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我見巴利語atta-diṭṭhi梵語ātma-dṛṣṭi),佛教術語,佛教認定的錯誤見解之一,這種見解認為(ātma)是實存的。這經常被等同於薩迦耶見

概論编辑

在古印度宗教中,存在許多對於我的理論,如奧義書傳統中的梵我,數論派的神我,此外還有補特伽羅、儒童等等的名稱。

佛教認為,在五取蘊中,並不存在著(ātma)。認為有(ātma)實存,是源自於無明造成的錯誤見解[1],這稱之為薩迦耶見說一切有部將薩迦耶見分析為我見和我所見二種[2]

一我見编辑

在《大毘婆沙論》中關於《發智論》“五我見”[3]的論述中評破了“一我見”異說,北涼浮陀跋摩譯《阿毘曇毘婆沙論》記載:

極微在佛陀本人的經典中從未出現,可能源於說一切有部等對此《六法論》有關學說的批判性接受。

註釋编辑

  1. ^ 《雜阿含經》卷2〈45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云何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若諸沙門、婆羅門見有我者,一切皆於此五受陰見我。諸沙門、婆羅門見色是我,色異我,我在色,色在我;見受、想、行、識是我,識異我,我在識,識在我。愚癡無聞凡夫以無明故,見色是我、異我、相在,言我真實不捨。』」
  2. ^ 雜阿含經·一〇九經》:「尊者舍利弗於眾中坐,世尊入室去後,告諸比丘:未曾所聞,世尊今日善說池譬,所以者何?聖弟子具足見諦,得無間等果,若凡俗邪見、身見根本,身見集,身見生,身見起,謂憂慼隱覆,慶吉保惜,說我,說眾生,說奇特矜舉,如是眾邪,悉皆除滅,斷除根本,如折多羅樹,於未來世更不復生。諸比丘!何等為見諦聖弟子斷上眾邪?於未來世永不復起,愚癡無聞凡夫,見色是我,異我,我在色,色在我;見受、想、行,識是我,異我,我在識,識在我。」
    迦多衍尼子阿毘達磨發智論》:「此二十句薩迦耶見,幾我見?幾我所見耶?答:五我見,謂等隨觀色是我,受、想、行、識是我;十五我所見,謂等隨觀我有色,色是我所,我在色中,我有受、想、行、識,受、想、行、識是我所,我在受、想、行、識中。」
    大毘婆沙論》:「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欲分別契經義故。謂諸經中,佛說有二十句薩迦耶見。尊者舍利子,於《池喻經》中,雖略分別此二十句薩迦耶見,而皆未說幾是我見,幾我所見。彼經是此論所依根本,彼所未說者,今欲說之,故作斯論。」
  3. ^ 雜阿含經·一〇九經》:「尊者舍利弗於眾中坐,世尊入室去後,告諸比丘:未曾所聞,世尊今日善說池譬,所以者何?聖弟子具足見諦,得無間等果,若凡俗邪見、身見根本,身見集,身見生,身見起,謂憂慼隱覆,慶吉保惜,說我,說眾生,說奇特矜舉,如是眾邪,悉皆除滅,斷除根本,如折多羅樹,於未來世更不復生。諸比丘!何等為見諦聖弟子斷上眾邪?於未來世永不復起,愚癡無聞凡夫,見色是我,異我,我在色,色在我;見受、想、行,識是我,異我,我在識,識在我。」
    迦多衍尼子阿毘達磨發智論》:「此二十句薩迦耶見,幾我見?幾我所見耶?答:五我見,謂等隨觀色是我,受、想、行、識是我;十五我所見,謂等隨觀我有色,色是我所,我在色中,我有受、想、行、識,受、想、行、識是我所,我在受、想、行、識中。」
    大毘婆沙論》:「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欲分別契經義故。謂諸經中,佛說有二十句薩迦耶見。尊者舍利子,於《池喻經》中,雖略分別此二十句薩迦耶見,而皆未說幾是我見,幾我所見。彼經是此論所依根本,彼所未說者,今欲說之,故作斯論。」
  4. ^ 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六法論》說當云何通?如彼論說:我體唯一,無有五種。若有俱時總緣五蘊執為我者,我應有五,然蘊自相五種各別。彼所執我相無差別,以所執我無有細分,無差別相,常住不變,生老病死不能壞故。」
  5. ^ 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六法論》說當云何通?如彼論說:極微是常,各別住故,此各別住,非無常因,是故極微決定常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