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翰(3世紀-344年)[1],字元邕昌黎棘陽(今遼寧義縣鮮卑人。是慕容鮮卑的首領、遼東公慕容廆的庶長子[2]十六国时期前燕开国君主慕容皝的同父异母哥哥。為前燕宗室,亦時當時重要將領,官至建威將軍。

慕容翰
出生 不詳
西晉
逝世 344年
前燕
职业 十六國時期前燕將領、宗室

生平编辑

鮮卑悍將编辑

慕容翰性格雄壯豪放,多有謀略,且臂力過人,猿臂擅射。慕容廆對他的才能感到驚異,於是以其為將,以其克敵制勝。而慕容翰歷次出兵亦有功勳,聲威大振,遠近的人都畏憚他。永嘉五年(311年),慕容翰就勸慕容廆討伐在遼東作亂的附塞鮮卑素連木丸津,慕容廆及後更以慕容翰為前鋒,斬殺兩人並平定亂事。[3]太興三年(320年)慕容仁擊敗入侵的高句麗後,慕容翰更於次年(321年)獲慕容廆予鎮守遼東郡的重任,而慕容翰安撫當地人民,又愛儒學,在當地很有威信和恩惠,上至士大夫,下至軍人都愛戴他,而高句麗亦沒有再入侵。

出奔國外编辑

咸和八年(333年),慕容廆逝世,慕容皝继位。因為慕容皝向來忌憚慕容翰,如今一直寵愛慕容翰的父親已死,慕容翰怕慕容皝容不下自己,因此帶著兒子叛逃段部鮮卑避禍。[4]而因段部首領段遼早已聽聞慕容翰的才能,故此受到段辽器重。咸和九年(334年),段遼派段蘭與慕容翰進攻柳城,因慕容皝守將石琮堅守而不能攻破,但及後段蘭卻擊敗來援的慕容汗軍,並意圖乘勝追擊敗軍。慕容翰此時怕段蘭攻滅了慕容鮮卑,於是建議段蘭審慎行軍,以免孤軍深入離境而被伏軍所敗,更稱一旦貪功進擊而兵敗,將無面目返國。段蘭當時認為慕容皝必成擒,猜度慕容翰是怕他本國滅亡,於是說他會迎立當時據守平郭、與慕容皝對立的慕容仁為君,以承國祀;不過慕容翰堅稱自己已不考慮本國存亡了,而只為段部籌謀,更聲言要率自己部眾單獨還軍,逼使段蘭放棄追擊。及後段蘭仍未能攻破柳城,撤軍時更被石琮擊敗。

咸康三年(337年),慕容皝聯結後趙攻略段部鮮卑,至次年(338年)後趙進攻段部,而慕容皝則派軍攻略段部都城令支以北諸城。當時段遼打算追擊,但慕容翰認為慕容皝親自領軍前來,必家戰勝,於是要段遼專心對抗後趙,不要攻擊慕容皝。不過,段遼就因慕容翰在柳城力阻其追擊的事指斥慕容翰,於是率兵追擊,卻被慕容皝擊敗。同年,令支被後趙攻陷,段遼出奔密雲山,而慕容翰就投奔宇文鮮卑

思戀歸國编辑

慕容翰到宇文鮮卑後,自認為威名早著,終不會在宇文部平安獲全,於是顯得縱酒發狂,披頭散髮的大叫高呼。宇文鮮卑首領宇文逸豆歸相信,於是不限制他的行動,而慕容翰就肆意周遊當地,故當地山川地形和戰略要點的形勢全都清楚了解。後慕容皝派了一名叫王車的商人暗中見慕容翰,慕容翰見後並沒發言,只撫著自己胸口。王車回去後,慕容皝知慕容翰有歸意,於是命王車送弓矢給慕容翰。慕容翰及後就偷了宇文逸豆歸的駿馬,與兩個兒子一同逃歸前燕,宇文逸豆歸派百餘騎追捕,慕容翰遙對追捕的騎兵說不忍殺他們,要他們在百步外豎起佩刀而自己射一箭,若射中他們就回去;若不中,他們才繼續追。最終慕容翰一箭射中刀身上的的圓環,騎兵於是離開。慕容翰回前燕後,獲慕容皝禮待。

