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戲曲中心(英語:Xiqu Centre),別稱「西九東大門」,是香港一所戲曲表演場地,位於九龍西九文化區廣東道柯士甸道西交界。戲曲中心是西九文化區首座落成的項目,佔地13,800平方米,於2013年9月24日動工,2018年竣工,耗資27億港元建造,並於2019年1月20日正式開幕[1][2][3]

戲曲中心
Xiqu Centre
Entrance of Xiqu Centre.jpg
晚間的戲曲中心入口(2019年4月)
位置 九龍西九文化區廣東道柯士甸道西交界
所有者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類型 戲曲劇院,粵劇為主
座位数 1,100
建造
完工 2018年
啟用 2019年1月20日
建築師 Revery Architecture (前身為譚秉榮建築事務所)及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
项目经理 Atkins
建築工程師 Buro Happold
主承包商 協興建築
網站
官方網站
戲曲中心中庭為開放空間
1樓茶館劇場入口
戲曲中心4樓大劇院大堂
戲曲中心夜景

目录

歷史编辑

2012年12月10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宣佈落實戲曲中心的設計,選取了由譚秉榮建築事務所及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的方案[4][5][6][7]

2013年9月24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舉行戲曲中心動土儀式,由前政務司司長兼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8]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等擔任主禮嘉賓[9][10][11]

2013年12月10日,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布西九文化區首項主要藝術設施戲曲中心的獲選設計。

2016年5月16日,戲曲中心的主劇場結構完成升頂工程,接著是進行外牆及其他部分工程,預計會在2018年下半年開幕。[12]

2016年10月4日,負責設計戲曲中心的著名建築師譚秉榮(Bing Thom)在香港因腦溢血猝逝,終年75歲。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強調,戲曲中心的工程不會因此受影響。[13]

2018年10月15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唐英年宣布戲曲中心延至2019年1月20日開幕。[14]12月30日,按戲行習俗先由香港八和會館上演《六國大封相》及《碧天賀壽》作開台演出。開幕當日將上演《再世紅梅記》,由白雪仙擔任藝術總監,於10月16日上午10時起公開發售一共5000張門票。戲曲中心亦將由12月30日至2019年1月6日舉辦一連8日的免費節目和開放日。於12月11日起接受網上登記。[15]不過發售首日系統出現問題,有網民指10時接受登記時已無法登入索取門票,批評管理局只開放網上渠道接受登記。到中午,網站告示指開台日和開放日的免費門票已派發完畢,會有小量門票在演出當日上午10時於戲曲中心售票處派發。管理局在facebook專頁留言承認網站暫時未能登入,正修復中。[16]

2019年1月20日,戲曲中心正式開幕,特首林鄭月娥及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唐英年等人出席開幕禮,並為已故國學大師饒宗頤親筆題字的「戲曲中心」舉行揭幕儀式。[1]林鄭月娥致辭稱適逢2019年是粵劇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10周年,戲曲中心開幕具特別意義,並冀望它能展現香港文化特色、承傳傳統及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都會的地位。[2][3]

2019年1月29日,廉政公署落案起訴一名建築公司前董事總經理,控告他涉嫌串謀詐騙戲曲中心建築項目的總承建商協興;隱瞞在金屬天花裝嵌工程中使用有異於指定品牌、價值便宜約20萬的纖維水泥板。[17]

設計编辑

評審團编辑

設計比賽評審團由香港中國大陸及外國建築及藝術界人士所組織而成,包括建築師崔愷(中國)、建築師、城市設計師Odile DECQ(法國)、建築師Jordi FARRANDO(西班牙)、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發展委員會成員及督導委員會主席暨工程師李承仕(香港)、劇場導演毛俊輝(香港)、建築師鮑紹雄(香港)及八和會館副主席阮兆輝

方案编辑

戲曲中心的設計由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溫哥華譚秉榮建築事務所合作共同組織而成的譚秉榮建築事務所及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的方案勝出,主題為糅合了中西特色的設計「我們的都市舞台」(Our Urban Stage),在最後階段擊敗了另外的1份香港及3份外國團隊方案,由評審團一致選出。評審團指出,被選中的方案是眾多方案中最能夠符合西九文化區的設計。

建築主體以燈籠概念,蛋形劇場位於戲曲中心頂層,採用中國傳統月拱門圖案以營造其流暢的外牆形狀等。內部設有兩座分別可以容納1,100人及400人的劇場及一間可以容納280人的茶館[18];以及一座可以遠眺維多利亞港海景的空中花園。由於劇場屬於高架,故此因應公眾咨詢意見,所騰出地下寬敞的中庭將會作為一處達2,000平方米的地方作為藝術教育中心、公共休憩空間[19]零售業飲食業設施等。

