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尼·克里夫

托尼·克里夫Tony Cliff,生名Yigael Glückstein( 希伯來語יגאל גליקשטיין‎ ); 1917年5月20日至2000年4月9日)是托洛茨基主义者。 生于现在的以色列的一个犹太家庭,1947年移居英国1950年代末开始以笔名托尼·克里夫活动。克里夫是社会主义评论小组的创始成员,该小组后来改名国际社会主义者,1977年又改名社会主义工人党 。克利夫实际上是这三者的领导人。

托尼・克里夫
原文名Tony Cliff
出生Yigael Glückstein
1917-05-20
奥斯曼帝国耶路撒冷穆塔萨勒夫英语Mutasarrifate of JerusalemZikhron Ya'akov英语Zikhron Ya'akov
逝世2000-04-09
政党社会主义工人党

生平编辑

Yigael Glückstein1917年生于奥斯曼帝国耶路撒冷穆塔萨勒夫英语Mutasarrifate of JerusalemZikhron Ya'akov英语Zikhron Ya'akov(位于现在的以色列 ),同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取该地区控制权 。他是波兰犹太移民Akiva和Esther Glückstein的四个孩子之一,他们是在第二波犹太移民潮中来到巴勒斯坦的。 他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和承包商。 他有两个兄弟和一个妹妹。他的兄弟Chaim后来成为著名记者,戏剧评论家和翻译家。 他姐姐亚历山德拉(Alexandra)的儿子是以色列平面设计师David Tartakover英语David Tartakover。 他在英国统治的巴勒斯坦管地长大;著名犹太复国主义者和未来的以色列总理摩西·夏里特是他家族的朋友,也是他家的常客。 他有两个有名的舅舅:著名的医生Hillel Yaffe英语Hillel Yaffe,和农艺师、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家Haim Margaliot-Kalvarisky法语Haim Margaliot-Kalvarisky。 他的钢琴老师是以色列第一任总统哈伊姆·魏茨曼的姐姐,父亲的商业伙伴是魏茨曼的兄弟之一。 [1]

13岁时他改名以迦(Yg'al),因为Yigael这个名字来自一个杀害了很多阿拉伯人的复国主义者。Yg'al这个名字来自于民數記当中,其中一名不主张定居迦南的,摩西派出的探子。[2][3]

他在耶路撒冷上学,然后在海法以色列理工学院学习,然后辍学并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学习经济学。他年轻的时候开始认同共产主义,尽管他从未加入过巴勒斯坦共产党,因为他在成为社会主义活动家之前没有遇见任何党员。然而,他加入过社会主义-犹太复国主义青年运动青年衛士,但是很快在1933年成为托洛茨基主义者,同时还坚决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与其他青年衛士成员一起,他加入了非法的巴勒斯坦革命共产主义联盟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Glückstein积极反对动员犹太人参加英国的战争,将这场战争视为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他被英国人逮捕并在战争期间被监禁。获释后,他与来自南非的犹太移民Chanie Rosenberg英语Chanie Rosenberg结婚,并于1945年一起搬到特拉维夫。他们于1947年移居英国,但克里夫始终无法成为英国公民,并在余生中一直是无国籍人士。他讲的英语带有明显的以色列口音。后来,他被英国当局驱逐出境,并在爱尔兰共和国生活了数年。在此期间,他活跃于都柏林的左翼圈子,结识Owen Sheehy-Skeffington英语Owen Sheehy-Skeffington与他的妻子Andrée。 [4]因为他的妻子Chanie有英国公民身份,他才被允许在英国居住。在伦敦期间,他再次活跃于革命共产党,并被选为该党的领导。在大多数时候,他支持乔克·哈斯顿英语Jock Haston的领导[5],因此,他参与了党内有关受俄罗斯与共产党领导的各国的性质的辩论。这场辩论与英国国有工业有关,也与哈斯顿和革命共产党对第四国际领导层对于东欧南斯拉夫的立场日益强烈的批评有关。

