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拓跋遵(?-407年),鮮卑名勃兜[1],又作伏六兜[2],追尊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之孙,拓跋壽鳩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拓跋遵年轻时强健勇敢,不注意生活小节。魏道武帝拓跋珪即位初年,拓跋遵有辅佐魏道武帝登基的功勋,获赐爵略阳公[3][4]太元二十年(395年)七月,燕武成帝慕容垂命太子慕容寶、遼西王慕容農、趙王慕容麟等率軍八萬攻魏,並以范陽王慕容德、陳留王慕容紹等率一萬八千騎兵為後援。魏軍接獲消息後,則是先將主力部隊後撤,然後在五原(今内蒙古自治区包頭市)一帶的黃河與燕軍隔岸對峙。魏軍復又假傳慕容垂已死的消息,使慕容寶等聞訊後軍心動盪,後來燕軍中又有將領陰謀發動兵變擁慕容麟為帝,更導致軍心渙散,士氣低落,慕容寶不得已只好趁夜撤退。然而時值嚴冬,氣溫急降,河水結冰。北魏派陈留公拓跋虔带领五万骑兵在河东断绝燕军左路,太原公拓跋仪带领十万骑兵在河北断绝燕军后路,拓跋遵带领七万骑兵截断燕军撤回中山的道路[5][6][7]。拓跋珪立即親率精兵二萬騎渡河,追擊燕軍,取得參合陂之戰大捷。北魏攻陷中山後,拓跋遵出任尚书左仆射,加侍中,镇守勃海郡合口。等到博陵郡和勃海郡群盜四起,拓跋遵又讨伐平定群盜,升任冀州牧。天兴元年(398年)四月壬戌,拓跋遵被封为常山王[8][9]

天兴二年正月庚午(399年3月6日),魏道武帝拓跋珪向北巡视,分派各路将领大举袭击高车,大将军、常山王拓跋遵等三路军队从东道出长川,镇北将军、高涼王拓跋乐真等七路军队从西道出牛川,魏道武帝亲自统帅六路军队从中道自駮髯水西北进发[10][11]。二月丁亥朔(399年3月23日),北魏各路军队会师,击败高车各种族三十多个部落,擒获七万多人,马三十多万匹,牛羊一百四十多万头[12][13][14]

拓跋遵喜欢饮酒,天賜四年(407年)时因为饮酒昏乱对太原公主失礼,被赐令自杀,以庶人的礼仪下葬[3][4]

