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拓跋顺(?-?),追尊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孙子,拓跋地干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柏肆之战编辑

拓跋顺粗疏狠毒,登国初年,获赐爵位南安公。等到魏道武帝拓跋珪讨伐中山,留下拓跋顺留守京城云中皇始二年(397年),北魏在柏肆之战中战败,逃回的军人说大军逃散,不知道魏道武帝的去向。拓跋顺听说后,打算自立为皇帝,幢将莫题说:“这是大事,不可以轻率,应该审慎等待以后的消息,否则不小的祸患就要到了。”拓跋顺接受莫题的劝谏作罢。当时贺兰部部帅附力眷纥突邻部部帅匿物尼纥奚部部帅叱奴根等人在阴馆聚集民众作乱,拓跋顺率领军队讨伐却没有取胜,北魏军队死了数千人[1][2][3][4][5][6][7][8],拓跋顺就留守宫廷,从白登向南进入繁畤故城,阻隔灅水固守,来安定人心。魏道武帝称赞他[9][10][11]天兴元年(398年)四月壬戌,拓跋顺被封为毗陵王,出任司隶校尉[12][13]

伐后秦编辑

天兴五年(402年)六月,魏道武帝将要讨伐后秦,在京师东边郊区训练士兵,调度军队,命令镇西大将军毗陵王拓跋顺与豫州刺史长孙肥等三个将军率领六万骑兵为前锋,亲自率领大军随后出击[14][15][16][17][18]。八月,魏道武帝下诏命令拓跋顺率领精锐骑兵出击,俘获姚兴披甲的骑兵数百,斩获首级一千多[19]

被废编辑

魏道武帝喜好黄老之术,数次征召诸王和朝臣亲自为他们解说,在座之人没有不恭敬严肃的,只有拓跋顺躺着打呵欠,不回头而吐唾沫。魏道武帝大怒,在天兴六年(403年)七月废黜了拓跋顺的官职镇西大将军、司隶校尉。拓跋顺以王的身份在家中去世[9][11][20][21][22][23]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是时,柏肆之役,远近流言,贺兰部帅附力眷、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率军讨之,不克,死者数千。
  2. ^ 《魏书·卷二十八·列传第十六》:官军之惊于柏肆也,贺兰部帅附力眷、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闻之,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讨之,不克,死者数千人。
  3. ^ 《北史·卷二十·列传第八》:官军之警于柏肆也,贺兰部帅附力眷、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闻之,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讨之,不克,诏岳。
  4. ^ 《北史·卷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复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讨之不克,死者数千人。
  5. ^ 《魏书·卷二十八·列传第十六》:太祖之征慕容宝也,宝夜来犯营,车人惊骇。遂有亡还京师者,言官军败于柏肆,京师不安。南安公元顺因之欲摄国事。题谓顺曰:“此大事,不可轻尔,宜审待后要,不然祸将及矣。”顺乃止。
  6. ^ 《北史·卷二十·列传第八》;道武之征慕容宝,宝夜犯营,军人惊骇。遂有亡还京师者,言官军败于柏肆。京师不安,南安公元顺因欲摄国事。题曰:“大事不可轻尔,不然,祸将及矣!”顺乃止。
  7. ^ 《魏书·卷一百三·列传第九十一》:皇始二年,车驾伐中山,军于柏肆,慕容宝夜来攻营,军人惊走还于国,路由并州,遂反,将攻晋阳,并州刺史元延讨平之。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复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讨之不克,死者数千人。
  8.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晋纪三十一》:南安公顺守云中,闻之,欲自摄国事。幢将代人莫题曰:“此大事,不可轻尔,宜审待后问;不然,为祸不细。”顺乃止。顺,什翼犍之孙也。贺兰部帅附力眷、纥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皆举兵反,顺讨之,不克。
  9. ^ 9.0 9.1 《魏书·卷十五·列传第三》:毗陵王顺,昭成子地干之子也。性疏很。登国初,赐爵南安公。及太祖讨中山,留顺守京师。柏肆之败,军人有亡归者,言大军奔散,不知太祖所在。顺闻之,欲自立,纳莫题谏,乃止。时贺力眷等聚众作乱于阴馆,顺讨之不克,乃从留宫自白登南入繁畤故城,阻灅水为固,以宁人心。太祖善之,进封为王,位司隶校尉。太祖好黄老,数召诸王及朝臣亲为说之,在坐莫不祗肃,顺独坐寐欠伸,不顾而唾。太祖怒,废之。以王薨于家。
  10.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毗陵王顺,地干之子也。性疏狠。登国初,赐爵南安公。及道武讨中山,留顺守京师。柏肆之败,军人有亡归者,言大军奔散,不知帝所在。顺闻之,欲自立,纳莫题谏,乃止。时贺力眷等聚众作乱于阴馆,顺讨之不剋,乃从留官自白登南入繁畤故城,阻灅水为固,以宁人心。道武善之,进封为王,位司隶校尉。
  11. ^ 11.0 11.1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道武好黄、老,数召诸王及朝臣亲为说之,在坐莫不祗肃,唯顺独坐寐,不顾而唾。帝怒废之。以王薨于家。
  12.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夏四月壬戌,进遵封常山王,南安公元顺进封毗陵王,征虏将军历阳公穆崇为太尉,安南将军钜鹿公长孙嵩为司徒。
  13. ^ 《北史·卷一·魏本纪第一》:夏四月壬戌,以历阳公穆崇为太尉,钜鹿公长孙嵩为司徒,进封略阳公遵为常山王,南安公顺为毗陵王。
  14.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六月,治兵于东郊,部分众军,诏镇西大将军毗陵王顺、长孙肥等三将六万骑为前锋。
  15. ^ 《魏书·卷二十六·列传第十四》:姚平之寇平阳,太祖将讨之,选诸将无加肥者,乃徵还京师,遣肥与毗陵王顺等六万骑为前锋。
  16. ^ 《北史·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姚平之寇平阳,道武徵肥与毗陵王顺等为前锋。
  17. ^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六月,太祖将讨平,遣毗陵王顺等三军六万骑为先锋。
  1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二·晋纪三十四》:秋,七月,魏主珪遣毗陵王顺及豫州刺史长孙肥将六万骑为前锋,自将大军继发以击之。
  19. ^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太祖诏毗陵王顺以精骑衝击,获兴甲骑数百,斩首千馀级。
  20. ^ 《魏书·卷二·帝纪第二》:秋七月,镇西大将军、司隶校尉、毗陵王顺有罪,以王还第。
  21. ^ 《北史·卷一·魏本纪第一》:秋七月,镇西大将军、司隶校尉、毗陵王顺有罪,以王还第。
  22. ^ 《魏书·卷一百五之二·志第二》:乙卯,月犯太微。占曰“贵人忧”。六年七月,镇西大将军、司隶校尉、毗陵王顺有罪,以王还第。
  23. ^ 《魏书·卷一百五之三·志第三》:是岁五月丙申,月犯太微;十月乙卯,又如之。月者太阴,臣象,太微正阳之庭,不当横行其中,是谓朝庭间隙,强臣不制,亦桓玄之诫也。又占曰「贵人有坐之者」。明年七月,镇西大将军、毗陵王顺以罪还第,亦是也。