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鬥

政治活动
(重定向自批斗

批鬥,在目前的汉语语境里,常指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建政後的一种政治運動形式,可理解为「批判」加「斗争」,且“批鬥”运动明顯帶有嚴重暴力和破壞,在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时期到达顶峰[2][3][4]。文革时期,批斗者常把其認為有違毛澤東思想及意旨的人或事公開,亦有家人或同事互相舉報,然后進行批判,當中包括文字批評、公開侮辱、傷害肢體等,甚至殺害[2][5][6][7][8]。受批斗的对象有时包括父母、亲人、朋友、老师等,导致人际关系及社会道德崩坏[5][9][10][11][12]。批鬥通常以團體形式進行,例如举行批斗大會或“斗争会”,而具体斗争方式常包括剃阴阳头、戴高帽、游街、“喷气式”、言语或肢体攻击,有时伴随着抄家和对相关文物古迹的破坏(如曲阜孔庙[3][7][8][13][14]

文化大革命期间对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批斗大会(1967年)
文革期间,手持《毛泽东语录》的红卫兵对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进行批斗[1]

一些評論認爲,自习近平2012年底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执政以来,文革式批斗在中国社会出现回潮,主要体现为网络上对部分人士的大规模言语攻击,以及政府主导的全网抨击甚至封杀[15][16][17][18][19]

文化大革命前

编辑

土地改革运动

编辑
 
土地改革运动时期,农民对地主进行批斗(1946年)

早在1940年代国共内战时期,在中国共产党控制区内,中共主导的土地改革运动过程中就鼓动农民对地主进行批斗,也被称为“斗地主”[20][21][22]。据学者研究,在土改初期,在大多数地方,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融洽,并没有中共宣传的那样严重,因此中共鼓动农民举办“斗争大会”进行“诉苦”,以塑造阶级意识,即“诉说自己被阶级敌人迫害、剥削的历史,因而激起别人的阶级仇恨,同时也坚定了自己的阶级立场”[22][23][24][25][26]。此后,农民在分得土地的同时,土改中的暴力事件亦愈演愈烈,仇恨升级,在各类批斗大会上,地主常被带高帽、挂牌子、游街,遭到人格侮辱[23][25][24]。批斗等暴力事件进一步引发对地主阶级以及家属的大规模杀戮,导致了大量人口遭处决或自杀,至1953年土地改革运动基本结束时[27],中共官方数据显示3亿多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得约7亿亩土地,与此同时据不同学者估计土改造成的死亡人数约在100万-500万之间[24][28][29][30]

反右运动

编辑

1957年,毛泽东等中共高层在中国大陆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反右运动”,中共党内外有大量人员被任意划定了“右派”身份,遭到迫害和批斗[31][32][33]。按照中共官方在拨乱反正时期的统计数据,反右运动期间中国大陆共有55万余人被直接划为“右派分子”而遭全面迫害,许多“右派”分子遭到反复批斗[33][34][35][36]。而依据已经解密的中共档案,实际有317万余人被划为右派,还有大约143万余人被列为“中右分子”[37][38][39];此外,中共党内于1959年发起的“反右倾运动”使得300多万名共产党党员和干部亦受到批判,被称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40]。其中许多人在遭到批斗后,被处以党内或行政处分,或遭到严格控制使用[37][41]

四清运动

编辑

1963年,毛泽东等人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四清运动”,常被视为文化大革命的预演[42][43][44]。在该运动过程中,许多人士遭到迫害批斗,还有学者认为,四清运动“桃园经验”中出现的所谓“燕飞”批斗方式,后来演变成了文革时期的“喷气式”批斗[45][46][47][48]。另据相关研究人员,四清运动期间共有77,560人被逼死,城乡共有超过530万人遭到整肃[46][49]

文化大革命時期

编辑

背景

编辑

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年)及七千人大会(1962年)之后,毛澤東退居二线,刘少奇邓小平等人主持中央日常事务[50][51][52]。為了打擊他在中國共產黨內的政敵、夺回权力,以及出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等原因,毛泽东等人于1966年發動并領導了文化大革命[53][54][55][56]

