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晷(?-?),清河郡清县[1](今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五胡十六国时期后凉北凉官员。

生平编辑

房晷仕于后凉吕光,为侍中。397年,建康郡太守段业与房晷、仆射王详关系不融洽,经常恐惧不安,他同意了沮渠男成的请求。自任大都督、龙骧大将军、凉州牧、建康公,改年号为神玺,建立北凉政权[2]。400年,大司马吕弘叛乱,进攻后凉国君吕纂。吕纂派将回击,吕弘也逃走。吕纂纵容士兵在城中抢掠,把东苑中的妇女包括吕弘的妻女全部赏赐给军卒们。吕纂笑着对群臣说:“今日之战怎么样?”侍中房晷回答:“天降灾祸给凉国,所以灾祸才频繁降临。先帝刚刚去世,隐王便被废黜;先帝刚刚安葬,大司马发动兵变;京师血流不止,兄弟间白刃相接。虽是吕弘自取灭亡,但陛下也没有兄弟之情。陛下应该反省自责,向百姓致歉。现在反而纵容士兵大肆杀掠,囚禁侮辱官员妇女。祸患是吕弘引起,百姓有什么罪过!吕弘的妻子,是陛下的弟媳,吕弘的女儿,是陛下的侄女,怎能使她们被无赖小人作为婢女侍妾侮辱呢!天地神明,岂会忍心见到此事!”于是,他泪流满面,抽泣不止。吕纂动容表示歉意。把吕弘的妻女召回,安置东宫,优厚抚慰她们[3]。401年,沮渠蒙逊杀死段业,自任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张掖公,改年号为永安。命房晷、梁中庸为左右长史,张骘谢正礼为左右司马[4]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 房恩成,北凉吏部郎中、湟河郡太守,娶裴敏之女[1]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赵君平编. 《邙洛碑志三百种》.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04.12: 18. ISBN 7-101-03231-1 (中文(繁體)). 
  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相持二旬,外救不至,郡人高逵、史惠等劝业从男成之请。业素与凉侍中房晷、仆射王详不平,惧不自安,乃许之。男成等推业为大都督、龙骧大将军、凉州牧、建康公,改元神玺。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一》:凉王纂以大司马弘功高地逼,忌之。弘亦自疑,遂以东苑之兵作乱,攻纂。纂遣其将焦辨击之,弘众溃,出走。纂纵兵大掠,悉以东苑妇女赏军,弘之妻子亦在中。纂笑谓群臣曰:“今日之战何如?”侍中房晷对曰:“天祸凉室,忧患仍臻。先帝始崩,隐王废黜,山陵甫讫,大司马称兵,京师流血,昆弟接刃。虽弘自取夷灭,亦由陛下无棠棣之恩,当省己责躬谢百姓。乃更纵兵大掠,囚辱士女,衅自弘起,百姓何罪.且弘妻,陛下之弟妇,弘女,陛下之侄也,奈何使无赖小人辱为婢妾,天地神明,岂忍见此.”遂歔欷流涕。纂改容谢之,召弘妻子寘于东宫,厚抚之。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二》:梁中庸等共推沮渠蒙逊为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张掖公,赦其境内,改元永安。蒙逊署从兄伏奴为张掖太守、和平侯,弟挐为建忠将军、都谷侯,田昂为西郡太守,臧莫孩为辅国将军,房晷、梁中庸为左、右长史,张骘、谢正礼为左右司马。擢任贤才,文武咸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