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孝嗣

徐孝嗣(453年-499年),始昌,小字遺奴東海人。南朝宋尚書僕射徐湛之孫,著作郎徐聿之子。南朝齐大臣,官至尚書令、中書監、侍中、中軍大將軍、丹楊尹。曾兩度獲顧命,但第一次反協助後來的齊明帝蕭鸞奪位;後一次以宰相之權亦無力匡正東昏侯蕭寶卷,亦不能廢黜他,終被殺。

徐孝嗣
出生453年
南朝宋
逝世499年(45-46歲)
南齊建康華林園
职业南齊尚書令

生平编辑

劉宋駙馬编辑

徐孝嗣是徐聿之的遺腹子,故此其父親和祖父在元嘉三十一年(453年)遭刘劭殺死之際沒有遭波及,但其母見自己年紀還輕想改嫁,用了吃藥和自己跌倒等方式意欲墮胎,但始終不果。八歲時承襲叔父徐恆之的爵位枝江縣侯。徐孝嗣得到宋孝武帝喜愛,故許配了女兒康樂公主給他。拜駙馬都尉,初任著作郎,後歷任司空太尉二府參軍、安成王文學、驃騎從事中郎領南彭城太守、太尉諮議參軍領南彭城太守及齊國世子庶子[1]

齊武所重编辑

建元元年(479年),蕭道成篡宋建齊,徐孝嗣所繼承的宋爵被削除。入齊後孝嗣先任晉陵太守,後以寧朔將軍任蕭子良的征虜長史,再召入朝先後任尚書吏部郎及太子中庶子,再轉長兼侍中,又轉御史中丞。及後外任吳興太守,在郡中有能幹的名聲。永明七年(489年)王儉去世後,齊武帝徵徐孝嗣朝擔任五兵尚書,並命令負責撰寫南朝儀典的儀曹令史陳淑、王景之、朱玄真及陳義民諮詢孝嗣的意見。永明八年(490年)轉任太子詹事,後再轉吏部尚書,不久加右軍將軍,又轉領太子左衞率,其時朝廷行政諸事很多都交給了孝嗣主理[2][3][4]

輔助明帝编辑

永明十一年(493年),齊武帝去世,據其遺詔尚書事務都由徐孝嗣及時任尚書右僕射王晏處理[5]。皇太孫蕭昭業即位後稱武帝遺詔進孝嗣為尚書右僕射。隆昌元年(494年),轉任散騎常侍、前將軍、丹楊尹[6]。其時,西昌侯蕭鸞圖謀廢帝,並告知徐孝嗣及王晏,二人都欣然同意參與。其時樂預曾經對徐孝嗣說:「外面傳得很盛,似乎會發生伊尹周公旦那種事,你蒙受了武帝那麼特別的恩德和重大的託付,應該不能同意那種事。人們譏笑褚淵到今天仍看不起他。」正謂徐孝嗣受齊武帝重用,亦是其遺詔請託輔助太孫的大臣之一,正不能像身為劉宋姻親重臣的褚淵那樣盡心幫助蕭齊奪得江山。徐孝嗣聽後心中很同意,但他卻無法實踐出來,還回家親手草擬廢帝所用的皇太后令。同年七月壬辰日(494年9月5日),徐孝嗣與王晏、陳顯達、王廣之、沈文季等幾位武帝遺詔中託付的文武重臣隨蕭鸞及其部眾入宮,同日將蕭昭業捉拿弒害;其時蕭鸞正想要偽作皇太后令正式將皇帝廢黜,徐孝嗣立即就在袖中拿出他草擬好的皇太后令,這令到蕭鸞十分高興。翌日,在蕭鸞控制下正式宣布皇太后令廢帝,改立帝弟新安王蕭昭文[7][8]。作為參與廢立的回報,朝廷封徐孝嗣為枝江縣侯,食邑一千戶,並給鼓吹隊一部及甲仗五十人入殿的特別待遇,又轉任散騎常侍、尚書左僕射[9]