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红卫兵将时任学校副校长卞仲耘打死、将副校长胡志涛打成重伤,而卞仲耘也是第一个在北京被打死的教育工作者[2][57][58][59][60]。北京“红八月”期間,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第一次接見紅衛兵後,全國逐漸陷入混亂狀態,紅衛兵對學者及知識分子等實施暴力行為[2][5][61][62]。其中,毛澤東在天安门上與紅衛兵領導人宋彬彬的對話,強烈暗示了暴力的“合理性”、“合法性[2][5][63]。8月22日,毛澤東更以批轉中共中央文件的方式,發出名為《嚴禁出動警察鎮壓革命學生運動》的明文規定:“不准以任何藉口出動警察干涉,鎮壓革命學生運動,警察一律不得進入學校”[64][65];随后中国公安部部长谢富治也提出要保护红卫兵、不要拘捕,從而為全國紅衛兵更大規模的打、砸、搶、抄、抓等行徑提供了政治保護及政策保障[59][60][62]

批鬥對象

编辑
 
习近平父亲习仲勋遭批斗(1967年9月于西北农业大学[66]

「批鬥」行動主要發生於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经當時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肯定和默許,多由其支持者組成的紅衛兵造反派等執行[6][62]。被批鬥對象无具体定义,但常包括:当时的政府官员幹部、前中國國民黨黨員知識分子地主商人道士和尚修女教士等,甚至被後世統治者尊為「萬世師表」的孔子(“批林批孔运动”)[2][7][8][14][67]。被批斗对象有时甚至包括父母、亲人、朋友、老师等,导致亲友反目[5][9][10][11][68][69]

文革期間,中共中央当权派也遭到批斗,包括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央书记处负责人邓小平、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铸、“十大元帥”中的彭德怀贺龙(“贺龙事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等等[67][70][71]。其中,邓小平被打成刘少奇之后的中国“第二号走资派”,造反派开列了邓小平的“十大罪状”,包括:1. 作为党的总书记有擅权的行为;2. 批判个人崇拜有亵渎毛泽东的权威;3. 在1961年召开的一次党的会议上违背了毛泽东思想,在农业政策中提出“白猫、黑猫能逮住耗子就是好猫”的口号;4. 1963年鼓吹要搞科学技术职称和学位;5. 通过1961年的高教六十条“削弱党的领导作用”,等等[70]

 
西藏“女活佛”桑顶·多吉帕姆·德庆曲珍及其父母文革期间受到批斗

宗教人士和有信仰的人士也是文革期间遭到广泛批斗的对象之一[3][72][73]哈尔滨极乐寺东北三省四大佛教寺院之一,1966年8月24日被大群红卫兵捣毁,红卫兵给佛像戴上高帽子示众批斗,并将那些无法搬来示众的佛像就地砸毁,红卫兵还勒令僧人们举着“什么佛经 尽放狗屁”的大横幅在寺院门前示众[74][75]。1966年8月23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师范学院等校的红卫兵砸了徐家汇天主堂,并对教会的主教等神职人员进行批斗,他们被戴高帽子、被挂牌子、被游街、被殴打,红卫兵还把痰盂里的脏水倒在他们的脸上和身上[72][76]。1966年8月24日,北京“红八月”期间,北京第一女子中学等十余所中学的红卫兵,批斗了位于市中心东单三条的玛丽亚方济格修女会的8名外国修女,以及那里的其他中国人,修女们被强迫弯腰90度做“认罪”姿势,此后被北京市公安局宣布驱逐出境[3][72][77]

此外,文革期间知识分子被视为“反动学术权威”、“臭老九”,遭受到广泛的迫害和批斗[78][79]。据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回忆,文革时期“白天养猪、修猪圈、接受批判”,晚上才有时间进行科研[80][81]。数学家陈景润文革期间曾被关押、受到批判,他的研究草稿和手稿被批斗他的人毁坏,他自己也被迫整天跪在毛主席像前请罪,脖子上挂了一个大木牌,上书“现行反革命、臭老九———陈景润”[82][83][84]。文史类专家如老舍[85]周作人[86]梁思成[87]傅雷[88]翦伯赞[89]吴晗[90]等人被批斗迫害致死。

批斗方式

编辑
 
十大元帅”之一的彭德怀遭受“喷气式”批斗(1966年)[91]
 
西藏桑颇·才旺仁增少将及其夫人遭受批斗(1966年),身上被压着石块。

批鬥通常以團體形式進行,批斗方式通常包括剃阴阳头、戴高帽、游街、“喷气式”、言语或肢体攻击等,羞辱被批斗者、剥夺人的基本尊严[3][7][8][13][14]。例如,在批斗大會或“斗争会”,红卫兵常把被批斗者的头按下去,弯腰90度角,把其手臂往后揪起来,使其身体成为“喷气式飞机”的样子,被称为“喷气式”批斗[3][13][67]

