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應奉(?年-?年),字世叔汝南郡南頓縣(今河南省項城)人,[1]東漢司隸校尉,著有《感騷》三十篇,有數萬字。[2]撰有《後序》十二卷。[3]

應奉
出生 生年不詳
東漢
逝世 卒年不詳
東漢
职业 東漢官員

生平编辑

五行並下编辑

應奉從小就很聰明,記憶力非常好,所到之處,都能記住。讀書時能一次看五行文字,閱讀的速度很快。應奉擔任郡的決曹史,巡視四十二縣,有紀錄的囚徒有數百千人。應奉巡視回來後,太守詳細詢問狀況,應奉將所有犯人的姓名、罪名的輕重,一一說出而沒有遺漏,當時的人們都很詫異。[4]

半面之交编辑

應奉二十歲時曾經去拜訪彭城袁賀,袁賀當時外出,大門緊閉,袁賀家的造車匠開半扇門,在門縫中露出半張臉,看了應奉一眼,隨即應奉離去。十多年後,應奉在路邊遇見當年的造車匠,於是和他打了招呼。[5][6]

武陵平亂编辑

永興元年(153年),武陵蠻人首領詹山等人起兵叛亂,時任武陵太守的應奉前往招降他們。[7]詹山等人紛紛投降、解散。應奉在武陵興辦學校,舉薦有才德但地位卑微的人才,政稱變俗。後來應奉獲罪被免官。[8]

延熹五年(162年),馮緄向朝廷請求派前武陵太守應奉一同前往平武陵蠻夷,馮緄被任命為從事中郎。十一月,馮緄軍隊抵達長沙,叛軍得知消息後,都到軍營投降。馮緄率軍隊攻打武陵蠻夷,斬殺四千多人,有十多萬人投降,荊州被平定。漢桓帝下詔,賞馮緄錢一億,馮緄推辭,不願接受。馮緄班師回朝後,把功勞都歸給應奉,舉薦應奉任司隸校尉,馮緄則上書請求退休,朝廷沒有允許。[9]

應奉建言编辑

延熹八年(165年),當時采女田聖深受漢桓帝的寵愛,漢桓帝甚至打算立田聖為皇后。時任司隸校尉的應奉上書說:「皇后這個位置十分重要,甚至攸關國家興亡。漢成帝曾立趙飛燕為皇后,結果後代斷絕。陛下選擇皇后,應該要思考《關雎》闡述的追求,遠離五種禁忌。[10]太尉陳蕃也認為田聖出身卑微,而竇家為清白人家,為此爭論。最終漢桓帝不得已,立竇妙為皇后。[11]

陳蕃多次向漢桓帝訴說李膺、馮緄、劉祐受到的冤屈,請求赦免他們的罪刑、讓他們恢復官職。言辭懇切,甚至痛哭流涕,漢桓帝都不願接受,直到應奉上書說情,應奉書說:「忠臣良將是國家重要的助手。臣認為馮緄、劉祐、李膺他們誅殺、彈劾奸臣,這是符合法令的。陛下不明察、也不願聽取意見,不知道真相就輕易相信誣告,讓忠臣良將變成罪犯,從春天到冬天,現今還不願寬恕他們,百姓們知道後沒有不惋惜的。處理政事最重要的是要記住大臣的功勞,遺忘他們的過失。漢景帝無視韓安國仍在服刑,便任命他為內史,漢宣帝徵召逃犯張敞為刺史。當年馮緄討伐荊州蠻族,有和尹吉甫一樣的功勞。劉祐秉公執法,有不畏懼強權的氣節。李膺的聲名威震幽州、并州,李膺任度遼將軍時給百姓的恩惠,遺愛至今。現在,三方邊疆的敵軍蠢蠢欲動,朝廷的軍隊尚未班師,懇請陛下寬赦李膺他們,以備不時之需。」漢桓帝這才下令免除三人的刑罰。[12][13][14]

發生黨錮之禍後,應奉慨然稱病請辭。追念哀憐屈原,藉此以感懷,而作了《感騷》三十篇。[2]

家庭编辑

祖上编辑

  • 曾祖父應順[15]
    • 祖父應疊
      • 應郴,東漢武陵太守。

同輩编辑

  • 應志,字仲節,與應奉同祖,但世系不詳,官至徐州刺史。[16]