同年十月,蕭鸞再廢蕭昭文,自登帝位,是為齊明帝。即以其功加徐孝嗣侍中、中軍大將軍,進封枝江縣公,增封二千戶食邑,並給班劍隊二十人,加兵百人的特別待遇。建武二年(495年),因應北魏進攻,明帝下詔命徐孝嗣假節出駐新亭防備。建武四年(497年),王晏被明帝誅殺,不久便進徐孝嗣為尚書令、領本州中正[10]。建武五年(498年)再加開府儀同三司[11]。其後徐孝嗣以當時與北魏戰事頻仍,上表建議在接壤北魏的徐、兗、司、豫、荊、雍六州實行屯田制,由刺史負責挑選用作適合開懇的土地並由地方兵將耕作,並挑選適合當地氣候和季節的作物,可以增加糧食供應同時減輕南方運糧赴前線的壓力。明帝雖然採納了他的建議,但那時卻已經病重了,戰事又一直持續,最後都沒有施行。

遲疑遭禍编辑

永泰元年(498年),明帝去世,遺詔讓徐孝嗣以本官任中書監、並作為委以顧命的諸位大臣之一[12]。太子蕭寶卷即位後,徐孝嗣與劉暄江祏江祀、始安王蕭遙光蕭坦之六位顧命大臣每日輪流當值理政、當時人稱他們為「六貴」,然而其時面對皇帝的各種要求,徐孝嗣無法抗拒、蕭坦之有時順從有時反對、江袥則一直在制約,遂令蕭寶卷心中很不滿;而江祏兄弟、劉暄等人都以皇帝失德想行廢立,但拿不定主義,反倒在相爭中令圖謀敗露,江氏兄弟在永元元年(499年)被誅殺[13]。二江被殺後,蕭遙光及徐孝嗣都很不安,至永元元年八月丙辰日(499年9月3日),蕭寶卷原打算任命遙光為司徒並命其還第,但遙光害怕入宮領旨會被殺掉,遂在當日先一步起兵叛亂,蕭寶卷就召徐孝嗣在內以下眾官守衞皇宮及城門,別遣蕭坦之討伐遙光。蕭遙光叛亂被平定後不久,徐孝嗣升任司空[14]。不過,徐孝嗣卻一直不得安心,在叛亂期間他就曾藉機會和沈文季討論對策,但文季卻始終在迴避[15];獲授司空後他亦辭讓,更要求卸任丹楊尹,不獲允許。領兵隸屬孝嗣之下的虎賁中郎將許準就曾游說孝嗣是時候起兵行廢立事,但孝嗣卻一直遲疑不決,根本沒有行動。相反,蕭寶卷一直都是因為孝嗣是文官且立場不明才沒有對他下手,但皇帝下面的宦官寵臣們卻厭惡孝嗣,勸寶卷殺掉他。同年十月乙未日(499年12月11日),蕭寶卷召徐孝嗣到華林省,命茹法珍賜其毒酒,孝嗣情緒不變,只對身旁的沈昭略說:「始安王起事那時,我想開門響應他,若果那時你的叔叔同意,就沒有今天的遺憾。可是,同被賜死的沈昭略卻罵他:「廢昏君立明君,古往今來的好制度。宰相沒有才幹,才有今日的下場!」更用甌擲傷孝嗣的臉,說:「讓你做個破面鬼。」孝嗣飲了一斗多的毒酒才去世,享年四十七歲[16][17][18][19]

徐孝嗣死後朝廷宣稱其被誅殺,沒有人敢為其送喪,只有會稽人魏溫仁來並出錢幫其籌辦喪事[20]。中興元年(501年),蕭寶卷被殺並追廢其帝位,蕭衍改立蕭寶融為帝,追贈徐孝嗣太尉。中興二年(502年)獲得改葬,並以宣德太后詔令向徐孝嗣追增班劍隊四十人、加羽葆、鼓吹的特別待遇,諡文忠,並改封餘干縣公[21]

