怛達點畫

僧育多阿叉羅達點畵[1](簡稱怛達點怛達畵怛達達畵),是悉曇文蘭札文婆罗米系文字中表示半音的兩種方法。

Siddham Sign Virama.png
怛達點畫
附加符号

重音符號

尖音符 / 鋭音符ˊ
雙銳音符˝
重音符 / 鈍音符 / 抑音符ˋ
雙重音符̏

短音符˘
抑揚符 / 倒折音符 / háčekˇ
軟音符¸
揚抑符 / 折音符ˆ
曲音符 / 分音符¨
·

空點(隨韻, ˙
仰月點(隨鼻,  ँ   ঁ   ઁ   ଁ ఁ '
努克塔点英语nuqta(波斯音,  ̣
怛達點畵(半音,  ྄   ်   ฺ   ์

上鉤符 ̉
触角 ̛
長音符ˉ
反尾形符˛
上圓圈˚
粗氣符 ῾
柔氣符 ᾿

有时用作变音符号的标记

引號
删节线|
冒號:
逗號,
連字號˗
波浪號 / 顎化符˜
titlo ҃

辨義编辑

元音附標文字中的卽一個音節,或稱阿叉羅惡刹羅阿察羅阿乞史羅梵文𑖀𑖎𑖿𑖬𑖨 akṣara)。一個字母本身就可以成爲一個字,附在字母上的元音標記只能改變該字所帶的元音,不在音節後追加新元音或音節。

  • 半音,或稱“毗藍摩”(梵文𑖪𑖰𑖨𑖯𑖦 virāma,意爲“止聲」,注意不是止聲),《悉曇略圖抄》也稱“拗音”,是指梵語中某個輔音後沒有元音的現象。半音是純粹的梵語音韻學概念,與具體的書寫系統、文字體系無關,比如,“akṣara”中的“k”就是半音,儘管這裡使用的是拉丁字母。
  • 半字[2](也稱半體[3][1]),是相對“滿字”、“滿字體”而言的概念,指一個字母(又稱體文 vyañjana)在一個字中衹佔有一半的空間,或者這個字母代表某個半音;而滿字則代表某個眞正的音節。
    • 半字可以通過組成合字僧育多字僧育多阿叉羅梵文𑖭𑖽𑖧𑖲𑖎𑖿𑖝𑖯𑖎𑖿𑖬𑖨 saṃyuktākṣara)或稱孤合文來構成滿字。例如,藏文“”(ga)、“”(la)兩個字就可以組成合字“ཀླ”(gla);又如藏文“ཪྐ”、“ཀྼ”也是合字(以上均不是藏語,後者甚至是故意寫出藏文中一般不出現的合體字)。僧育多字是純文字學概念,存在幾種特殊的情形:
      1. 悉曇文ra、ka、va組成的僧育多字rkva是一個連體字(“𑖨𑖿𑖎𑖿𑖪”、“རྐྭ”、“र्क्व”、“র্ক্ব”)
         
        東城文“”、“”、“”組成的僧育多字“ন্দ্র”可被看作體文縮合
        連體字:指僧育多字中爲照顧書法而對字形做出的某種讓步,如上面提到的藏文“ཪྐ”、“ཀྼ”事實上很少這樣書寫,通常的寫法是“རྐ”、“ཀྲ”,注意“”字上、下方的“”均產生了自然變形。悉曇文中存在大量的連體字,而今天的天城文中數量已相對減少。
      2. 在文字發展過程中,一旦僧育多字縮合出了前述連體字情形,就成爲了一個相對獨立的個體。於是,在從婆罗米文發展爲悉曇文、或者從悉曇文發展爲現代北印度文字系統的過程中,其僧育多字字形往往獨立於其若干構成半字獨立發展,成爲高度特化的字形,其構成半字已不能或很難從合字字形中分析出來。這種現象稱爲“體文縮合”(僧育多便膳那梵文𑖭𑖽𑖧𑖲𑖎𑖿𑖝 𑖪𑖿𑖧𑖗𑖿𑖕𑖡 saṁyukta vyañjana)。
      3. 種子字,指將一個帶有整體意思的詞(通常是宗敎概念)強行縮寫到一個阿叉羅中,儘管閱讀的時候有時不只讀出一個音節。天城文“ओँ”[註 1]在不按書寫規範寫成“ॐ”時也可被看作一個種子字;種子字不一定是合字,但往往通過合字方式寫成。
      4. 新城文模式:在15世紀的天城文及更早的城文中,僧育多字書寫模式和上述悉曇文、藏文、東城文模式類似。然而現代天城文發展出了左右結構的僧育多字,此時很多僧育多字與單字差別僅剩前幾個字母右側豎槓之省略,如果將右側豎槓看作元音“a”,則這種書寫方式與歐洲的字母文字已無差異。不過現代天城文仍有一些僧育多字採用傳統寫法,如果完全按照新式寫法書寫,則會發展出了名爲新城文英语Nayanagari的純字母文字書寫系統。
  • 怛達點畵又譯多達活點,是置於輔音之下的一筆畵(點畵),表示該聲母無韻。歐洲語言、Unicode命名中常常用“毗藍摩”(半音的梵語名)這一音韻學概念代指怛達點畵。