随着革命共产党的解体,Glückstein的支持者们加入Gerry Healy英语Gerry Healy组建的The Club英语The Club (Trotskyist)。但是Glückstein自己被驱逐到爱尔兰,所以没有加入。1950年,他帮助创办了社会主义评论小组及同名期刊这本杂志是格吕克斯坦在1950年代撰写的主要出版物,后来在1960年逐渐由《国际社会主义》取代,最终于1962年停刊。

等到他获得了英国的永久居留权,他在The Club的支持者们已经被驱逐出该组织,因为他们在伯明翰工会委员会上就朝鲜战争有不同的立场。Glückstein派拒绝表态支持战争中任何一方。

由于他在英国缺乏居留权以及他早期流亡爱尔兰的经验,Glückstein使用Roger或Roger Tennant这个化名1959年他第一次使用托尼·克里夫这个笔名可能是在关于罗莎·卢森堡的第一版小册子。1960年代,克里夫在《国际社会主义》中恢复使用他早期的许多笔名,例如署名Roger、Roger Tennant、Sakhry、Lee Rock和托尼·克里夫发表期刊评论,但没有任何文章署名Yigael或Yg'al Glückstein。

1962年,社会主义评论小组更名为国际社会主义者。从1960年的不到100名成员发展到1977年声称拥有3,000名左右成员,此时它更名为社会主义工人党。克里夫一直是该党领导成员直到去世。他是社会主义工人党为应对工人阶级地位变化而进行的各种重新定位的核心决策者。特别是在七十年代初罢工活动高潮结束后的七十年代后期,他主张工人阶级运动正在进入“低迷”,因此应该从根本上改变党的活动方式。随后党内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克里夫的一方最终获胜。长期支持美国国际社会主义组织的托洛茨基主义作家Samuel Farber英语Samuel Farber认为,克里夫在这一时期建立的党内制度“让人联想到季诺维也夫在二十年代中期在苏联建立的制度”。这导致了后来党内的各种危机和分裂。 [6]

正如他本人所说,克里夫的经历与他所领导的团体的历史密不可分。

在他去世前不久,他的心脏接受了一次大手术。 [7]

意识形态编辑

克里夫是托洛茨基主义传统中的革命社会主义者,他试图使列宁的政党理论在今天继续生效。他的大部分理论著作都是针对当时党的直接任务。

在当时,许多托派团体的共识是,斯大林主义政党主导的国家——其特点是计划和国有经济——应该被视为“堕落工人国家”(苏联)或“畸形工人国家”(其他斯大林主义国家,包括东欧的大部分地区)。在许多方面,克里夫是这一观点的主要反对者。尽管一些反对他的人试图把他的国家资本主义论与其他观点联系起来:例如,美国工人党的“官僚集体主义”论。然而,克里夫本人坚持认为,他的想法与马克斯·沙赫特曼布鲁诺·里齐等人的思想没有任何关系,并在《官僚集体主义论批判》中明确了这一点。

尽管如此,在1950年代,他的团体传播了沙赫特曼派出版的文献和“永久武装经济”论,该理论被认为是后来国际社会主义倾向的思想根基之一,起源于沙赫特曼派。雖然也有人声称克里夫拒绝公开承认这一点。[注 1]

个人生活编辑

克里夫几乎没有时间进行任何无关政治的活动(除了照顾家人)。他不喝酒也不抽烟,也不怎么社交。 Cliff 的妻子Chanie Rosenberg (1922-2021) 先后是社会主义评论小组、国际社会主义者和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活跃成员,她在其中活跃多年。除了为组织的出版物撰写许多关于社会问题的文章外,她还活跃于英国全国教师工会直到退休。此外,夫妇的四个孩子中的三个成为加入了社会主义工人党。他与儿子Donny Gluckstein合着了两本书。

