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嬪

(重定向自怡嫔

怡嫔(1721年-1757年),柏氏,後作柏佳氏。初為漢族民籍出身,後為正黃旗包衣第四參領第一旗鼓佐領下人。蘇州平民柏士彩之庶長女[1]。乾隆帝白贵人之親姐,清高宗

怡嬪 柏氏
國家大清
封號怡嬪
位號貴人→嬪→怡嬪
親屬
高宗纯皇帝弘历
夫之父世宗宪皇帝胤禛
夫之嫡母孝敬宪皇后乌拉那拉氏
夫之母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
夫之元配孝贤纯皇后富察氏
夫之繼室继皇后辉发那拉氏
姊妹白貴人

生平编辑

柏氏在乾隆四年或之前入宮,因為安寧剛接任蘇州織造時就聞知柏家的事,應為南方官員向乾隆帝進貢的。雍正十三年十一月,海保知會江寧、蘇州兩處織造「嗣後毋得混行尋覓女子,招搖多事」。江寧織造李英自遵奉聖諭三年以來,未敢在外購覓一人,釋服後也沒有進貢任何女子、優童[2]。然而,乾隆三年五月時,乾隆帝曾提到乾隆二年十一月服滿之後,蘇州織造海保曾進二女子,其一已經撥回,間接指出有一名女子被留下[3],未知此女子是否為柏氏。

乾隆四年四月初六日為柏氏的生辰,宮殿監副侍劉玉等傳內用取上用緞一疋、素緞一疋、官用緞二疋、花春紬二疋、綾二疋[4],與《國朝宮史》規定的貴人級待遇相同。

乾隆六年二月十三日,奉皇太后懿旨嘉嫔晋封妃,貴人柏氏則与海贵人贵人葉赫勒氏詔晋为[5],柏氏不僅在位分上得到擢陞,在宮廷生活中也頗受高宗眷顧,例如在乾隆六年二月十五日,高宗下旨将盛京送來的奶饼、蜜饯山楂和黑枣赏予皇后、贵妃至嫔位的后妃。高宗额外赏予剛詔封為嬪、未有正式封號的白嫔果干二匣;四月初十日,高宗下旨:「內廷一位主兒姓柏,祖籍蘇州,著知造處訪問伊父母來京相見,若尋著時,即便著人照看送赴來京,或伊年老令子弟跟隨一人來亦可,不過看望,並非來京居住,回去時仍令伊等約束,不可在外生事,密之」,讓柏氏的父母前往北京看望她。同年十一月癸未[6],以禮部侍郎木和林為正使、內閣學士雅爾呼達為副使,正式冊封貴人柏氏為怡嫔

乾隆十年 (1745年) ,怡嬪的親妹柏氏以内务府上三旗女子的身份通过內務府选秀入宫[7](僅知她最遲在乾隆十三年正月被封為柏常在);三月初三日,延禧宫怡嫔跟隨帝后等人前往慧賢皇貴妃金棺停靈的六股道殡宫。延禧宮怡嬪、承乾宮舒嬪和永壽宮令嬪位下的太監乘坐同一輛牛車前住六股道殡宫[8]。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怡嬪的兄弟柏永吉持来汉字文一件。恭查:「当今嘉妃、舒嫔、怡嫔此七分仪仗内,各应添红缎曲柄伞一把,相应移咨贵部作,速成造送卫应用等。」

乾隆十七年十月十七日,已故孝賢純皇后慧賢皇貴妃哲憫皇貴妃靈柩葬入裕陵,乾隆帝帶同當時的皇后輝發那拉氏、嘉貴妃金氏、怡嬪柏氏和穎嬪巴林氏等人前往清東陵,參與此三人的奉安典禮。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五月十五日巳時,怡嫔病逝,高宗辍朝二日。和碩親王以下,內大臣公侯伯都統等官以上齊集[9];同年十一月初二日葬入清东陵裕陵妃园寝。

民間傳說编辑

民國時期杭縣人徐珂所著的《清稗類鈔》記載了一個有關乾隆帝「銀妃」的民間傳說,徐珂稱「此實道路傳聞之傅會,未可信也」。故事稱銀妃是山東青州人,乳名珠兒,在父親五十六歲時出生,她的父親是一位諸生,在銀妃出生後不到二年就去世,她的母親因為家貧而將銀妃送與同里黃氏為義女,黃氏從前是望族,加以珠兒有豔名,媒人絡繹不絕,黃氏委婉地謝絕了她們。珠兒曾對別人說:「所貴美女者,當屏絕男子耳。明珠白璧,豈可使有瑕玷哉!」,於是珠兒的豔名更廣泛流傳[10]

