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拓跋晃(428年-451年7月29日),鮮卑名天真[1]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长子,母贺夫人。文成皇帝拓跋濬的父亲。太武帝在位期間立為皇太子,死後獲諡為景穆太子,文成帝即位後追尊他為景穆皇帝

生平编辑

拓跋晃出生于428年。拓跋晃聰明且學習能力高,學過的東西都能牢記在心。太武帝在延和元年正月丙午日(432年2月17日)立時僅五歲的拓跋晃為皇太子。隨著拓跋晃漸漸長大,都通曉了他愛讀的經史典籍的文義,這令太武帝甚為欣賞。太延二年(436年)太武帝領兵滅北燕時就讓拓跋晃錄尚書事,至太延五年 (439年)統軍滅北涼時更下詔命拓跋晃監國[2]

在朝廷討論是否出兵北涼的時候,奚斤等眾多大臣聯合上表反對出兵,理據除了認為朝廷已經征伐過多令士馬疲累外,還包括涼州沒水草資源,一旦北涼嬰城固守魏軍在當地就得不到補給。曾多次出使北涼的李順力証涼州無水草之說,這就與力主出兵的司徒崔浩和他爭論[3][4],而拓跋晃當時亦懷疑李順的說法,並顯然於色。最終太武帝堅持出兵,在兵臨姑臧城後發現當地水草資源十分豐富,遂寫信給拓跋晃記敍他所見的景象,更在信中表示那裹的植被資源能讓大軍吃上數年。拓跋晃得信後與其東宮屬官們不點名批評多次到涼州卻上報不實消息的李順不忠[2]

太平真君四年(443年),拓跋晃隨太武帝出兵柔然,在兵臨鹿渾谷時柔然部眾陷入驚恐慌亂中,此時拓跋晃建議大軍乘對方未有防備而從速進攻,但尚書令劉潔卻認為現場揚起的大片塵土反映柔然兵多,擔憂大軍攻至平地區域時會被柔然圍攻,於是堅決反對拓跋晃的提議。拓跋晃表示塵土乃因柔然部眾驚擾慌亂而產生,但太武帝認為劉潔的顧慮有理,還是沒有立即進攻,終讓柔然部眾得以逃走遠去。後來太武帝從俘獲的柔然斥候騎兵口中証明了拓跋晃所言是真的,大感後悔。這件事以後,拓跋晃在軍國大事上的建議大多都獲接納,並獲得參與日常重要政務的資格[2]。太武帝更在太平真君五年(444年)首次讓太子總百揆,而由穆壽、崔浩、張黎及古弼輔助太子理政[5]

拓跋晃在監國期間曾下令課稅當局對五人以下貧窮家庭以「人牛力相貿」為原則,舉例有牛的家庭讓他們的牛為無牛的家庭種二十二畝田,無牛的家庭就以人力替有牛家種七畝田作回報;老弱家庭就由有牛家庭為他們種七畝田,老弱家就種二畝作回報。並且要在戶籍簿錄中明確記載家庭人口數目及建議種田的畝數,更要在田地上寫明種田者的姓名,以分辨誰種了田。而他又有推行禁止飲酒、雜耍和不種田而專門營商的行為,種種措施令到當時北魏開墾的田地大幅增加[2]

太平真君七年(446年),太武帝統兵鎮壓蓋吳起義,期間發現長安僧人們不但收藏大量弓矢兵器,有與蓋吳通謀之嫌,更私自釀酒、為富人託管財寶及設窟室供人行淫等不法之事,遂在崔浩建議下大舉滅佛。時於平城監國的拓跋晃亦受命執行,雖然他再三上表請求不要誅殺僧人及摧毀佛像,並言只封寺廟讓建築自然失修毀壞,但太武帝堅持嚴厲措施除滅佛教。一向信佛的拓跋晃無奈執行,但仍然故意拖延實施,好讓僧人們有時間逃亡及收藏好佛像器物[6]

