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夸托·塔索

托尔夸托·塔索義大利語Torquato Tasso,1544年3月11日-1595年4月25日),意大利16世纪诗人。他的作品有《里纳尔多》(1563年)、《阿明塔》英语Aminta(1573年)、《耶路撒冷的解放》(1581年)等。他的作品对欧洲文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托尔夸托·塔索
Torquato Tasso.jpg
原文名稱Torquato Tasso
出生(1544-03-11)1544年3月11日
那不勒斯王國索伦托
逝世1595年4月25日(1595歲-04-25)(51歲)
教皇國羅馬
體裁史詩、抒情詩
代表作耶路撒冷的解放

簽名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埃斯特城堡,费拉拉。

塔索,生於索倫托,是贝加莫贵族伯納多·塔索英语Bernardo Tasso之子。其父伯納多·塔索英语Bernardo Tasso是当时颇负盛名的史诗和抒情詩诗人,出生于托斯卡纳那不勒斯伯納多·塔索英语Bernardo Tasso多年来在薩萊諾親王費迪南多英语Ferrante Sanseverino, Prince of Salerno手下担任秘书。而塔索母亲玻齊亞(Porzia Tasso)则出身那不勒斯名門。 塔索幼年時,薩萊諾親王費迪南多英语Ferrante Sanseverino, Prince of Salerno与那不勒斯的西班牙发生冲突,随后遭剥夺封地,塔索父亲也隨之流亡。1552 年,塔索与母亲和妹妹科妮莉亚(Cornelia )移居那不勒斯。塔索,在耶稣会士的指导下接受教育,八岁那年,憑其少年聰慧,已名声在外。[1] 不久,塔索獲允與父親同住。塔索父親此時身陷貧困之中,顛沛流亡羅馬。1556 年,父子倆得知塔索母親突然神秘地在那不勒斯去世。塔索的父親坚信其妻是遭她的兄弟謀財毒害。 [1]

一如前述,塔索未能繼承母系的遺產。其妹科妮莉亚在母方親戚的怂恿下结婚。塔索的父亲曾是受寵的詩人與朝臣。因此,1557年,伯納多·塔索重返乌尔比诺宫廷。 [1]

伯納多·塔索穿梭乌尔比诺的上層社会,為公爵夫人和她的仕女朗讀《阿瑪迪吉》(L'Amadigi);或與公爵的图书馆员和秘书讨论荷马维吉尔特里西諾英语Gian Giorgio Trissino阿里奥斯托。年轻的塔索,成为乌尔比诺公爵继承人弗朗切斯科英语Francesco_Maria_II_della_Rovere,_Duke_of_Urbino的学伴,在精致奢华的氛围中长大。 [1]

1563年,塔索創作了《里納爾多》(Rinaldo)。這段期間,他曾短暫在博洛尼亚大学学习。 自1565年,塔索的生活以费拉拉的城堡为中心,服侍埃斯特家族。他發展自身的文藝論述。1569年,塔索伯納多·塔索英语Bernardo Tasso的去世。年轻的塔索,以诗歌和散文作品而著称,成为當時意大利的宫廷偶像。他五百多首情诗獻給Lucrezia Bendidio英语Lucrezia Bendidio和名歌手劳拉·佩瓦拉拉英语Laura PeveraraLucrezia英语Lucrezia d'Este (1535–1598)Eleonora英语Eleonora d'Este (1537–1581)姊妹,當時仍未婚,為塔索提供庇護。1570年,塔索随红衣主教前往巴黎[1], 結識法國詩人比埃爾·德·龍沙

 
阿方索二世
卡普裏英语Girolamo da Carpi的肖像畫

盛年编辑

1571年,塔索离开法国,服務於红衣主教兄弟费拉拉公爵阿方索二世手下。1573年的《阿明塔》英语Aminta與1574年的《耶路撒冷的解放》成為塔索最重要的作品。 《阿明塔》是一部劇情簡單的田园劇,有着细腻的抒情韵味,在帕莱斯特里纳蒙特威尔第马伦齐奥等作曲家的發揮下,在接下來的兩個世紀中,影響了歌剧和清唱套曲,主導了意大利艺术。 [1]1581 年1月,《阿明塔》由阿爾杜斯·馬努提烏斯威尼斯首次付梓。

《耶路撒冷的解放》在欧洲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2] 在《耶路撒冷的解放》中,,塔索通过其诗意的措辞,模仿了羅馬詩人维吉尔特,展現意大利的史诗风格。為主題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創造了充滿宗教热情的英雄戈弗雷(Godfrey)。 [3] 一如年輕時創作的《里納爾多》,塔索用许多浪漫的情节装饰了《耶路撒冷的解放》,使之更受欢迎和更有影响力。塔索的戈弗雷,不像一般的史詩英雄,混合了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特利藤天主教風格。虽然《耶路撒冷的解放》的主角是布永的戈弗雷,但在攻佔聖城的史詩高潮中,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英雄們各有風采。读者受魯傑羅、火热而热情的里纳尔多、忧郁而冲动的羅西尼(Tancredi) 以及故事中的反派撒拉森人豪俠吸引。 [3]