乾隆某年,乾隆帝南巡途經山東時,有人向乾隆帝提及珠兒此美人,乾隆帝暗中記住,在回鑾時手諭山東巡撫,命與黃氏好好商量,希望能夠迎珠兒入宮。山東巡撫帶着手諭拜訪黃氏,黃氏向北方叩首遵命,在次日就將珠兒帶到北京。乾隆帝將她安置在坤寧宮,但是害怕被太后知曉,又將她匿藏於四知書屋。某夕,對外說珠兒已承恩,冊封為銀妃。有一日,銀妃的養父黃氏被某個內監帶入乾清宮,乾隆帝看到他,問他是何人,黃氏伏地沒有說話,內監說他是銀妃的養父,之前親送銀妃入京,乾隆帝命他返回山東,並對他說:「已有密旨至濟南矣」。黃氏回家後,發現居宅一新,又有良田美池和財物,文武官皆前來迎接他[10]

珠兒初入宮時,尚未熟悉宮內的禮節,夜深時會背燈暗泣,下人向乾隆帝奏聞後,乾隆帝會特旨安慰她。某夜,珠兒因不順從而令乾隆帝非常憤怒,走出珠兒所居的地方,宮人皆為之危,但是沒多久又再像以前那樣寵愛她。數年後,在回部帶回香妃入宮,香妃初入宮時與銀妃同宮,不久之後就遷居另一座宮院,乾隆帝很寵愛香妃,經常賞賜物品給她,甚至優於銀妃。香妃去世後,高宗大哭而眼晴出現毛病,「棄銀妃若敝屣矣」[10]

銀妃此傳說可能源自乾隆帝怡嬪柏氏、儀嬪黃氏,然而銀妃與兩者的經歷皆不完全符合。

家族编辑

乾隆初年,安寧接任蘇州織造之初,已聞知柏家在蘇州居住,著人密訪,當時柏家安分謹慎,不敢多事[3][11]。乾隆六年四月初十日,乾隆帝下旨讓柏氏的父母前往北京看望怡嬪,後來因柏士彩年已六十九歲,令其夫婦長途往返不可無親人扶侍,而且柏士彩次子併女俱幼,無人照看,所以最後允許怡嬪的父母、兄弟姐妹、兄嫂侄女等八人經水路赴京[3][12]。同年十月,柏士彩等返回蘇州。安寧在蘇州購買三十間住房,外面門戶局面俱從卑小,供其家十七、八人生活,每月再給二十兩的盤纏銀;安寧命人偷偷在柏家附近查訪,發現柏家與人發生口角後,把怡嬪的兄弟喚進內署,嚴行申飭,安寧擔心柏永吉心志未定,在外邊交遊蕩廢、倚恃內庭,而安排他進滸墅關幫管賬目,並給以衣帽銀兩,除非家中有事,否則不許擅自出署、請假[3][13]。乾隆七年,柏家奉旨入旗,入正黃旗包衣第四參領第一旗鼓佐領[3]。同年十二月,安寧將柏士彩等十一名親丁,以及九名僕人男婦送到北京;柏永吉、柏永慶每人給予披甲三兩錢糧米石,賞給住房六十一間,地七頃,每年得租銀二百二十兩,取租房二十八間,每月得租銀十兩[3][14]

怡嬪家族的譜系如下[3][15]

  • 父:柏士彩,蘇州人,乾隆二十四年十一月病故。
  • 嫡母:范氏,乾隆二十四年二月病故。乾隆八年五月十一日,范氏乘轎探親,路經吳縣直街地方,范氏的轎夫碰撞到賣米糕窮民沈四的幼孩,幼孩之母金氏與轎夫口角,還與范氏撕扭,范氏一時忿氣,以沈氏夫妻毆搶為由向知縣姜順蛟提出捉捕他們,但是姜順蛟差人勸范氏回家代為查究。柏士彩又往告安寧,安寧即差人諭吳縣嚴查,吳縣當日拘訊沈四,沈四因不能拘束妻子而被重責三十板,並押令 沈四夫婦與柏士彩家服罪。柏士彩續告范氏遺失金簪二枝和珠子四棵,要求將沈四收監。安寧等差人接柏士彩到署反復開導,柏士彩方允寢息[16]。事後,乾隆帝不加罪譴,但要求柏家馬上回京[17]。范氏舊日虛症發作,難以起身,圖拉不時差人看問,送其參藥調理,漸已痊癒,柏士彩和范氏在八月十二日由水路起身回京。
  • 生母:妾張氏,乾隆五十四年八月病故。
  • 兄弟:柏永吉,原為監生,曾任造辦處郎中兼佐領等職;柏永慶,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丙子科舉人[18],後改名柏台,原任山東平原縣知縣;柏永瑞,曾在嘉庆年间任山西阳曲县典吏
  • 姐妹:柏士彩次女、三女曾於乾隆六年入京,白貴人應為其中一人。
  • 侄子:柏華寶,原任山西試用理問;柏華倫、柏華封,均為披甲人;柏華山、柏華玉、柏華書、柏華詩、柏華文,均為閒散。
  • 侄孫:克升額、克蒙額、成裕、成善、利格、成德,均為閒散。

