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

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生卒年不详。出身于扎鲁特部,戴青贝勒之女。皇太极的东宫福晋

生平编辑

天聪六年(1632年)二月,已册立了中宫福晋[a]、西宫福晋[b]的皇太极,选择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为东宫福晋[1]

天聰七年(1633年),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生皇太極第六女[c]。当年四月二十八日,大福晋哲哲之母科尔沁大妃科尔沁部次妃吴克善等人来朝。在科尔沁部诸人进献礼物名单中,大福晋、小福晋[b]之下,即是新福晋。七月八日,其母来盛京時,皇太极命大福晋与诸福晋去盛京五里外迎接、宴待其母[2]

天聪九年(1635年),生第九女鄉君。同年九年十月初七日,“因不合意”[d],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被皇太极给了叶赫部德勒格尔台吉之子南褚[e]。其后,其事迹不详。

清史稿·后妃传》[4]中,未提及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改嫁他人之事。實際上,皇太極另一福晉葉赫那拉氏亦改嫁身為內大臣的占·土謝圖,以及哈達部貝勒孟格布祿之族人達爾琥,而清史稿同無記載。

备注编辑

  1. ^ 中宫福晋应是大福晋哲哲
  2. ^ 2.0 2.1 西宫福晋、小福晋可能是科尔沁次妃之女布木布泰
  3. ^ 皇太極第六女出嫁時,按崇德五宫所出待遇给,而且封為固倫公主
  4. ^ 张杰文章引用的满文档案记载:“汗的第三福晋是扎鲁特部的巴雅尔图代青的女儿,因不合汗的意,给了叶赫的德尔格尔台吉的儿子南褚”。引用来源:《汉译满文旧档》页135~136,辽宁大学历史系1979年印本。又见关嘉录等:《天聪九年档》:“汗之第三福晋原系扎鲁特部巴雅尔图戴青之女,以其不遂汗意,改适叶赫部德勒格尔台吉之子南褚。”页128,天津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3]
  5. ^ 南褚即苏泰太后之弟。

注释编辑

  1. ^ 满文老档》天聪六年二月......十二日,汗集诸贝勒大臣於内廷筵宴,以戴青贝勒之女册为东宫福晋。此福晋乃蒙古扎鲁特部戴青贝勒之女。汗已册立中宫福晋、西宫福晋,惟东宫未立福晋。时值选贤,遂遣人往聘此福晋。转谕其父曰:“我召来观之,中则留於宫内不中则遣之还。”遂召福晋至,暂憩城外。汗命有眼力者往观可否留於宫中。观者前来报於汗曰:“无需众多人,汗宜斟酌而行。他人观之岂可相信乎?汗应亲往观之。若可册为东宫福晋,宜按典礼聘之矣。”汗遂亲率从者数人往观之,迎入内廷,非好多娶,按例需备三福晋。以聘礼设宴。是宴也,杀牛一、羊六,治筵二十席。
  2.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编. 清初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译编·上. 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 发行;北京彩虹印刷厂 印刷 第一版. 北京永安路106号: 光明日报出版社: 12—25. 1989 (简体中文). (四月)二十八日。闻外蒙古嫩科尔沁大嬷嬷、小嬷嬷及舅乌克善、格格额驸满朱习礼之妻、额驸满朱习礼、台吉绰依尔济等来朝,汗偕诸福晋率诸贝勒,由驻地渡养息牧河,迎于五里外……大嬷嬷献汗雕鞍辔马二匹、空马六匹……献大福晋倭缎捏折朝褂、朝衣二套;献小福晋蟒缎捏折女朝褂、妆缎捏折女朝衣各一袋;小嬷嬷献汗雕鞍马二匹、空马三匹……献大福晋彭缎捏折朝褂、朝衣二套;献小福晋蟒缎捏折女朝、妆捏折女朝衣各一袭;献新福晋蟒妆缎捏折朝褂、朝衣各一件;舅乌克善献雕鞍马一匹、空马四匹……献新福晋蟒缎捏折女朝褂、朝衣一件;额驸满朱习礼献雕鞍马一匹、空马三匹……献大福晋貂皮五十张;献小福晋貂皮五十张;献新福晋貂皮五十张;台吉绰依尔济献马二匹……(七月初八日)是日。闻东宫福晋之母扎鲁特部贝勒塞本达尔汉巴图鲁之妻将至,汗命诸福晋迎于五里外,宴之。以诸福晋来迎,嬷嬷献大福晋雕鞍辔马一匹,驼二头,貂镶捏折女朝衣一件,蟒缎捏折女朝褂一件,毡二块。献二小福晋各貂镶捏折女朝衣一件,蟒缎捏折女朝褂一件,马一匹,毡一块。诸福晋阅毕,以嬷嬷所献不可却,俱纳之。初九日……十二日。东宫福晋之母来朝,献【原档残缺】…… 
  3. ^ 张杰. 《皇太极“东宫妃”改嫁史事考》. 沈阳故宫博物院院刊 (辽宁省沈阳市: 沈阳故宫博物院). 2007, (2007年02期) (简体中文). 
  4. ^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一》太宗诸妃......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女二,下嫁夸紥、哈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