史诗中,异教女性与这些十字军之间的愛情故事亦為特點。克洛琳达(Clorinda )是一位勇敢的薩拉森女战士,如瑪菲莎一样,与情人决斗,最終在垂死之际接受了他的手洗礼。地狱魔鬼派遣女巫阿米达(Armida),使用美人計,在基督教阵营中挑拨离间,但最終遭十字军骑士擊敗而皈依了真信。而艾米利亞(Erminia)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坦格雷多,向十字軍寻求庇护。 [3]

塔索因過度於學業、宫廷生活與文學生產,遭遇健康的難題。他罹患头痛,與疟疾,開始希望离开费拉拉。他开始与佛罗伦萨宮廷谈判跳槽。此舉激怒了费拉拉公爵。阿方索最讨厌的就是看到朝臣(尤其是名人)跳槽到敌对的公国。此外,阿方索与一位法國胡格諾派公主结婚,因此担心佛罗伦萨和罗马的天主教勢力。 [3] 此外,阿方索认为,如果允许塔索离开,美第奇家族将得到著名的史诗《耶路撒冷的解放》。因此,他阻撓塔索離開。在1575年至年间,塔索的健康每况愈下。 [3]

1570年代中,塔索罹患被害妄想,擔心僕人背叛,幻想被宗教裁判所告发,或遭到毒死。[3]

1576 年,塔索寫給其友卢卡(Luca Scalabrino)的信,谈及他对21岁的年轻人奥拉齐奥·阿里奥斯托(Orazio Ariosto)的爱慕。[4][a][5] 1577年夏天,他在乌尔比诺公爵夫人Lucrezia英语Lucrezia d'Este (1535–1598)面前用刀砍傷一名仆人,因而被捕。公爵送他貝爾裡瓜多官邸英语Delizia di Belriguardo休養,後送费拉拉的方济各会修道院。1576年7月底,塔索逃走,前往索伦托,投靠妹妹。 [3]

一段時間後,塔索因不適應索倫托的生活,乞求阿方索允許他再度返回費拉拉,獲公爵同意。 [3]

晚年:在圣安娜的疯人院编辑

 
塔索在费拉拉的圣安娜瘋人院
德拉克羅瓦

1578 年夏天,塔索再度逃跑,遊歷曼图亚帕多瓦、威尼斯、乌尔比诺、伦巴第。 9 月,他抵都灵,受萨伏依公爵埃马纽埃尔·菲利伯托的殷勤款待。然而,最終,塔索似乎无法忍受费拉拉以外的生活。于是,再次与公爵協商。1579年2月,他返回費拉拉城堡。 [3]

1579年3月至1586年間,塔索精神病症狀加重。1586年7月,阿方索公爵認為塔索疯了,送其至圣安娜瘋人院。 [6][7]

圣安娜的监禁岁月,塔索仍用寫作,抒發情懷,包含一些颂歌或十四行诗。[7]

1592年,克莱门特八世成為教皇,與他的侄子圣乔治的红衣主教Aldobrandini[譯名請求]决定与这位诗人成为朋友。1594年,他们邀请他到罗马,加冕其為桂冠詩人[8]

然而, 1595年4月,在塔索抵達羅馬加冕之前,便先病逝於圣欧诺佛修道院(Sant'Onofrio),享年51岁。[9]

作品编辑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I love him, and I'm ready to love him for several months, because the impression of this love into my soul is too much strong, and is impossible to erase it in a few days... I call my feeling 'love' and not just affection, because after all love it is. I wasn't aware of that before, because I didn't yet feel inside me none of those sexual appetites that love generally awakes, not even when we were in bed together. But now I clearly perceive that I have been and is not a friend, but a quite honest lover, because I feel a terrible pain, not only because he doesn't respond to my love, but also because I can't talk with him with that freedom I was used to, and being far from him pains me very much." Giovannai Dall'Orto: Torquato Tasso

參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Symonds 1911,第443頁.
  2. ^ Symonds 1911,第443–444頁.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Symonds 1911,第444頁.
  4. ^ Robert Aldrich, Garry Wotherspoon. Who's Who in Gay and Lesbian History, 2013.
  5. ^ Angelo Solerti. Vita di Torquato Tasso, Loescher, Torino-Roma 1895, vol. 1, pp. 247–250
  6. ^ Symonds 1911,第444–445頁.
  7. ^ 7.0 7.1 Symonds 1911,第445頁.
  8. ^ Solerti, A. (1895). Vita di Torquato Tasso. Torino.
  9. ^ Symonds 1911,第446頁.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