文革期间被批斗的对象,一般不止被“斗争”过一两次,据史料记载,1968年4月23日到10月27日,经当时“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谢富治批准的,针对北京市主要领导干部和中央部门领导干部的批斗大会就有100场,其中批斗彭真53次、刘仁40次、郑天翔29次、万里14次[67]。前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韩作黎被“斗争”了400多场,坐“喷气式”400余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两次[67]

在批斗过程中,有时还伴随着对被批斗者的抄家,以及对相关文物古迹的破坏[92][86]。譬如,文革期间孔子亦遭到“批斗”,1974年经毛泽东批准,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93][94]。而在文革早期的1966年,北京红卫兵“五大领袖”之一谭厚兰即亲自率队200多人前往山东曲阜,与曲阜师范学院的红卫兵共同成立了“讨孔联络站”,宣称要“造孔家店的反”,并召开了“彻底捣毁孔家店”的万人大会,孔子墓被铲平挖掘,“万世师表”牌匾被焚毁、“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孔庙的泥胎塑像被毁,孔府被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95][96][97][98][99]。期间,被摧毁的之前登记在册的文物就有6618件,其中画929幅,书籍2700余本,石碑1000余块,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70余件、珍版书籍1000余册[95][99][100][101][102]

影响

编辑

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即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間,受到批斗和迫害的人不计其数,其中早期較為駭人聽聞的事件包括北京“红八月”期间的大兴事件[103][104]。自1966年8月27日至9月1日,大興縣的13個公社、48個大隊,先後殺害“四類分子”及其家屬325人,其中最大的80歲,最小的僅出生38天,有22戶被滅族[103][104]

此外,有学者估计,仅文革初期因遭到批斗迫害而自杀的就有10万-20万人[105][106]。譬如,北京1966年“红八月”期间:知名作家老舍因在“八二三事件”中遭到批斗羞辱进而投湖自尽[85][107];考古学家、诗人陈梦家遭批斗迫害,自缢而亡,死前说到“我不能再让别人把我当猴子耍”[108];知名作家、鲁迅之弟周作人在红八月期间遭到红卫兵抄家批斗后,请求安乐死被拒,于次年因病身亡[86][109]。“两弹一星元勋”赵九章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并遭到残酷批斗,最终于1968年自杀身亡[110][111]。还有许多知识分子文革期间在遭受批斗迫害后,身心遭受重创,譬如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的叶企孙,文革期间被当作“牛鬼蛇神”遭到红卫兵批斗,此后又被关押审查,导致精神失常,换上严重丹毒症,在文革结束后不久离世[112][113]

批斗图集

编辑

习近平时期

编辑

部分观点认为,自2012年底习近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执政以来,尤其是2019年起,中国社会出现“文革式批斗”回潮,集中体现在小粉红五毛党等人在网络上对部分人士进行大规模言语攻击(譬如以“辱华”的名义进行“出征”),或者政府主导下对部分人士进行的全网抨击甚至封杀[15][16][17][115]香港舆论亦有类似现象出现[116][117]

