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徐州相王,战国时期前334年魏惠王齐威王在徐州会盟,互相承认对方为爵。

前334年(魏惠王三十七年),魏惠王率領韓國和一些小國到徐州朝見齊威王,尊齊威王為王,齊威王不敢獨自稱王,於是也承認魏的王號,史稱「會徐州相王」。惠王並改此年為後元年(前334年)。這標誌著楚國楚武王以來作为诸侯国里唯一称王者地位的喪失,楚威王對此憤怒不已,“寝不寐,食不飽”[1]。前333年,楚威王領大軍伐齊,赵国燕国乘機出兵攻齊。齐威王大怒,随后齐国派田盼率军复战,楚威王主力尽出,任命相国和上将军担任左右司马,请田忌随军参与指挥,结果楚军仍然大败,楚威王不得不逃走。

参考文献编辑

  1. ^ 《战国策·秦策四·或为六国说秦王》:郢威王闻之,寝不寐,食不饱,帅天下百姓,以与申缚遇于泗水之上,而大败申缚。

说苑尊贤 田忌去齐奔楚,楚王郊迎至舍,问曰:“楚,万乘之国也,齐亦万乘之国也,常欲相幷,为之奈何?”对曰:“易知耳,齐使申孺将,则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将之,至禽将军首而反耳。齐使田居将,则楚发二十万人,使上将军将之,分别而相去也。齐使眄子将,楚发四封之内,王自出将而忌从,相国上将军为左右司马,如是则王仅得存耳。”于是齐使申孺将,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至,擒将军首反,于是齐王忿然,乃更使眄子将,楚悉发四封之内,王自出将,田忌从,相国上将军为左右司马,益王车属九乘,仅得免耳。至舍,王北面正领齐祛,问曰:“先生何知之早也?”田忌曰:“申孺为人,侮贤者而轻不肖者,贤不肖者俱不为用,是以亡也;田居为人,尊贤者而贱不肖者,贤者负任,不肖者退,是以分别而相去也;眄子之为人也,尊贤者而爱不肖者,贤不肖俱负任,是以王仅得存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