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怀仁堂中南海的位置(图中左上部)

粉碎四人帮,当时称为“一举粉碎四人帮”,又称懷仁堂事變,指1976年10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華國鋒联合中共中央副主席葉劍英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東興等人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毛远新五人于北京市中南海以“隔离审查”名义抓捕并拘禁的事件。事後,華國鋒接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結束了毛泽东所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後來,四人幫及其主要追随者均遭到政治清洗,有的被刑事追究

目录

背景编辑

十年文革使得國家陷入一片混亂,民眾支持鄧小平整頓秩序、發展經濟的政策,而對掌握大權的四人幫及其激進路線不滿。毛澤東去世後,黨內出現權力真空,通過文革造反起家的四人幫與文革中受到打擊的老幹部在路線上存在巨大分歧,內部鬥爭異常激烈。[1]

策劃编辑

1976年9月10日、即毛泽东逝世的第二天,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未经中共中央授权,指示其工作人员米士奇[2]中共中央办公厅名义通知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如发生重大问题,要及时报告;重要问题不好解决的,要及时请示;凡报告和请示,均与米士奇直接联系。

9月11日,王洪文背着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另設「中央辦公廳值班室」,並用中共中央辦公廳名義通知全國各地,重大問題要及時向他們指定值班人員請示,企圖切斷中共中央、華國鋒同各省、市、自治區之聯繫,由他們發號施令,指揮全國[3]:302。华国锋从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给他电话中得知此事,同叶剑英商议,决定以中央政治局名义通知王洪文,立即关闭擅自设立之「中央办公厅值班室」,并以中共中央名义通知各地:发生重大问题,应向华国锋请示[3]:298。在事前电话约定后,华国锋以到医院检查身体为由,到西皇城根9号李先念临时住处,谈话不到十分钟。华国锋谈到:同“四人幫”斗争不可避免,是時候解決了[3]:299。华国锋请李先念代表他去見叶剑英,就解決“四人幫”问題请求叶剑英意見,又同他研究此事[3]:299。当天华国锋又请求汪东兴给予协助,汪东兴同意了。9月14日,李先念借去香山植物园的名义外出,转往玉泉山9号楼叶剑英住处。李先念传达华国锋的意見,並同他研究此事[3]:2989;当天,李先念即向华国锋汇报谈话内容和叶剑英的态度。

9月16日,华国锋召集李先念、吴德陈锡联纪登奎陈永贵等人在国务院会议厅开会。其间华国锋提问:“毛主席提出的四人帮的问题,怎么解决?”纪登奎说:“对这些人,恐怕还是要区别对待。”华国锋以此将中立的纪登奎排除在行动以外。

9月17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扩大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召开,主要议题为毛泽东手稿如何处理,以及毛远新是否需要回到辽宁。四人帮与华国锋及叶剑英发生争执。之后,华国锋又获得了陈锡联苏振华的支持。

9月21日,叶剑英来到华国锋住处商讨初步方案。9月26日晚,国务院小礼堂电影放完后,华国锋留下李先念和吴德商量方案。吴德提出逮捕和投票否决的形式,经商议确定采用逮捕[註 1]。华国锋再次委托李先念将密商结果通报叶剑英。

9月29日深夜23时,华国锋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主要讨论国庆节的各项活动安排。期间江青要求散会,留下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华国锋、汪东兴六人。江青要求,毛泽东的文件、档案应交毛远新清理、保管,中央办公厅办理的群众来信来访工作和材料交由他们在北京大學组织的人去处理;但华国锋没有回应[4]

9月30日晚,中共中央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首都各界人士国庆座谈会。会后,华国锋、李先念、吴德等人到国务院小礼堂看了一场电影;看完电影,三人又在小礼堂旁边的小会议室再次商谈了解决四人帮的时间和可能发生的问题。