不過,拓跋晃後來卻和東宮左右過於親近,並且營建田地和莊園以圖私利。曾經到東宮教授拓跋晃經書的高允就進言勸諫,建議拓跋晃遠離小人,親近忠良;並且將田地都分給窮人,結束買賣牲畜的生意。但諫言都不獲接納[7]

正平元年六月戊辰(451年7月29日),拓跋晃去世,享年二十四歲,葬於金陵[8],獲追諡為景穆太子。次年,其子文成皇帝拓跋濬即位,追尊拓跋晃为景穆皇帝庙号恭宗[2]

死亡原因编辑

按《魏書·宗愛傳》,由於拓跋晃監國期間精細明察地理政,故此多有非法行為的中常侍宗愛就令拓跋晃很不滿。同時給事仇尼道盛和侍郎任平城都在東宮做事,稍有弄權的行為,並為太武帝所知。由於宗愛與仇尼道盛及任平城關係也不好,宗愛擔憂道盛等人會找自己的罪証對付他,於是先下手誣陷二人。拓跋燾大怒之下下詔於平城街中將仇尼道盛及任平城處斬,拓跋晃亦因而憂死。事後太武帝思念太子,宗愛怕會被殺,就弒太武帝[9]。然而《宋書·索虜傳》卻記載拓跋晃在太武帝反攻南朝宋期間擅自抄掠營壘的事被太武帝知道後更圖殺太武帝,太武帝回軍時就詐死騙拓跋晃前來迎喪,並派人在迎喪路上抓住他,回平城後用鐵籠囚禁他,不久更殺了他[10];《南齊書·索虜傳》亦有載拓跋晃因謀殺太武帝而被其殺死,另還記載稱拓跋晃與崔浩寇謙之不和,二人甚至曾中傷拓跋晃,而拓跋晃請玄高道人為己祈福共七日七夜後拓跋燾夢到祖父拓跋珪怒斥他相信䜛言而想傷害太子,遂下詔日後事無大小都要先經過太子才上奏給他[11]司馬光於《資治通鑑考異》中又引《宋略》言「燾既南侵,晃淫于內,謀欲殺燾。燾知之,烕而詐死,召晃迎喪。晃至,執之,罩以鐵籠,捶之三百,曳于叢棘以殺焉。」但表明這些記載皆「江南傳聞之誤」,故《資治通鑑》全面取信於《魏書》的版本。但近代有歷史學者卻認為這些「江南傳聞」卻有可取信之處,如與《魏書》諸傳所載結合顯示到拓跋晃為當時鮮卑代人大族勢力的首領,並與崔浩世族力量的政治對立情況,並成為崔浩因國史之獄而被誅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12]。這亦顯示拓跋晃監國之下己經建立到一個以其為首的政治集團,並與身為皇帝的拓跋燾政治力量出現矛盾。又據《魏書·世祖紀》載太武帝回軍時於二月駐魯口時有「皇太子朝於行宮」的記載,至三月「車駕至自南伐」時已回平城,時間上可印証《宋書》所言屬實可靠,僅「大加檢掠」一事應當置於拓跋燾回平城後[13][14]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 郁久闾氏,拓跋濬生母,追封景穆恭皇后
  • 斛律昭仪[15]
  • 袁椒房,生阳平幽王新成
  • 尉椒房,生京兆康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
  • 阳椒房,生汝阴灵王天赐
  • 孟椒房,生任城康王云
  • 刘椒房,生南安惠王桢、城阳康王长寿
  • 慕容椒房,生章武敬王太洛
  • 尉椒房,生乐陵康王胡儿
  • 孟椒房,生安定靖王休
  • 張黃龍[16],後賜給陸麗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注释编辑