性格特徵编辑

  • 年紀輕輕就已很特出,儀表端莊持重,不但得孝武帝喜愛,其時士族中人亦對其有很高評價,如尚書左丞劉藏在和徐孝嗣會面過後和其弟劉舍稱徐孝嗣是令僕之才,三十多歲就可當上,勸劉舍和他打好關係[22]。入齊後亦得齊武帝及王儉重視,王儉不但說過孝嗣是宰相之才,更向武帝推薦徐孝嗣作為其繼任者,甚至曾贈四言詩「方軌叔茂,追清彥輔柔亦不茹,剛亦不吐」稱讚他[23]。蕭子良亦很喜歡他,信佛的他曾讓徐孝嗣及何胤管理佛教法會及一眾僧人事務[24]。任尚書僕射時其聲望甚至比其上司尚書令王晏更高[25]。及至蕭遙光叛亂時宮內眾人人心不穩,在徐孝嗣進宮後也安穩下來。徐孝嗣後來被殺,當時被殺的人都會被人取走屍身上的官帽和衣服,但因當時人們尊敬孝嗣而沒有這樣作[26]
  • 徐孝嗣曾經和齊武帝出游方山,齊武帝即表示他想在此建一座比新林苑更好的行宮,孝嗣即以《西京賦》中形容西漢皇家園林上林苑的句子稱是漢代盛世時作之事,反勸諫現在江南未盡開發而人民勞苦,希望武帝多留神這些。而最終武帝都沒有修築園林[27]。但作為蕭昭業的顧命大臣他不僅無法匡扶皇帝,甚至協助齊明帝蕭鸞奪位,並且不用心於權勢,轉而投入在喜歡的文學賞游之中,謹慎自保的行為不但令他沒有被齊明帝猜忌,亦得當時朝野稱譽。在東昏侯蕭寶卷在位時亦受顧命,他在永元元年(499年)曾上疏建議限制公侯們的婚禮規格,減少奢侈,並得採納[28];但卻無力阻止皇帝的不當行為,也遏抑不了皇帝的寵臣們,及後即使有意圖推翻皇帝亦無自己領導實踐的決心[29][18]

家庭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 徐君蒨,徐緄子
  • 徐君賓,徐緄子
  • 徐君宝。徐緄子,梁侍中。徐君宝生梁太常卿徐澈。徐澈生隋国子博士、东莞徐文远。徐文远生唐王屋令徐士安。徐士安生晋陵丞徐有道。徐有道生通议大夫、使持节陈留郡诸军事守陈留郡太守、河南采访处置使、上柱国徐恽。
  • 徐昭佩,徐绲女儿,嫁給藩王時的梁元帝為妻,性好妒嫉而夫妻感情不睦,徐昭佩因此外遇偷情,成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典故來源。

延伸阅读编辑

[]

