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範

拓跋範(?-447年),魏明元帝拓跋嗣之子,生母慕容夫人[1][2],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拓跋範於泰常七年(422年)封為樂安王。拓跋範為人雅性沉厚。魏太武帝以長安的地位重要,于延和二年正月丙寅(433年3月3日)任命拓跋範出任假节、加侍中、都督秦雍泾梁益五州诸军事、卫大将军仪同三司,镇守长安。拓跋範謙恭而向厚待下屬,推心撫納,為百姓所稱讚[3]。當時長安一帶剛被寇賊蹂躪,流亡者眾多,拓跋範便奏請行易簡之禮儀,太武帝接納其建議。於是遂寬減徭役,與民休息。太平真君四年九月辛丑(443年10月12日),魏太武帝亲帅大军到达大漠以南,准备进攻柔然,九月甲辰(443年10月15日),北魏军队舍弃军事物资,以轻骑兵袭击柔然,将军队分为四路,乐安王拓跋范和建宁王拓跋崇各统帅十五名将领出东道,乐平王拓跋丕统帅十五名将领出西道,魏太武帝出中道,中山王拓跋辰统帅十五名将领作为中军后续部队[4][5][6]太平真君五年(444年),拓跋範因有聽聞劉潔之謀而不報告,事件被揭發。拓跋范于太平真君八年(447年)八月因疾病暴薨[7][8][9],谥号[10][11]