後期改動编辑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後期將原設計7層高及2層地庫各減少一樓層,分別取消原設計提供予100個停車位的地庫停車場和一個商店樓層,令項目的商業樓面減少約1/3,總成本減少逾億港元。

設施编辑

 
地下大堂
 
中庭的展覽:戲曲中心的歷程,展覽裝置由AllRightsReserved設計
 
1樓商店正進行裝修
 
2樓播放區

觀眾可從四方八面經由戲曲中心寬敞的大門直達樓高13米的中庭,中庭設有平台,可舉辦公開演出或展覽。

大劇院编辑

位於4至5樓的大劇院最多可容納1073位觀眾。劇院離地約30米,並採用懸浮式設計,可分隔港鐵廣深港高鐵行走帶來的噪音及震動,同時減低冷氣聲音對演出的影響。而舞台兩旁設LED顯示屏,用作展示不同顏色的中英文字幕。[20]

茶館劇場编辑

位於1樓茶館劇場設有最多200個座位,觀眾可以一邊品茗一邊近距離欣賞90分鐘的戲曲演出。演出時間為周三至周日。該場地是香港唯一有駐場劇團的表演場地,由茶館新星劇團駐場。[21]

其他编辑

大堂,地庫和一樓設有零售和餐飲設施,無論晝夜都可吸引人流。戲曲中心2至3樓亦設有120個座位的演講廳,以及教育活動室、八間排練室、練習室,以及一座可以遠眺維多利亞港海景的空中花園。[22][23][24]

管理層编辑

表演藝術總監

  • 方美昂(2017年10月23日—)

表演藝術主管(戲曲)

財政编辑

戲曲中心建造費由香港納稅人負責,造價(未計地價)由2006年估算的13億港元增加至逾倍至(2011年)27億港元[25][26][27][28][29][30][31][32]。前政務司司長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解釋,建築成本於過去6年建築增加了1倍,遠超於於2006年所預測的每年上升2%。她認為此成本上漲可以理解,強調此不算為超支。她表示,已經嚴格要求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在不影響戲曲中心的興建質素的大前提下,必須審慎地控制其成本在27億港元或者以下[33][34][35][36][37][38]。經過後期改動,成本比較上述原本減省逾億[39]

爭議编辑

命名编辑

戲曲中心的英文命名,最初有三個構思,分別是Xiqu Centre、Chinese Opera Centre及Chinese Traditional Theatre Centre,而最早提出「Xiqu Centre」一名是在2006年。雖然「Chinese Opera Centre」呼聲甚高,但建設團隊諮詢的很多學者及戲行內的人士都並不認同「Chinese Opera」一詞,故而最終選擇「Xiqu」。西九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表示,使用「Xiqu」一字,一方面為了溝通,另一方面亦希望令人知道「戲曲」一詞與西方音樂傳統有何不同。[40]

由於戲曲中心英文名中的「戲曲」使用普通話拼音「Xiqu」,而非英文意譯「Chinese Opera」,亦非粵語拼音「Hei Kuk」,2013年甫一公布即令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接獲逾300投訴,被網民質疑「矮化粵劇」是「媚共賣港」、「自我大陸化」,揶揄英文名似「西區/西曲中心」[41][42]及「私處中心」[43]。當時該局表示,此名稱只是該局的工作名稱,戲曲中心落成後的中英文名稱尚待研究。[44][45][46]2013年6月4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會建議譯名改用「Chinese Opera House」[47]。2015年,戲曲中心繼續用「Cantonese Opera」來翻譯粵劇[48]

