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紫雲

徐紫雲(1644年-1675年),字九青,號曼殊。清朝男伶。

崇禎甲申(1644年)出生,人稱雲郎,善吹箫,是冒襄家水繪園的歌僮。順治十五年(1658年)十一月,陳維崧拜訪冒襄,在水繪庵中的深翠房讀書,陈维崧不敢一人夜读独眠,冒襄派時年十五歲的雲郎伴讀。[1]陳維崧本人有斷袖之癖,雖娶妻生子,但一生多與徐紫雲共度,陈维崧第一次見雲郎就一見鍾情,“攜紫雲徘徊于暗香疏影間”,日後爲徐創作有大量詩詞。陳維崧還請名畫師爲徐紫雲作肖像,其中有《紫雲出浴圖卷》,今藏於旅順博物館。感情上表現得十分露骨。

陳維崧《賀新郎·雲郎合巹為賦此詞》就是為康熙四年徐紫雲結婚而寫:“六年孤館相偎傍。最難忘,紅蕤枕畔,淚花輕颺。了爾一生花燭事,宛轉婦隨夫唱。只我羅衾寒似鐵,擁桃笙難得紗窗亮。休為我,再惆悵。”是同性戀文學上極具文采的一闋詞,“竞唱人口,闻之绝倒”。徐紫雲婚後,二人仍親密來往,康熙九年(1670),陳維崧游河南,帶著徐紫雲同行,友人恽寿平曾作诗调侃。徐紫雲一直在宜興陪伴陈维崧,直到康熙十四(1675年)病逝。[2]

陳維崧離別水繪園、與徐紫雲分離之際,此卷作為懷袖長物,可緩解相思之苦,維崧時時出示,與友人共賞,卷後同時代題跋者多達75人,題詩161首、詞1闕

注釋编辑

  1. ^ 《诗集‧将发如皋留别冒巢民先生》卷一
  2. ^ 冒襄〈小三吾亭詩注〉云:“紫雲當歿於此年。”

參考書目编辑

  • 蘇淑芬:〈從陳維崧與雲郎關係論清初士人男寵之好原因〉,《東吳中文學報》第七期,頁16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