家庭编辑

夫人编辑

儿子编辑

  • 拓跋素,北魏内都大官、征西大将军、常山康王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太尉府參軍元君之墓誌銘」君諱侔,字伯宗,洛陽都鄉安武里人也。昭成皇帝」之後,平南將軍冀州刺史河澗簡公之孫,光州史」君之元子。君有溫柔之貞氣,栖素質於靈府,常脩」言以自約,與仁者之為偶。以永平四年歲次辛卯」五月丙申朔十五日庚戌篤疾終於第。傷瀾源之」絕浦,哀桂渚之斷漵,既思賢以戀德,且立石以表」墓。其辭曰:」芳茂玄圃,蘭長梯柯,泉流清,水潔生波。其人雅」智,體義尚和,名垂州里,美稱鄉阿。寬柔恩厚,審待」如靜,人高絕倫,超與俊並。蘭音頌壤,芬揚岳嶺,既」□洛英,𣲫州標挺。氣陵雲光,身滅無逞,如君生志,」□□□□,思人不見,頌君在銘。   「誌陰」君六世祖昭成皇帝。」五世祖第八皇子諱受久,獻明皇帝之母弟。」妃王氏昭成之舅女。高祖右丞相常山王諱」遵字勃兜。妃劉氏大宗明元皇帝之姨。」曾祖侍中使持節征西大將軍都督河以西諸軍」事常山康王諱素連。妃赫連氏夏主昌之妹。」祖平南將軍冀州刺史河澗簡公諱於德。」夫人南陽張氏,龍驤將軍阜城侯提之孫女。」父鎮遠將軍光州刺史諱悝字純陀。」夫人叱羅氏儀曹尚書使持節散騎常侍安東將」軍都督兗州諸軍事兗州刺史帶方靜公興之長」女也。」君以永平四年十一月五日窆於長陵之北崗。
  2. ^ 王, 素, 《大唐西市博物馆新藏北朝墓志疏证》, 《故宫学刊》, 2014年, (2014年01期): 54–73 
  3. ^ 3.0 3.1 《魏书·卷十五·列传第三》:常山王遵,昭成子寿鸠之子也。少而壮勇,不拘小节。太祖初,有佐命勋,赐爵略阳公。慕容宝之败也,别率骑七百邀其归路,由是有参合之捷。及平中山,拜尚书左仆射,加侍中,领勃海之合口。及博陵、勃海群盗起,遵讨平之。迁州牧,封常山王。遵好酒,天赐四年,坐醉乱失礼于太原公主,赐死,葬以庶人礼。
  4. ^ 4.0 4.1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常山王遵,寿鸠之子也。少而壮勇,不拘小节。道武初,有佐命勋,赐爵略阳公。慕容宝之败也,别率骑七百,邀其归路,由是有参合之捷。及平中山,拜尚书左仆射,加侍中,镇勃海之合口。及博陵、勃海群盗起,遵讨平之,迁州牧,封常山王。遵好酒色,天赐四年,坐醉乱,失礼于太原公主,赐死,葬以百姓礼。
  5. ^ 《魏书·卷二·太祖纪第二》:是时,陈留公元虔五万骑在东,以绝其左,元仪五万骑在河北,以承其后,略阳公元遵七万骑塞其中山之路。
  6. ^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是时,陈留公虔五万骑在河东,要山截谷六百余里,以绝其左;太原公仪十万骑在河北,以承其后;略阳公遵七万骑塞其南路。
  7. ^ 《北史校勘记·卷十五·列传第三·三二》:慕容宝之败也别率骑七百邀其归路 按魏书卷二太祖纪登国十年九月云:“略阳公元遵七万骑,塞其中山之路。”此“百”字当为“万”之讹。
  8.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夏四月壬戌,进遵封常山王,南安公元顺进封毗陵王,征虏将军历阳公穆崇为太尉,安南将军钜鹿公长孙嵩为司徒。
  9. ^ 《北史·卷一·魏本纪第一》:夏四月壬戌,以历阳公穆崇为太尉,钜鹿公长孙嵩为司徒,进封略阳公遵为常山王,南安公顺为毗陵王。
  10.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庚午,车驾北巡,分命诸将大袭高车,大将军、常山王遵等三军从东道出长川,镇北将军高凉王乐真等七军从西道出牛川,车驾亲勒六军从中道自駮髯水西北。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一》:庚午,魏主珪北巡,分命大将军常山王遵等三军东道出长川,镇北将军高凉王乐真等七军从西道出牛川,珪自将大军从中道出駮髯水以袭高车。
  12.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二月丁亥朔,诸军同会,破高车杂种三十余部,获七万余口,马三十余万匹,牛羊百四十余万。
