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方遂冒名卫太子事件

(重定向自成方遂

成方遂冒名卫太子事件,又称张延年冒名卫太子事件成方遂假冒卫太子案[1],指算命先生成方遂(一说名为张延年)为谋取富贵而冒名卫太子刘据的事件。

背景编辑

汉武帝长子兼太子刘据因被江充等人诬陷被迫发兵起事诛杀江充,导致汉武帝以为儿子企图谋反而派丞相带兵镇压。最后太子兵败逃亡,在被追剿无路可逃之后自缢而死。後來武帝发现巫蠱之事多不真实,知道太子劉據本無反心,遂平反刘据并族灭相关人物。

漢武帝因心境受到這次事件的打擊等原因而遲遲未立太子,直到駕崩前兩日才立劉弗陵為太子。因此劉弗陵政權的正當性一直受到懷疑(但事實上劉弗陵政權的正當性基礎並無問題),於是就有野心家乘機試圖夺取政权,例如因未被立為帝而心生不滿的燕王劉旦就曾兩度試圖發動叛亂夺取政权,但两次叛乱都被发现并挫败。[2]

经过编辑

始元五年(前82年),一个自称刘据的男子来到皇宫北门外。事发当初,因为刘据被认为比刘弗陵更具有继承的正当性的原因,没有官员敢于表明意见,而右将军则带兵来到周围以应对突发情况;后来京兆尹隽不疑赶到,引用《春秋》中姬辄拒其父蒯聩而不纳的例子,肯定了刘弗陵政权的正当性基础,并以刘据为罪人为由将之送入诏狱[2][3][4]

结果编辑

廷尉随后发现了自称刘据者的真实身份:此人名为成方遂(一说为张延年),左冯翊夏阳(治今陕西省韩城市南西少梁)人,以占卜为生,因被称貌似刘据而假冒刘据谋求荣华富贵。成方遂被以诬罔不道为由腰斩[3][4]

隽不疑的行動化解了劉弗陵皇位不保的危机,进一步奠定了刘弗陵政权的正当性,并且确保了霍光作为辅政大臣的地位[2]。因此,其被天子刘弗陵和大将军霍光赞许是顾全大局,并由此在当时的朝廷中获得了极高评价。[3][4]

此外,这一事件中隽不疑使用《春秋》一书解决了这一个疑难问题并受到广泛赞许也说明了春秋决狱至此已演成解决政治疑难的司法手段。[5][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郭成伟; 肖金泉. 中华法案大辞典. 北京: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1992: 46 [2022-06-01]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2.2 吴志雄. 争储,谋反,冒名,廢黜:論西漢四種政權正當性事件與經典意義應用之互涉 (https://cl.site.nthu.edu.tw/var/file/401/1401/img/1473/213383686.pdf). 清華中文學報. 2018-06, (第十九期): 82–88 [2021-04-22]. 
  3. ^ 3.0 3.1 3.2 《汉书·隽疏于薛平彭传》始元五年,有一男子乘黄犊车,建黄旐,衣黄襜褕,著黄冒,诣北阙,自谓卫太子。公车以闻,诏使公卿、将军、中二千石杂识视。长安中吏民聚观者数万人。右将军勒兵阙下,以备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并莫敢发言。京兆尹不疑后到,叱从吏收缚。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不疑曰:“诸君何患于卫太子!昔蒯聩违命出奔,辄距而不纳,《春秋》是之。卫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来自诣,此罪人也。”遂送诏狱。天子與大將軍霍光聞而嘉之,曰:「公卿大臣當用經術明於大誼。」由是名聲重於朝廷,在位者皆自以不及也。……廷尉验治何人,竟得奸诈。本夏阳人,姓成名方遂,居湖,以卜筮为事。有故太子舍人尝从方遂卜,谓曰:“子状貌甚似卫太子。”方遂心利其言,几得以富贵,即诈自称诣阙,廷尉逮召乡里知识者张宗禄等,方遂坐诬罔不道,要斩东市。一云姓张名延年。
  4. ^ 4.0 4.1 4.2 《资治通鉴·卷〇二三》:有男子乘黃犢車詣北闕,自謂衛太子;公車以聞。詔使公、卿、將軍、中二千石雜識視。長安中吏民聚觀者數萬人。右將軍勒兵闕下以備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並莫敢發言。京兆尹不疑後到,叱從吏收縛。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不疑曰:「諸君何患於衛太子!昔蒯聵違命出奔,輒距而不納,《春秋》是之。衛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來自詣,此罪人也!」遂送詔獄。天子與大將軍霍光聞而嘉之曰:「公卿大臣當用有經術、明於大誼者。」繇是不疑名聲重於朝廷,在位者皆自以不及也。廷尉驗治何人,竟得奸詐,本夏陽人,姓成,名方遂,居湖,以卜筮為事。有故太子舍人嘗從方遂卜,謂曰:「子狀貌甚似衛太子。」方遂心利其言,冀得以富貴。坐誣罔不道,要斬。
  5. ^ 黄源盛:《中国传统法制与思想》,(台北)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 1998 年版,15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