政治局势变得异常复杂。10月2日,毛遠新調派瀋陽軍區1個坦克師開往北京,同時要求上海民兵、北京大學民兵和清華大學民兵做好準備[5]:170。瀋陽軍區司令員李德生,向葉劍英報告毛遠新出動部隊,葉立即下令軍隊退回原地[5]:170。四人幫住宅戒備森嚴,每個住宅有二重以上警備[5]:171。同日15时许,叶剑英来到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的办公室交换意见;当晚,汪东兴、华国锋、吴德三人在东交民巷的住地交谈。华国锋之后秘密召见了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获得了支持。10月4日下午,华国锋等三人最终敲定了方案[6]。10月4日傍晚,葉劍英趕到東交民巷華國鋒住所,商量對策[3]:301。原定部署國慶節後準備10天視情況再動手;葉劍英提出改為提前採取行動,「先發制人,以快打慢」,下決心「一破一立除四害」[3]:301;華國鋒決定「至遲後天動手」,請葉劍英同汪東興落實行動計劃[3]:301。葉劍英即到汪東興處,詳細商決一切,使汪東興提出之行動方案周全可行[3]:301

行動编辑

10月6日下午3时,中共中央办公厅通知中央政治局常委到中南海怀仁堂开会,内容如下:一是研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出版问题;二是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选址问题。下午,汪东兴对行动人员召开短会。下午5时,中南海东八所小会议室也有小型会议分配任务。汪东兴、叶剑英和华国锋分别于晚上6時30分、7时20分和7时40分到达怀仁堂。晚上8时,是同“四人帮”鬥爭胜负之关键时刻[3]:301。华国锋、叶剑英在中南海怀仁堂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通知姚文元列席[3]:301。在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先後到达会议室时,分別宣布对他们实作隔离审查[3]:301;同时,派人到江青住处宣布执行同样决定[3]:301。张春桥先到场,立即被捕;王洪文企图反抗,被控制;姚文元只说了声“走吧”,就跟着士兵离开。江青则在中南海春藕斋西侧201号楼被宣布隔离审查;江青在宣读后問“能不能再念一遍”,然后写了一封信并密封交给工作人员,随即被运送至秘密地点软禁[註 2]近8个月,再转至秦城监狱[7]。同时迟群谢静宜毛远新等也被捕。晚上10时,耿飚到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把华国锋的手令交给了中央广播事业局局长邓岗,然后派人迅速控制了中央三台

后续编辑

四人帮被抓后,华国锋在玉泉山9号楼叶剑英住处连夜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8]。晚上10时许,出席会议者有中央政治局成员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陈锡联、苏振华、纪登奎、吳德、倪志福、陈永贵、吳桂贤,共11人[3]:301-302。叶剑英提议,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华国锋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将来提请中央全会追认[3]:302。华国锋正式成为继毛泽东以后的最高领导人[9]。会后,即下发关于华国锋任职决议,通知「立即在党內传达」[3]:302。会议开到10月7日凌晨4点多才结束[3]:302。李德生根據華國鋒、葉劍英命令逮捕毛遠新等人[5]:172。中共中央用電話通知上海市委書記马天水(1977年初被停职审查,1988年死于上海精神病院)和上海警備區司令員周纯麟到北京召開緊急會議,在北京機場被逮捕[5]:173

10月18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的通知》,要求向全体党员传达毛泽东批评四人帮一系列指示,说明党中央同四人帮斗争之经過、以及对四人帮实行隔离审查的原因,指导开展“揭发批判四人帮运动”[3]:302。10月21日,中共中央通过广播和报纸,把一举粉碎“四人帮”公之于世[3]:302。时任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在当天还即兴填一首《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当时流传甚广: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梁。

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10月24日,北京百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庆祝大会,庆祝粉碎“四人帮”[3]:303

此后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揭发批判林彪、“四人帮”的罪行、清查文革中与林彪“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的揭批查运动

1980年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并判处相应刑罚。

影响和评价编辑

中共官方以“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胜利,标志着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动乱从此结束”来评价此事[10]

注释编辑

  1. ^ 李先念反对开会投票解决。
  2. ^ 一说关押在中南海某处地下室。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