 南齊書/卷44》,出自萧子显南齊書

參考書目编辑

  1. ^ 《南齊書·徐孝嗣傳》:徐孝嗣字始昌,東海郯人也。祖湛之,宋司空;父聿之,著作郎:並為太初所殺。孝嗣在孕得免。幼而挺立,風儀端簡。八歲,襲爵枝江縣公,見宋孝武,升階流涕,迄于就席。帝甚愛之。尚康樂公主。……拜駙馬都尉,除著作郎,母喪去官。為司空太尉二府參軍,安成王文學。……昇明中,遷太祖驃騎從事中郎,帶南彭城太守,隨府轉為太尉諮議參軍,太守如故。齊臺建,為世子庶子。
  2. ^ 《南齊書·徐孝嗣傳》:建元初,國除。出為晉陵太守,還為太子中庶子,領長水校尉。未拜,為寧朔將軍、聞喜公子良征虜長史,遷尚書吏部郎,太子右衛率,轉長史……轉充御史中丞……出為吳興太守……在郡有能名。會王儉亡,上徵孝嗣為五兵尚書。其年,上敕儀曹令史陳淑 、王景之、朱玄真、陳義民撰江左以來儀典,令諮受孝嗣。明年,遷太子詹事。……轉吏部尚書。尋加右軍將軍,轉領太子左衛率。臺閣事多以委之。
  3. ^ 《南史·卷15》:齊建元初,累遷長兼侍中。
  4. ^ 《建康實錄·卷十六》:太祖建元初,兼侍中,王儉目之,為宰相才。
  5. ^ 《南齊書·武帝紀》:太孫進德日茂,社稷有寄。子良善相毗輔,思弘治道;內外眾事無大小,悉與鸞參懷共下意。尚書中是職務根本,悉委王晏、徐孝嗣。軍旅捍邊之略,委王敬則、陳顯達、王廣之、王玄邈、沈文季、張瑰、薛淵等。百辟庶僚,各奉爾職,謹事太孫,勿有懈怠。知復何言
  6. ^ 《南齊書·徐孝嗣傳》:世祖崩,遺詔轉右僕射。隆昌元年,遷散騎常侍、前將軍、丹陽尹。
  7. ^ 《南齊書·孝義·樂頤傳》:隆昌末,預謂丹陽尹徐孝嗣曰:「外傳藉藉,似有伊周之事,君蒙武帝殊常之恩,荷託付之重,恐不得同人此舉。人笑褚公,至今齒冷。」孝嗣心甚納之。
  8. ^ 《資治通鑑·卷139》:壬辰,鸞使蕭諶先入宮,遇曹道剛及中書舍人朱隆之,皆殺之。直後徐僧亮盛怒,大言於衆曰:「吾等荷恩,今日應死報!」又殺之。鸞引兵自尚書入雲龍門,戎服加朱衣於上,比入門,三失履。王晏、徐孝嗣、蕭坦之、陳顯達、王廣之、沈文季皆隨其後。帝在壽昌殿,聞外有變,猶密為手敕呼蕭諶,又使閉內殿諸房閤。俄而諶引兵入壽昌閤,帝走趨徐姬房,拔劍自刺,不入,以帛纏頸,輿接出延德殿。諶初入殿,宿衞將士皆操弓楯欲拒戰。諶謂之曰:「所取自有人,卿等不須動!」宿衞素隸服於諶,皆信之;及見帝出,各欲自奮,帝竟無一言。行至西弄,弒之。帝死時年二十二。輿尸出殯徐龍駒宅,葬以王禮。徐姬及諸嬖倖皆伏誅。鸞旣執帝,欲作太后令;徐孝嗣於袖中出而進之,鸞大悅。癸巳,以太后令追廢帝為鬱林王,又廢何后為王妃,迎立新安王昭文。
  9. ^ 《南齊書·徐孝嗣傳》:以廢立功,封枝江縣侯,食邑千戶。給鼓吹一部,甲仗五十人入殿。轉左僕射,常侍如故。
  10. ^ 《南齊書·明帝紀》:(正月)丙辰,尚書令王晏伏誅。二月甲子,以左僕射徐孝嗣為尚書令,征虜將軍蕭季敞為廣州刺史。
  11. ^ 永泰元年春正月癸未朔,大赦。逋租宿債在四年之前,皆悉原除。中軍大將軍徐孝嗣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 (按其年四月改元永泰,正月仍是建武五年)
  12. ^ 《南齊書·明帝紀》:己酉,帝崩於正福殿,年四十七。遺詔曰:「徐令可重申八命,中書監本官悉如故,沈文季可左僕射,常侍護軍如故,江祐可右僕射,江祀可侍中,劉暄可衛尉。軍政大事委陳太尉。內外眾事無大小委徐孝嗣、遙光、坦之、江祏,其大事與沈文季、江祀、劉暄參懷。心膂之任,可委劉悛、蕭惠休、崔惠景。」葬興安陵。
  13. ^ 《南齊書·江祏傳》:高宗雖顧命群公,而意寄多在祏兄弟。至是更直殿內,動止關諮。永元元年,領太子詹事。劉暄遷散騎常侍,右衛將軍。祏兄弟與暄及始安王遙光、尚書令徐孝嗣、領軍蕭坦之六人,更日帖敕,時呼為「六貴」。
  14. ^ 《南齊書·東昏侯紀》:八月丙辰,揚州刺史始安王遙光據東府反,詔曲赦京邑,中外戒嚴。尚書令徐孝嗣以下屯衛宮城。遣領軍將軍蕭坦之率六軍討之。戊午,斬遙光傳首。己未,以征北大將軍晉安王寶玄為南徐、兗二州刺史。己巳,尚書令徐孝嗣為司空,右衛將軍劉暄為領軍將軍。