學者、業界人士编辑

戲曲學者香港浸會大學的楊慧儀博士指,翻譯「中國戲曲」為「Chinese Opera」方才極為不當,因為「opera」專指世界各地繼承意大利歌劇,涵蓋了一套傳統的美學要求和規格,於音樂、配器、聲部區分、唱法及舞台設計等表演形式均有特定規範,故此即使現代西方的音樂劇亦不能夠稱為「opera」,更何況為與歌劇迥然不同的中國戲曲。而以前西方使用自己熟悉的詞彙對其他文化作為歸化翻譯,例如使用「Chinese Opera」作為戲曲翻譯名稱,是因為當時歐洲帝國主義擴張,歐美擁有國際文化話語權所致使,雖然歸化翻譯比較順眼,惟無助於推動多元文化;而現時翻譯學者支持異化翻譯,例如使用「Xiqu」作為翻譯名稱,因為異化翻譯不致令人以自身的文化去曲解外來的文化,可以起到保存多元文化的效果。且香港正是第一個把戲曲翻譯成「Xiqu」,並運用於官方話語的地方:早在1990年代,香港藝術發展局下屬的戲曲小組,即在粵劇界、專業語文工作者及學者倡議下,將「Xiqu Group」定為英文名,彰顯了中國戲曲作為一種表演藝術形式的獨立性。由於中國戲曲指的是一個包含不同地方戲的系統,需要考量名稱的共性,因此選用普通話讀音具有合理性,同時,該名稱也早已為國際及香港學術界所廣泛接受。[49] 香港樂評家周凡夫直指,他和香港民族音樂學會中人,例如對粵劇擁有深湛研究的藝評家黎鍵等,早於1980年代已經不再使用「Chinese Opera」的名稱,轉為使用學術界通用的音譯「Xiqu」,當時亦公開撰文向以前負責文化事務的香港市政局力陳中國戲曲翻譯為Chinese Opera大有問題,Chinese Opera是指以西方歌劇形式創作的中國歌劇,例如林聲翕作曲的《易水送別》、黃若作曲的《中山逸仙》、雷蕾作曲的《趙氏孤兒》和陳慶恩作曲的《蕭紅》;他指出網民批評「Xiqu」此項翻譯,反映香港人的心態馬馬虎虎,無助香港文化發展。[50]

粵劇名伶、八和會館副主席阮兆輝立法會上的西九計劃委員會會議中,嚴厲批評翻譯戲曲為Opera,因為戲曲很多特色均為Opera所無,例如戲曲中有翻筋斛、耍旗及舞水袖的動作,兵器對打及南北派功夫的表演,而西方Opera表演以聲樂家的演唱為主要,以Opera翻譯是以偏蓋全,無法使到西方人領會戲曲豐富且獨一無二的內涵。日本人亦音譯,將能劇翻譯為Noh,歌舞伎翻譯為Kabuki,西方人亦能夠明白。中國功夫翻譯為Kung Fu(粵語),點心為Dim Sum(粵語),因為這些詞語在英文中無法譯出意思。如果戲曲不音譯作為Xiqu,而使用不合宜的譯名Opera,是主動放棄文化定位,自己侮辱自己[51]

版權编辑

戲曲中心要求全程錄影留存演出作教育和非商業用途,引起粵劇作家李居明的不滿,擔憂萬一今後政策有變或者錄影不小心外洩的情況下,創作者的版權無法得到保障。[52][53]