参见

编辑

參考文獻

编辑
  1. ^ 文革期间造反派批判刘少奇视频曝光(视频). 凤凰网. 2008-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7) (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王友琴. 文革受难者 ——关于迫害、监禁和杀戮的寻访实录 (PDF). 芝加哥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10-12). 
  3. ^ 3.0 3.1 3.2 3.3 3.4 3.5 王友琴. 文革“斗争会”(上) (PDF). 《领导者》: 128-14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17) –通过芝加哥大学. 
  4. ^ 文革真实镜头--批斗和破坏. 博讯.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7) (中文). 
  5. ^ 5.0 5.1 5.2 5.3 5.4 王友琴. 恐怖的“红八月”. 《炎黄春秋》. [2019-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6. ^ 6.0 6.1 左三叶. 红卫兵为什么那么残暴?. 香港中文大学. 《天在看呢》.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中文). 
  7. ^ 7.0 7.1 7.2 7.3 陈杰人. 70后的文革——那些恐怖的童年记忆(上). 《纽约时报》. 201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中文). 
  8. ^ 8.0 8.1 8.2 8.3 在拉萨采访文革经历者的经历——由一次访谈继续思考文革在西藏(7)(唯色).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6) (中文). 
  9. ^ 9.0 9.1 李小瑛. 老红卫兵忆为何批斗父母:他们完蛋了我们还要混下去. 凤凰网. 《羊城晚报》. 2014-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5) (中文). 
  10. ^ 10.0 10.1 巴金. 巴金谈文革乱象:熟人跳楼毫不同情 反而批判(选自《巴金自传》). 搜狐.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12-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1) (中文). 
  11. ^ 11.0 11.1 Amy Qin. 重拾文革记忆:挑战中共历史叙事的摄影师. 《纽约时报》. 2019-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5) (中文). 
  12. ^ 《疯狂、扭曲与堕落的年代》 (PDF). 《记忆》 (《记忆》杂志编辑部). 2009-05-20, (總第13期).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8-26) (中文(中国大陆)). 
  13. ^ 13.0 13.1 13.2 “史无前例”年代的创造:文革时的喷气式批斗. 凤凰网. 2013-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4) (中文). 
  14. ^ 14.0 14.1 14.2 梅桑榆. 文革时期的乡村批斗会. 香港中文大学. 《西单读史》.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中文). 
  15. ^ 15.0 15.1 余亮. 小粉红的大变局:中国青年思潮十年剧变. 复旦大学. 《文化纵横》. 2021-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0) (中文). 
  16. ^ 16.0 16.1 言论管制与小粉红出征:"蛋炒饭"是怎样在中文网络中成为"敏感词"的?. 自由亚洲电台. 2021-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中文). 
  17. ^ 17.0 17.1 金雨森. 中共掀文革2.0 恐引長期浩劫. 聯合新聞網. 2021-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7) (中文(臺灣)). 
  18. ^ 18.0 18.1 长平观察:二次“文革”从批斗赵薇开始吗?. 德国之声. 2021-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6) (中文). 
  19. ^ 19.0 19.1 林序家. 入選BBC年度百大女性 方方:寫武漢日記遭文革式批鬥 但不後悔. 雅虎. 新頭殼. 2020-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中文). 
  20. ^ 解密:中共土地改革中的必修课——"斗地主". 环球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2-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2) (中文). 
  21. ^ 李巧寧. 新區土改中的「鬥地主」 (PDF).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2007-06, (6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3-28). 
  22. ^ 22.0 22.1 李里峰. 土改中的诉苦:一种民众动员技术的微观分析 (PDF). 《南京大学学报》. 2007年, 44 (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4-01-06) –通过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23. ^ 23.0 23.1 宋道雷. 土改中訴苦運動的政治技術 (PDF). 《二十一世纪》双月刊. 2010-04, (1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6-17). 「訴苦」運動剛開展時,中國農村的土地佔有狀況和剝削狀況並沒有像中共宣傳的那樣嚴重。因此,地主、富農與貧農之間的矛盾並沒有嚴重激化;反而,在大多數地方,地主與農民之間的關係融洽。 
  24. ^ 24.0 24.1 24.2 高王凌; 刘洋. 土改的极端化 (PDF). 《二十一世纪》双月刊. 2009年, (1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01) –通过香港中文大学. 对此有学者提出,所谓“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地主与农民间的矛盾,并且中国也没有那么多的地主。..... 除了不认为地租是什么“剥削”以外,在农民头脑里,还可能存在一些障碍,如认为土地本来是人家的(不管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还是祖上传下来的),怎能白拿过来(这不成了抢吗)? 与此相关,许多农民相信命运,主张逆来顺受,而不具备“阶级”和“阶级斗争”概念。..... 据估计,土改过程中约有300至500万人丧生,他们大多数是中小规模的地主,大多数是被活活打死的。 
  25. ^ 25.0 25.1 张鸣. 華北地區土地改革運動的運作(1946–1949) (PDF). 《二十一世纪》双月刊. 2003-04, (7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12-09). 
  26. ^ 罗四鸰. 重庆教师多年调查土改真相,十九大前突遭开除. 《纽约时报》. 2017-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2) (中文). 
  27. ^ 土地改革运动. 中国网. 2002-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20). 