不同語言有著不同的音韻結構,如印地語中的不發聲元音、藏語中複輔音的強結合與弱結合等。下面針對具體語言介紹梵文以及不同種類的婆罗米系語文系統如何活用僧育多字與怛達點畵表達各自類似梵語半音的音韻結構。

雅利安語用法编辑

在古代梵文中,怛達點畵多用於詞尾,詞中的半音多用僧育多字表示:當半音出現在詞中時,將半音的輔音字母和下一個輔音均寫成半字從而組成一個僧育多字;當半音出現在詞尾時,將怛達點畵標記在對應半音的字上。閱讀時,每遇到一個僧育多字,將前方所有的組成半字按半音讀出,然後將其中最末的一個組成字正常讀出(除非整個僧育多字同時帶有怛達點畵,此時最末的一個組成字也要按半音讀出)。

在現代天城體梵文、彌梯羅文[註 2]烏荼文[註 2]尼泊爾文(卡斯語)[註 2]僧伽罗文[註 3]中,怛達點畵有時也出現在詞中來表示相應文字無法形成合字的情況。在用藏文書寫的梵文中,仍然保持了古梵文(如悉曇文)的習慣,詞中半音用疊字表示,詞尾半音用怛達畵表示。

大多數現代印度-雅利安语受伊朗語支語言影響,會將梵語詞尾的短元音a不再發聲,而這種新生的半音(印地語श्वा विलोपन印地語हिन्द-आर्य भाषाओं में श्वा विलोपन转写:śvā vilōpana)不使用怛達點畵標記;[4][註 4]與此同時,在從悉曇文發展成現代天城文(及其它現代北印度文字)的過程中,失去了大量的合字功能,因此怛達點畵(訶蘭多,源於天城體梵文हलन्त,“止犁”)[註 5]在現代印度語言中多用於詞中,而大多現代印度語文中半音的判斷完全憑讀者的語感經驗。

在天城體書寫的尼泊爾語(卡斯語)、摩剌侘語中,還有一種特殊形式的詞中怛達點畵用法,將後一阿叉羅的首個半字前移爲前加字(如同如新城文寫法)或前移至前一音節末用怛達點畵標出。其作用類似藏文音節分隔符的作用,但僅用於VrC序列的r、C之間,如“दऱ्या/दर्‍या”(谷-PL)區別於“दर्या”(海洋)。[5][註 6]雖然天城文從藏文中借入了音節分隔符,但僅用於尼泊爾的漢藏語中用來標記後字的緊喉或高聲調。[6]

密宗用法编辑

在佛敎密宗中,出於對一詞一字的追求,常常將根本不屬於半音的不同音節強行壓縮成一個由諸多半字組成的滿字。此處的僧育多字只有書法意義及宗敎意義,沒有語言學意義。

東南亞大陸語盟编辑

藏文用法编辑

吞弥桑布扎帕邦喀閉關三年創制藏文時基於悉曇文音節間隔符號的引入、不出現在文字左右兩側的元音附標以及複雜空間結構,發明了一套專爲漢藏語乃至東南亞大陸語盟英语Mainland Southeast Asia linguistic area定製的基字系統,可以徹底規避怛達點畵的使用以及標記不同種類的輔音結合方式(梵語中無此問題),因此藏文中只有在梵語借詞中使用半字-怛達畵系統(在梵語借詞中如使用基字系統則並無任何使用上的便利)。在藏文書寫的藏語詞彙中,半字被稱爲上、下加字(藏字梵文無所謂上、下加字)。

東南亞大陸用法编辑

不過並非所有用婆罗米系文字的漢藏語乃至東南亞大陸語言都產生了藏文的基字系統,緬甸文就基本沿用了古梵文僧育多字-怛達畵系統(但緬文已經有發展出了合字結構與怛達畵的具體分工,二者不可相互轉換),而高棉文泰文老撾文則在沒有發展出音節隔離符的情況下省略怛達點(後二者均無罕見合字結構[註 7]),導致讀者必須通過語感經驗斷字後纔能確定輔音的發音方式。[註 8] 其中,泰文發展出了兩種半音符號:不加元音直接除阻的毗蓝摩怛達點(◌ฺ)和前置輔音怛達畵(◌๎)。此外,包括高棉系文字和傣系文字還有一種名爲cháqié[註 9](高棉體梵文:ទណ្ឌាឃាតdaṇḍāghāta高棉語ទណ្ឌឃាដ转写:tŏəndĕəʼkhiət “敦达凯”,泰語讀音(派汶):tan-tá-kâat “探他卡”)的由怛達畵發展而來的懶音符號,用於將詞末整個阿叉羅刪除(如巴利語源的“ยักข์”和梵語源的“ยักษ์”均讀做“yák”而非“yaks”更非“yaksa”)。

