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拓跋天赐(?-?),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子,生母是阳椒房[1][2],北魏宗室、官员,擁有直懃稱號[3]

拓跋天賜
汝陰王
前任:
繼任:元景和
國家 北魏
時代 南北朝
族裔 鮮卑
出生 不詳
逝世 不詳
代郡平城
諡號 靈王

生平编辑

封王出镇编辑

和平二年秋七月戊寅(461年8月15日),魏文成帝拓跋濬封弟弟拓跋天赐为汝阴王,加征南大将军虎牢镇都大将,镇守虎牢[4][5][6][7][8][9][10]

和平六年(465年)冬季十月,朝廷征召阳平王拓跋新成、京兆王拓跋子推、济阴王拓跋小新成、汝阴王拓跋天赐、任城王拓跋云入朝[11][12]天安元年(466年),刘宋发生内乱,魏献文帝拓跋弘派使持节征南大将军拓跋天赐、侍中尚书令安东大将军始平王元丕、散骑常侍殿中尚书令安西将军西阳王拓跋石,率领幽州和冀州的七万军队,沿着滨海地区南征,直指东阳[3]

北伐西征编辑

皇兴四年(470年),柔然可汗予成进犯北魏边境,九月丙寅(10月15日),魏献文帝拓跋弘派拓跋天赐和济南公罗乌拔都督诸军为前锋,与众将在女水之滨汇合,魏献文帝亲自誓众,挑选精兵五千人出战,柔然大败,逃奔三十余里,被斩首五万,一万余人投降[13][14][15][16]

皇兴五年(471年),魏献文帝派殿中尚书胡莫寒挑选西部敕勒中家财富有且家中有两名壮丁的担任殿中武士,可是胡莫寒大肆收受贿赂,挑选的过程不公平。敕勒族的众人感到愤怒,杀死了胡莫寒及兼理高平镇将奚陵。夏季四月,敕勒诸部因此悉数反叛,魏献文帝诏令拓跋天赐和给事中罗云都督诸军前往讨伐,敕勒前锋诈降,罗云信以为真,他的副将拓跋伏认为敕勒人脸色生变,可能会出现事故,没有准备会被对方暗算,罗云不听。敕勒以轻装骑兵偷袭杀死了罗云,北魏军队死了十分之五到十分之六,拓跋天赐仅仅保全了自己的性命[6][8][17][18]

承明元年秋七月甲辰(476年8月22日),拓跋天赐出任征西大将军仪同三司[19]

贪赃被废编辑

拓跋天赐后出任征北大将军护匈奴中郎将,累次升迁为怀朔镇大将[6][8]太和十三年(489年)六月,拓跋天赐和兄弟南安王拓跋桢犯贪污受贿罪应当被处死,冯太后魏孝文帝拓跋宏驾临皇信堂,接见王公,冯太后说:“汝阴王拓跋天赐和南安王拓跋桢不顺从法令制度,贪污纳贿搜刮财物,依照罪行应当判处死刑,将导致难以预料的事情。诸位大臣认为应该保全亲属私情破坏法令吗?或者割断亲属私情彰明法令?”群臣都说:“二王是景穆皇帝的儿子,应该受到怜悯宽恕。”冯太后不答。魏孝文帝因此下诏说:“二王所犯的罪难以饶恕,但是太皇太后追忆高宗皇帝对待兄弟的恩情;而且南安王侍奉母亲孝顺恭谨,闻名中外,所以一并免死,削夺官爵,禁锢终身。”[20][21][6][8][22][23]拓跋天赐死后,魏孝文帝在思政观为他哭泣,赠与拓跋天赐原有的爵位,并以王的礼节下葬,谥号灵王[6][8]

