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促進(英語:mental health promotion)乃是一種提昇心理健康與幸福的積極行動,而非聚焦在減少問題而已。目標對象包括心理病患或學校、鄰里、職場、郡、州(省)等所有人口等,期待藉由活動或方案的介入,皆能促進社會、情緒、心靈的安適程度與生活品質[1][2]。此概念與心理衛生教育類似,近年來已廣泛應用在公共衛生和心理衛生領域。所謂心理健康的積極內涵,包括快樂、主觀幸福感、心理安適、生活滿意與生活品質。[3]


心理健康的真正意涵编辑

[1]

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是一個關於個人及社區幸福的正向概念,例如能夠充分享受生活、因應壓力和悲傷、實現目標和潛能、與人維持良好關係等。此「心理健康」一詞常被誤解及解讀為是在針對心理有病的人,主要因為目前大部分心理衛生相關服務皆只關注在心理疾病的治療,而不是在如何提昇心理健康與幸福感。

心理健康與幸福感」(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的意涵,可以用「POWER」(力量)英文單字中的每一個字母來表示。

P ─ 正向(positive)、幸福

O ─ 樂觀(optimistic)、適應

W ─ 全人(wholistic)、生活整體、文化決定

E ─ 享受生活(enjoyment of life)、連繫感、歸屬感

R ─ 復原力(resilience)、因應機智(resourcefulness)



心理健康促進與不同預防概念的比較编辑

[1]

面向 焦點 標的群體 定義 相關詞彙
心理健康促進 提昇心理健康與幸福的行動 有心理疾病者 介入目標在於提昇心理疾病患者之社會、情緒、心靈等安適程度與生活品質,此方案可運用在心理衛生服務、社區復健的過程 心理健康促進、復原
全體社區人口或特定群體 介入目標在於提昇所有人口或特定群體的社會、情緒、心靈等安適程度與生活品質 心理健康促進
初級預防 防止疾病發生的行動 全體社區人口或特定群體 無論危險層級,介入目標在於減少整體社區的危險因子與增加其保護因子 全面性預防、初級預防
高危險群體 介入目標在於減少危險因子與增加保護因子,以防止高危險群的問題或疾病發生 目標預防(targeted prevention)、初級預防
次級預防 早期介入以減少疾病時程與嚴重程度的行動 已顯示問題早期徵候的高危險群體或個人 有心理衛生問題或相關疾病等徵候者的早期辨識級獲得適當的處遇服務 特定性預防(indicated prevention)、早期介入(以預防為主)
被診斷有心理疾病的個人 透過及早接受實證基礎的治療措施,以減少危險因子與增加保護因子,進而減少疾病的嚴重性與期程 早期介入(以治療為主)、次級預防
三級預防 減低目前病情蔓延或復發影響的行動 正處於心理疾病復原階段的個人 經由復健與復發預防的介入,以減少危險因子與增加保護因子,進而減輕疾病的負面影響 三級預防、復健、復發預防


促進、預防與早期介入階段的區分與發展光譜编辑

有關促進、預防與早期介入(early intervention)的區別很容易為人混淆或誤解,Nelson與Prilleltensky(2010)則以兒童虐待為例來呈現三者不同階段的分割點與其連續發展的光譜。[2]


 


心理健康促進的重要特性编辑

[4]

  • 具有前瞻性或積極主動性(proactive),以提昇心理健康程度。
  • 主要聚焦在群體的介入,而不是個人層次。
  • 為多元面向的整合系統架構,包含個人、家庭、周遭環境、社區脈絡及鉅觀層面的社會結構、政策等。
  • 乃是持續不斷的發展,而非一次性或有時間限制的介入方式。

職場的心理健康编辑

  • 從身心兩面進行健康管理[5]
  • 親手制定對應的策略
  • 醫療團隊合作介入
  • 健康教育、心理進修

心理健康促進的策略範例编辑

[1]

擬訂健康相關的公共政策编辑

例如:消除污名化、社會包容、人權、便利的公共運輸、犯罪預防等。

創造支持性的環境编辑

例如:學校與職場的反霸凌方案、增強家庭功能、年輕人的教導同儕支持、提供過渡性住宿、心理疾病患者的同儕支持、支持心理疾病患者回到學校或職場等。

促使社區開始採取行動编辑

例如:以社區為基礎的自殺防治、鄉村地區的乾旱支持、服務使用者為導向的倡導及行動等。

發展個人技巧编辑

例如:生活技巧訓練、心理衛生與疾病相關知識、養育技巧、情緒管理、職場訓練等。

促進與預防服務的重新定位調整编辑

例如:相關服務能夠及時做出回應,或符合年齡與文化適當性的介入方式。


促進或預防方案的成效要件编辑

[6]