  28. ^ 宋永毅. 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 2019-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6) (中文). 根据以上的计算,在三年的暴力土改中,中国所谓的地主阶级的非正常死亡(被杀和自杀)人数大约高达470万人。它应当是中共建政后所有政治运动中非正常死亡人数最高的一次。这一数字,和不少长期研究中共土改的学者的估计雷同[13]。[13]: 如高王凌的〈土改的极端化〉一文指出:“土改过程中约有300至500万人丧生,他们大多数是中小规模的地主,大多数是被活活打死的”。再如土改研究学者、《乡村社会的毁灭》一书的作者谢幼田也认为,“杀人数目至少是五百余万人。”纽约:明镜出版社,2010年,第268页。 
  29. ^ 费正清; 马若德.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The People's Republic. Volume 14 Part 1.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87年: 第87页. ISBN 978-0-521-24336-0 (英语). These methods subjected the landlords to public humiliation, and the trials also resulted in the execution of members of this class on a significant scale, perhaps a million to 2 million individuals. 
  30. ^ Jürgen Domes. Socialism in the Chinese Countryside: Rural Societal Policies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1979. C. Hurst & Co. 1980: 8. ISBN 978-0-905838-3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9) (英语). Even conservative sources estimate that there were no less than 5 million victims of the land reform movement. 
  31. ^ 反右派斗争及其扩大化. 人民网. 中共中央统战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0) (中文). 
  32. ^ 金观涛; 刘青峰. 反右運動與延安整風 (PDF). 《二十一世纪》双月刊. 1997-04, (4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7-15). 
  33. ^ 33.0 33.1 于幼军. ⑧反右扩大化实在是太离谱了(摘自《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5》). 凤凰网. 《羊城晚报》. 2011-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5) (中文). 
  34. ^ 关岭. 毛泽东划定指标:镇反与反右的历史悲剧. 多维新闻. 2017-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6) (中文). 
  35. ^ 东方. 反右运动五十年 反右阴影仍未散. 美国之音. 2007-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中文). 
  36. ^ 戚本禹. 第八章 整风、反右派运动中的中南海“八司马事件”. 《戚本禹回忆录》. 中国文革历史出版社. 2016年. ISBN 988122848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4-18). 
  37. ^ 37.0 37.1 穆广仁. 反右运动的六个断面. 凤凰网. 《文汇报·读书周报》. 2010-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9) (中文). 
  38. ^ 郭道晖. 毛泽东发动整风的初衷.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炎黄春秋》. 2009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中文). 
  39. ^ 凝炼. “反右运动”五十年:中国能否走出历史的影子. 德国之声. 2007-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0) (中文). 
  40. ^ 武市红; 高屹. 邓小平与共和国重大历史事件(17). 人民网. 《广安日报》. 2017-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6-06) (中文). 
  41. ^ 穆广仁. 反右运动的六个断面.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中文). 
  42. ^ 李若建. 干部四清自杀 农民:不稀罕 大跃进死那么多人. 凤凰网. 《开放时代》. 2011-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8) (中文). 
  43. ^ 王海光. 四清运动:文革的预演,刘少奇厄运的开场. 搜狐. 《东方历史评论》. 2015-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1) (中文). 
  44. ^ 预演文革 “四清”运动中的毛、刘矛盾. 凤凰网. 凤凰卫视. 2009-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7) (中文). 
  45. ^ 李若建. 安全阀:四清运动的潜功能. 爱思想. 《开放时代》2005年第1期. 2006-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4-10) (中文). 
  46. ^ 46.0 46.1 宋永毅. 被掩藏的历史:刘少奇对“文革”的独特贡献. 《当代中国研究》. 2006年, (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5-22). 
  47. ^ 宋永毅. 刘少奇对文化大革命的独特贡献:你不知道的故事. 《华夏文摘》. 2007-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1) (中文). 
  48. ^ 专栏 | 纵横大历史:《回顾文革》第三十六讲:四清运动. 自由亚洲电台. 2023-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4-01) (中文). 
  49. ^ 杨继绳.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天地图书. 2017-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中文). 
  50. ^ 彭厚文. 文革前“一线二线”制度是如何形成的. 人民网. 《北京日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中文). 第四个关节点是1962年“七千人大会”。以这次会议为起点,刘少奇实际上开始全面主持中央的党政领导工作,自此以后直至“文革”发生,毛泽东基本上退出了中共中央第一线的领导工作。这次会议有一个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非常重要的细节,即在会议闭幕的第二天,1962年2月8日晚,毛泽东即坐专列离开北京到外地去了。刘少奇真正主持国民经济的调整工作,是从“七千人大会”开始的。毛泽东在这次会议闭幕的第二天即离开北京去外地巡视,很有可能不是偶然的,而是有意识地摆出的一种退居第二线的姿态。 