興建圖片编辑

交通编辑

相關參見编辑

參考注釋编辑

  1. ^ 1.0 1.1 戲曲中心正式開幕. 明報. 2019-01-21 [2019-01-21]. 
  2. ^ 2.0 2.1 戲曲中心開幕 傳承戲曲文化. 文匯報. 2019-01-20 [2019-01-23]. 
  3. ^ 3.0 3.1 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揭幕.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9-01-20 [2019-01-23]. 
  4. ^ 西九戲曲中心選定本地設計方案
  5. ^ 西九戲曲中心設計比賽公布結果 《星島日報》 2012年12月10日
  6. ^ 本地建築師奪西九戲曲中心設計獎 《星島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7. ^ 「西九東大門」料2016年落成 《東方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8. ^ 林鄭冀西九戲曲中心帶來新動力 《星島日報》 2013年9月24日
  9. ^ 西九戲曲中心動土 林鄭月娥冀帶來新動力 《香港電台中文新聞頻道》 2012年12月11日
  10. ^ 西九戲曲中心今破土 造價27億《大公網》 2012年12月11日
  11. ^ 耗資25億戲曲中心動土 《東方日報》 2013年9月25日
  12. ^ 成本27億 西九戲曲中心劇場完成升頂後年啟用 茹國烈冀成戲曲界中心. 明報. 2016年5月16日. 
  13. ^ 【西九噩耗】戲曲中心建築師譚秉榮猝逝 管理局稱工程不受影響. 蘋果日報. 2016年10月6日. 
  14. ^ 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明年1月20日開幕. 香港電台. 2018-10-15. 
  15. ^ 張美華. 西九戲曲中心1月開鑼 白雪仙監製、陳寶珠主演《再世紅梅記》. 香港01. 2018-10-15 [2018-10-15]. 
  16. ^ 戲曲中心開放日免費門票1小時內網上派畢 系統一度無法登入. 明報. 2018-12-11 [2018-12-20]. 
  17. ^ 戲曲中心建築項目爆「偷龍轉鳳」分判商涉串謀詐騙貪20萬. 蘋果日報. 2019年1月30日. 
  18. ^ 香港傑出建築師設計西九文化區首個藝術場地 戲曲中心建築設計方案出爐 M+設計比賽公布入圍團隊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新聞通告 2012年12月10日
  19. ^ 蛋形劇場糅合中西 西九新「都市舞台」 《明報》 2012年12月11日
  20. ^ 西九戲曲中心明年開幕 型格大劇院隔高鐵噪音. 東方日報. 2018-12-19 [2018-12-19]. 
  21. ^ 西九茶館劇場 歎住點心睇大戲. 東方日報. 2019-01-20 [2019-01-20]. 
  22. ^ 李八方. 隔牆有耳: 西九媚共 戲曲中心大陸化. 2013年1月23日 [2016年101月14日].  [永久失效連結]
  23. ^ [http://hk.news.yaho.com/西九戲曲中心-213535204.html 2013年1月23日
  24. ^ 都市日報 2013年1月31日[永久失效連結]
  25. ^ 西九首個藝術場地成本估計較06年增逾1倍
  26. ^ 西九戲曲中心設計方案落實 《明報》 2012年12月10日
  27. ^ 華裔建築大師奪西九戲曲中心設計獎 《星島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28. ^ 華裔大師奪西九戲曲中心設計獎 《星島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29. ^ 林鄭月娥承認西九文化設施有成本上漲壓力
  30. ^ 西九戲曲中心料2016年啟用
  31. ^ 西九終極造價恐倍增 《東方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32. ^ 戲曲中心興建費超支一倍 《星島日報》 2013年10月3日
  33. ^ 西九戲曲中心造價飈14億 學者質疑申撥款報細數 料整體成本升一半 《明報》 2012年12月11日
  34. ^ 林鄭月娥稱西九戲曲中心將嚴限不超支
  35. ^ 西九戲曲中心 勁超支逾倍 《經濟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36. ^ 西九戲曲中心成本漲逾倍 《星島日報》 2012年12月11日
  37. ^ 林鄭月娥:西九整體設施將面對成本上漲問題
  38. ^ 林鄭月娥稱西九戲曲中心將嚴限不超支
  39. ^ 撤建地庫減商鋪 九層變七層 戲曲中心「減磅」慳一億 《星島日報》 2013年8月14日
  40. ^ 朱慧恩. Xiqu?Chinese Opera? 還是Hei Kuk?. 香港文匯報. 2018年10月24日 [2018-11-12]. 
  41. ^ 陳雲. 戲曲中心、Xiqu Centre 與Chinese Opera House. 雅虎香港. 2013-01-18. 
  42. ^ 沈帥青. 英文名「Xiqu」 戲曲中心大陸化?. 香港經濟日報. 2013-01-23. 
  43. ^ 陶傑. 「私處」中心?. 蘋果日報. 2013-01-24. 
  44. ^ 李八方. 隔牆有耳: 西九媚共 戲曲中心大陸化. 2013-01-23 [2018-09-24]. 
  45. ^ 西九戲曲中心譯Xiqu Centre惹投訴. 明報. 2013-01-23 [2018-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26). 
  46. ^ 戲曲中心譯名聽意見定斷. 都市日報. 2013-01-31 [2018-09-24]. 
  47. ^ 西九戲曲中心棄用「Xiqu」譯名. 熱血時報. 2013-06-06. 
  48. ^ Rising Stars of Cantonese Opera. 西九文化區. 2015. 
  49. ^ 楊慧儀. 戲曲譯名之爭 Xiqu Centre?Chinese Opera?. 明報新聞網. 2013-02-05 [2013-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4). 
  50. ^ 周凡夫. Local Arts News: Xiqu vs Chinese Opera. 2013-02-21 [2013-06-07] (中文). 
  51. ^ 阮兆輝於2013年6月10日在立法會西九計劃委員會會議的發言記錄 (PDF). 
  52. ^ 吳文釗. 為邀蓋鳴暉演出 李居明玩試探. 香港文匯報. 2018-12-29 [2018-12-30]. 
  53. ^ 柯美. 蓋鳴暉演出賀歲劇 李居明指西九制度出問題. 明報新聞網. 2018-12-29 [2018-12-3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