儿子编辑

  • 元逞,齊州刺史
  • 元思譽,第二子,過繼給叔父拓跋胡兒,襲封爵樂陵王
  • 元汎略,北魏平东将军、大宗正卿、光禄大夫、东燕县男
  • 元脩義,第五子,北魏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雍州诸军事、卫大将军、开府、雍州刺史
  • 元固,第六子,北魏镇北将军、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太常卿[24]
  • 元兴,北魏宗正卿、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安定二州刺史[25]
  • 元周安,第九子,北魏龙骧将军、通直散骑常侍、俊仪县男[26]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景穆皇帝十四男。恭皇后生文成皇帝。袁椒房生阳平幽王新成。尉椒房生京兆康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阳椒房生汝阴灵王天赐。
  2.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景穆皇帝十四男:恭皇后生文成皇帝。袁椒房生阳平幽王新成。尉椒房生京兆康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阳椒房生汝阴灵王天赐。
  3. ^ 3.0 3.1 《宋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五十五》:使持节征南大将军勃海王直懃天赐、侍中尚书令安东大将军始平王直懃渴言侯、散骑常侍殿中尚书令安西将军西阳王直懃盖户千,领幽、冀之众七万,宾海而南,直指东阳。
  4. ^ 《魏书·卷五·帝纪第五》:秋七月戊寅,封皇弟小新成为济阴王,加征东大将军,镇平原;天赐为汝阴王,加征南大将军,镇虎牢;万寿为乐浪王,加征北大将军,镇和龙;洛侯为广平王。
  5. ^ 《北史·卷二·魏本纪第二》:秋七月戊寅,封皇弟小新成为济阴王,天赐为汝阴王,万寿为乐良王,洛侯为广平王。
  6. ^ 6.0 6.1 6.2 6.3 6.4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汝阴王天赐,和平三年封,拜镇南大将军、虎牢镇都大将。后为内都大官。高祖初,殿中尚书胡莫寒间西部敕勒豪富兼丁者为殿中武士,而大纳材货,间选不平。众怒,杀莫寒及高平假镇将奚陵,于是诸部敕勒悉叛。诏天赐与给事中逻云督诸军讨之。前锋敕勒诈降,云信之,副将元伏曰:“敕勒色动,恐将有变,今不设备,将为所图。”云不从。敕勒轻骑数千袭杀云,天赐仅得自全。后除征北大将军、护匈奴中郎将。累迁怀朔镇大将,坐贪残,恕死,削除官爵。卒,高祖哭于思政观,赠本爵,葬从王礼,谥曰灵王。
  7. ^ 《魏书校勘记·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六》:汝阴王天赐和平三年封 按天赐于和平二年七月戊寅,与小新成、万寿同日封,见卷五高宗纪,这里“三”当是“二”之讹。下乐浪王万寿传同讹。
  8. ^ 8.0 8.1 8.2 8.3 8.4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汝阴王天赐,和平二年封,后为内都大官。孝文初,殿中尚书胡莫寒间西部敕勒豪富兼丁者,为殿中武士,而大纳材货。众怒,杀莫寒及高平假镇将奚陵。于是诸部敕勒悉叛。诏天赐与给事中逻云讨之。前锋敕勒诈降,云信之。副将元伏曰:“敕勒色动,恐有变,今不设备,将为所图。”云不从。敕勒袭杀云,天赐仅得自全。累迁怀朔镇大将。坐贪残,恕死,削除官爵。卒,孝文哭于思政观,赠本爵,葬从王礼,谥曰灵王。
  9. ^ 《北史校勘记·卷十七·列传第五·八》:和平二年封 诸本“二”作“三”。按本书卷二文成纪,天赐封汝阴王在和平二年七月魏纪同,今据改。
  10.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九·宋纪十一》:秋,七月,戊寅,魏主立其弟小新成为济阳王,加征东大将军,镇平原;天赐为汝阴王,加征南大将军,镇虎牢;万寿为乐浪王,加征北大将军,镇和龙;洛侯为广平王。