  13. ^ 《北史·卷一·魏本纪第一》:庚午,北巡。分命诸将大袭高车,常山王遵三军从东道出长川,高凉王乐真等七军从西道出牛川,车驾亲勒六军从中道自駮髯水西北出。二月丁亥朔,诸军同会,破高车杂种三十余部。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一》:二月,丁亥朔,魏军大破高车二十馀部,获七万馀口,马三十馀万匹,牛羊百四十馀万头。
  15.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冀州刺史元公墓誌銘」君諱昭,字幼明,河南洛陽人也。昭成皇帝之玄孫,使持節征西大將軍定州刺史常山簡」王第三子。資靈外極之館,挺質杻陽之臺。慶應神緒,作範兩儀,沖性自天,霜情孤立。昂藏獨」秀,若冥靈之在中皋;嶔崟自峻,猶削城之居眾埠。器宇崇遙,萬頃無以同其量;雅志淵凝,初」九詎能並其趣。游神沖祕之典,拱默絕望之墳。思存視掌,領括幽微,識總指途,並驅孔孟。」孝文皇帝即位,舉司州茂才。玉振天京,金聲帝邑。太和年中,賁帛丘園,遊旌招士。以君策量」淵華,委以繡衣之任,俄遷為主文中散殿中郎中。非其情願,聊從容自得。尋除員外散騎常」侍尚書右丞兼宗正少卿,尚書左丞加平遠將軍。直繩二轄,肅穆卿軒,規違矩濁,端右聳氣,」臥虎之威,實慚今日,至性自忠,孝深難測。永平三年中,丁太妃憂,泣血苫蘆,遂縈胸塞之」疾。故天縱之,斯患漸損。自皇轝南徒,帝宅崧洛,北朔沙蕃,聞道稍迥。即日召入,面奉帝敕。以」翁忠果夙彰,威惠早著,服內屈翁北箱大使。哭請慇懃,泣盡繼血,辭不獲免,割哀從權。詔以」本官持節兼散騎常侍北箱行臺,巡省州鎮。式獎皇風,宣融帝訓,澤等春陽,恩同造化。遂使」獫狁懷仁,鳥夷慕義,邊庭息羽檄之文,上國絕涇陽之慮,此君之略也。旋軫未幾,除給事黃」門侍郎司徒左長史散騎常侍御史中尉平南將軍侍中撫軍將軍,領崇訓太僕。于時」武帝登遐,聖躬晏駕,遺敕無聞,顧命靡託。君明眸在官,張膽蒞事,效等劉章,勳齊平勃,扶」危定傾,安全社稷,鳴騶天府,直筆百僚。千城萬司,莫不斂手,二鮑兩傅,事絕言次。有功必籙,」爰發明詔,析土瀛墟,胙以山河。樂城縣公食邑千五百戶,丹書鐵券,藏之宗廟。又除度支尚」書本將軍河南尹公如故。蹇愕當朝,爭同王陵讜言之直;禮讓經事,義兼蕭何子民之惠。京」野稱仁,寓縣歌德。是日母后臨朝,匡弼四海。時縉紳嫉君能,衣冠姤君美,遂萋菲交構,收君」封爵。君得之不憘,失亦無怨。故州閭服其廉,鄉黨懷其義矣。后以岐咸帝宅,世號國門,秦得」百二,威隆四海,無德弗居,非親莫守,故詔司徒公胡國珍為雍州刺史。珍即后之父也。珍乃」言曰:臣既老矣,請避賢路。遂舉君為散騎常侍本將軍雍州刺史。三讓皇朝,固辭弗免。其訓」俗禮民之教,若濛雨之膏春萌;窮奸塞暴之政,猶洪飆之墜零蘀。首尾三周,效跨齊魯。徵入」為鎮西將軍七兵尚書。旋京首途之際,釐婦鰥夫,挾輪抱軸。昔周旦之出東都,裁得為喻焉。」又除散騎常侍征南將軍殿中尚書。首旦入朝,必盡康國之思;日夜還第,即安琴書之趣。妙」想浩然,神志不群,勢括雲松,氣籠風月。天不弔善,夙患增劇,春秋有六十,正光三年歲次析」木之津二月癸亥朔廿二日甲申酉時薨於其第。皇帝以逸翮?霄,崇峰落刃,非唯黔首」靡憑,信亦皇道無託。追贈使持節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左僕射冀州刺史,」以彰夙效。五年歲在甲辰三月辛亥朔十一日辛酉窆於洛陽之西陵纏澗之東。天遙地永,」去而無返。刊德音於泉石,傳無朽於終古。乃作銘曰:」陽臺緒慶,斗館降靈,唯神之祉,哲人是生。沖襟天府,叡志淵情,凝為物軌,動必世經。經世伊」何,唯政是匡,緝熙坤緒,撥亂乾綱。令問丕顯,德音孔章,明均其日,日均其光。識洞金經,書無」隱逸,翠藻皇羅,瓊文鏤質。靈思無窮,神機靡匹,嗟乎才難,古今唯一。昊天不弔,殲此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芒芒宿草,悠悠青春,徽章日遠,玉質長淪。曾祖兜,使持節撫軍征南大」將軍右丞相常山王。曾祖親太妃劉氏。祖連,使持節侍中征西大將都督河西諸軍事」內都坐大官羽真統萬突鎮都大將常山王,謚曰康。祖親太妃赫連氏。親太妃宇文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