影视作品编辑

電視劇编辑

年份 劇名 演員 剧中姓名 劇中稱謂 註解
2018 延禧攻略 徐百卉 柏氏 怡嬪
2018 如懿傳 何泓姍 白蕊姬 玫嬪 推測以怡嬪柏氏為原型

注释编辑

  1. ^ 《皇朝文献通考》卷二百四十一 :怡嫔柏氏,柏士彩女,乾隆六年十一月封怡嫔
  2. ^ 乾隆三年六月十三日江寧織造李英《奏為奉到轉傳上諭陳明並無指稱內廷藉事招搖在外購覓女子優童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4-01-01-0025-043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黃麗君. 乾隆皇帝的民人嬪妃. 新史學. 2020, 31 (3): 71–127. 
  4. ^ 《大連圖書館藏清代內務府檔案》,北京圖書館出版社出版
  5. ^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百三十六》乾隆六年。辛酉。二月......○戊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谕、钦奉皇太后懿旨。嘉嫔著晋封妃。贵人海氏、贵人柏氏、贵人叶赫勒氏俱著封嫔。钦此。所有应行典礼。交与该部察例具奏......
  6. ^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百五十五》乾隆六年。辛酉。十一月......○壬午。以册封嘉妃。愉嫔。怡嫔。舒嫔。遣官祭告太庙后殿。奉先殿......○癸未。谕曰。皇太后圣驾回宫......○册封嘉妃。愉嫔。怡嫔。舒嫔。上御太和殿宣制......命礼部侍郎木和林为正使。内阁学士雅尔呼达为副使。持节册封贵人柏氏为怡嫔。册文曰。朕惟化起宫闱。协赞爰资乎淑德。泽流禁掖。恩光用贲于鸿章。位号攸加。纶言式焕。尔贵人柏氏。夙禀谦冲。克谨珩璜之度。恪持礼法。备娴图史之仪。兹仰承皇太后慈谕。册封尔为怡嫔。尔其祇受金章。懋嘉修而迓福。敬承翟服。昭令范以凝辉。钦哉。
  7. ^ 赵玉敏. 《乾隆帝后宫中的汉女妃嫔》. 兰台世界 (辽宁省沈阳市: 辽宁省档案局(馆)、辽宁省档案学会). 2011, (2011年25期). ISSN 1006-7744 (简体中文). 
  8. ^ 《雍和宮滿文檔案譯編》
  9. ^ 《清史稿》:本月十五日巳时怡嫔薨逝,皇上辍朝二日,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不报祭、不还愿、穿素服。和硕亲王以下,内大臣侍卫民公侯伯都统尚书子爵等官以上齐集
  10. ^ 10.0 10.1 10.2 《清稗類鈔》卷十二《高宗納銀妃》
  11. ^ 《宮中硃批奏摺》乾隆六年五月初四日安寧《奏為遵旨訪查內廷主兒之父柏士彩情形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4-01-12-0023-002
  12. ^ 《宮中硃批奏摺》乾隆六年六月初九日安寧《呈內庭主兒父母柏士彩家口清單》,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4-01-14-0007-035
  13. ^ 《宮中硃批奏摺》乾隆七年正月十五日安寧《奏為內廷主兒之父母柏士彩等回籍置屋並約束家屬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4-01-14-0008-023
  14. ^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宮內務府奏案》,第 101 冊(北京:故宮出版社,2016),頁 341-342
  15. ^ 《內務府奏案》乾隆五十八年九月十九日總管內務府《呈為奉旨入旗清單》,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5-0448-047
  16. ^ 《宮中硃批奏摺》乾隆八年六月十六日圖拉《奏為約束內廷主兒之父母不嚴自請議處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 館藏,檔案號:04-01-01-0103-020
  17. ^ 《宮中硃批奏摺》乾隆八年八月十二日圖拉《奏報差妥家人護送范氏起程回京日期》,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檔案號:04-01-12-0035-025
  18. ^ 《钦定八旗通志》卷一百六:“各科举人:乾隆二十一年丙子科,柏永慶,塞克图佐领...以上正黄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