  11. ^ 《魏书·卷六·帝纪第六》:冬十月,徵阳平王新成、京兆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汝阴王天赐、任城王云入朝。
  12. ^ 《北史·卷二·魏本纪第二》:冬十月,徵阳平王新成、京兆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汝阴王天赐、任城王云入朝。
  13. ^ 《魏书·卷一百零三·列传第九十一》:皇兴四年,予成犯塞,车驾北讨。京兆王子推、东阳公元丕督诸军出西道,任城王云等督军出东道,汝阴王赐、济南公罗乌拔督军为前锋,陇西王源贺督诸军为后继。诸将会车驾于女水之濵,显祖亲誓众,诏诸将曰:“用兵在奇不在众也,卿等为朕力战,方略已在朕心。”乃选精兵五千人挑战,多设奇兵以惑之。虏众奔溃,逐北三十馀里,斩首五万级,降者万馀人,戎马器械不可称计。旬有九日,往返六千馀里,改女水曰武川,遂作北征颂,刊石纪功。
  14. ^ 《北史·卷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皇兴四年,予成犯塞,车驾北讨,京兆王子推、东阳公元丕督诸军出西道,任城王云等督军出东道,汝阴王赐、济南公罗乌拔督军为前锋,陇西王源贺督诸军为后继。诸将会车驾于女水之滨,献文亲誓众,诏诸将曰:“用兵在奇,不在众也。卿等但为朕力战,方略已在朕心。”乃选精兵五千人挑战,多设奇兵以惑之,虏众奔溃,逐北三十馀里,斩首五万级,降者万馀人,戎马器械,不可称计。旬有九日,往返六千馀里。改女水曰武川,遂作北征颂,刊石纪功。
  1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二·宋纪十四》:魏主使京兆王子推等督诸军出西道,任城王云等督诸军出东道,汝阴王天赐等督诸军为前锋,陇西王源贺等督诸军为后断,镇西将军吕罗汉等掌留台事。诸将会魏主于女水之滨,与柔然战,柔然大败。乘胜逐北,斩首五万级,降者万馀人,犹戎马器械不可胜计。旬有九日,往返六千馀里。改女水曰武川。
  16. ^ 《通鉴纪事本末·卷二十一》:魏主使京兆王子推等督诸军出西道,任城王云等督诸军出东道,汝阴王赐等督诸军为前锋,陇西王源贺等督诸军为后继,镇西将军吕罗汉等掌留台事。诸将会魏主于女水之滨,与柔然战,柔然大败。乘胜逐北,斩首五万级,降者万馀人,获戎马器械不可胜计。旬有九日,往返六千馀里。改女水曰武川。
  17. ^ 《魏书·卷六·帝纪第六》:夏四月,西部敕勒叛,诏汝阴王天赐、给事中罗云讨之。云为敕勒所袭杀,死者十五六。
  18.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三·宋纪十五》:魏主使殿中尚书胡莫寒简西部敕勒为殿中武士。莫寒大维货赂,众怒,杀莫寒及高假镇将奚陵。夏,四月,诸部敕勒皆叛。魏主使汝阴王天赐将兵讨之,以给事中罗云为前锋;敕勒诈降,袭云,杀之,天赐仅以身免。夏,四月,诸部敕勒皆叛。魏主使汝阴王天赐将兵讨之,以给事中罗云为前锋;敕勒诈降,袭云,杀之,天赐仅以身免。
  19. ^ 《魏书·卷七上·帝纪第七上》:秋七月甲辰,追尊皇妣李贵人为思皇后。以汝阴王天赐为征西大将军、仪同三司。
  20. ^ 《魏书·卷七下·帝纪第七下》:六月,汝阴王天赐、南安王桢并坐赃贿免为庶人。
  21. ^ 《北史·卷三·魏本纪第三》:六月,汝阴王天赐、南安王桢并坐赃贿,免为庶人。
  22. ^ 《魏书·卷十九下·列传第七下》:而桢不能遵奉,后乃聚敛肆情。文明太后、高祖并临皇信堂,引见王公,太后令曰:“汝阴王天赐、南安王桢不顺法度,黩货聚敛,依犯论坐,将至不测。卿等为当存亲以毁令,为欲灭亲以明法?”群臣咸以二王託体先皇,宜蒙矜恕。太后不答。高祖乃诏曰:“南安王桢以懿戚之贵,作镇关右,不能洁己奉公,助宣皇度,方肆贪欲,殖货私庭,放纵姦囚,壅绝诉讼,货遗诸使,邀求虚称,二三之状,皆犯刑书。昔魏武翦髮以齐众,叔向戮弟以明法,克己忍亲,以率天下。夫岂不怀,有为而然耳。今者所犯,事重畴日,循古推刑,实在难恕。皇太后天慈宽笃,恩矜国属,每一寻惟高宗孔怀之近,发言硬塞,悲恸于怀;且以南安王孝养之名,闻于内外;特一原恕,削除封爵,以庶人归第,禁锢终身。”