  51. ^ 丁抒. 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香港中文大学. 20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中文).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毛泽东自知他全力投入掀起的大跃进运动已经失败,他在经济领域已无可为。毛以「退居二线」为名甩手不理事务,静观刘、邓等人去收拾。 
  52. ^ 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5-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0) (中文). 西方分析人士多数认为,正是因为大跃进政策上的失误,导致毛泽东一度被迫退居二线,而给他日后为夺回“王权”而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打下伏笔。 而文革又再次将中国和中国人带入灾难的深渊。 
  53. ^ 高华. 从《七律·有所思》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运思. 香港中文大学. 《炎黄春秋》. 2004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中文). 今天我要谈的“文革的发动”包含两个方面的问题:毛为什么要发动文革?文革是如何发动起来的?我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有两方面的动因,第一个因素:文革集中体现了毛对他所理想的社会主义的追求;第二个因素:他认为自己已大权旁落,而急于追回,这两方面的因素互相缠绕,紧密的交融在一起。 
  54. ^ 宋永毅. “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的毛泽东. 《当代中国研究》. 2008年, (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04). 毛发动“文革”的本意,无非是要清除党内异己,确保大权独揽。尽管他曾把幻想中的“巴黎公社”道路拿来作为挥舞的旗帜,但却不愿意真正的巴黎公社式民主选举把他的权力体系变成虚渺的存在。... 于是,一场号称以“改变官僚体制”为目的之“文化大革命”,最后仍然回归到党的集权专制。这个在“文革”中形成的新官僚体制,甚至比“文革”前的更加集权,更加专制,更加法西斯化。与此同时,所谓“巴黎公社的原则”也变成了故纸堆里的垃圾。 
  55. ^ 第七章 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内乱.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7) (中文). 毛泽东发动这场“大革命”的出发点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党的纯洁性和寻求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56. ^ 沈传宝. 中央文革小组的历史沿革及立废原因探析. 香港中文大学. 《中共党史研究》. 2007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1) (中文). 
  57. ^ 王友琴. 卞仲耘纪念文章(续). 芝加哥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1) (中文). 
  58. ^ 儲百亮. 宋彬彬為文革中校長被打致死道歉. 《紐約時報》. 2014-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59. ^ 59.0 59.1 孙言诚. 文革公安部长谢富治谈红卫兵打死人:我们管不着. 《炎黄春秋》. 凤凰网. 2012-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60. ^ 60.0 60.1 冯翔. 卞仲耘丈夫:宋彬彬没参与打人 但她是一伙儿的. 《南方周末》. 凤凰网. 2014-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61. ^ 杜钧福. 西纠. 《记忆》. 香港中文大学. [2019-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4) (中文). 
  62. ^ 62.0 62.1 62.2 宋永毅. “文革”中的暴力与大屠杀. 《当代中国研究》. 2002年, (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1). 
  63. ^ 孙言诚. 谁制造了“红八月”的恐怖狂潮. 《华夏文摘》. 2018-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中文). 
  64. ^ 47周年回放:再忆文革“八.一八”和 “红八月”. 自由亚洲电台. 2013-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65. ^ 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 中国知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1) (中文). 
  66. ^ 朱聿峰. 身陷囹圄 不失风范——“文革”中习仲勋同志在西农被批斗往事的回忆.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11-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2) (中文). 
  67. ^ 67.0 67.1 67.2 67.3 67.4 王友琴. 文革“斗争会”(下) (PDF). 《领导者》: 110-1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5-05) –通过芝加哥大学. 
  68. ^ 英媒:一个害死了母亲的中国儿子的内疚.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3-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2) (中文). 
  69. ^ 周卫. “红色新闻兵”李振盛:我拍下的那些疯狂文革照.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8-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中文). 
  70. ^ 70.0 70.1 邓小平: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 凤凰网. 《文汇读书周报》. 2007-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中文). 
  71. ^ 彭德怀传记组. 文革彭德怀遭批斗:被拽起打倒连续七次至昏迷(摘自《彭德怀全传》. 搜狐. 2014-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7) (中文). 
  72. ^ 72.0 72.1 72.2 王友琴. 文革受难者群体之一:有宗教信仰的人. 《华夏文摘》. 2020-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6) (中文). 
  73. ^ 罗四鸰. 镜头里的西藏文革(二):红卫兵与女活佛. 《纽约时报》. 2016-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05) (中文). 
  74. ^ 极乐寺文革惨状 僧人举“佛经放狗屁”示众. 凤凰网. 2013-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5) (中文). 
  75. ^ 王一鸣. 访中国摄影家李振盛 让历史告诉未来. 《联合早报》. 2016-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2-02) (中文). 
  76. ^ 辰思. 王炼利:上海文革中的抢房风. 《华夏文摘》. 《上海房地产志》. 2018-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0) (中文). 