  1. 綜合性:多元組成的方案在預防一些不同生態層次與脈絡問題時,其效果是優於單一焦點的方案。
  2. 不同的訓練方式:此方案需要透過互動、實際演練、增加知識與覺察等方式來提昇介入對象的相關技能。
  3. 充裕的期程:此方案需要有夠長的時間與密集度,使其產生正向的促進結果或預防影響。
  4. 理論導向:此方案需要立基在完整且具實證性的理論架構,例如危險與保護性的因子。
  5. 正向關係:以兒童方案為例,需要去提昇兒童與其父母、教師、導師、同儕或其他相關對象之間的正向關係。
  6. 適當時機:此方案需要利用良好的時機去有效解決兒童、年輕人與成人相關發展性的議題。
  7. 社會文化相關性:此方案在規劃或執行過程中必須符合服務對象群體的社會文化的常模。
  8. 結果評估:此方案計畫應該有具體的特定結果目標,以事後用來檢核其方案的有效性。
  9. 訓練有素的工作人員:此方案必須提供相關人員的訓練,以使能落實方案執行的成效。


心理健康促進的政府與民間角色编辑

[1][7]

中央及地方政府编辑

  • 政府從事心理衛生服務的主要工作之一,乃扮演一個領導角色在於將相關方案或處遇輸送至標的群體(target groups),
  • 不斷地改進心理衛生服務系統,以符合提昇心理健康與幸福、預防心理疾病等方向。
  • 跨單位的協同合作(如其他的健康服務、政府部門、NGO、基層醫療照護、社區組織等),以確保有效與及時地提供心理健康促進相關方案或服務。
  • 分享相關專業知能(如諮詢)給協同合作的社區其他公私部門、在地組織等,以實質提昇心理健康與幸福感。

民間機構組織编辑

  • 提供適合文化及社會特性的相關服務或方案,以使心理疾病患者能成功回歸社區,並協助其有效降低其心理疾病蔓延或復發影響。
  • 辦理以心理健康倡導為主題的活動及服務。
  • 與心理衛生服務、政府相關部門、社區組織等形成伙伴關係,以創造支持心理健康與幸福感的有利環境。
  • 領導及投入在社區參與(community engagement)的活動,以提昇正向心理健康與幸福感的瞭解,及增加心理疾病症狀的覺察。


各國心理健康促進相關活動與方案簡介编辑

澳洲编辑

昆士蘭州心理健康週编辑

  • 主題:《充滿活力、連結關係、保持參與
  • 日期:2010年10月10~16日。
  • 內容:今年其心理健康週的主要精神是將心理健康定位在全州的整體幸福感,而且所謂心理健康的狀況不只是沒有疾病,還能夠維持關係,面對壓力,貢獻社會,享受生活。因此,期望透過昆士蘭各地舉辦的激勵、教育、鼓勵參與等相關活動,以改善和提昇每個人的心理健康及快樂幸福。
  • 單位:此活動是由一個州政府層級的委員會來規劃與執行,其成員包括衛生廳、心理衛生學會、心理衛生聯盟、社區部、服務使用者與家屬、非政府組織聯盟等代表。
  • 詳情:活動網址


新南威爾斯州心理健康月编辑

  • 主題:《好朋友可以協助我們心理復原
  • 日期:2010年10月1~31日。
  • 內容:此心理健康月活動已邁入第三年,前兩年的主題分別《欣賞生活中的小事物》與《參與、聯結和投入》,而今年主題則在強調友誼對我們心理復原的重要性。藉由委外辦理一系列的各類活動,除了讓民眾知道好朋友對於心理健康有何好處之外,更知道如何扮演好別人好朋友之協助角色。
  • 單位:新南威爾斯州心理衛生學會
  • 詳情:活動網址    中文宣傳單張


