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扎波罗热哥萨克致土耳其苏丹的回信

《扎波罗热哥萨克致土耳其苏丹的回信》,伊利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80–1891年,油画,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

扎波罗热哥萨克给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的回信》,也被称作《扎波罗热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乌克兰语:Запорожці пишуть листа турецькому султану),是俄国[1]艺术家伊利亚·叶菲莫维奇·列宾的油画。画作长2.03米,宽3.58米。在画布的边缘,创作時間被画家标注:1880-1891年。俄羅斯帝國皇帝亚历山大三世花费35,000卢比购得这幅在那时最高价的俄国画作。此后,这副油画一直被陈列在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里。

背景介绍编辑

《扎波罗热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描绘了一个假想的历史瞬间,作品基于1676年哥萨克首领对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最后通牒的回复。回信的原件已遗失,但在19世纪70年代,一个叶卡捷琳诺斯拉夫(今第聂伯罗)的业余民族史研究者,亚·诺维斯基,发现了一份来自18世纪的该信件的副本。他将副本交给了历史学家德米崔·亚沃尼特斯基(1855-1940),亚沃尼特斯基偶然间与列宾谈到此信,而列宾对此事异常着迷,并在1880年开始了对这件事的研究。

生活在乌克兰第聂伯河畔的扎波罗热(本意为激流之外,乌克兰语za porohamy)哥萨克在早先的一场战役中击败了奥斯曼军队,此时奥斯曼帝国皇帝穆罕默德四世却要求哥萨克向自己臣服。由伊万·希尔科领导的哥萨克们答复给皇帝以一封充满下流侮辱与亵渎语言的回信。油画表现了哥萨克们绞尽脑汁想脏话的场景。在列宾的时代,哥萨克们的生活被认为是无拘无束的,列宾也同样仰慕他们:“果戈理所描写的一切都是真的!这群崇高的人!没人能如他们一样拥有如此自由,平等和友爱。”[2]

苏丹的来信內容為:

哥萨克的回信內容為:

第二版编辑

 
哈尔科夫美术馆陈列的版本

在原版油画创作的同时,列宾在1889年创作了油画的第二版,但此版没能被完成。第二版“哥萨克”中,列宾试图更多地表现“真正的历史”。第二版在1932年被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完成并在哈尔科夫历史博物馆展出,1935年后被移至哈尔科夫美术馆展览至今。在民间流传不广的第二版画作在尺寸和质量上不及原版。著名记者,哥萨克裔爱国者弗拉德米尔·吉尔亚洛夫斯基曾为罗宾在本画中充当模特。

复制品编辑

这幅画存有一些全尺寸复制品,其中有一副较为著名的是由保罗·波尔菲罗夫(列宾的学生)临摹,现被陈列于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

参考来源编辑

参考书籍编辑

  • Dmytro I. Yavornytsky (1895) History of the Zaporogian Cossacks, Vol. 2, pp. 517–518. St. Petersburg.
  • Myron B. Kuropas (1961) The Saga of Ukraine: An Outline History. MUN Enterprises
  • Саєнко В.М. (2004) "Лист до турецького султана" та деякі міфологічні відповідності // Нові дослідження пам’яток козацької доби в Україні. – Вип.13. – К. – С. 418-420.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