  23.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六·齐纪二》:魏怀朔镇将汝阴灵王天赐,长安镇都大将、雍州刺史南安惠王桢,皆坐脏当死。冯太后及魏主临皇信堂,引见王公,太后令曰:“卿等以为当存亲以毁令邪?当灭亲以明法邪?”群臣皆言:“二王,景穆皇帝之子,宜蒙矜恕。”太后不应。魏主乃下诏,称:“二王所犯难恕,而太皇太后追惟高宗孔怀之恩;且南安王事母孝谨,闻于中外,并特免死,削夺官爵,禁锢终身。”
  24.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元公墓誌銘」公諱固,字全安,河南洛陽人。景穆皇帝之孫,使持節征西大將」軍儀同三司汝陰王第六子也。生而明悟,幼若老成。太和中,釋褐」太子舍人。轉給事中。除通直散騎侍郎散騎侍郎兼大宗正少卿。」遷太子庶子通直散騎常侍宗正少卿。復加冠軍將軍兼將作大」匠,俄正大匠,常侍如故。重除宗正少卿,大匠如故。出為征虜將軍」東秦州刺史,不行。加左將軍。轉安南將軍大宗正卿,還領大匠。遷」撫軍將軍衛尉卿行河南尹。轉中軍將軍右衛將軍,加散騎常侍。」出為鎮北將軍定州刺史,常侍如故。後除金紫光祿大夫太常卿,」鎮北常侍如故。以孝昌三年歲次丁未九月辛酉朔二日壬戍薨」於位。有詔追贈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雍州刺史。謚曰也。十一月庚申朔二日辛卯葬于長陵之東。乃作銘曰:」草昧締構,權輿經始,曰帝曰皇,乃疆乃理。鬱矣本枝,詵然鱗趾,含」英挺出,實惟夫子。爰初齠齔,亦既弁兮,克岐克嶷,如璧如珪。縻茲」好爵,陟彼雲梯,騰聲望苑,騁足龍閨。委他在公,便繁左右,鳴珮垂」腰,清蟬加首。優游文義,流連琴酒,瞻彼遺薪,永言載負。攸攸列棘,」茫茫關輔,且尹且卿,兼總心膂。斯實折衝,亦唯禦侮,休風式播,奇」功乃舉。易水之南,恒山之北,邯鄲舊風,叢臺故國。誰蕃誰屏,以親」以德,帝曰爾諧,分銅樹則。煌煌禮樂,肅肅宗枋,選眾而舉,乃作元」卿。方沖九萬,摶風上征,奄同芳草,飄忽先零。生榮死哀,禮有加數,」何以贈行,玄雲芳樹。蕭瑟寒原,邅迴芒路,一去不還,清徽永鑄。」妻河南陸氏。父琇,散騎常侍給事黃門侍郎太子瞻事祠部」尚書金紫光祿大夫司州大中正太常卿建安公。祖拔,使持」節侍中征西大將軍相州刺史都督中外諸軍事太保建安」王。息靜藏年九歲。女令男年十二。
  25. ^ 赵君平,赵文成编. 《秦晋豫新出墓志搜佚》. 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12: 87–88. ISBN 978-7-5013-4465-9 (中文(繁體)‎). 
  26.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故使持節衛大將軍儀同三司定州刺史俊儀縣開國男」墓誌銘」君諱周安,河南洛陽人也。叡緒崇天之基,遙源構日之祚,」遠契龍圖之徵,玄符龜緯之瑞,具彰於玉牒,允備於金騰」者矣。恭宗景穆皇帝之孫,侍中征西大將軍儀同三司」汝陰靈王之第九子。器識溫雅,志業清簡,明義在躬,徽風」被物。永平二年,除羽林監。又以君思量恢敏,風清裁曠,延」昌三年,遷都水使者,尋除游擊將軍。五門禁重,心膂所歸,」九室崇嚴,典謨攸在。神龜元年,除城門校尉,營構明堂都」將。兩服載驅,六閑莊逸,緝御之政,實委楨幹。其年兼太僕」少卿,本官如故。孝昌三年,除通直散騎常侍,加龍驤將軍。」武泰元年,以宗冑勳望,封開國男。建義元年,主上聖德」應符,中興啟運,奉迎河陰,遇此亂兵,枉離禍酷。皇上痛」悼,朝野悲惋,追贈使持節衛大將軍儀同三司定州刺史,」開國如故。以建義元年歲次戊申九月乙卯朔七日辛酉」遷葬於長陵之東。乃作銘曰:」大哉乾像,緬矣坤天,追光辛似,踵跡農軒。靈圖協慶,神祚」唯繁,同資帝緒,分命公門。於穆君侯,承華徽烈,秉武經文,」既明且哲。玉潤內融,金貞外潔,高岸難尋,鴻源無際。震彼」風聲,勗此名節,初縻虎閈,徙步龍闈。四闥斯闢,三雍以熙,」圭璋載集,茅土相依。方騰海浪,仰構嵩基,高峰既毀,良木」中衰。泉陰曉闇,楊隴晨悲,式鐫徽範,永晰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