  77. ^ 文革红卫兵抄家“硕果”累累:四百亿现金. 爱思想. 2011-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02) (中文). 
  78. ^ 王扬宗. 知识分子:从“臭老九”到“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中国科学院. 《科学时报》. 2008-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6-05) (中文). 
  79. ^ 胡耀邦主持中科院工作“百日维新”120天. 中国改革信息库. 凤凰网. 200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17) (中文). 
  80. ^ 黄旭华: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上海交通大学. 2018-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中文). 
  81. ^ 人生,为祖国深潜——记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 新华网. 2017-1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中文). 
  82. ^ 孟红. 74年邓小平:四人帮污蔑知识分子是“臭老九”. 凤凰网. 《文史春秋》. 2014-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18) (中文). 
  83. ^ 邓小平与陈景润. 中国民主促进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18). 
  84. ^ 沈世豪. 陈景润:永远纯真的数学巨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 《光明日报》. 2023-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1) (中文). 
  85. ^ 85.0 85.1 作家浩然忆老舍之死:挨揪斗一怒之下打红卫兵(5). 中国网. 中国新闻网. 2014-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86. ^ 86.0 86.1 86.2 周作人反对鲁迅偶像化 文革中恳请“安乐死”. 凤凰网. 凤凰卫视. 2012-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4-29) (中文). 
  87. ^ 梁思成名言: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 中国新闻网. 《黑龙江晨报》. 2012-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4-10). 
  88. ^ 1966年,傅雷夫妇自杀,三个人的命运随之改变. 搜狐. 《中国新闻周刊》. 2018-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中文). 
  89. ^ 震惊中南海 翦伯赞自杀之谜. 凤凰网. 中国台湾网. 2007-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1) (中文). 
  90. ^ 吴翠(口述); 李明柳(笔录). 外甥女回忆吴晗. 清华校友总会. 2009-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22) (中文). 
  91. ^ 彭德怀传记组. 文革彭德怀遭批斗:被拽起打倒连续七次至昏迷(摘自《彭德怀全传》. 搜狐. 2014-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7) (中文). 
  92. ^ 邓榕. 第6章打倒刘、邓、陶. 人民网. 《广安日报》. 2016-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3) (中文). 
  93. ^ “批林批孔”運動. 人民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1-15) (中文). 
  94. ^ 观察:批孔尊孔都是巩固统治工具.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5-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2-24) (中文). 
  95. ^ 95.0 95.1 何立波. 破“四旧”风潮的前前后后. 《党史文苑》 (江西: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2006年, (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9) –通过《华夏文摘》文革博物馆通讯 (中文). 
  96. ^ 文革中红卫兵砸毁曲阜孔子故居全过程. 凤凰网. 2009-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5) (中文). 
  97. ^ 罪恶:文革中红卫兵砸毁曲阜孔子故居全过程. 凤凰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7). 
  98. ^ 孔子墓蒙难记:红卫兵小将捣毁中华文化命脉. 中国新闻网. 201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5) (中文). 
  99. ^ 99.0 99.1 红卫兵破四旧时毁坏了中国多少珍贵文物. 新浪. 新华网. 2013-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中文). 
  100. ^ 赵惠中. 对北师大文革的几点看法 (PDF). 《记忆》. 2016-02-29, (15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9-28). 
  101. ^ 文革时五大学生“领袖”今安在. 搜狐. 人民网. 2015-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7) (中文). 
  102. ^ 何立波. 周恩来与新中国文物保护:制止大规模发掘帝王陵【5】. 人民网. 2021-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05) (中文). 
  103. ^ 103.0 103.1 遇罗文. 文革时期北京大兴县大屠杀调查. 香港中文大学. 《百家讲坛》.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中文). 
  104. ^ 104.0 104.1 遇罗文. 大兴屠杀调查. 芝加哥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7) (中文). 
  105. ^ 丁抒. 文革死亡人数的一家之言. 《华夏文摘》文革博物馆通讯. 2004-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4-08) (中文). 
  106. ^ 宋永毅. 文革中到底“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读苏扬的《文革中中国农村的集体屠杀》 . 《华夏文摘》. 2011-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中文). 
  107. ^ 亲历者口述老舍之死前一天. 腾讯. 《新闻午报》. 2013-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0) (中文). 
  108. ^ 王友琴. 诗人和考古学家陈梦家之死. 芝加哥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5-05) (中文). 