咸康八年(342年),慕容翰認為當時是消滅宇文鮮卑的時機,但高句麗亦在伺機侵略前燕,若進攻宇文鮮卑必將刺激他們來攻,於是建議慕容皝先攻高句麗,然後才回來消滅宇文鮮卑,一併消滅東邊後方的主要敵人,進圖中原。慕容皝同意,於是決定派兵進攻,慕容翰又以通往高句麗的北道平坦寬闊,高句麗知道前燕來攻必定派重兵駐守;相反南邊險峻狹窄,駐兵自當較北道少,於是建議慕容皝率主力從南道走,別遣偏時從北道分散兵力,出其不意,直取其都城丸都。慕容皝聽從,並在當年十一月正式出兵,以慕容翰和慕容垂為前鋒,另派王寓從北道引誘敵軍,最終在果然引高句麗精兵守北道,而慕容皝成功攻陷丸都,大掠而返。次年(343年),高句麗就向前燕稱臣。

高句麗向前燕稱臣後,宇文逸豆歸又派了國相莫淺渾來攻,但被慕容翰所敗,部眾皆被前燕所俘。建元二年(344年),慕容皝決心攻打宇文鮮卑,以慕容翰為前鋒將軍。當時宇文逸豆歸派大將 涉奕于[5]抵抗慕容翰,當時慕容皝以涉奕于勇冠三軍,建議慕容翰稍避其鋒芒;不過慕容翰熟知涉奕于為人雖有虛名但易對付,擊敗他更能擊潰宇文鮮卑士氣,不必退避,於是進攻。慕容翰親自出陣攻擊,涉奕于亦出來應戰,慕容垂於是在旁邀擊,陣斬涉奕于。涉奕于死後,宇文部士氣果然受創,不戰而潰,宇文逸豆歸敗死漠北,前燕吞併了宇文鮮卑。

弟忌致死编辑

慕容翰在與涉奕于對戰時被流矢擊中受傷,臥病養傷了一段時間。傷漸癒後,就在家中試習騎馬,卻被人告發,認為他想背叛前燕。慕容皝其實向來都很忌憚其能力,聽後就賜死慕容翰。慕容翰從使者中得知後,對使者表示沒有感到憤恨,又自述想為國家平定中原,今天雖不能如願,但仍不感遺憾,順應命運。說後就服毒藥而死。

後代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 《晋书·载记第九 慕容皝傳》及其所附《慕容翰傳》
  • 《資治通鑑》卷九十至九十七
  1. ^ 據《資治通鑑考異》,《三十國春秋》寫慕容翰死於永和二年(346年),不過《考異》以《燕書·慕容翰傳》寫其病臥時「歲時不出入」,而慕容翰自攻伐宇文鮮卑後未有其他戰役的記載,永和二年距建元二年已踰年,記載不符,故將慕容翰之死繫於建二年。
  2.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七》寫「廆少子鷹揚將軍翰」,然而《晉書·載記第九·慕容翰傳》則載其為庶長子。《晉書·載記第九·慕容皝傳》亦載慕容翰為其庶兄,今據《載記》
  3.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七》
  4. ^ 《資治通鑑·卷九十五》:「皝忌之,翰歎曰:『吾受事於先公,不敢不盡力,幸賴先公之靈,所向有功,此乃天贊吾國,非人力也。而人謂吾之所辦,以為雄才難制,吾豈可坐而待禍邪!』乃與其子出奔段氏。」
  5. ^ 《資治通鑑》作涉夜干
  6. ^ 《資治通鑑·卷九十九》永和十年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