牧,拔羕為治中從事。」
  4.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羕起徒步,一朝處州人之上,形色囂然,自矜得遇滋甚。諸葛亮雖外接待羕,而內不能善。屢密言先主,羕心大志廣,難可保安。先主既敬信亮,加察羕行事,意以稍疏,左遷羕為江陽太守。」
  5.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羕聞當遠出,私情不悅,往詣馬超。超問羕曰:「卿才具秀拔,主公相待至重,謂卿當與孔明、孝直諸人齊足並驅,寧當外授小郡,失人本望乎?」羕曰:「老革荒悖,可複道邪!」〈揚雄方言曰:悈、鰓、乾、都、耇、革,老也。郭璞注曰:皆老者皮毛枯瘁之形也。臣松之以為皮去毛曰革。古者以革為兵,故語稱兵革,革猶兵也。羕罵備為老革,猶言老兵也。 〉又謂超曰:「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超羈旅歸國,常懷危懼,聞羕言大驚,默然不答。羕退,具表羕辭,於是收羕付有司。」
  6. ^ 三國演義》第62~63回「(法)正曰:「莫非彭永言乎?」、「此公乃廣漢人,姓,名,字永言,蜀中豪傑也。因直言觸忤劉璋,被璋鉗為徒隸,因此短髮。」」
  7. ^ 原字(永年)作為演義裡張松的表字(張松原字子喬)。
  8. ^ 《三國演義·第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賦詩 姪陷叔劉封伏法》「玄德從之,遂遣使陞劉封去守綿竹。原來彭羕與孟達甚厚,聽知此事,急回家作書,遣心腹人馳報孟達。使者方出南門外,被馬超巡視軍捉獲,解見馬超。超審知此事,即往見彭羕。羕接入,置酒相待。酒至數巡,超以言挑之曰:「昔漢中王待公甚厚,今何漸薄也?」羕因酒醉,恨罵曰:「老革荒悖,吾必有以報之!」超又探曰:「某亦懷怨心久矣。」羕曰:「公起本部軍,結連孟達為外合,某領川兵為內應,大事可圖也。」超曰:「先生之言甚當。來日再議。」超辭了彭羕,即將人與書解見漢中王,細言其事。玄德大怒,即令擒彭羕下獄,拷問其情。羕在獄中,悔之無及。玄德問孔明曰:「彭羕有謀反之意,當何以治之?」孔明曰:「羕雖狂士,然留之久必生禍。」於是玄德賜彭羕死於獄。」
  9. ^ 彭羕字永年,廣漢人。身長八尺,容貌甚偉
  10. ^ 《三國志·蜀書·彭羕傳》「姿性驕傲,多所輕忽,惟敬同郡秦子勑,薦之於太守許靖曰:「昔高宗夢傅說,周文求呂尚,爰及漢祖,納食其於布衣,此乃帝王之所以倡業垂統,緝熈厥功也。今明府稽古皇極,允執神靈,體公劉之德,行勿翦之惠,清廟之作於是乎始,襃貶之義於是乎興,然而六翮未之備也。伏見處士緜竹秦宓,膺山甫之德,履雋生之直,枕石漱流,吟詠縕袍,偃息於仁義之途,恬惔於浩然之域,高概節行,守真不虧,雖古人潛遁,蔑以加旃。若明府能招致此人,必有忠讜落落之譽,豐功厚利,建跡立勳,然後紀功於王府,飛聲於來世,不亦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