  1. ^ 《宋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五十五》:初,焘有六子,长子晃字天真,为太子。
  2. ^ 2.0 2.1 2.2 2.3 2.4 《魏書·世祖紀》附〈恭宗景穆皇帝傳〉
  3. ^ 《魏書·奚斤傳》:世祖大集群臣於西堂,議伐涼州。斤等三十餘人議曰:「河西王牧犍,西垂下國,雖內不純臣,而外修職貢,宜加寬宥,恕其微愆。去歲新征,士馬疲憊,未可大舉,宜且覊縻。其地鹵簿,略無水草,大軍既到,不得久停。彼聞軍來,必嬰城固守。攻則難拔,野無所掠,終無克援。」
  4. ^ 《魏書·李順傳》:順凡使涼州十有二返,世祖稱其能。⋯⋯五年,議征涼州,順議以涼州乏水草,不宜遠征。與崔浩庭諍,浩固執以為宜征。
  5. ^ 《魏書·世祖帝紀下》:「五年春正月壬寅,皇太子始總百揆。侍中、中書監、宜都王穆壽,司徒、東郡公崔浩,侍中、廣平公張黎,侍中、建興公古弼,輔太子以決庶政。」
  6. ^ 《魏書.·釋老志》
  7. ^ 《魏書·高允傳》:恭宗季年,頗親近左右,營立田園,以取其利。允諫曰:「天地無私,故能覆載;王者無私,故能包養。昔之明王,以至公宰物,故藏金於山,藏珠於淵,示天下以至儉。故美聲盈溢,千載不衰。今殿下國之儲貮,四海屬心,言行舉動,萬方所則,而營立私田,畜養雞犬,乃至販沽市鄽,與民爭利,議聲流布,不可追掩。夫天下者,殿下之天下,富有四海,何求而不獲,何欲而弗從,而與販夫販婦競此尺寸。昔之將亡,神乃下降,賜之土田,以喪其國。漢之靈帝,不修人君之重,好與宮人列肆販賣,私立府藏,以營小利,卒有顛覆傾亂之禍。前監若此,甚可畏懼。夫為人君者,必審於擇人。故稱知人則哲,惟帝難之。《商書》云『無邇小人』,孔父有云,小人敬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矣。武王所以王天下。殷紂愛飛廉惡來,所以喪其國。歷觀古今存亡之際,莫不由之。今東宮之誠曰乏人,儁乂不少。頃來侍御左右者,恐非在朝之選。故願殿下少察愚言,斥出佞邪,親近忠良,所在田園,分給貧下,畜產販賣,女戈山人時收散。如此則休聲日至,謗議可除。」恭宗不納。
  8. ^ 《魏書·世祖紀》:(正平元年六月)戊辰,皇太子薨,壬申,葬景穆太子於金陵。
  9. ^ 《魏書·宗愛傳》:恭宗之監國也,每事精察。愛性險暴行多非法,恭宗每銜之。給事仇尼道盛、侍郎任平城等任事東宮,微為權勢,世祖頗聞之。二人與愛並不睦,為懼道盛等案其事,遂構告其罪。詔斬道盛等於都街。時太祖震怒,恭宗遂以憂薨。是後,世祖追悼恭宗,愛懼誅,遂謀逆。二年春,世祖暴崩,愛所為也。
  10. ^ 《宋書·索虜傳》:燾至汝南瓜步,晃私遣取諸營,鹵獲甚眾。燾歸聞知,大加檢掠。晃懼,謀殺燾,燾乃詐死,使其近習召晃迎喪,於道執之,及國,罩以鐵籠,尋殺之。
  11. ^ 《南齊書·索虜傳》:宋元嘉中,偽太子晃與大臣崔氏、寇氏不睦,崔、寇譖之。玄高道人有道術,晃使祈福七日七夜,佛狸夢其祖父益怒,手刃向之曰:「汝何故信䜛欲害太子!」佛狸驚覺,下偽詔曰:「王者大業,纂承為重,儲宮嗣紹,百王舊例。自今已往,事無巨細,必經太子,然後上聞。」晃後謀殺佛狸見殺。
