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战役 (1925年)

惠州戰役發生於1925年10月9日至14日,中國廣東惠州。是中華民國初年內戰戰鬥之一,也是國民革命軍東征的主要戰役。交戰的兩方,一方為國民革命軍第一師,另一方則為陈炯明下属的救粵軍。國民革命軍於此役占領惠州[1]

惠州戰役
Huizhou seige.jpg
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攻佔“南中國第一天險”惠州城
日期1925年10月9日-14日
地点
结果 国民革命军第一師攻下惠州。
参战方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國民革命軍第一師
提供支援:
 蘇聯
救粵軍
提供支援:
段祺瑞
 英屬香港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蒋中正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陈诚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蒋先云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陈明仁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加伦将军
陈炯明
楊坤如

背景编辑

1925年3月,孙中山去世。此时广东境内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和陈炯明的粤军仍然各自据守己方的阵地。其中粤军以惠州为大本营,粤军林虎部守赣南,叶举部和洪兆麟部守闽南,杨坤如部守惠州。5月21日,见粤军主力已退出广东,许崇智、蒋中正便率兵返回广州。6月,平定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叛变。15日,国民党中执委决定将大元帅府改组为中華民國国民政府,将麾下各军编为国民革命军。[1]

在此期间,退入赣、闽的粤军补充饷械,逐渐恢复了元气。他们趁此机会重新入粤。坐鎮香港的陈炯明更得到港英政府帮助,获300万发子弹支援,北京的段祺瑞政府更送来30万军费和两艘军舰。[2]9月1日,陳軍南下進攻潮汕[3],2日,粵南陳軍殘部鄧本殷襲擊肇慶[4],15日,潮汕復陷於陳炯明之手[5]

9月21日,國民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會開會討論東征問題,国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将第一、第四军近3万人编为三个纵队,分由何应钦、李济深、程潜指挥[6],27日,國民政府軍事部決定出兵東江[7],9月28日,任命蒋介石为东征军总指挥,以第一、四军为基干讨伐陈炯明,蔣介石下達準備出發令,計劃分三期出師[8][9]

经过编辑

 
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砲兵營在惠州城北門

陈炯明将粤军主力1万余人集中于惠州,由粤军第六军军长杨坤如指揮。而東征軍以第二、一、三纵队分为左、中、右路,進軍惠州,其中第一纵队实力最强[10]:218。10月6日蔣介石率軍抵達石龍[11],8日令何應欽率軍進攻惠州[12],10日,東征軍攻克惠州城周邊制高點飛鵝嶺[13],11日,蔣介石編組攻城先鋒隊[14],12日,东征军包围惠州城,并向杨发出劝降电,令他将军队撤往白芒花地区收编,杨不从[15]

10月13日,蒋介石亲自登上飞鹅岭阵地指挥,東征軍集結於惠州城外,由第一縱隊抽組650人敢死隊向惠州城攻堅,由於軍援物資中無工兵爆破器材,亦無攻城用重炮,因此敢死隊的戰術只有冒死抵達城牆下架設竹梯攀牆。在作戰前,東征軍向敢死隊每人發放30銀洋犒賞,並允諾立功者將會發放100元。當日東征軍上午開始向惠州城炮擊,並有飛機向城內投擲傳單等實施心理戰攻勢,下午1時向惠州城北门、西門發起攻城,雖有火砲和飛機助戰,但在守軍強力防禦下東征軍無法攻入城內,自北門攻堅的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2師第4團傷亡過半,團長劉堯辰在攀牆時中彈身亡,當日傍晚第一縱隊撤退[16]

10月14日早上,第一縱隊重新發動攻城,北門主攻仍為第4團,第7團與第1補充團主攻西門,第8團掩護。炮兵營營長陳誠指揮山炮連將6門火炮移動到距離惠州城外500公尺處,對城上火力據點進行近距離壓制,“专射击敌之侧防机关枪,第二弹即命中之。我步兵即利用敌机关枪毁坏之时,搬运人梯至城脚,冒险登城,并掷手榴弹。”“如此者再,殊知我军之青天白日旗早已飘扬于北门城上矣。”[17]第4團第3連中尉排長陳明仁率先攻上惠州城樓;因登城成功,何應欽下令將預備隊投入,隨後西門亦被第7團由蔣先雲率軍攻破[18]。守城的救粵軍大多失去戰意投降,軍長杨坤如身负重伤,在残部的保护下自東門突围,向河源撤退。[19]:211-212

 
惠州戰役後的遍地尸骸

惠州戰役後,國民革命軍收俘4000餘人、繳獲步槍1,500枝、機槍4挺。第一縱隊死傷1千餘人,其中241人為黃埔軍校畢業生。事后,陈诚不禁感慨道:“战斗时间虽云两日,实不及六小时,竟能克此金汤。”[17]潮梅旅省团体致电祝贺:“顷闻惠城已下,天险之区,崇朝瓦解,足见以仁攻暴,无坚不陷,无敌不摧。”“逆敌失所凭依,从此乘胜长驱,潮梅光复之期不远。本会敬代两州人民竭诚巾贺,并致慰劳之忱。”[20]

影响编辑

此次惠州之役,是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的第一役。经此一战,完全攻克陈炯明的老根据地惠州,奠定了第二次东征的胜利基础。东征军乘胜前进,右路军于10月下旬攻占海丰、陆丰,31日克复兴宁,11月初收复潮、汕。中路军于10月下旬攻占紫金,28日占领五华,11月初进至揭阳,克复饶平。左路军于10月23日攻占河源、老隆,11月上旬攻取梅县,11月初克复大浦。至1926年初,广东全省底定。[21]

1930年3月,黄埔军校在惠州建黄埔军校东征阵亡烈士纪念碑,埋葬死于惠州城的校军241人,以示纪念。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中華民國國防大學編,《中國現代軍事史主要戰役表》
  2. ^ 刘丕林《北伐军兴始末:1894—1927》第三章,崇文书局2008年版
  3.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95 [2021-10-10] (中文(繁體)). 
  4.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296 [2021-10-10] (中文(繁體)). 
  5.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45 [2021-10-10] (中文(繁體)). 
  6.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57 [2021-10-10] (中文(繁體)). 
  7.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73 [2021-10-10] (中文(繁體)). 
  8. ^ 茅家琦等著《中国国民党史(上)》第360页
  9.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374 [2021-10-10] (中文(繁體)). 
  10. ^ 方志钦、蒋祖缘,《广东通史》现代上册
  11.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05 [2021-10-10] (中文(繁體)). 
  12.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08 [2021-10-10] (中文(繁體)). 
  13.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22 [2021-10-10] (中文(繁體)). 
  14.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24 [2021-10-10] (中文(繁體)). 
  15. ^ 罗国明著,《黄埔军校大传》,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年05月第1版,第147页
  16.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28 [2021-10-10] (中文(繁體)). 
  17. ^ 17.0 17.1 陈诚《血红》,1925年12月25日版《革命军》第9期
  18. ^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編輯委員會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中華民國十四年六月至十二月. 臺北: 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 1977年12月: 429 [2021-10-10] (中文(繁體)). 
  19. ^ 宋其蕤、冯粤松:《广州军事史》下
  20. ^ 1925年10月19日《广州民国日报》
  21. ^ 《黄埔》杂志. 黄埔军校生参加两次东征和平定“杨、刘叛乱”的情况. 黄埔军校同学会. [2021-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