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開喜

徐開喜(1950年),臺灣犯罪人物,籍貫四川,曾犯下百餘起竊盜案與強盜案,金額龐大。據傳因曾經成功越獄八次,逃出過土城看守所等戒備森嚴的獄所,綽號脫逃大王[1]逃獄大王[2]越獄大王[3][4]珠寶大盜[5]等,目前正在獄中服刑。

生平编辑

中華民國空軍將領之子,生长于臺中眷村,少年時加入正氣幫,十四歲開始多次犯案,進出監獄,後成為珠寶大盜,以多次越獄而聞名[6]

1981年從綠島脫逃時,事先備妥假髮、女性衣物,男扮女裝返臺,徐開喜還不忘去電消遣獄方說:「人在高雄了,不要浪費體力在綠島找了!」[7]另說逃走的是他的獄友呂學成,徐開喜並未逃脫。徐開喜也曾從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職訓第一總隊(坪林管訓隊)脫逃,他穿上軍裝,還備好通行証,光明正大地從大門離去,衛兵還向他敬禮[8]

1994年8月28日徐開喜聯同獄友蔡正鳳決定越獄,徐開喜謊稱有事要向戒護課課員黃群智報告,拿著摻入安眠藥請管理員桑志遠及詹金水喝,誘使桑志遠打開舍房,徐開喜將桑志遠迷昏後,奪走桑志遠身上的鑰匙,將蔡正鳳放出,接著徐開喜、蔡正鳳就將門外的管理員押到詹龍欄舍房,放出詹龍欄。三人進入執勤休息室,持美工刀架住管理員黃群智之頸部,用毛巾、膠帶封黃群智之口部,再以電線捆綁黃群智之手腳,制伏了黃群智。眼明手快,也制伏了另外一名管理員陳能標。徐開喜脫下管理員制服給蔡正鳳穿,蔡正鳳假裝押解徐開喜、詹龍欄,闖入第四哨,三人假裝維修屋舍,並以送宵夜名義,獻上了摻入安眠藥的「花生仁湯」給第四哨的管理員江武奇,迷昏江武奇之後脫逃,成功攻破第四哨後,三人再用棉被蓋住高壓電鐵絲網,並以衣服製成繩索,紗窗窗框組成活動梯[9][10],逃出了號稱「天下第一所」的土城看守所[11]

徐開喜等人逃出「天下第一所」後,震驚社會,警方立即申請監聽徐開喜的友人們,發現飛鷹幫萬姓老大電話中提到「來喝烏龍茶!」這句話,警方聯想到知名茶飲品牌「開喜烏龍茶」,當下研判這是暗語,萬某應該是要與徐開喜見面,後警方查出,徐開喜與一名記者相約採訪,以「暢談」逃亡生涯的點點滴滴,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見機不可失,趁徐開喜與記者約在臺北市復興北路的「巨鎮」酒店見面時,將他逮捕。由於徐開喜的手下懷疑是這名記者向警方告密,還一度放話要對記者不利,後化解這場誤會[12]。徐開喜說,他之所以逃獄,是管理員對他不公正,他刻意展現一下自己的能力。徐開喜說:「我們有沒有犯錯?你(管理員)何必出氣出在我們身上?感覺比較不平衡,既然這樣子,我就表現一下。」[13]

2006年12月,前後服刑三十八年的徐開喜終於獲得假釋,但他出獄僅三個月又開始犯案,先後在全臺犯下八起銀樓搶案,贓物透過管道,銷往中國大陸。同伙被捕之後,他在大臺北承租三间高级公寓,通常在臺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的大楼租屋藏匿,還常往來酒店,生活奢靡,出入名车代步,还交了一名小他卅岁的坐檯小姐「小真」為女友。2007年9月5日13時,為了見「小真」,徐開喜在臺北市大安區市民大道、延吉街口遭到警方逮捕落網[14]

軼事编辑

徐開喜因在獄中無聊,喜歡唱臺語歌,還自學紫微斗數有成,時常免費幫獄友算命,獄友都認為準度很高。有一獄友四海幫的堂主陳興餘[15](綽號「黑馬」)質問他,既然算得那麼準,何以大半輩子都在坐牢?徐開喜幽默回答,自己是「皇帝命」,適合「住官府建的大樓,由國家[16]

當年逮捕過他的警官周幼偉(2017年為內政部警政署警政委員,現任臺南市政府警察局局長)表示,徐開喜的字寫得很漂亮,人在獄中,還能靠寫信交到女友[17]

註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