  12. ^ 逯耀東 《從平城至洛陽》〈崔浩世族政治的理想〉p.91-96
  13. ^ 林伯謙《中國佛教文書探微》〈拓跋晃監國與幽死概論〉p.62-73
  14. ^ 李憑《論北魏正平元年事變》,《晉陽學刊》1989年第6期
  15.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比丘尼统慈庆墓志铭」尼俗姓王氏,字钟儿,太原祁人,宕渠太守更象之女也。禀气淑真,资」神休烈,理怀贞粹,志识宽远。故温敏之度,发自龆华;而柔顺之规,迈」于成德矣。年廿有四,适故豫州主簿行南顿太守恒农杨兴宗。谐襟」外族,执礼中馈,女功之事既缉,妇则之仪惟允。于时宗父坦之出宰长社,率家从职,爰寓豫州。值玄瓠镇将汝南人常珍奇据城反叛,以」应外寇。王师致讨,掠没奚官,遂为恭宗景穆皇帝昭仪斛律氏躬」所养恤,共文昭皇太后有若同生。太和中,固求出家,即居紫禁。尼」之素行,爰协上下,秉是纯心,弥贯终始。由是忍辱精进,德尚法流,仁」和恭懿,行冠椒列。侍护先帝于弱立之辰,保卫圣躬于载诞之」日。虽劬劳密勿,未尝懈其心;力衰年暮,莫敢辞其事。寔亦直道之所」依归,慈诚之所感结也。正光五年尼之春秋八十有六,四月三日忽」遘时疹,出居外寺。其月廿七日,车驾躬临省视,自旦达暮,亲监药」剂。逮于大渐,余气将绝,犹献遗言,以赞政道。五月庚戍朔七日丙辰」迁神于昭仪寺。皇上伤悼,乃垂手诏曰:尼历奉五朝,崇重」三帝,英名耆老,法门宿齿。并复东华兆建之日,朕躬诞育之初,每被」恩敕,委付侍守。昨以晡时忽致殒逝,朕躬悲悼,用惕于怀。可给葬具,」一依别敕。中给事中王绍鉴督丧事,赠物一千五百段。又追赠比丘」尼统。以十八日窆于洛阳北芒之山。乃命史臣作铭志之。其词曰:」道性虽寂,淳气未离,冲凝异揆,缁素同规。于昭淑敏,寔粹光仪,如云」出岫,若月临池。契阔家艰,屯亶世故,信命安时,初睽末遇。孤影易彯,」穷昏难曙,投迹四禅,邀诚六渡。直心既亮,练行斯敦,洞窥非想,玄照」无言。注荷眷渥,兹负隆恩,空嗟落晷,徒勖告存。停壑不久,徂舟无舍,」气阻安般,神疲旦夜。延伫翠仪,淹留銮驾,灭彩还机,夷襟从化。悲缠」四众,悼结两宫,哀数加厚,窆礼增崇。泉幽閟景,陇首栖风,扬名述始,」勒石追终。征虏将军中散大夫领中书舍人常景文。李宁民书。
  16. ^ 《魏書·卷四十·列傳第二十八》:叡,字思弼。其母張氏,字黃龍,本恭宗宮人,以賜麗,生叡。
  17. ^ 赵君平,赵文成编. 《秦晋豫新出墓志搜佚续编》. 北京: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5.07: 114. ISBN 978-7-5013-5598-3 (中文(繁體)‎). 
  18. ^ 《魏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二》:子乾归,袭爵。年十二,为侍御中散。及长,身长八尺,有气干,颇习书疏,尤好兵法。复尚恭宗女安乐公主,除驸马都尉、侍中。
  19. ^ 《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三》:乾归有气干,颇习书疏,尤好兵法。尚景穆女安乐公主,除驸马都尉、侍中。