著作编辑

  • 中东问题(1946)
  • 斯大林主义俄罗斯的本质(1948)
  • 斯大林在欧洲的卫星国(1952)
  • 斯大林主义的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分析(1955)
  • 论永久军备经济(1957)[8]
  • 改良主义的经济根源(1957)
  • 罗莎卢森堡研究(1959)
  • 托洛茨基论替代主义(1960)[8]
  • 背离的不断革命论(1963)[8]
  • 收入政策、立法和商店管理员(与Colin Barker合著)(1966)
  • 法国:斗争在继续(与Ian Birchall合著)(1968)
  • 雇主的攻势、生产力交易以及如何与之抗争(1970)
  • 危机:社会契约或社会主义(1975)
  • 列宁传卷1:建党(1975)
  • 十字路口的葡萄牙(1975)
  • 列宁传卷2:全部权力归苏联(1976)
  • 列宁传卷3:革命围城(1978)
  • 列宁传卷4:布尔什维克与世界共产主义(1979)
  • 阶级斗争与妇女解放,1640 年至今(1984)
  • 马克思主义与工会斗争,1926年总罢工(与Donny Gluckstein合着)(1986)
  • 工党,马克思主义历史(与Donny Gluckstein合着)(1986)
  • 托洛茨基传卷1: 1879-1917年十月革命 (1989)
  • 托洛茨基传卷2:革命之剑 1917-1923 (1990)
  • 托洛茨基传卷3:与崛起的斯大林官僚作斗争 1923-1927 (1991)
  • 托洛茨基传卷4:夜越黑,星越亮 1927-1940 (1993)
  • 托洛茨基之后的托洛茨基主义,国际社会主义者的起源(1999)
  • 赢得全世界:革命者的一生(2000)
  • 千禧年的马克思主义(2000)

关联条目编辑

参考编辑

档案

华威大学现代记录中心藏有托尼克里夫文件(英文)。 [2021年7月19日检索]

文章
传记
  • Birchall, Ian. Tony Cliff: A Marxist for His Time. 伦敦: Bookmarks. 2011. ISBN 9781905192809. 
引用
  1. ^ Shindler, Colin. Israel and the European Left: Between Solidarity and Delegitimization.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1-12-22 [2021-07-19]. ISBN 9781441138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0) (英语). 
  2. ^ Tony Cliff: A World to Win (Chap.1). www.marxists.org. [2021-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5) (英语). Another factor that spurred me to identify with the Palestinians was the name my parents gave me – Ygael (Gluckstein). This was taken from a John Wayne type Zionist hero who murdered a number of Arabs. At the age of 13 I changed my name from Ygael to Ygal. Seeing that in Hebrew there are no vowels but only consonants the two names are spelt in exactly the same way, so it was easy to do. The root of the name Ygal is this: Moses sent 12 spies from the 12 tribes of Israel to go to Canaan to spy out the land. Two said they would like to settle there; ten said they would not. The first of those who did not want to settle was called Ygal. 
  3. ^ 聖經 (和合本)/民數記 第13章. 维基文库. [2021-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中文). 
  4. ^ Sheehy-Skeffington, Andrée. Skeff: The Life of Owen Sheehy-Skeffington, 1909-1970. Lilliput Press. 1991: 101. ISBN 978-0946640607 (英语). 
  5. ^ Bornstein, Sam. The war and the international: A history of the Trotskyist movement in Britain, 1937-1949. London: Socialist Platform. 1986. ISBN 978-0950842332 (英语). 
  6. ^ Farber, Samuel. Tony Cliff as a Socialist Leader. Solidarity. 8 August 2013 [31 Januar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9). 
  7. ^ Ian Birchall. Tony Cliff remembered. Socialist Review. 2010-04 [2021-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英语). 
  8. ^ 8.0 8.1 8.2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托尼·克里夫. www.marxists.org. [2021-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2). 
注释
  1. ^ 该指控似乎来自于Jim Higgins写的小册子《More Years for the Locusts》。然而似乎与之矛盾的是,在《国际社会主义》第47与第49期中都高调广告了T.N.Vance写的《永久武装经济》。T.N.Vance现在公认是该理论的发起人。Higgins与克里夫都是第49期的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