编辑

  • 應劭,字仲瑗。著有《漢官儀》十卷。
  • 應珣,字季瑜,官至司空掾[17]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應奉傳》:應奉字世叔,汝南南頓人也。
  2. ^ 2.0 2.1 後漢書·應奉傳》:及黨事起,奉乃慨然以疾自退。追愍屈原,因以自傷,著感騷三十篇。
  3. ^ 隋書·經籍三》:《後序》十二卷,後漢司隸校尉應奉撰
  4. ^ 後漢書·應奉傳》:奉少聰明,自為童兒及長,凡所經履,莫不暗記。讀書五行並下。為郡決曹史,行部四十二縣,錄囚徒數百千人。及還,太守備問之,奉口說罪系姓名,坐狀輕重,無所遺脫,時人奇之。
  5. ^ 夜航船·識半面》:漢應奉嘗詣袁賀,賀閉半戶,出半面視奉,奉即去。故與人曾相見者,曰識半面。
  6. ^ 謝承後漢書·應奉傳》:奉年二十時,嘗詣彭城相袁賀,賀時出行閉門,造車匠於內開扇出半面視奉,奉即委去。後數十年於路見車匠,識而呼之
  7. ^ 資治通鑑·卷五十三》:武陵蠻詹山等反,武陵太守汝南應奉招降之。
  8. ^ 後漢書·應奉傳》:永興元年,拜武陵太守。到官慰納,山等皆悉降散。於是興學校,舉仄陋,政稱變俗。坐公事免。
  9. ^ 資治通鑑·卷五十四》:緄請前武陵太守應奉與俱,拜從事中郎。十一月,緄軍至長沙,賊聞之,悉詣營乞降。進擊武陵蠻夷,斬首四千餘級,受降十餘萬人,荊州平定。詔書賜錢一億,固讓不受,振旅還京師,推功於應奉,薦以為司隸校尉;而上書乞骸骨,朝廷不許。
  10. ^ 韓詩外傳》:「婦人有五不娶:喪婦之長女不娶,為其不受命也;世有惡疾不娶,棄於天也;世有刑人不娶,棄於人也;亂家女不娶,類不正也;逆家女不娶,廢人倫也。」
  11. ^ 資治通鑑·卷五十五》:采女田聖有寵於帝,帝將立之為后。司隸校尉應奉上書曰:「母后之重,興廢所因;漢立飛燕,胤嗣泯絕。宜思《關雎》之所求,遠五禁之所忌。」太尉陳蕃亦以田氏卑微,竇族良家,爭之甚固。帝不得已,辛巳,立竇貴人為皇后
  12. ^ 後漢書·馮緄傳》:故車騎將軍單超之弟,中官相黨,遂共誹章誣緄,坐與司隸校尉李膺、大司農劉祐俱輸左校。應奉上疏理緄等,得免。
  13. ^ 資治通鑑·卷五十五》:陳蕃數言李膺、馮緄、劉祐之枉,請加原宥,升之爵任,言及反覆,誠辭懇切,以至流涕;帝不聽。應奉上疏曰:「夫忠賢武將,國之心膂。竊見左校弛刑徒馮緄、劉祐、李膺等,誅舉邪臣,肆之以法;陛下既不聽察,而猥受譖訴,遂令忠臣同愆元惡,自春迄冬,不蒙降恕,遐邇觀聽,為之歎息。夫立政之要,記功忘失;是以武帝捨安國於徒中,宣帝征張敞於亡命。緄前討蠻荊,均吉甫之功;祐數臨督司,有不吐茹之節;膺著威幽、並,遺愛度遼。今三垂蠢動,王旅未振,乞原膺等,以備不虞。」書奏,乃悉免其刑。
  14. ^ 胡三省注資治通鑑·卷五十五》:曰:景帝時,韓安國爲梁大夫,坐法抵罪;後梁內史缺,起徒中爲二千石。此言武帝,誤也。
  15. ^ 後漢書·應奉傳》:曾祖父順,字華仲。和帝時為河南尹、將作大匠,公廉約己,明達政事。生十子,皆有才學。中子疊,江夏太守。疊生郴,武陵太守。郴生奉。
  16. ^ 《後漢書·順帝紀》:“(永和三年)閏月,蔡伯流等率眾詣徐州刺史應志降。”;李賢注:續漢書曰:「志字仲節,汝南南頓人也。曾祖父順。」
  17. ^ 《三國志》裴注引《續漢書》:「劭弟珣,字季瑜,司空掾」;《後漢書注》:華嶠《書》曰:「劭弟珣,字季瑜,司空掾。珣生瑒。」《魏志》曰「瑒字德璉,瑒弟璩字休璉,咸以文章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