  20.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假車騎將軍都督晉建南汾三州諸軍事鎮西將軍晉州刺史大都督節」度諸軍事兼尚書左僕射西北道大行臺平陽縣開國子元君墓誌」君諱恭,字顯恭,河南洛陽人也。恭祖景穆皇帝之曾孫,城陽懷王之第二子。原高日宇,」業廣星區,本枝有始,鴻祚無窮。蚣斯之福已繁,驎趾之慶彌遠。君稟上善之資,啟生知」之志。崇峰峻極,千刃不得語其崇高;長瀾澄鏡,萬頃無以擬其洪量。孝敬之道,發自天」真,信順之理,出於神性。曠懷海納,?慍不見於言;雅量山容,得失不形於色。是以口無」擇言,身無擇行,溫顏外穆,嚴心內明,節比松筠,操同金石,再思有道,三省無違,文洞九」流,義貫百民。遊仁者霧集,慕義者雲從。是以名實載隆,風流藉甚。正光三年,除揚州別」駕,加襄威將軍。事上盡匡救之理,綏下極仁惠之方,溫洽冬輝,猛同夏日。壽春邊鎮,即」□多虞,去留無恒,情為難測。爰有狂妖,潛結數萬,填塹踰城,中霄突入。兵火沸騰,士民」荒懼,鋒刃相交,奸臣莫辯,是日危逼,幾將陷沒。君神志平夷,謀慮淵遠,部分諸將,方軌」直進,旌鼓暫撝,醜徒冰散。淮南肅清,君之功也。賞兗州平陽縣開國子,食邑三百戶。又」為司徒主簿,俄遷中書侍郎。復以北中機要,維捍所依,永安二年,轉授北中郎將。尋除」持節督東徐州諸軍事左將軍東徐州刺史,不拜。永安三年,除安東將軍大司農卿河」南邑中正,仍除使持節都督東荊州諸軍事中軍將軍東荊州刺史,假征南將軍當州」都督,餘官并如故。權臣爾朱榮既休其辜,遺種餘類,遊魂未已。以君地唯國威,器實宗」英,心旅所憑,社稷攸賴,受蜃專征,煎撲妖殄,率領禁兵,西援平陽。兼尚書左僕射西北」道大行臺大都督節度諸軍事。屬值羯胡吐萬兒肆逆,徑襲京都,主上蒙塵,暴崩汾音。」君天誠發來,千里奔赴。大行棄背萬國,君亦枉見禍酷。自亂極治形,寶圖唯永,追思舊」德,言念鴻勳。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都督并州諸軍事并州刺史,餘官如故。以太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己酉遷窆於山陵谷山。乃作銘曰:」鴻源悠邈,寶祚載昌,累仁成聖,積慶重光。咸陵九服,德被八荒,分周宅陝,如衛如唐,以」賢以威,且公且王。於昭我君,體基辰緒,既哲且明,允文斯武。內贊禁闈,外毗疆禦,乃委」捍城,實為心膂。釁發九江,雰藹三楚,擊矢晨飛,高烽夜舉。率是熊羆,厲茲貔虎,克固崇」墉,截彼醜虜。帝嘉厥庸,錫之土宇。始登台幕,徽風繼宣。爰游鳳沼,翰飛□天。絲言落雨,」綸綍騰煙,跡通自遠,潔靜窮玄。黃津浩淼,丹山崇峻,惟機唯宜,是綏是鎮。湯池百重,金」城千刃,仁惠潛流,嚴風遐震。體國經野,與存與亡,式蕃荊甸,奉冊徐方。淵府攸在,歲會」禳禳,九列斯穆,六條有章。天步未夷,艱虞相屬,遇是厲階,離茲禍酷。怨滿松崗,痛深泉」谷,黃鳥惟悲,人百豈贖。徽範永揚,淪光難續。」母范陽盧。婦茹茹主之曾孫,景穆皇帝女樂平公主孫,父安固伯閭世穎。」長息前通直散騎侍郎寧朔將軍領尚書考功郎中彥昭。次息前秘書郎中彥遵。」次息前給事中彥賢。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