南島語用法编辑

老傣文编辑

老傣文是所有梵系文字中書寫規則發展地最爲自由、任性的一種。在老傣文中,下加字可以

達羅毗荼語以及其它印度語言编辑

數字化問題编辑

由於早期鉛印乃至電腦系統沒有處理複雜文字能力,僧育多字均被怛達點畵代替。而後來Unicode標準制定時又強行將僧育多字與怛達點畵合併編碼爲“毗蓝摩”(半音)碼位,導致技術成術後天城文字體合字能力普遍不及藏文字體合字能力。大量僧育多字在以前常用的印度文字字體(如天城文、東城文字體)中仍然表現爲怛達點畵。EKType開發的開源字體耆那弗婆体(Jainī Pūrvā,耆那敎古經英语Purvas體)[註 10]是少數具有強大疊字能力的字體,甚至接近藏文的疊字能力。

在北印度文字的Unicode標準中,採用一個ZWJ來強制將“毗蓝摩”渲染成怛達點畵,無ZWJ時優先渲染成僧育多字。[7]無強制渲染成僧育多字的表達方式。

阿騫chá合字[註 9](英語:Akhanda conjunct)指電腦字體成功組成僧育多字的能力。目前北印度文字電腦字體具備完備阿騫荼合字能力的不多,很多字體仍有大量的不常用僧育多字被怛達點畵替代。例如“रङ्ग”一詞尾部的鼻塞音與塞音在很多字體中並未合併,顯示出本不該出現的怛達點畵。

註釋编辑

  1. ^ 這種寫法一般來說在天城文中是禁止的,一般來說需要寫成“ओं”,參見仰月點#天城文
  2. ^ 2.0 2.1 2.2 怛達點畵在彌梯羅語、烏荼語、尼泊爾語(卡斯語)中稱訶蘭多(ହଳନ୍ତ haḷanta ୍
  3. ^ 怛達點畵在僧伽罗语中稱“hal kirima”(හල් කිරිම, hal kirīma ්
  4. ^ 烏荼語僧伽罗语除外,現代烏荼語仍然繼續按照梵語模式閱讀。尼泊爾語(卡斯語)雖也有新生半音但幾乎所有的新生半音都用怛達點畵表達。
  5. ^ 其它語言:halant (印地語: हलन्तhalant ्); halanta (馬拉地語: हलंतhalanta ्), hoshonto (孟加拉語: হসন্তhôsôntô ্); (阿薩姆語: হসন্ত or হছন্তhoxonto or hosonto ্); (Sylheti: ꠢꠡꠘ꠆ꠔꠧ, ośonto ); halant (旁遮普語: ਹਲਂਤhalant ੍)。
  6. ^ 示例(英文)
  7. ^ 老撾文中曾存在一個僅存合字「ຫຼ」([ʰl]→[l次陰聲調]),但老撾共產化後的文字改革採取了類似泰文的「ຫລ」寫法。
  8. ^ 老撾共產化後的文字改革則使老撾文成爲徹底的字母文字,無斷字必要。
  9. ^ 9.0 9.1 荼通茶,在梵漢對音中表示翹舌塞音
  10. ^ 耆那弗婆体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日本了尊悉曇略圖抄
  2. ^ 僧祐胡漢譯經音義同異記》第四
  3. ^ 智廣悉曇字記
  4. ^ Akira Nakanishi: Writing Systems of the World, ISBN 0-8048-1654-9, pp. 48.
  5. ^ Indic Working Group. Devanagari Eyelash Ra. The Unicode Consortium. 7 November 2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May 2014). 
  6. ^ L2/06-137 N3153
  7. ^ Constable, Peter. Clarification of the Use of Zero Width Joiner in Indic Scripts (PDF). Public Review Issue #37. Unicode, Inc. 2004 [2009-11-19].  外部链接存在于|work= (帮助)

參見编辑

  • 静符سُكُون‎,蘇昆記號),阿拉伯文中的类似记号
  • 什瓦记号(š'waya,平等記號),方體亞述字母(現代希伯來文)中表示零元音(什瓦纳赫,希伯來語שְׁוָא נָח‎)的類似記號,存在歧義性,亦可表示弱元音(發聲什瓦)。

外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