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扶苏

秦朝宗室成員和政治人物

扶蘇前241年[來源請求]-前210年),姓秦始皇皇長子.秦朝政治人物。秦始皇駕崩後,被趙高李斯等人矯詔謀殺、改立公子胡亥

目录

生平编辑

秦始皇消滅六國後,長子扶蘇曾多次議政,同情儒生,素有賢名,對於治國、安定天下颇有遠見。[註 1][註 2][註 3]始皇三十五年(前212年),侯生、盧生等人議論皇帝,並雙雙逃走。秦始皇聽到消息後極為憤怒,下令御史進行追查,坑殺“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

扶蘇不同意父親焚書坑儒、「重法繩之臣」等嚴刑峻法,多次上書諫議,勸阻秦始皇。扶蘇認為,天下初定,百姓未安,遠方的百姓都還沒聚集,諸生都背誦、效法孔子之言;現在陛下用重法制裁諸生,他害怕會導致天下不安。扶蘇的勸諫觸怒了秦始皇,被秦始皇流放北方,在上郡(今陝西延安附近)監督蒙恬部隊軍務[註 4]。但扶蘇展現出剛強堅毅而威武勇猛,待人誠信而振奮賢士[註 5]

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冬,始皇巡行天下,行至沙丘(今河北廣宗西北)時病逝。始皇臨终前曾以遺詔,要扶蘇交兵權給蒙恬,到咸陽來主持他的葬禮;意思就是要扶蘇繼位。但中車府令趙高丞相李斯等人秘不發喪,陰謀讓扶蘇弟胡亥繼位,矯詔以胡亥即位;同時另下詔書賜死蒙恬和扶蘇,並“數以罪”;史稱「沙丘之變」。

胡亥的使者奉書到上郡,扶蘇遂準備自殺。蒙恬曾經起疑心,力勸扶蘇不要輕生:「皇帝陛下在外地,未立太子,派微臣率領三十萬大軍防守邊疆,又派您監軍,此天下之重任啊。現在隨便一個使者來就自殺,如何知道其不是有詐?我們應該上書請示,請示了再請示,再三請示,而後死還不遲。」但扶蘇為人仁孝則說:「父親要賜死兒子,有何好請示?」扶蘇旋即伏劍自刎於軍中[註 6]

扶蘇逝世兩年後,陳勝吳廣發動大澤起義,聽聞有言「少子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百姓大多聽聞其賢能名聲,就假稱「公子扶蘇」起兵,以號召武士響應[註 7]

生母编辑

扶蘇的親生母親因「秦俗多忌諱之禁」,歷史失載。[1]:281-283

日本歷史學家藤田勝久在《項羽與劉邦的時代:秦漢帝國興亡史》(東京:講談社,2006)一書中,從陳勝吳廣起義將扶蘇、項燕並舉為號召的事例中[註 8],推測出扶蘇可能同項燕一般具有楚國貴族的血統,所以扶蘇的母親應是來自楚國的宗室。[1]:219

中國歷史學家李開元提出佐證之二:秦王政九年(公元前238年),嬴政22歲行冠禮成年,開始親政,按照秦國王室秦惠文王的先例推斷,嬴政應於23歲時舉辦大婚,婚事多由太后操辦。嬴政13歲即位之初本有三名太后;親祖母夏太后早於秦王政七年(公元前240年)過世、生母帝太后趙姬因前一年的「嫪毐之亂」牽涉過深,無力左右嬴政婚事、僅剩養祖母華陽太后有權力決定王后人選。華陽太后是楚國人,欽定娘家出身的楚國王女下嫁嬴政,乃合乎情理與華陽太后利益的安排,而這位楚國王女極有可能即是扶蘇的母親[1]:220-222

子嗣编辑

一說後來的秦王子嬰即是扶蘇之子。但史書又記載子婴與其二子謀殺趙高,如子嬰為扶蘇之子,則其子尚幼、不可能參與謀劃,故此說存疑。

紀念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李, 開元. 《秦謎:秦始皇的秘密》. 台北市: 聯經. 2010. ISBN 9789570836523 (中文(台灣)‎). 

原文註解编辑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 史記/卷006:始皇長子扶蘇諫曰:「天下初定,遠方黔首未集,諸生皆誦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唯陛下察之。」始皇怒,使扶蘇北監蒙恬於上郡。
  2. ^ 資治通鑑/卷007:始皇長子扶蘇諫曰:“諸生皆誦法孔子。〔誦孔子之言以為法也。〕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始皇怒,流放扶蘇至蒙恬軍,監軍上郡
  3. ^ s:東坡志林/卷五:長子扶蘇好直諫,上怒,使北監蒙恬兵於上郡。
  4. ^ 史記/卷087: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行出遊會稽,並海上,北抵琅邪。丞相斯、中車府令趙高兼行符璽令事,皆從。始皇有二十餘子,長子扶蘇以數直諫上,上使監兵上郡,蒙恬為將。少子胡亥愛,請從,上許之。餘子莫從。
  5. ^ 史記/卷087:高曰:「高固內官之廝役也,幸得以刀筆之文進入秦宮,管事二十餘年,未嘗見秦免罷丞相功臣有封及二世者也,卒皆以誅亡。皇帝二十餘子,皆君之所知。長子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即位必用蒙恬為丞相,君侯終不懷通侯之印歸於鄉里,明矣。高受詔教習胡亥,使學以法事數年矣,未嘗見過失。慈仁篤厚,輕財重士,辯於心而詘於口,盡禮敬士,秦之諸子未有及此者,可以為嗣。君計而定之。」
  6. ^ 史記/卷087:蒙恬止扶蘇曰:「陛下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將三十萬眾守邊,公子為監,此天下重任也。今一使者來,即自殺,安知其非詐?請復請,復請而後死,未暮也。」使者數趣之。扶蘇為人仁,謂蒙恬曰:「父而賜子死,尚安復請!」即自殺。
  7. ^ 史記/卷048:陳勝曰:「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之。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也。項燕為楚將,數有功,愛士卒,楚人憐之。或以為死,或以為亡。今誠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天下唱,宜多應者。」
  8. ^ 史記/卷048〈陳涉世家〉: 陳勝佐之,並殺兩尉。召令徒屬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藉弟令毋斬,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徒屬皆曰:「敬受命。」乃詐稱公子扶蘇、項燕,從民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