紐西蘭编辑

全國心理健康覺知週编辑

  • 主題:《人人"心盛"
  • 日期:2010年10月4~10日。
  • 內容:今年活動的目標在於協助每個人貢獻心力發展成為一個高度心理健康的社會,並交流相關想法、益處、困難與策略,以凝聚提出未來具體的創新與變革的解決方案。所謂「心盛」(flourishing)為高度、完全的心理健康表徵,指人們在大部份時間皆能保持正向的情緒,並且積極關心及參與其周遭的世界,以及有意義與目的的生活。另外,在社區層面的心盛作法,則是建立更穩固的社會支持系統。
  • 單位:紐西蘭心理健康基金會
  • 詳情:活動網址


美國编辑

全國兒童心理健康自覺日编辑

  • 主題:《兒童正向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 日期:2010年5月6日。
  • 內容:此倡導活動至今已是第五屆,其活動目的在於提昇正向兒童的發展、復原力、康復,以及改善相關的心理衛生服務。今年的具體行動有三項:將心理健康促進的概念擴展至影響兒童發展的每個環境當中;滋長兒童在社會與情緒方面的快樂幸福感;尋覓與探討兒童在社會與情緒發展上的轉折點。
  • 單位:藥物濫用暨心理健康服務署(SAMHSA)、美國心理學會(APA)
  • 詳情:SAMHSA活動網址     APA活動網址


蘇格蘭编辑

  • 方案:《提昇心理健康及幸福感之國家型計劃
  • 期程:2001~2006年,其中2003~2006年是行動計畫。
  • 內容:此計劃為一個國家主導的綜合性心理健康促進策略,其目標包括提高社會大眾對心理衛生問題的認識、提昇正向心理健康與幸福感、消除心理疾病的污名化現象與對心理疾病患者的歧視、預防自殺並協助因應相關影響、促進及支持心理疾病患者的復原等。整個計劃介入範圍跨越不同生命階段與環境,包括嬰幼兒、兒童及青少年、成人及中老年、職場生活與工作就業、社區心理健康、公共服務等。[8][9]
  • 政策:屬於國家心理健康政策之一。
  • 評估:以實證為基礎,此計劃的每個項目均有一個獨立性評估。
  • 詳情:計畫網站


歐盟國家编辑

  • 方案:《落實心理健康促進之行動網絡
  • 內容:有28個歐盟國家參與,負責單位為歐盟委員會。此行動網絡的主要功能在提供一個跨國的平台,以交流心理健康促進相關政策優先順序的擬訂作法、實證的實務模式等訊息,建立相互合作關係,並促發國家及地區的相關發展。另外,並發展出一個「歐盟國家心理健康促進與心理疾病預防之行動計劃」,此提供一個心理健康促進相關最優先的政策架構,其五項原則分別是推廣心理健康知識、支持有效的落實、建構能力及訓練人員、跨單位的合作與伙伴關係、評估政策與計劃的影響等。[9]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Hunter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Building Better Mental Health: A Framework for the Promotion of Mental Health and Prevention of Mental Ill-Health in NSW (PDF). 2010 [2010-09-06]. [永久失效連結]
  2. ^ 2.0 2.1 Nelson, Geoffrey; Isaac Prilleltensky. Community psychology: In Pursuit of Liberation and Well-being. Palgrave Macmillan]. 2010. ISBN 0-230-21995-3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3. ^ Sainsbury, Peter.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e politics of mental health promotion. Australian e- Journal for the Advancement of Mental Health. 2003, 2: 5–11.  参数|journal=值左起第42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4. ^ Cowen, Emory L. The ontogenesis of primary prevention: Lengthy strides and stubbed toes. American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1996, 24: 235–249. 
  5. ^ 新快學 精神科護理學作者: 松下正明、(土反)田三允、(木通)口輝彥
  6. ^ Nation, Maury; Crusto C, Wandersman A, Kumpfer KL, Seybolt D, Morrissey-Kane E, Davino K. What works in prevention: Principles of effective Prevention programs. American Psychologist. 2003, 58: 449–456. 
  7. ^ Pransky, Jack. Prevention: The Critical Need . Burrell Foundation. 2001. ISBN 0-75960-141-0. 
  8. ^ Scottish Executive. National Programme for Improving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 Action Plan 2003-2006 (PDF). 2003 [2010-09-12]. 
  9. ^ 9.0 9.1 Jané-Llopis, E.; Anderson, P. Mental health promotion and mental disorder prevention across European Member States: A collection of country stories. Luxembourg: European Communities. 2006. ISBN 92-79-01160-X.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