儿子编辑

  • 拓跋良,北魏卫大将军、内都大官、乐安简王
  • 拓跋苌生[12]
  • 元某,北魏使持节、征虏将军、齐洛二州刺史,元悫之父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七·列传第五》:明元皇帝七男。杜密皇后生世祖太武皇帝。大慕容夫人生乐平戾王丕。安定殇王弥阙母氏。慕容夫人生乐安宣王范。尹夫人生永昌庄王健。建宁王崇、新兴王俊二王,并阙母氏。
  2.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明元皇帝七男:杜密皇后生太武皇帝,大慕容夫人生乐平戾王丕,安定殇王弥阙母氏,慕容夫人生乐安宣王范,尹夫人生永昌庄王健,建宁王崇、新兴王俊二王并阙母氏。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二》:丙寅,魏以乐安王范为都督秦、雍等五州诸军事、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安镇都大将。魏主以范年少,更选旧德平西将军崔徽、征北大将军雁门张黎为之副,共镇长安。徽,宏之弟也。范廉恭宽惠,徽务敦大体,黎清约公平,政刑简易,轻徭薄赋,关中遂安。
  4. ^ 《魏书·卷一百三·列传第九十一》:真君四年,车驾幸漠南,分四道:乐安王范、建宁王崇各统十五将出东道,乐平王督十五将出西道,车驾出中道,中山王辰领十五将为中军后继。
  5. ^ 《北史·卷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真君四年,车驾幸漠南,分军为四道:乐安王范、建宁王崇各统十五将出东道,乐平王丕督十五将出西道,车驾出中道,中山王辰领十五将为中军后继。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四》:九月,辛巳,魏主如漠南。甲辰,舍辎重,以轻骑袭柔然。分军为四道:乐安王范、建宁王崇各统十五将出东道,乐平王丕督十五将出西道,魏主出中道,中山王辰督十五将为后继。
  7. ^ 《魏书·卷四下·帝纪第四》:八月,卫大将军、乐安王范薨。
  8. ^ 《北史·卷二·魏本纪第二》:秋八月,乐安王范薨。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五》:魏乐安宣王范卒。
  10. ^ 《魏书·卷十七·列传第五》:乐安王范,泰常七年封。雅性沉厚,宽和仁恕。世祖以长安形胜之地,非范莫可任者,乃拜范都督五州诸军事、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安镇都大将,高选才能,以为僚佐。范谦恭惠下,推心抚纳,百姓称之。时秦土新罹寇贼,流亡者相继,范请崇易简之治,帝纳之。于是遂宽徭,与人休息。后刘洁之谋,范闻而不告。事发,因疾暴薨。
  11.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乐安王范,泰常七年封。雅性沉厚。太武以长安形胜之地,乃拜范为卫大将军、开府义同三司、长安镇都大将。范谦恭惠下,推心抚纳,百姓称之。时秦土新离寇贼,流亡者相继,请崇易简之礼,帝纳之。于是遂宽徭,与人休息。后刘洁之谋,范闻而不告。事发,因疾暴薨。
  12.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安西將軍銀青光祿大夫元公之墓誌銘」君諱朗,字顯明,太武皇帝之母弟樂安宣王範之孫,處士萇生之仲子。其」先龍飛創曆之元,鳳翔出震之美,丹青垂之無窮,國籍炳其鴻烈,文傳已詳,」故可得如略也。君稟乾元之派流,資崑岳之神氣,器亮早凝,英明夙發。弱冠」除步兵校尉直後。及至宿衛紫宮,忠懃之跡每彰;列侍丹墀,匪解之音剋遠。」俄遷左中郎將直寢,轉直閣將軍。朝廷以平城舊都,形勝之會,南據獫狁之」前,東連肅貊之左,保境寧民,實擬賢戚;乃除君持節征虜將軍平城鎮將。」君遂禦夷狄以威權,導民庶以禮信。其時十餘年間,凶奴不敢南面如坐」者,殆君之由矣。逮神龜二年,以母憂去職。君孝行過禮,哀深孺慕,初喪一旬,」水漿不入於口,苫塊二期,鬢髮皓然俱白。勉喪之後,還復緇首。天子嘉之,」敕下有司,標其門蘆,以彰純孝。縱王褒朽樹於前,孟仁變竹於古,方之於君,無」以過也。屬皇家多難,妖氛競起,河西之地,民莫安居。朝廷以君果毅早聞,」戎照夙著,乃除君持節行河州刺史。道届長安,未獲前達,尋被別敕,兼行」臺尚書節度關右。君乃淹思內凝,神機外發,折勝之籌,舉無遺算。當爾隴賊」未夷,秦妖尚蠢,雍華之民,屢相扇動,或屠沒郡縣,煞害王人,群行不軌,劫絕」公使;致令奔命之符,潛行夜川;告慶之驛,偷馳宵谷。京師懷樔幕之憂,西軍」有綴流之顧。朝廷患之,未或能禦,復以君為使持節安西將軍都督迴鎮衝」關。君遂撫眾以馴雉之仁,董盜以倉鷹之猛。於是奸軌潛形,寇賊遠跡,京西」無苟吠之虞,周疆絕問鼎之客。王室之不壞,實君是賴。方將躡三階以上馳,」邁九樹如餘遠,豈圖皇天不弔,與善愆期,蘭桂如早亡,摧青松以夙」殞。春秋五十一,以孝昌二年九月丁酉朔戊申日薨於師。於是朝廷爰案故」典,加以二等之禮,贈使持節安北將軍并州刺史禮也。閏十一月丙寅朔十九日」甲申葬景陵東岡。若夫天長杳,地厚深沉,刊石泉門,式照德音。其詞曰:」葳蕤鴻緒,世載攸長,惟公之先,且帝且王。龍昇日道,鳳翥雲鄉,言發朱邸,來」朝未央。降逮夫公,夙踵高風,才為世範,器實人雄。執官廊廡,給事清宮,守茲」恭愿,保是虔忠。資仁以性,稟孝自天,騰蹤柴閔,豈伊二連。爰喪先妣,素首」立年,亦既闋止,皓鬢徂玄。或鎮蕃要,或司莫府,策稟兵韜,慮深鉤拒。動必窮」代,算無遺舉,言開六郡,載清三輔。雲途未騁,鴟路已騫,寂寥泉戶,如何夜天。」霜悲墓道,風急松阡,匪資玄勒,孰響幽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