  109. ^ 张高杰. 走出监狱的周作人(摘自《知识分子在1949》). 人民网. 《人民文摘》(人民出版社). 2011年第3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4-29) (中文). 
  110. ^ 蔡恒胜. 我楼上的赵九章伯伯 (pdf). 中国科学院. 2011-07-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06) (中文). 
  111. ^ 中国两弹一星元勋:赵九章. 新浪. 2009-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中文). 
  112. ^ 王友琴. 曾在芝加哥大学留学的五名文革受难者 (PDF). 芝加哥大学. 《世界日报周刊》. 2006-08-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5-05) (中文). 
  113. ^ 郭倩. 一代宗师叶企孙的晚年. 清华大学. 《中华读书报》. 2013-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5-11) (中文). 
  114. ^ 1965年罗瑞卿挨整内情. 凤凰网. 《大往事》. 2007-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9-28). 
  115. ^ 记录中国:全面左转 中国何以冷静? —解读方方日记与“新文革”. 自由亚洲电台. 2020-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4) (中文). 
  116. ^ 文革式批斗及扣帽子只是另一种激进主义. 《联合早报》. 香港01. 2021-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4) (中文). 
  117. ^ 甄树基. 大公怀疑带头批斗政府高官惹猜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1-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1) (中文). 
  118. ^ “天然美女”子瑜录影挥台国旗 台湾网民:强国人玻璃心又碎了. 2015-11-23 [2016-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7). 
  119. ^ FB表情包大战 黄子韬恐成最大赢家(组图). 网易. 东方网. 2016-01-18 [2016-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2). 
  120. ^ 我翻墙,因为我爱国──“小粉红”自述“远征”Facebook行动. 端傳媒. 2016-02-03 [2016-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2). 
  121. ^ 大陆网民“远征”Facebook 蔡英文、苹果日报等脸书遭“洗版”. 自由亚洲电台. 2016-01-21 [2017-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9). 
  122. ^ 帝吧出征FB遭指责 丢脸丢到国外?网友有话说. 观察者. 2016-01-21 [2016-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4). 
  123. ^ 三立新聞網. 在台被笑到往生!中國網軍「帝吧」臉書 選後無預警關閉. www.setn.com. 2020-01-21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中文(臺灣)). 
  124. ^ Imgur. 文章备份在此. Imgur.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2) (英语). 
  125. ^ 共青团中央. 守护最好的阿中!饭圈女孩出征“开撕”香港示威者. 2019-08-16 [2019-08-16]. 
  126. ^ 端傳媒. 阿中哥哥只有我們了:國家機構支持出征海外社交平台,你如何看飯圈式愛國?. 2019-08-17. 
  127. ^ 方方日记所在的中国:民族主义高涨下举报风气扩散.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0-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中文). 
  128. ^ 弗林. 被张伯礼院士“文革式”批判“价值观扭曲” 方方要求道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中文). 
  129. ^ 楊清緣. 海外出版「武漢日記」遭文革式批鬥 方方:很想知道他們後台是誰. 新頭殼. 2020-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中文(臺灣)). 
  130. ^ 湖北大學教授支持方方遭批鬥 法國世界報:散發不快的文革氣息. 《自由時報》. 2020-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中文). 
  131. ^ 中國網路文革批鬥藝人 財經網美:莫須有罪名比什麼罪都更可怕. 《蘋果日報》. 2021-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中文(臺灣)). 
  132. ^ 赵薇遭全网封杀郑爽收天价罚单 中国娱乐圈持续动荡.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1-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中文). 
  133. ^ 邓峰. 快评:保护张文宏说话权利 大声地对网络批斗说不. 多维新闻. 2021-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中文). 
  134. ^ 网上文革轰轰烈烈 张文宏又被批论文抄袭. 自由亚洲电台.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8) (中文). 
  135. ^ 中国“清零论”和“共存说”讨论之际 敢言专家被推上风头浪尖.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1-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1) (中文). 
  136. ^ 余一竹. 病毒共存論|張文宏是「漢奸」? 防疫政策激辯下的文革陰影. 香港01. 2021-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中文). 
  137. ^ 137.0 137.1 农夫山泉回应“东方树叶包装争议”. 澎湃新闻. 2024-03-07 [2024-03-11]. 
  138. ^ 农夫山泉陷舆论漩涡,两家711便利店停售,直播间已10天未直播_产品_钟睒睒_门店. 手机搜狐网. 2024-03-11 [2024-03-12]. 
  139. ^ 139.0 139.1 首富挨骂,7天没了270亿. 新浪新闻_手机新浪网. 2024-03-11 [2024-03-12] (中文). 
  140. ^ 林涛. 农夫山泉回应包装争议:根据中国寺庙建筑形象所做艺术创作. 南方网. 2024-03-07 [2024-03-11]. 
  141. ^ 网络民族主义愤怒继续蔓延,中国农夫山泉公司被指控不爱国. 美国之音. 2024-03-11 [2024-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3-12) (中文). 
  142. ^ 农夫山泉并不冤枉,娃哈哈也别高兴太早. Weixin Official Accounts Platform. 2024-03-07 [2024-03-12] (中文). 
  143. ^ 钟睒睒发朋友圈称被网暴“累及母亲,万分悲痛”,接近钟睒睒人士:“很突然,他没见到最后一面”. 新浪财经_手机新浪网. 2024-03-14 [2024-03-17] (中文). 

延伸阅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