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拓跋顗(?-?),一名[1],追尊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之孙,清河桓王拓跋纥根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拓跋顗性格严肃稳重少言寡语,魏道武帝拓跋珪常常尊敬他。拓跋顗一向有谋略,跟随魏道武帝平定中山,以功劳获赐爵蒲城侯,出任平卢郡太守,特别受宠信厚待,被赐给鼓吹和卫兵仪仗,待遇同于州刺史。拓跋顗处理政务以威望与信誉著称。拓跋顗在任七年,北魏朝廷以拓跋易干代为太守。当时拓跋易干的儿子拓跋万言受到魏道武帝的宠信,拓跋易干仗着自己的儿子,轻视忽略拓跋顗,不告诉拓跋顗详情,率领轻装骑兵忽然到来,将拓跋顗推下坐床,占据拓跋顗的座位。拓跋顗不知道拓跋易干来取代自己,以为自己是犯罪被逮捕,知道情况后,对拓跋易干的侮辱傲慢对待感到耻辱,对拓跋易干说:“我任期已满,被取代是正常的,你没有礼节侮辱我,怎么可以容忍!”于是拓跋顗与拓跋易干搏斗后将他杀死,将情况详细上报。魏道武帝称赞拓跋顗勇敢,拓跋万言多次申诉,魏道武帝才诏令拓跋顗用财物赎罪。拓跋顗自己请求治罪,魏道武帝赦免了他,免去了赎罪的财物。拓跋顗后因病去世[2][3]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儿子编辑

  • 拓跋崙,北魏秦州刺史、陇西定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元諮議墓誌銘」君諱弼,字扶皇,河南洛陽人也。高祖昭成皇帝。曾」祖根,清河桓王。祖突,肆州刺史。父崙,秦雍二州刺史」隴西定公。君祏緒岐陰,輝構朔垂,公族載興,仁驎攸」止。是以霄光唯遠,綴彩方滋,淵源既清,餘波且澈。君」體內景於金水,敷外潤於鍾楚,名標震族,聲華樞苑。」臨風致詠,藻思情流,鬱若相如之美上林,子雲之賦」雲陽也。然凝神瑋貌,廉正自居,淹辭雅韻,顧盼生規。」釋褐起家為荊州廣陽王中兵參軍。頗以顯翼荊蠻,」允彼淮夷,接理南嵎,而竹馬相迎。還朝為太子步兵」校尉。自以股肱皇儲,溫恭夙夜。然高祖孝文皇帝」思袞職之任,懷託孤之委,以君骨骾之風,遷為太尉」府諮議參軍。莊志焉達,祿願已終,昊天不弔,殲此良」人。春秋卌七,以太和廿三年九月廿九日薨于洛陽。」與夫人張氏合窆于西陵。趙郡李珍,悲春秋之無始,」託金石以遺文。乃作銘曰:」巖巖垂岫,岋岋高雲,鑒茲既鏡,懷我哲人。重淵餘靜,」椒萼方紛,如何斯艷,湮此青春。騷騷墟壟,密密幽途,」悲哉身世,逝矣親疏。沉沉夜戶,瑟瑟松門,月堂夕閉,」窮景長昏。感哀去友,即影浮原,攸攸靡弔,莫莫不存。」
  2. ^ 《魏书·卷十五·列传第三》:虔兄顗,性严重少言,太祖常敬之。雅有谋策,从平中山,以功赐爵蒲城侯、平卢太守,特见宠厚,给鼓吹羽仪,礼同岳牧。莅政以威信著称。居官七年,乃以元易干代顗为郡。时易干子万言得宠于太祖,易干恃其子,轻忽于顗,不告其状,轻骑卒至,排顗坠床而据顗坐。顗不知代己,谓以罪见捕,既而知之,耻其侮慢,谓易干曰:“我更满被代,常也;汝无礼见辱,岂可容哉!”遂搏而杀之,以状具闻。太祖壮之。万言累以诉请,乃诏顗输赎。顗乃自请罪,太祖赦之,复免其赎。病卒。
  3.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虔兄顗,性严重少言,道武常敬之,雅有谋策。从平中山,以功赐爵蒲城侯,特见宠厚,给鼓吹羽仪,礼同岳牧。莅政以威信著称,居官七年,乃以元易干代顗为郡。时易干子万言得宠于道武,易干恃其子,轻忽于顗,不告其状,轻骑卒至,排顗坠床,而据其坐。顗不知代己,谓以罪见捕,既而知之,耻其侮慢,谓易干曰:“我更满被代,常也。汝无礼见辱,岂可容哉!”遂搏而杀之。以状具闻,道武壮之。万言累以诉请,乃诏顗输赎。顗乃自请罪,道武赦之,复免其赎。病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