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惠登相(?-1645年),良弼延安府清澗縣[1]明朝南明軍事人物。

生平编辑

惠登相最初跟隨張獻忠起兵,因為驍勇善戰號稱「過天星」。崇禎四年(1631年),他在榆林張福臻乞撫,但散歸後依然屯駐搶掠;次年(1632年)攻打沁州武鄉,攻克遼州,被曹文詔打敗,逃入高澤自河南入陝西。之後他在崇禎七年(1634年)起幾次攻城,曾聯合李自成奪得真寧,橫掠三原,失敗他後逃走,向政府就撫;很快再次叛亂,擒拿總兵俞翀霄,擊破延川綏德米脂,進入汧隴的山中[1]

崇禎十年(1637年),惠登相從漢中前往廣元,殺死總兵侯良柱,進攻成都;次年(1638年)隨著張獻忠受撫,成為均州五營之一。張獻忠再次叛亂,他跟從其進入鄖竹的山中到崇禎十三年(1640年)因在鄭山寨戰敗,逃往雲陽,馬士秀接連攻擊他,終於帶著七千人在七里坪接受常國安降招之;明朝朝廷授予他副總兵官職,得左良玉重用。兩年後(1642年)李自成攻陷襄陽,打算再次招攬他,他沒有響應;並在崇禎十六年(1643年)受高斗樞命收復穀城,但奪回襄陽失敗。很快他和盧光祖劉洪起率領四萬兵馬守衛九江,明年(1644年)正月取回德安弘光帝繼位安宗,晉任都督僉事總兵[2]

弘光元年(1645年)正月,左良玉惠登相命與田光恩收復襄樊,次月在石牌擊敗流寇,移駐武昌;三月時跟隨左良玉東下南京,左良玉病危,他殺牲和各將領起誓:「將軍死後,若不奉副元帥左夢庚的命令,用此劍殺死。」很快左夢庚前鋒在池州戰敗,寫信謾罵他:「留下池州等待後軍。」他讀完信件後大罵:「若我這樣做,何不一直當流寇!」他知道左夢庚不守臣節,趕快退兵;左夢庚乘輕舟追趕,他哭著辭別渡過長江離去,很快去世,而左夢庚最終投降清朝[3]

引用编辑

  1. ^ 1.0 1.1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惠登相,字良弼,清澗人。從張獻忠起兵,驍悍善戰,號過天星。崇禎四年,就張福臻榆林乞撫,散歸屯掠如故。五年,攻沁州武鄉,破遼州,為曹文詔所敗,奔高澤,自河南入陝。七年,趨商州、澠池、靈寶,破盧氏。八年,合李自成破真寧,掠三原,敗於高陵,走閿鄉,再乞撫。九年,入真寧、合水山中,就撫於巡撫甘學闊,安置延安,未幾又畔。掠同州、宜君、中部、宜川、雒川、鄜州。又再乞撫,再畔,執總兵俞翀霄,破延川、綏德、米脂,入汧隴山中。
  2. ^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十年,自漢中回階成,向廣元,殺總兵侯良柱,破昭化、劍州、梓潼,攻成都。十一年,隨獻忠受撫,為均州五營之一。獻忠畔,從入鄖竹山中。十三年,獻忠大敗於瑪瑙山,登相亦敗於鄭山寨,走雲陽。馬士秀擊登相急,常國安招之,乃以七千人降於七里坪,授副總兵,遂始終為左良玉用。十五年,自成破襄陽,累招登相不應,走興安。十六年,復隨州棗陽,高斗樞命復穀城,攻襄陽不克,尋與盧光祖、劉洪起步騎四萬守九江。十七年正月,復德安。安宗立,晉都督僉事總兵。
  3. ^ 錢海岳《南明史·卷三十九·列傳第十五》:弘光元年正月,命與田光恩收襄樊。二月,破寇石牌,移屯武昌。三月,從良玉東下,良玉病革,登相刑牲盟諸將曰:「公百年後,有不奉副元帥令者,齒此劍。」副元帥者,良玉子夢庚也。首殿而東,兵用黑旗,一軍獨戢。夢庚犯闕,前鋒敗於池州,以書謾曰:「特留池州,以待後軍。」登相見書大罵曰:「我若為此,何不終作流寇。」知夢庚不臣,亟以軍退。夢庚輕舟自追之,登相哭拜辭,絕江而去。未幾,卒。夢庚竟降於清。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