  15. ^ 《南齊書·沈文季傳》:始安王遙光反,其夜,遣三百人於宅掩取文季,欲以為都督,而文季已還臺。明日,與尚書令徐孝嗣守衛宮城,戎服共坐南掖門上。時東昏已行殺戮,孝嗣深懷憂慮,欲與文季論世事,文季輒引以他辭,終不得及
  16. ^ 《南齊書·東昏侯紀》:冬十月乙未,誅尚書令新除司空徐孝嗣,右僕射新除鎮軍將軍沈文季。
  17. ^ 《南齊書·沈文季傳》附沈昭略:茹法珍等進藥酒,昭略怒罵徐孝嗣曰:「廢昏立明,古今令典。宰相無才,致有今日。」以甌擲面破,曰「作破面鬼」。
  18. ^ 18.0 18.1 《南史·卷15》:時孝嗣以帝終亂天常,與沈文季俱在南掖門,欲要文季以門為應,四五目之,文季輒亂以他語,孝嗣乃止。進位司空,固讓。求解丹陽尹,不許。孝嗣文人,不顯同異,名位雖大,故得未及禍。虎賁中郎將許準有膽力,陳說事機,勸行廢立。孝嗣遲疑,謂必無用干戈理,須少主出游,閉城門,召百僚集議廢之。雖有此懷,終不能決。群小亦稍憎孝嗣,勸帝除之。其冬,孝嗣入華林省,遣茹法珍賜藥,孝嗣容色不異,謂沈昭略曰:「始安事,吾欲以門應之,賢叔若同,無今日之恨。」少能飲酒,飲藥至斗餘方卒,乃下詔言誅之。
  19. ^ 《建康實錄·卷十六》:其冬,被居之華林省,遺茹法珍賜藥酒,孝嗣容色不變,少能飲酒,飲酒至斗餘,卒,年四十七。
  20. ^ 《南史·卷15》:孝嗣之誅,眾人懼,無敢至者,唯會稽魏溫仁奔赴,以私財營喪事,當時稱之。
  21. ^ 《南史·卷15》:中興元年,和帝贈孝嗣太尉。二年,改葬宣德太后,詔增班劍四十人,加羽葆、鼓吹,諡曰文忠,改封餘干縣公。
  22. ^ 《南齊書·徐孝嗣傳》:孝嗣姑適東莞劉舍,舍兄藏為尚書左丞,孝嗣往詣之。藏退語舍曰:「徐郎是令僕人,三十餘可知矣。汝宜善自結。」
  23. ^ 《南齊書·徐孝嗣傳》:善趨步,閑容止,與太宰褚淵相埒。世祖深加待遇。尚書令王儉謂人曰:「徐孝嗣將來必為宰相。」轉充御史中丞。世祖問儉曰:「誰可繼卿者?」儉曰:「臣東都之日,其在徐孝嗣乎!」出為吳興太守,儉贈孝嗣四言詩曰:「方軌叔茂,追清彥輔。柔亦不茹,剛亦不吐。」時人以比蔡子尼之行狀也。
  24. ^ 《南齊書·徐孝嗣傳》:竟陵王子良甚善之。子良好佛法,使孝嗣及廬江何胤掌知齋講及眾僧。
  25. ^ 《南齊書·徐孝嗣傳》:時王晏為令,民情物望,不及孝嗣也。
  26. ^ 《南齊書·徐孝嗣傳》:始安王遙光反,眾情遑惑,見孝嗣入,宮內乃安。……于時凡被殺者,皆取其蟬冕,剝其衣服。眾情素敬孝嗣,得無所侵。
  27. ^ 從世祖幸方山。上曰:「朕經始此山之南,復為離宮之所。故應有邁靈丘。」靈丘山湖,新林苑也。孝嗣答曰:「繞黃山,款牛首,乃盛漢之事。今江南未廣,民亦勞止,願陛下少更留神。」上竟無所脩立。
  28. ^ 《通典·卷五十八·禮十八》:齊東昏侯永元元年,尚書令徐孝嗣上議曰:「按婚禮實篚以四爵,加以合劜,既崇尚質之禮,又象判合之義。三王作之,而用大古之器,重夫婦之始也。今雖以方樏示約,而彌乖昔典。又連劜以鎖,蓋出近俗。復別有牢燭,雕費彩飾,亦虧曩制。請除金銀連鎖,自餘雜器,悉用埏陶。堂人執燭,足充概燎,牢燭華侈,亦宜停省。」奏可。
  29. ^ 孝嗣愛好文學,賞託清勝。器量弘雅,不以權勢自居,故見容建武之世。恭己自保,朝野以此稱之。……帝失德稍彰,孝嗣不敢諫諍。及江祏見誅,內懷憂恐,然未嘗表色。始安王遙光反,眾情遑惑,見孝嗣入,宮內乃安。然群小用事,亦不能制也。
  30. ^ 30.0 30.1 《南史·卷15》:長子演,尚齊武帝女武康公主,位太子中庶子,第三子況,尚明帝女山陰公主,並拜駙馬都尉,俱見殺。
  31. ^ 《南齊書·卷五十·蕭寶玄傳》寶玄娶尚書令徐孝嗣女為妃,孝嗣被誅離絕,少帝送少姬二人與之,寶玄恨望,密有異計
政府职务
空缺
上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陳顯達
南齊司空
499年
空缺
下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蕭寶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